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47.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 补齐订阅可见正文, 晋江独家发表, 请支持正版。  林语惊给沈倦那根棒棒糖是之前给小棉花糖买了剩下的, 她当时买了一大把, 每个口味都挑了一根,现在口袋里还有不少, 林语惊全翻出来放在学校里, 自习课没事儿的时候就咬一根。

    王一扬是个自来熟, 他见过林语惊两面以后又在学校碰见,已经把林语惊划分到“非常有缘的幸运朋友,长得也亲切”行列里去了,他座位就在林语惊前面, 一整个下午,把后桌的桌子当自己的桌子, 一节课里有半节课都是转过来聊天的。

    最后沈倦实在没耐心听他逼逼,笔一摔, 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王一扬, 闭嘴,滚。”

    王一扬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干脆利落的闭上嘴转过去了。

    非常听爸爸话。

    周五下午, 马上周末放假了,大家心思都有点飘, 最后一节是自习, 刚开学, 各科老师对于自习课的争夺还没正式开始,林语惊早上实在起得太早,写完了两张英语卷子,就趴在桌上打算睡一会儿。

    结果一觉就睡到了下课铃响,教室里乱哄哄的一片,整个班级的人都争先恐后往外跑。

    林语惊爬起来,叹了口气,甚至有点希望这个自习课上到地老天荒,直接上到下周一开学。

    她不情不愿地开始装书包,把发下来的作业卷子都装好,侧头看见她同桌桌上和之前一样,卷子都空着放在桌上,人家甚至带都没带走。

    林语惊这人事情算得很清楚,沈倦帮了她忙,一根棒棒糖也不能就当做这人情还清了,林语惊将收拾了一半的书包放回去,抓起一支笔来扯过沈倦的卷子,扫过第一道选择题,写了个答案上去。

    刚写完,笔一顿。

    自说自话了啊你,林语惊。

    人家的卷子呢,你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林语惊又把卷子重新放回去了,刚好轮到李林他们做值日,几个男生活儿也不好好干,拿着扫把坐在教室后面桌子上开黑,看见林语惊站起来抽空抬头看了一眼:“新同学,周一见啊。”

    林语惊摆了摆手,没回头。

    李林看着她的背影吧唧了下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感觉我们这个新同学好酷啊。”

    “肯定酷啊,”旁边一个男生头也不抬打着游戏,“不酷敢跟沈倦坐一桌儿?还安安全全完整的坐了一个礼拜。”男生说着,屏幕一黑,死了。

    “不过漂亮是漂亮,前两天三班就有人来找我问她手机号了,我说我没有,我们新同学跟与世隔绝了似的,倒是想上去搭话,但她旁边坐了尊佛爷,这谁他妈敢啊,”他抬起头来,看向李林,“诶,你就在她后面,有没有她手机号啊?”

    李林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我?沈倦在的时候我他妈话都不敢说,呼吸都得轻飘飘的,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我还能无视他去要他同桌手机号?”

    -

    林语惊出了校门,往前过了一个街口,看见老李的车远远停在那儿了。

    老李知道她不喜欢车直接开到校门口,每次都会停在这边儿等她,林语惊脚步顿了顿,走过去。

    “李叔好。”

    “哎,林小姐。”

    林语惊第一次见到老李的时候,他叫的是二小姐,林语惊头皮都发麻,老李心细,从那以后再也没这么叫过。

    老李开车很稳,林语惊人本来就困,撑着脑袋坐在后面昏昏欲睡:“李叔,我跟学校交了住校的申请。”

    老李愣了愣,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住校啊?”

    “嗯,学校那边宿舍得串一串,应该下周可以搬,”林语惊说,“到时候我提前跟您说,要不每天去学校路上还得浪费不少时间。”

    老李笑着点了点头:“哎,行,”他犹豫了下,“您跟孟先生说过了?”

