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73.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林语惊脱口而出的瞬间也反应过来了, 刚想收,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圆法, 就这么愣神的半秒钟,话已经说完了。

    和“这屁股”似曾相识的车祸现场。

    这回更惨,是真没法儿圆,稀碎稀碎,惨不忍睹。

    林语惊看着沈倦, 张了张嘴。

    大佬大概是从来没被人这么说过, 也愣住了。

    愣了三秒钟,就在林语惊以为自己即将成为下一个“差点被他给打死”的同桌,前任的今天就是现任的明天的时候,沈倦忽然开始笑。

    他把英语书往前一推,直起身人转过来, 背靠着墙, 肩膀一抖一抖的, 看着她笑得十分愉悦。

    沈倦第一次见到林语惊的时候, 就觉得她应该不怎么乖, 至少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像是某种自我保护的装置被启动着,也可能是她那种对外界完全漠然,还有些没缓过神来的迷茫状态让她身上的刺有所收敛。

    这种认知, 在那天晚上7-11门口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没见过这么淡定围观中二少年打打杀杀的小奶猫。

    后来仔细想想那时候的情景, 沈倦甚至有一种错觉, 如果当时就那么让她和陈子浩对视下去, 她可能会跟人家打起来。

    少女的眼神当时确实是不耐。

    空洞洞的随便吧混上了一点点很躁的,不易察觉的不耐烦。

    于是沈倦对林语惊的定语又多了一层。

    一个情绪十分茫然,丧得很不明显,并且脾气不太好的颓废少女。

    沈倦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关我屁事”教终身荣誉教徒,不太关心他小同桌的颓废后隐藏着什么故事。

    但是他是没想到,她这才几天就装不下去了。

    小奶猫终于伸出她锋利的小爪子,挠痒痒似的试探性挠了他一把。

    把他因为感冒没睡好带来的那点儿头昏脑涨的不爽全给挠没了。

    他感冒挺严重,拖了好几天才意识到,昨天吃了药,现在还有点低烧,嗓子火辣辣的疼,说话声音都显得又沉又哑,笑起来就更低,像一个立在耳边的低音炮似的,轰得人耳朵发麻。

    林语惊趴在桌子上,莫名其妙又面无表情看着他,不明白是哪里戳到了社会哥的笑点。

    ……

    坐在后头的李林和他同桌叶子昂也觉得很胆战心惊。

    林语惊和沈倦说话就正常音量,坐在后面也能听个七七八八,尤其是新同学那一句“你们社会哥进入社会之前第一堂课是学习如何吹牛逼吗”脱口而出的时候,李林腿都吓软了。

    在意识到前面能听见后边儿说话以后,李林和叶子昂避免了一切不必要的语言沟通,利用昨天一天的时间练就了一手三秒钟解读同桌意图的眼神交流神技,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拽着桌子偷偷偷偷地往后一点点慢慢拉,直到桌边儿压着前胸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算完。

    李林安静的等待着一场血雨腥风,不过他琢磨着新同学是个女孩子,校霸怎么说也会多少手下留点情吧。

    结果他们就听见,校霸开始笑。

    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社会大哥在听到他同桌骂他的时候,不但没生气,愣了一会神儿以后竟然还笑得很快乐。

    李林和叶子昂再次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和自己一样的情绪。

    别是个精神病吧。

    ……

    沈倦就这么看着她笑了好一会儿,就在林语惊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会忍不住直接把手里的英语书扣他脑袋上的时候他才停下来,舔了舔嘴唇,声音里还带着没散的笑意:“吹牛逼那是得学。”

    林语惊:“……”

    不是,这人说话的语气怎么就能这么欠揍呢?

