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65.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 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林语惊压抑了很久的,让她几乎已经快要忘了的不良少女叛逆之魂正在蠢蠢欲动。

    放在过去, 她还年少的时候, 这会儿大概就撂挑子不干了。

    但这毕竟不是过去。

    没有人能一直想着过去, 一直活在过去。

    她深吸了口气,开始回忆沈倦这个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三天前。

    少年脑袋上蒙着个毯子,在沙发里睡得醉生梦死。

    腿长,屁股挺翘,性取向让人存疑。

    没了。

    那肯定不能这么说吧。

    于是林语惊决定从今天开始算,她把自己代入到了一个普通的, 高中生少女,转学到新学校来, 开学第一天, 组织上就给她分配了个校草级别的大帅逼同桌。

    啊,这可真是让人兴奋。

    林语惊面无表情的想。

    刘福江的意思是这次大家直接自我介绍加上对同桌的第一印象, 不过林语惊因为是转学生, 她刚刚站在前面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所以她就一个项目,介绍她不知道校霸和校草哪个名声更响亮一点的大佬同桌。

    讲台上刘福江手一抬:“好,三分钟时间到, 让我们掌声欢迎林语惊同学。”

    啪啪啪啪啪,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林语惊站起来, 回过头看了一眼, 沈倦终于换了个姿势, 直起身来侧靠在墙上看着她。

    看见她回头,大概是以为他的同桌正在等着他的鼓励和支持,犹豫了两秒,沈倦抬起他两只修长的爪子,懒洋洋地跟着也拍了两下。

    非常给她面子。

    林语惊:“……”

    我谢谢你啊。

    她走到讲台前,台下一片寂静,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有点怜悯,就好像她说完下台以后,沈倦就会从桌肚里抽出一把大菜刀来把她切片了一样。

    林语惊沉默了几秒,开口:“我的同桌——”

    她想了想:“——非常爱学习,开学的前一天为了补作业不仅熬了个通宵导致迟到,还得了重感冒。”

    一片安静,班级里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完了作业还忘带了。”林语惊最后还是没忍住补充道。

    “……”

    一片死寂,这回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

    菊花茶满脸惊恐又敬佩的表情,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背着炸药准备去炸碉堡的勇士。

    这回没人敢鼓掌了,都怕一不小心哪里不对劲就戳到了大佬的逆鳞。

    林语惊就非常淡定的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下下去了。

    第二个本来是沈倦,结果林语惊人刚坐下,教室门口有个老师敲了敲门,刘福江出去跟她说了两分钟话。

    等再回来:“下一个到谁了?”

    没人动,也没人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沈倦的身上。

    沈倦耷拉着眼皮子,淡定又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我刚才说完了。”

    说完,他侧头,余光瞥了坐在后面的菊花茶一眼。

    菊花茶迅速意会,一脸忍辱负重的站起来:“老师,到我了。”

    万事开头难,林语惊开了个头,后面大家都流畅了不少,等一个班的人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介绍完了自己和同桌,上午连着的两节课也过去了,下课铃一打,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窝蜂冲出了教室。

    沈倦在介绍同桌活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趴下去开始睡觉了,下课的时候刘福江过来提醒林语惊叫她别忘了去艺体楼领校服,又怕她找不着,随手抓住正要往外跑的菊花茶,让他带着去,顺便介绍介绍八中的校园环境和设施。

    菊花茶叫李林,人其实挺好的,就是话……非常多。

    八中确实很大,绿化很好,大门往左边拐还有个人工湖。李林先是带她去图书馆转了一圈儿,图书馆两层,藏书量挺大,一楼是借阅室和自习室,正门口立着块巨大的天然石,上头黑色毛笔字刻着“敦品励学,弘毅致远”八个大字。

    图书馆出来再往前走是食堂,比起图书馆,李林明显对食堂更熟悉一点,此时还是上午,食堂里没什么人,李林带着她在里面穿行:“这边是食堂,一楼就都是这种,我觉得菜其实烧得味道还可以了,不过也没太多人吃,就高一刚入学那会儿被学校忽悠忽悠着去,后面大家就都去外头吃了。”

    两个人从食堂出来往艺体楼走,绕过一大片绿化和篮球场,室外的篮球场三个挨着,每一个都有男生在打篮球,几个篮球架子下和球场旁边坐着小姑娘们,有的在看,有的就聚在一块聊天。

    八中校服是运动服外套和运动裤,夏季就换成半袖,女生也都穿着校服长裤,放眼望去整个校园里全是白上衣黑裤子。

    林语惊没校服,虽然也是上身白下身黑,但是百褶裙下边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看起来将近一米七的个子,依然非常打眼。

    尤其是,她长得也很打眼。

    几个男生运着球看着这边,吹了两声口哨。

    林语惊懒得理,李林扭头看了一眼,“我靠”了一声,回过头来小声说:“新同学,你同桌啊。”

    林语惊一顿,回过头去。

    沈倦坐在一个篮球架下,大咧咧地张着腿,手臂搭在膝盖上,手里捏着瓶矿泉水。

    他应该是刚下来没多久,眼神看着还没怎么聚焦,带着刚睡醒的惺忪感。

    旁边有个男生坐在篮球上,眼睛看着林语惊,跟他说了句什么。

    沈倦抬眼,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对视一点五秒,林语惊扭头继续往前走:“走吧,艺体楼远吗?”

