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76.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 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期间两个人没说一句话, 林语惊跟他说早安的时候, 他甚至连头都没抬,自始至终黑着脸, 一眼都不看她。

    林语惊:“……”

    她这个哥哥为什么看起来比昨天心情更不好了?

    男人的心思还真的像海底针, 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又不高兴了。

    她也懒得理, 吃好了早饭以后就上楼回房间去了, 刚进房间关上门, 孟伟国电话打来。

    林语惊盘腿坐在床上, 看着窗外接起来:“爸爸。”

    “小语,是我。”关向梅笑道。

    林语惊一顿,乖乖问了声好。

    关向梅应了一声,声音温柔:“明天开学了吧。”

    “嗯。”林语惊的视线落在窗前桌子上, 那上面放着个黑乎乎的东西,林语惊眯了下眼,盯着看了一会儿。

    “学校我之前帮你联系好了, 明修下个礼拜才开学, 明天让他带你去。”

    “嗯。”

    喔,是昨天那个饭团,忘记吃了。

    “要开学了, 别紧张,也不用害怕。”

    “嗯。”

    这是开学还是上战场。

    关向梅:“有什么事情就跟明修说, 不用不好意思, 刚好他的学校离得也近, 平时他能照顾着你点。”

    “……”

    林语惊扬了扬眉,对傅明修照顾着她点儿这件事不抱任何期望。

    “好,谢谢阿姨。”林语惊说。

    关向梅交代得差不多,挂了电话,林语惊放下手机,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叹了口气。

    就一个后妈来说,无论是真心还是做戏,关向梅做得都不错了,至少到现在,好像哪里都很到位,挑不出任何差错来。

    她以前开学的时候,林芷也没有这么关心过她。

    林语惊把手机丢在床上,人爬下床下地,走到桌前拿起那个饭团,看了一眼保质期,0-5度三天。

    她拆开来,咬了一口,变质白米馊了的酸味在口腔中蔓延。

    “……”

    太呕心了。

    林语惊冲进洗手间里把那口饭团吐得干干净净,又漱了好几次口,才觉得那股味道淡了点儿,回来看着桌上那个咬了一口的饭团,林语惊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沈倦。

    浪费了一位不良社会少年江湖扛把子用他仅存的一点温柔和善心给她买的饭团。

    -

    关向梅虽然是说着让傅明修带着她去学校,不过林语惊并不觉得傅明修真的会带她一起,第二天一早,她差不多时间下楼的时候,楼下果然没人。

    张姨人在餐厅,林语惊喝了杯牛奶吃完了煎蛋,捡了片儿吐司面包叼着往外走,出了院门看见老李正站在车边,低着头看手机。

    林语惊走过去,微微倾了倾身。

    老李匆忙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手机屏幕无意识地在衣服上蹭了一下,忙道:“林小姐早。”

    林语惊余光扫过,看见手机屏幕上少年灿烂的笑脸,顿了顿。

    她嘴巴里叼着吐司上了车,含含糊糊回了一声:“李叔早。”

    林语惊新学校和新家不在一个区,正常开车过去大概半个小时时间。

    九月初,不少学校开学,又是上班早高峰,车堵得一串一串的,看见八中校门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堵在学校以外一条街,前面车山车海。

    她干脆下了车,自己走过去,看见不少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骑着自行车从旁边自行车道过去,显得街道上堵得长长的那一串豪车就格外智障。

    林语惊走到校门口,先是仰头欣赏了一下恢弘的八中校门。

    关向梅昨天给她打电话之前,她甚至连高中剩下两年在哪里读都没问过,现在看来,这学校应该还挺好。

    至少这么看起来长得还行。

    大门进去一个小广场,正对着长长一排看不到尽头的行道树,左手边几个很大的室外篮球场,右手边各种建筑,不知道都是什么。

    林语惊走到小广场旁边指路标前,顺着一直往前走,看见了大概是主教学楼。

    四层高的凹型建筑,她站在门口有些茫然,不知道高二是不是这栋,教师办公室在哪层,刚好一转身看见里面出来个老师,林语惊连忙上前两步:“老师好。”

    老师长得和蔼可亲,一头地中海,笑呵呵地应了一声,就急着往外走。

    林语惊连忙说:“我是新来的转学生,我想问一下,高二的教学楼是这儿吗?”

    -

    刘福江是高二十班的班主任,自从接了这个班以后,他无数次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惹到学校管理层了。

    八中重理轻文,理科班十个,文科班六个,一班实验班,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拿过各种奖的风云人物,十班随便拉出来一个,也是风云人物。

    刘福江五十多岁的人,教生物的,佛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当过班主任,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当班主任就变成了一帮风云人物的管理者。

    但是既然要做,那就要尽力做到最好,刘福江觉得,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教不好孩子的老师,所以开学之前,他看了一个礼拜的《犯罪心理学》《监狱心理学》《做一个合格的狱警——御囚有术》。

    在听说即将会有一个转校生要来的时候,刘福江还沉浸在对于未来教育事业的美好憧憬,热情洋溢情绪高涨,掐着点儿准备到校门口去迎接新同学的到来。

    结果刚出了教学楼,人就给碰上了。

    高二生物组教师办公室。

    刘福江笑眯眯地看着她:“你是叫林语惊?”

    林语惊点点头。

    女孩子还没领校服,白t恤黑裙子,扎了个干干净净的马尾辫,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

    也不像是不听话的问题学生。

    刘福江把桌上的《御囚有术》默默地用试卷压起来藏在下面了:“你是从帝都那边过来的?”

