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79.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显示为错误内容, 补齐订阅刷新后可见新章, 晋江独家发表  没有人能一直想着过去,一直活在过去。

    她深吸了口气, 开始回忆沈倦这个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三天前。

    少年脑袋上蒙着个毯子,在沙发里睡得醉生梦死。

    腿长,屁股挺翘,性取向让人存疑。

    没了。

    那肯定不能这么说吧。

    于是林语惊决定从今天开始算,她把自己代入到了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少女, 转学到新学校来,开学第一天,组织上就给她分配了个校草级别的大帅逼同桌。

    啊, 这可真是让人兴奋。

    林语惊面无表情的想。

    刘福江的意思是这次大家直接自我介绍加上对同桌的第一印象,不过林语惊因为是转学生,她刚刚站在前面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所以她就一个项目,介绍她不知道校霸和校草哪个名声更响亮一点的大佬同桌。

    讲台上刘福江手一抬:“好,三分钟时间到, 让我们掌声欢迎林语惊同学。”

    啪啪啪啪啪,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林语惊站起来, 回过头看了一眼, 沈倦终于换了个姿势, 直起身来侧靠在墙上看着她。

    看见她回头, 大概是以为他的同桌正在等着他的鼓励和支持, 犹豫了两秒,沈倦抬起他两只修长的爪子,懒洋洋地跟着也拍了两下。

    非常给她面子。

    林语惊:“……”

    我谢谢你啊。

    她走到讲台前,台下一片寂静,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有点怜悯,就好像她说完下台以后,沈倦就会从桌肚里抽出一把大菜刀来把她切片了一样。

    林语惊沉默了几秒,开口:“我的同桌——”

    她想了想:“——非常爱学习,开学的前一天为了补作业不仅熬了个通宵导致迟到,还得了重感冒。”

    一片安静,班级里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完了作业还忘带了。”林语惊最后还是没忍住补充道。

    “……”

    一片死寂,这回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

    菊花茶满脸惊恐又敬佩的表情,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背着炸药准备去炸碉堡的勇士。

    这回没人敢鼓掌了,都怕一不小心哪里不对劲就戳到了大佬的逆鳞。

    林语惊就非常淡定的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下下去了。

    第二个本来是沈倦,结果林语惊人刚坐下,教室门口有个老师敲了敲门,刘福江出去跟她说了两分钟话。

    等再回来:“下一个到谁了?”

    没人动,也没人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沈倦的身上。

    沈倦耷拉着眼皮子,淡定又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我刚才说完了。”

    说完,他侧头,余光瞥了坐在后面的菊花茶一眼。

    菊花茶迅速意会,一脸忍辱负重的站起来:“老师,到我了。”

    万事开头难,林语惊开了个头,后面大家都流畅了不少,等一个班的人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介绍完了自己和同桌,上午连着的两节课也过去了,下课铃一打,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窝蜂冲出了教室。

    沈倦在介绍同桌活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趴下去开始睡觉了,下课的时候刘福江过来提醒林语惊叫她别忘了去艺体楼领校服,又怕她找不着,随手抓住正要往外跑的菊花茶,让他带着去,顺便介绍介绍八中的校园环境和设施。

    菊花茶叫李林,人其实挺好的,就是话……非常多。

    八中确实很大,绿化很好,大门往左边拐还有个人工湖。李林先是带她去图书馆转了一圈儿,图书馆两层,藏书量挺大,一楼是借阅室和自习室,正门口立着块巨大的天然石,上头黑色毛笔字刻着“敦品励学,弘毅致远”八个大字。

    图书馆出来再往前走是食堂,比起图书馆,李林明显对食堂更熟悉一点,此时还是上午,食堂里没什么人,李林带着她在里面穿行:“这边是食堂,一楼就都是这种,我觉得菜其实烧得味道还可以了,不过也没太多人吃,就高一刚入学那会儿被学校忽悠忽悠着去,后面大家就都去外头吃了。”