    李林对她的淡定表示惊叹和敬畏,屁颠屁颠的跟着她:“新同学,我发现你是真的很牛逼啊,你知道你同桌是谁吗?”

    林语惊很认真地回答问题:“沈倦。”

    “诶,不是,你知道沈倦是谁吗?”

    “不知道。”林语惊看出来了他的倾诉欲望,很配合地说,“校草?”

    李林点点头:“哎——对咯。”

    又摇摇头:“不过也不全对。”

    两个人此时已经走出了篮球场,李林回头看了一眼,说:“刚刚那边那帮打球的,高三的。”

    “喔。”林语惊点点头。

    李林:“以前沈倦的同班同学。”

    林语惊一顿,抬了抬眼:“以前?”

    “对,正常他现在应该也高三了,”李林低声说,“沈倦高二的时候犯过事儿,差点把他同桌给打死,人浑身是血抬出去的,好多同学都看见了,当时他那个眼神和气场,据说贼恐怖的。”

    “啊,这样,”林语惊想起了少年打架时候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没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吧,跟他关系好的也没人敢去问啊,反正后来他就没来了,我以为他是被开除了还是转学了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就休了一年学,还跟我一个班了,还就坐我前面,我说他坏话还全他妈让他给听见了,”李林一脸心如死灰,“新同学,你觉得我还能不能活过端午?”

    “……”

    林语惊特别认真的纠正他:“端午节在五月,最近的那个是中秋。”

    李林:“……哦。”

    -

    篮球场,何松南盯着林语惊的背影,“啧”了一声:“看来今年新高一的小学妹颜值很能打啊,这个能封个南波万了。”

    沈倦没搭理他,拧开水瓶子自顾自地喝水,脖颈拉长,喉结滚动。

    “你看见她刚刚一回头那个眼神没?像个女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你算个屁”的气息。”何松南说得很来劲,想了想又反应过来,“不对吧,高一现在是不是还军训呢,那是高二还是高三?我见过不可能没印象啊。”

    沈倦慢条斯理地把瓶子拧上,随手往斜对角一扔,矿泉水瓶在空中划过圆弧,一声轻响,准确无误掉进垃圾桶里:“高二的。”

    “转学过来的?”

    “嗯。”

    “我说怎么没见过,”何松南啪啪鼓掌,“你这个消息依然十分灵通啊,才刚回来连漂亮妹子哪个年级的都知道了,那哪个班的你知道不?”

    “知道,十班的,我同桌。”

    何松南定住了,用五秒钟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你新同桌?”

    “啊。”沈倦身子往后仰了仰。

    “我操,那你降级降得就很幸福了啊,”何松南看着走远了的林语惊,满脸羡慕,“你这个同桌有点儿带劲,这腿,玩年啊倦爷。”

    沈倦看了他一眼。

    何松南伸长了脖子还在看,顺便抬手往前比划着:“你看啊,就这裙子和过膝袜之间,这块儿,你知道叫什么——这叫绝对领域。”

    沈倦平静地叫了他一声:“何松南。”

    “啊?”何松南应道,没回头,视线还停留在越走越远的绝对领域上,目光很胶着。

    沈倦抬脚,踩在他屁股下面坐的那个篮球上,往前一踢。

    篮球滚出去老远,何松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嗷”得叫出声来,终于舍得回过头来,哀嚎着:“倦爷!您干几把啥啊!!!”

    沈倦看着他:“那是我同桌。”

    “我他妈知道是你同桌,”何松南揉着屁股爬起来,疼得呲牙咧嘴的,“不是,那怎么地了?”

    “不是你同桌。”沈倦说。

    林语惊出门的时候是黄昏,逢魔时刻。

    日本有个传说,在远古之时,人们相信阴阳五行,妖魔总在白昼与黑夜交替时现身于现世,人类分不清走在路上的究竟是人是妖,所以黄昏被称为逢魔时刻。

    这个典故还是程轶给她讲的,那时候他们三个人,逃了晚自习去学校天台吹风,正是黄昏,头顶弥漫着红云,大片大片的天空被烧得通红。

    程轶当时压着嗓子:“你走在路上,跟本分辨不出跟你擦肩而过的究竟是人类还是妖怪伪装成的,所以这段时间如果有人叫你名字,你千万不要答应,应一声,魂儿就被勾走了,如果有人朝你迎面走来,你要问他的,”他清了清嗓,沉声道,“来者何人?”