    林语惊没说话。

    老李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挺心疼这个小姑娘的,确实是个好孩子,平时看着听话,其实脾气也是倔,有什么事情也不说,就这么一个人闷着。

    也就才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正是最好的时候,应该大声笑,大声哭的年纪。

    老李给傅家开车也开了几十年,从来不多话,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瞒着也不行,您还是跟孟先生聊聊,话聊开了有什么矛盾也就解决了,孟先生也疼您,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林语惊笑了一下,轻声道:“对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

    林语惊到家的时候,傅明修难得没在楼上房间里,人正坐在沙发里玩手机。

    如果是平时,林语惊还会跟他打个招呼,说两句话,表达一下自己的友好,不过昨天晚上她不巧刚刚听完那些话,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问声好已经是她最大限度的礼貌。

    反而是傅明修看见她进来,放下了手机,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语惊平静的看着他。

    等了几秒,就在她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傅明修才开口:“周一。”

    林语惊脚步一顿。

    “周一,我刚好也要返校,送你去学校。”

    “……”

    林语惊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或者傅明修被人魂穿了:“什么?”

    傅明修不耐烦的看着她:“我也是因为有话想跟你说,找个机会跟你谈谈,你不要以为我——”

    “好的,”林语惊答应下来,打断他的话,顺便鞠了个躬,“谢谢哥哥,辛苦哥哥了,我上楼了。”

    实在对他接下来的话没什么兴趣,也没耐心。

    傅明修一共单独和林语惊说过这么两次话,又一次被这么不上不下的卡着,难受得不行。

    他拧着眉,瞪着背着书包上楼的少女背影,好半天,憋屈地爆了句脏话:“操……”

    -

    林语惊周末也没什么事情做,她在这个城市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在房间里呆了两天,除了饭点的时候会下楼和傅明修尬尬的吃个饭,剩下的时间她都在房间里种蘑菇。

    总觉得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她迟早会得自闭症。

    周六晚上,林语惊接到了林芷的电话。

    林小姐和孟先生离婚以后,林语惊第一次接到来自母亲的电话,平时一般都是卡上按时来钱的,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林语惊愣了一下。

    林芷还是以前那个风格,问题像是老师家访,甚至听不出她有什么感情波动,学习怎么样,上次考试拿多少分,钱够不够花。

    “给你的钱就是给你的,你自己花,一分钱都不要给你爸。”林芷最后说道。

    她对孟伟国的厌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讨厌到她所有的零花钱和生活费都是直接打到林语惊卡里的,并且生怕孟伟国动她一分钱。

    林语惊觉得做夫妻最后能做成这样也挺有意思的,点点头,想起对面看不到,又补充了一声:“嗯。”

    几个不能更模板化的问题问完,两个人对着沉默,都没话说。

    最后还是林芷打破了这个僵硬的气氛,她语气听起来难得有些软:“小语,不是妈妈不想带着你,只是——”

    “我知道,”林语惊飞快地打断她,直勾勾地看着花样繁杂的壁纸,“我知道,我都明白。”

    林语惊一直觉得,她跟林芷关系更好一点。

    比起孟伟国,她从小就更喜欢林芷。

    不知道是不是母亲和父亲还是有一些区别,孟伟国对她几乎是不闻不问的状态,而林芷,虽然态度冷漠,但是她是会管她的。

    也会问她的成绩,问她的学习,林语惊从来没想过林芷会不要她。

    不是妈妈不想要你,那是因为什么呢。

    只是我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只是我忙得没有时间,只是很多事情,在我心里都是排在你前面的。

    只是因为你不重要,只是因为我不爱你。

    林语惊一点都不想知道,只是后面的内容是什么。

    一个“只是”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林语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不算是有家长,不过可以每周回一次家的吸引力实在是太过于巨大,所以当天晚上,林语惊还是给孟伟国打了个电话。

    孟伟国前所未有的耐心,甚至破天荒地问了她新学校的环境怎么样,同学好相处吗,老师好不好。

    林语惊也没打算直接说她想住校的事情,想了想,觉得孟伟国这个简单的问题此时听起来却让人感到十分艰难。

    刘福江这个老师你说他好还是不好呢?肯定是好的,而且能看出来非常负责,就是第一次当班主任看起来有点不太熟练,而且一大把年纪了所以十分坚信爱能拯救世界论。

    同学也挺好相处的,同桌是个据说差点把他上一任同桌给打死的大帅逼。

    林语惊决定还是应该委婉一点儿:“挺好的,学校很大,同学老师都……热情。”

    孟伟国心情不错:“本来你关阿姨想把你送去一中的,我没让,这学校也不比一中差多少,你哥之前就是在这儿毕业的。”

    林语惊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你哥”这个陌生的称呼指的是傅明修。

    她梗了一下,还是没反驳,决定进入正题:“爸,我想住校。”

    孟伟国沉默了一下:“什么?”