    两个人从食堂出来往艺体楼走,绕过一大片绿化和篮球场,室外的篮球场三个挨着,每一个都有男生在打篮球,几个篮球架子下和球场旁边坐着小姑娘们,有的在看,有的就聚在一块聊天。

    八中校服是运动服外套和运动裤,夏季就换成半袖,女生也都穿着校服长裤,放眼望去整个校园里全是白上衣黑裤子。

    林语惊没校服,虽然也是上身白下身黑,但是百褶裙下边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看起来将近一米七的个子,依然非常打眼。

    尤其是,她长得也很打眼。

    几个男生运着球看着这边,吹了两声口哨。

    林语惊懒得理,李林扭头看了一眼,“我靠”了一声,回过头来小声说:“新同学,你同桌啊。”

    林语惊一顿,回过头去。

    沈倦坐在一个篮球架下,大咧咧地张着腿,手臂搭在膝盖上,手里捏着瓶矿泉水。

    他应该是刚下来没多久,眼神看着还没怎么聚焦,带着刚睡醒的惺忪感。

    旁边有个男生坐在篮球上,眼睛看着林语惊,跟他说了句什么。

    沈倦抬眼,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对视一点五秒,林语惊扭头继续往前走:“走吧,艺体楼远吗?”

    李林对她的淡定表示惊叹和敬畏,屁颠屁颠的跟着她:“新同学,我发现你是真的很牛逼啊,你知道你同桌是谁吗?”

    林语惊很认真地回答问题:“沈倦。”

    “诶,不是,你知道沈倦是谁吗?”

    “不知道。”林语惊看出来了他的倾诉欲望,很配合地说,“校草?”

    李林点点头:“哎——对咯。”

    又摇摇头:“不过也不全对。”

    两个人此时已经走出了篮球场,李林回头看了一眼,说:“刚刚那边那帮打球的,高三的。”

    “喔。”林语惊点点头。

    李林:“以前沈倦的同班同学。”

    林语惊一顿,抬了抬眼:“以前?”

    “对,正常他现在应该也高三了,”李林低声说,“沈倦高二的时候犯过事儿,差点把他同桌给打死,人浑身是血抬出去的,好多同学都看见了,当时他那个眼神和气场,据说贼恐怖的。”

    “啊,这样,”林语惊想起了少年打架时候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没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吧,跟他关系好的也没人敢去问啊,反正后来他就没来了,我以为他是被开除了还是转学了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就休了一年学,还跟我一个班了,还就坐我前面,我说他坏话还全他妈让他给听见了,”李林一脸心如死灰,“新同学,你觉得我还能不能活过端午?”

    “……”

    林语惊特别认真的纠正他:“端午节在五月,最近的那个是中秋。”

    李林:“……哦。”

    -

    篮球场,何松南盯着林语惊的背影,“啧”了一声:“看来今年新高一的小学妹颜值很能打啊,这个能封个南波万了。”

    沈倦没搭理他,拧开水瓶子自顾自地喝水,脖颈拉长,喉结滚动。

    “你看见她刚刚一回头那个眼神没?像个女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你算个屁”的气息。”何松南说得很来劲,想了想又反应过来,“不对吧,高一现在是不是还军训呢,那是高二还是高三?我见过不可能没印象啊。”

    沈倦慢条斯理地把瓶子拧上,随手往斜对角一扔,矿泉水瓶在空中划过圆弧,一声轻响,准确无误掉进垃圾桶里:“高二的。”

    “转学过来的?”

    “嗯。”

    “我说怎么没见过,”何松南啪啪鼓掌,“你这个消息依然十分灵通啊,才刚回来连漂亮妹子哪个年级的都知道了,那哪个班的你知道不?”

    “知道,十班的,我同桌。”

    何松南定住了,用五秒钟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你新同桌?”