    “嗯。”林语惊点了点头。

    “附中的吧。”刘福江又问。

    林语惊继续点头。

    刘福江笑呵呵地:“附中怎么样,没咱们学校大吧?”他表情挺自豪,“咱们学校多大啊!”

    “……”

    林语惊:?

    林语惊小鸡啄米式点头,附和道:“可太大啦!”

    刘福江看起来对她很满意,从校园环境聊到了教学质量:“我们学校虽然在a市不算是数一数二的名校,但是也算是排得上号的重点,教师的素质和教学基本质量肯定是可以保证的,别的我都先不说,就去年,去年你知道咱们学校升学率是多少吗?”

    “……”

    林语惊好奇极了:“多少。”

    刘福江桌子一拍:“百分之九十八!”

    林语惊:“哇。”

    她的反应给刘福江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你知道去年咱们学校一本进线率多少吗?”

    “不知道。”

    刘福江:“百分之九十!!”

    林语惊:“哇!!!”

    隔壁桌生物老师:“……”

    刘福江对新同学非常满意,又说了几句话,预备铃刚好响起,就带着她往十班走。

    上课铃还没打,同学陆陆续续地往班级里面走,教学楼走廊光线明亮,几个男生女生打闹着呼啦啦跑过去,刘福江心情很好地拔高了嗓子朝前面嚎:“走廊里不许打闹!”

    林语惊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嗓门吓得一个激灵,刘福江注意到,侧过头来:“吓着你了?”

    林语惊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刘福江笑了:“行,那你做好心理准备。”

    “……”

    林语惊琢磨着自己读个书要做什么心理准备。

    十班教室在四楼走廊最里,她手里抱着个空书包,跟着刘福江进教室。

    林语惊垂着眼,站在讲台旁边,觉得有点明白刘福江刚刚为什么让她做好心理准备了。

    上课铃响起,下面一群人乌压压地乱糟糟一片,女生坐在桌子上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一个男生拎着个拖把杆哐哐砸后面的黑板报:“谁他妈动我菊花茶了?!”

    刘福江清了清嗓子,温声道:“那个什么啊,大家都安静一下,上课了。”

    没人理。

    刘福江也不生气:“我是刘福江,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我们即将度过你们人生中最珍贵的两——”

    后面那个举着拖布杆的男生有了新发现,愤怒值达到了临界点:“谁他妈把浓汤宝扔我菊花茶里了!!!”

    刘福江锲而不舍:“——两年,我也是第一次当班主任,我坚信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学生的老师……”

    “……”

    林语惊总觉得刘福江刚刚说的那个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学率是诓人的。

    她叹了口气,提着空书包站在讲台旁边,不动声色往上头一靠,垂着头听着刘福江又开始说起了自己教学这么多年的神秘往事。

    某一个瞬间,教室里突然安静了。

    刘福江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我当时也还年轻,脾气不怎么好,我就问那个学生你为什么迟到,当时你们猜他跟我说什么,他说老师,我昨天通宵补作业,没起来,我还能生起气来吗?多好的孩子啊。”

    没人说话,下面一片寂静。

    林语惊抬起头来,顺着众人视线往门口看了一眼。

    沈倦站在门口,身上老老实实一身校服,白外套,黑裤子,头发看起来是还没来得及打理,稍微有点儿乱,眼皮耷拉着,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鼻音:“老师好,我昨天通宵补作业,迟到了。”

    林语惊走到楼梯口,一顿。

    傅明修没说话,张姨继续道:“不过看着也看不出什么来,现在的孩子藏得深着呢,傅先生留给你的东西,您必须得争取——”

    “张姨,”傅明修声音有点不耐烦,“我不在乎那些,我也不是因为这个才不喜欢她,我就是——”他沉默了一下,声音低低的,“我就是不喜欢。”

    张姨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在乎,你这孩子从小就这样,但是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总不能最后让自己家的东西落到外人手里去。”

    “夫人说是说着让你放心,一分钱都不会白送出去,但是谁知道这对父女俩有什么手腕呢?”

    “而且那小姑娘看着讨人喜欢,就这样的才最危险,你跟傅先生像,最嘴硬心软,别到时候让人骗……”

    “我看着你长大,你是张姨放在心尖上的小少爷,在我看来这个家里的就你一个,什么二小姐,我都不承认……”

    林语惊手里端着个空杯子,安安静静上楼去。

    那一晚上没喝一口水,忽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又不觉得口渴了。

    房间里关了灯,一片黑暗,笔记本电脑没关,放在床尾凳上,荧白的屏幕放着电影,光线一晃一晃的。

    林语惊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伸出手来,昏暗房间里细细长长的五指形状。

    她茫然的眨了眨眼。

    -

    第二天林语惊四点多就爬起来了。

    她下楼的时候客厅餐厅都没人,静悄悄的一片,像是万物都在沉睡,林语惊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五点半。

    她出了门,老李当然还没来,林语惊一个人慢悠悠地往外走,出了别墅区顺着电子地图找地铁站,路过7-11的时候顿了顿。

    一周前,她也在这里见证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佬之战。

    林语惊进去买了两个豆沙包,拿了盒牛奶当早餐,往地铁站方向走。

    这边地理位置很好,车什么的都方便,还真有到她们学校附近的地铁,看着也没怎么绕远,清晨六点,地铁上人也还不算多,林语惊上去的时候还有个空位,她坐下,给老李发了条信息,一边把那盒牛奶喝了。

    结果到学校去不算走路的时间也才用了半个多小时,和平时老李送她在路上堵一堵的时间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