    “八中可以住校的,我们班很多同学都住校,我也想住校,”林语惊飞快地说,“我之前也没住过校,所以想试试。”

    “不行,”孟伟国拒绝的很干脆,“你没干过的事儿多了,你都想试试?”

    林语惊慢吞吞地说:“我早上到学校来会堵车,也很浪费时间——”

    “你哥哥之前也是回家住的,怎么人家就行,你就不行?”她还没说完,被孟伟国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刚刚那点好心情听起来是消失了,“你这么不喜欢在家?”

    林语惊觉得这男人好像大脑发育的不太健全,她的“想住校”到了他那儿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不喜欢在家”。

    她开始觉得有点烦:“我没有不喜欢在家。”

    “你关阿姨对你还不够好?什么事情都考虑的周周到到,你妈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你?你现在是想住校,想自由一点儿,这事儿如果我跟你关阿姨说她会怎么想?”

    孟伟国的声音变成了背景音,像是飞机起飞的时候,发动机开始嗡嗡嗡地响,那声音不停的从耳朵进,锁在脑子里出不来,搅得人脑浆都混在一起,发涨。

    “你们入赘的凤凰男心思都这么敏感吗?”林语惊语气平静地问。

    空气中像是被人撒了凝固剂,孟伟国顿住了,似乎是不可思议,他安静了五秒,艰难的发出一声:“你说什么?”

    林语惊把电话挂了。

    挂电话,关机,一气呵成,她盯着床上的手机看了一会儿,忽然翻身下床跑到房间角落里拉出皮箱来,翻出手机盒子里的取卡器,把sim卡也卸了,这才算完。

    这房子隔音很好,关上门以后一点声音都不会有,林语惊坐在床上,茫然的环顾了一周,搬到这里一周以来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她的房间。她还记得来的第一天,关向梅带着她上来,说“给我们小公主看看她的房间”。

    欧式宫廷风格的装修和家具,小套间,开门进来一个小起居室,纱帘拉开里面是卧室,大,空得像个样板房。

    林语惊觉得有点嘲讽。

    她有些时候真的不能理解孟伟国的想法。

    她只是想住校,就这么点儿简单的要求。住在这地方让她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她不知道这种压抑的,烦闷的,寄人篱下的窒息感孟伟国有没有过,反正她有,时时刻刻有,只要她待在这儿,无论吃饭睡觉,这种感觉一分钟都甩不掉。

    而在孟伟国看来,她似乎应该感恩戴德,十分开心地接受关向梅的施舍,并且表现出对新家的喜爱之情,一点想要远离的意思都不能有。

    -

    第二天林语惊起了个大早,下楼的时候张姨还在弄早餐,看见她,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林小姐?那个早餐我……”

    林语惊问了声早,摆摆手:“没事,您不用急,我去学校食堂吃吧。”

    避开了上班早高峰,路上终于没那么堵了,林语惊到班级的时候人还不多,不少同学手里拎着早餐,正往里进。

    教室里坐着的几个无一例外,全都坐在座位上嘴里咬着包子头也不抬的奋笔疾书着。

    林语惊被这浓浓的学习氛围惊住了,开始有点相信刘福江说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学率了。

    她拎着书包坐下,回头看见正在奋笔疾书的李林,好奇看了两眼,发现他正在写生物:“昨天生物有作业?”

    开学第一天,刘福江是唯一一个没给他们布置作业的人,李林当时还在后头热泪盈眶地抱着他同桌感动不已。

    不过下一句就让人笑不出来了:“不过暑假作业,明天得交了啊,各科课代表明天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