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五七二章 强者袭来,怀灭束手

作品:诸天金手指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横空日月

  “砰!”

  面对怀灭的破空元手,黄崇只是随手一挥,仅凭气劲就将怀灭扫飞,将旁边的一艘正在岸上修补的小船砸出一个人形的窟窿,随后又在地上滚了两圈这才停下来。

  “你的武功还算不错,可惜太年轻了,回去再练个二十年。”言罢,黄崇迈开步子准备离开,怀灭应该不是徐福的阴谋,他的实力太弱,根本不可能对黄崇造成任何影响。

  “你,你究竟是谁?”怀灭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左手捂着右肩,模样颇为狼狈,头发遮掩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着黄崇的背影,就像是一头饿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

  “……”黄崇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却并未报上自家姓名,黄崇的每一步看起来并不大,可是转眼之间,怀灭就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再过一会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这就是我和顶尖高手之间的差距吗?”怀灭自言自语道,只是他并未有任何的沮丧,反而是斗志昂扬。

  怀灭是怀空的哥哥,两人都是由铁神抚养长大,与虚怀若谷的怀空不同,怀灭是个武痴,一生以追求至高武学为最高理想,行事狠辣,目空一切。

  所以刚才被黄崇如此轻易的击败,怀灭不仅没有任何沮丧,相反他认为这是让自己认识到和顶尖高手之间的差距。

  “我要赶紧处理掉铁心岛的事情,再到中原武林去拜访名师,挑战高手,那样我才能变得更为强大。”怀灭说道。

  怀灭并非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他早已察觉到自家师傅的异常了,只是因为自己力量不够,难以对抗铁狂屠,所以一直都在潜伏,暗中发展势力,等待给铁狂屠致命一击的机会。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机会,很快就要到了。

  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之后,站立不动,稍微平复紊乱的内息,怀灭便走向码头,打算乘船返回铁心岛。

  “谁?”怀灭手放在腰间的铁链上,突然转过身,暴喝道。

  铁心岛有两件神兵,怀空掌握的天罪和怀灭腰间的铁链,两者都是铁门前辈耗费诸多时间锻造出来的神兵。

  “不错,你小子果然机警,老虎已经压制了气息,却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难怪你能察觉到铁狂屠的异常,你,确实是很不错。”来者是一个戴着花脸面具的白发老者,在他身旁,还有十数个戴着不同面具的人,这些人大多带着动物面具,唯有一个男子最是诡异,脸上带着冰雕面具,头发和双臂,竟像是由坚冰构成一般。

  显然,这些人来者不善

  “你们是谁?”怀空问道,心中警惕提升到了极致,眼睛配合大脑,判断那条路最适合自己逃命,因为这些人给他的感觉都很危险,尤其是那个冰雕面具男子。

  “你最好不要乱动,省得老夫动……。”

  “空元破日。”在老者说话的时候,怀灭突然出手,取下腰间的铁链,朝着众人一挥,码头上的木板统统被卷起,在劲力的加持下,好似一把把利剑,朝众人射去,怀灭也趁机后退,正好就落在了黄崇来时乘坐的那艘小船上,同时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铁链,海水不断被他卷起,朝着众人袭去。

  “哼,雕虫小技。”面具老者不屑一顾地说道,他没有动手,身旁那个冰雕面具男动手了,他只是随手一挥,一道寒气将空中的木板、海水全部都冻成冰坨,而后反手一扇,这些冰坨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砸向怀灭。

  “不好。”

  怀灭脸色一变,一边以内力稳住小船,至于离开,怀空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因为砸到水中的大块冰坨令小船的来回晃动得厉害,保持小船的平稳就已经相当勉强了,同时挥舞着手中的铁链,将冰坨击碎击落,也得亏他手中的铁链也是一把神兵,否则根本破不开这些坚如钢铁的冰坨。

  “空元天转。”

  砸下来的冰坨越来越多,这些都是冰雕面具人制造出来的,怀灭无奈,只得以精妙的空元劲力,将冰坨挪开,防止小船被砸沉,虽然怀灭没有刻意控制下小船航行,但是海浪已经在主动推着小船远离岸边,只要双方拉开距离,那么他就安全了,能够顺利逃走。

  “将他给老夫带回来。”这时候面具老者说话了,闻言,冰雕面具人一跃而起,此人武功了得,轻功定然也是不差,要直接到怀灭的小船上,并不难,只是他的目标并非是怀灭的小船,而是落在了岸边,双脚踩到海水中。

  “什么!”怀灭脸色大变。

  只见从冰雕面具人的脚下,海水开始结冰,要将整片海水冻结起来,他是做不到,但是要冻出一条足够宽的冰道却是不难,冰道以极快的速度追上怀灭的小船,转眼间就将怀灭的小船冻结在海面上,进退不得。

  不仅小船被冻住了,连船上的怀灭都被冻住了,速度快到怀灭都没有机会逃离。

  “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都跟你说了,不要跑,你就是不听,偏偏要跑,现在的年轻人啊,心浮气躁,这不好,你看被冻住了吧,可是这又怪得了谁呢?”面具老者看着怀灭说道,语气很欠揍。

  “呜呜……”被冻住的怀灭,根本无法张嘴说话,只能从喉咙深处,吐出一系列含糊不清的音调。

  “这是你的遗言吗?放心,你不用说,因为铁心岛所有人,不用多久,就会去和你作伴了。”说着面具老者一脚踏在冰道上。

  咔嚓……

  一条裂缝,从面具老者的脚下开始朝前蔓延,冰道上难免冻住了几块此前掉落在海中的木板,这条裂缝直接将拦路的木板撕裂开,速度不减,朝小船而去,如果按照这个角度,这条裂缝将会把船上的怀灭直接撕成两半。

  怀灭虽然焦急,却因为毫无办法,体表的这层薄冰,将他的浑身经脉全部冻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他现在就是待宰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