    “沈同学,我觉得同桌之间要相亲相爱,”林语惊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我是想跟你互帮互助的,咱们俩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行吧,相亲相爱,”沈倦低头笑了一下,咬着字重复了一遍,“你想怎么跟我相亲相爱。”

    他这会儿斜歪着身子靠在墙上,懒散的样子看着像个吊儿郎当的少爷,刚刚塑造的那点儿好学生的表面假象又全都没了。

    林语惊自己说的时候真的没觉得什么,结果被他这么重复一遍就觉得哪里都不对劲了。

    她忽略掉了那一丁点不自然和小僵硬,也不打算拐弯抹角浪费时间了,干脆直白地跟他谈条件:“我想让你给我在回执上签个字,就签个名字就行,以后你学习上又不懂的地方我都可以给你讲。”

    “你这个条件不太诱人啊,”沈倦慢悠悠地说,“我们社会哥只吹牛逼,从来不学习。”

    林语惊:“……”

    行吧,算你狠。

    -

    这个话题没能进行下去,早自习上了一半,昨天刚封下来的各科课代表开始收暑假作业了,林语惊不用交,看着沈倦从他那个看起来空瘪瘪的书包里翻出了一叠卷子。

    林语惊扫了一眼,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卷子,还真跟李林他们的一样,卷子上基本都只写了选择题,大题全空着,偶尔有两道上面画了几条辅助线,解题过程也没写。

    abcd那补起来肯定快啊。

    林语惊就看着沈倦无比自然的,把他那些张每套基本都只写了abcd空着大半的暑假作业给了课代表,不明白是什么让他这么自信。

    是因为你用飘柔吗?

    课代表估计也想劝他一下,你写成这样还不如不交,反正你休学回来的本来就不用交。

    但是大佬的传说太过于让人闻风丧胆,课代表光速接过沈倦的卷子,又光速撤退,在这个地方多停留半秒钟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多说一句话了。

    等作业都磨磨蹭蹭连催带抄交完了,早自习也刚好结束,英语老师抱着教案走进教室。

    英语老师是个挺漂亮的女老师,看着也年轻,特别元气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good moing everyone!”

    没什么人搭理她,高二十班大部分成员充分体现出了他们作为差生的自我修养,抄完了暑假作业以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各自寻找着最舒服的睡姿趴下,有些把脑袋搭在桌沿掏出手机打开手游,开始了新学期新的一天的战斗。

    只有几个热爱学习的同学回应,英语老师看着也没怎么受影响,非常愉快跟那几个同学互动上了,互动了一会儿让大家把书翻到第一课,开始上课。

    林语惊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旁边沈倦英语书翻到了反正不是第一课的整本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后面,正垂眼捏着笔,唰唰在笔记本上写着,看起来还挺认真。

    下一秒,一声清脆的撕纸声音,沈倦把他刚写好的那页笔记纸撕了,推到林语惊面前。

    “……”

    她接过来看了一眼:

    林语惊觉得自己的字已经够大够飘了,沈倦这个字儿已经快要飞起来和太阳肩比肩了,但是还是好看,笔锋凌厉,间架结构都漂亮。

    她于是也拿起笔,在上面写:

    沈倦其实是因为感冒,嗓子不舒服,不怎么太想说话。

    不过既然同桌都这么说了。

    他把纸随手往旁边一推,转过头去说:“你要签什么。”

    到底还是在上课,林语惊是有好学生偶像包袱的,看了一眼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侧着身子靠过去凑近他。

    沈倦又闻到那种,玫瑰花混合着苹果派和甜牛奶的味道。

    他垂眼,视线刚好落在女孩子薄薄的耳廓上,看见那里软骨上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小小的耳洞。视线下移,白嫩的耳垂上两个。

    沈倦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

    林语惊没注意到,她趴在桌子上人凑过去,小声跟他说:“住校的回执,我想住校,刘老师说必须得有家长签字同意的回执,但是我爸不同意,不给我签字,我自己又签不出来他的名字。”

    沈倦听明白了。

    同桌想住校,她爸不同意,所以她想签一张假回执,找他。

    “所以?”沈倦似笑非笑看着她,声音带着一点鼻音,发哑,“你想让我给你当一回爸爸?”

    林语惊:“……”

    不是个屁。

    林语惊看着他,沉默了两秒说:“沈同学,接下来我们还有两年的路要走。”

    沈同学挑眉:“威胁社会哥。”

    “……”

    你还没完没了了?