    陆嘉珩当时靠在旁边:“程轶。”

    “啊?”程轶应声。

    林语惊:“程轶。”

    “啊?”

    陆嘉珩:“程轶。”

    程轶莫名其妙:“啊?不是你俩什么事儿啊?”

    陆嘉珩就嫌弃的指着他:“就你这智商,以后这个点儿都别出门了,魂儿得被勾走个十回八回。”

    林语惊在旁边笑得不行。

    林语惊走过一个个小花园出了大门,唇角无意识弯了弯。

    她走的时候没跟人说,不过几家都熟,林家的事儿程轶和陆嘉珩没多久也就都知道了,到a市第二天,程轶就一个电话过来劈头盖脸给她骂了一顿,花样繁杂顺溜得都不带重样的。

    林语惊当时也没说什么,就笑,笑完了程轶那头突然沉默了,一向聒噪得像永动机一样不停逼逼逼的少年沉默了至少两分钟,才哑着嗓子叫了她一声:“阿珩发脾气呢,鲸鱼小妹,在那边儿被谁欺负了都跟你程哥哥和陆哥哥说,哥哥们打飞机撩过去给你报仇,神挡杀神,谁也不好使。”

    林语惊笑得眼睛发酸:“谁是鲸鱼小妹,赶紧滚。”

    街道上车水马龙,汽车鸣笛声朦朦胧胧,隐约有谁叫着她的名字,把她从回忆里拉出来。

    林语惊回过神来,那声音又叫了一声,她蒙了两秒,抬头看了一眼火红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程轶那个十分智障的“有人叫你千万不要答应,来勾你魂儿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林语惊回过头去。

    王一扬和一个男生站在她身后,王一扬手里拎着个袋子,笑呵呵的看着她,那男生林语惊不认识,又看了一眼,才觉得有点眼熟。

    是之前一次在篮球场,坐在篮球上和沈倦说话的那个,李林说是沈倦以前的同学。

    王一扬脱了校服,又换上了和他之前那头脏辫风格很搭的朋克风格常服,可惜脸长得白白嫩嫩的,又理了个学生气息很浓的发型,看起来更像个叛逆期的中二少年。

    中二少年笑嘻嘻的看着她:“语惊姐姐,这么巧啊,”他挺得意,扭头看向旁边的篮球少年,“我就说了是啊,你还不信。”

    何松南翻了个白眼,心说我什么时候不信了,我,光看着这个背影,就已经看着好几回了,我也认出来了行吗?

    他不太想和这个小屁孩一般见识,很假的鼓了鼓掌:“我扬好棒,我扬最强。”

    王一扬很受用,美滋滋地扭过头来:“姐姐,去纹身?决定好图了?”

    林语惊:“啊?”

    她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这个方向再往前走,还真是沈倦那个纹身工作室的弄堂。

    她刚要解释一下,她就是随便散散步的,王一扬说:“不过今天不太巧,店里不接活儿了,我们吃火锅。”

    林语惊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拎着的两个塑料袋子,大概就是家里自己弄的那种火锅,还没想好说什么,就听见王一扬特别热情地说:“一起来呗?大家都这么熟了。”

    “……”

    林语惊不知道王一扬是怎么得出“大家都这么熟了”的结论的,她跟王一扬只有三面加一个下午的交情,然而这人的太自来熟程度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他愣是把这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的几个小时相处时间掰出了百十倍的效果,好像林语惊是他多年挚友一样。

    林语惊正想着怎么拒绝。

    何松南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学妹一会儿有约没?没有就一起吧,”他一脸过来人的样子,“休息日,多么奢侈的东西,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知道现在休息日和同学一起吃顿火锅的时间到底有多珍贵。”

    “明年的这个时间,你就得在班级里坐着奋笔疾书写卷子。”何松南痛苦地说。

    “……”

    那请问你现在怎么没在教室里奋笔疾书写卷子,跑这儿来吃火锅来了?

    -

    王一扬这个人,虽然自来熟还有点缺心眼,但是其实也并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他对于林语惊的热情邀请,其实完全来自于何松南的怂恿,他只是说了句“诶,你看前面那个妹子,有点儿像我一个新同学。”

    何松南就跟着一抬头,然后整个人都燃烧了。

    倦爷家小同桌。

    腿又长又细,小脾气非常带劲儿的女王大人。

    何松南跟打了鸡血似的抽出手机就在群里啪啪打字:

    蒋寒第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