    “啊。”沈倦身子往后仰了仰。

    “我操,那你降级降得就很幸福了啊,”何松南看着走远了的林语惊,满脸羡慕,“你这个同桌有点儿带劲,这腿,玩年啊倦爷。”

    沈倦看了他一眼。

    何松南伸长了脖子还在看,顺便抬手往前比划着:“你看啊,就这裙子和过膝袜之间,这块儿,你知道叫什么——这叫绝对领域。”

    沈倦平静地叫了他一声:“何松南。”

    “啊?”何松南应道,没回头,视线还停留在越走越远的绝对领域上,目光很胶着。

    沈倦抬脚,踩在他屁股下面坐的那个篮球上,往前一踢。

    篮球滚出去老远,何松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嗷”得叫出声来,终于舍得回过头来,哀嚎着:“倦爷!您干几把啥啊!!!”

    沈倦看着他:“那是我同桌。”

    “我他妈知道是你同桌,”何松南揉着屁股爬起来,疼得呲牙咧嘴的,“不是,那怎么地了?”

    “不是你同桌。”沈倦说。

    林语惊:“……”

    她这个哥哥为什么看起来比昨天心情更不好了?

    男人的心思还真的像海底针,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又不高兴了。

    她也懒得理,吃好了早饭以后就上楼回房间去了,刚进房间关上门,孟伟国电话打来。

    林语惊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接起来:“爸爸。”

    “小语,是我。”关向梅笑道。

    林语惊一顿,乖乖问了声好。

    关向梅应了一声,声音温柔:“明天开学了吧。”

    “嗯。”林语惊的视线落在窗前桌子上,那上面放着个黑乎乎的东西,林语惊眯了下眼,盯着看了一会儿。

    “学校我之前帮你联系好了,明修下个礼拜才开学,明天让他带你去。”

    “嗯。”

    喔,是昨天那个饭团,忘记吃了。

    “要开学了,别紧张,也不用害怕。”

    “嗯。”

    这是开学还是上战场。

    关向梅:“有什么事情就跟明修说,不用不好意思,刚好他的学校离得也近,平时他能照顾着你点。”

    “……”

    林语惊扬了扬眉,对傅明修照顾着她点儿这件事不抱任何期望。

    “好,谢谢阿姨。”林语惊说。

    关向梅交代得差不多,挂了电话,林语惊放下手机,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叹了口气。

    就一个后妈来说,无论是真心还是做戏,关向梅做得都不错了,至少到现在,好像哪里都很到位,挑不出任何差错来。

    她以前开学的时候,林芷也没有这么关心过她。

    林语惊把手机丢在床上,人爬下床下地,走到桌前拿起那个饭团,看了一眼保质期,0-5度三天。

    她拆开来,咬了一口,变质白米馊了的酸味在口腔中蔓延。

    “……”

    太呕心了。

    林语惊冲进洗手间里把那口饭团吐得干干净净,又漱了好几次口,才觉得那股味道淡了点儿,回来看着桌上那个咬了一口的饭团,林语惊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沈倦。

    浪费了一位不良社会少年江湖扛把子用他仅存的一点温柔和善心给她买的饭团。

    -

    关向梅虽然是说着让傅明修带着她去学校,不过林语惊并不觉得傅明修真的会带她一起,第二天一早,她差不多时间下楼的时候,楼下果然没人。

    张姨人在餐厅,林语惊喝了杯牛奶吃完了煎蛋,捡了片儿吐司面包叼着往外走,出了院门看见老李正站在车边,低着头看手机。

    林语惊走过去,微微倾了倾身。

    老李匆忙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手机屏幕无意识地在衣服上蹭了一下,忙道:“林小姐早。”

    林语惊余光扫过,看见手机屏幕上少年灿烂的笑脸,顿了顿。

    她嘴巴里叼着吐司上了车,含含糊糊回了一声:“李叔早。”

    林语惊新学校和新家不在一个区,正常开车过去大概半个小时时间。

    九月初,不少学校开学,又是上班早高峰,车堵得一串一串的,看见八中校门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堵在学校以外一条街,前面车山车海。

    她干脆下了车,自己走过去,看见不少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骑着自行车从旁边自行车道过去,显得街道上堵得长长的那一串豪车就格外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