    林语惊长长的叹了口气,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更何况她有事相求。

    “对不起,”讲台上英语老师正在念一段课文,一边念着一边给他们翻译了一遍,林语惊压着声音,下巴搁在他桌边儿低声说,“我不应该说你是社会哥,我就随口一说,不是故意的,向你奉上我最诚挚的歉意,希望我同桌能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

    女孩子的声音本就好听,此时压低了,带着轻轻落落的柔软。

    小奶猫的抬起爪子挠够了,又啪叽一下踩上去,温热的肉垫压上来,只剩下了软。

    她说完,沈倦没说话。

    林语惊有点儿忍不下去了,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同桌真的是有点小心眼儿。

    林小姐也是有点小脾气的少女,天干物燥的大夏天火气比较旺盛,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不爽,以及昨天又被孟伟国那么一搞,她心情本来就非常糟糕,真上头的时候亲爹她都不惯着,更何况一个认识了一共也没几天还不算太熟的同学。

    多社会都没用,我还能哄着你了?

    林语惊翻个白眼,手臂和脑袋从属于沈倦的那张桌子上收回去,不搭理他了。

    一直持续了一上午。

    林语惊转学过来的,横跨了几乎半个中国,学的东西什么的多多少少也有点不一样的地方需要去适应,所以她整个上午都在听课,倒也没觉得什么。

    八中的升学率不低还是有点可信度的,虽然她的同学们看起来没几个像是在学习听课的,但是老师讲课的水平确实很高,重点什么的也抓得很准,一节节课过去得还挺快。

    沈倦也不是话多的人,应该说这人从英语课下课以后,就一直在睡觉,往桌上一趴,脸冲着墙,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期间脾气暴躁的物理老师在全班同学的提心吊胆下丢了两个粉笔头都没能把他弄醒。

    直到中午放学铃响起,沈倦才慢吞吞地直起身来。

    睡了一上午脑子还有点昏沉沉,他坐在位置上缓了一会儿,侧过头去。

    旁边没人,小同桌已经走了,再看看时间,十二点,应该吃饭去了。

    沈倦想起早上的时候女孩子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动作极小的磨了磨牙。

    沈倦没忍住,舔着发干的唇笑出声来。

    这会儿大家都去吃饭了,教室里除了他没别人,窗户开着,外面隐隐约约传来说笑的声音。

    少年低低的,沙哑的轻笑声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响起,有点突兀。

    他当时确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感冒发个烧把脑子烧空了一半儿,反应有点迟钝。

    等他反应过来,又一时间没想到要说什么。

    然后就听见小猫嘎吱嘎吱开始磨牙。

    脾气是真的大。

    沈倦半倚靠着墙打了个哈欠,视线落在林语惊桌上两张纸上,一顿。

    那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字,三个字的人名,横七竖八有大有小,有的规规矩矩有的龙飞凤舞,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丑得没眼看。

    他眯了眯眼,盯着那上面的字辨认了一会儿,才直了直身,慢条斯理地随手抽了个笔记本撕下来一张纸下来,拿起笔又靠回去了。

    刚落下笔,就听见走廊里一阵鬼哭狼嚎:“倦宝!你在吗倦宝!”何松南脑袋从门口探进来,“我他妈在你们楼下等你十分钟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还得爬个四楼来找你,累死我了,吃饭去啊,你干什么呢?”

    沈倦“嗯”了一声,没抬头,捏着笔写:“等会儿,马上。”

    他一开口,何松南愣了愣:“你嗓子怎么了?”

    “感冒。”

    “哦,上火了吧?”何松南倚靠着门框站着,垂头看着他,笑得很不正经,“每天对着你的长腿美女同桌,倦爷,上火不上火?”

    沈倦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上呗,”何松南还在骚,“喜欢就上,想追就追,不要浪费你的颜值,在你朝气蓬勃的青春时代留下一段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别等以后兄弟回忆起高中生活提起沈倦都他妈觉得是个性冷淡。”

    沈倦没看他,就晾着他在旁边尽情地表演着,垂着头唰唰唰写,何松南自顾自说了一会儿没人搭理,也就闭了嘴,跟着倒着看了一眼他手里写的那玩意儿,边看边断断续续的念:“同意学生林语惊住校……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