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97.傅明修

作品:白日梦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栖见

    订阅不足显示为错误内容, 补齐订阅刷新后可见新章, 晋江独家发表  “……”

    你还没完没了了?

    林语惊长长的叹了口气,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退一步海阔天空。

    更何况她有事相求。

    “对不起,”讲台上英语老师正在念一段课文,一边念着一边给他们翻译了一遍,林语惊压着声音, 下巴搁在他桌边儿低声说, “我不应该说你是社会哥, 我就随口一说,不是故意的,向你奉上我最诚挚的歉意,希望我同桌能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

    女孩子的声音本就好听, 此时压低了, 带着轻轻落落的柔软。

    小奶猫的抬起爪子挠够了,又啪叽一下踩上去, 温热的肉垫压上来, 只剩下了软。

    她说完,沈倦没说话。

    林语惊有点儿忍不下去了, 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同桌真的是有点小心眼儿。

    林小姐也是有点小脾气的少女, 天干物燥的大夏天火气比较旺盛, 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不爽, 以及昨天又被孟伟国那么一搞,她心情本来就非常糟糕,真上头的时候亲爹她都不惯着,更何况一个认识了一共也没几天还不算太熟的同学。

    多社会都没用,我还能哄着你了?

    林语惊翻个白眼,手臂和脑袋从属于沈倦的那张桌子上收回去,不搭理他了。

    一直持续了一上午。

    林语惊转学过来的,横跨了几乎半个中国,学的东西什么的多多少少也有点不一样的地方需要去适应,所以她整个上午都在听课,倒也没觉得什么。

    八中的升学率不低还是有点可信度的,虽然她的同学们看起来没几个像是在学习听课的,但是老师讲课的水平确实很高,重点什么的也抓得很准,一节节课过去得还挺快。

    沈倦也不是话多的人,应该说这人从英语课下课以后,就一直在睡觉,往桌上一趴,脸冲着墙,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期间脾气暴躁的物理老师在全班同学的提心吊胆下丢了两个粉笔头都没能把他弄醒。

    直到中午放学铃响起,沈倦才慢吞吞地直起身来。

    睡了一上午脑子还有点昏沉沉,他坐在位置上缓了一会儿,侧过头去。

    旁边没人,小同桌已经走了,再看看时间,十二点,应该吃饭去了。

    沈倦想起早上的时候女孩子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动作极小的磨了磨牙。

    沈倦没忍住,舔着发干的唇笑出声来。

    这会儿大家都去吃饭了,教室里除了他没别人,窗户开着,外面隐隐约约传来说笑的声音。

    少年低低的,沙哑的轻笑声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响起,有点突兀。

    他当时确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感冒发个烧把脑子烧空了一半儿,反应有点迟钝。

    等他反应过来,又一时间没想到要说什么。

    然后就听见小猫嘎吱嘎吱开始磨牙。

    脾气是真的大。

    沈倦半倚靠着墙打了个哈欠,视线落在林语惊桌上两张纸上,一顿。

    那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字,三个字的人名,横七竖八有大有小,有的规规矩矩有的龙飞凤舞,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丑得没眼看。

    他眯了眯眼,盯着那上面的字辨认了一会儿,才直了直身,慢条斯理地随手抽了个笔记本撕下来一张纸下来,拿起笔又靠回去了。

    刚落下笔,就听见走廊里一阵鬼哭狼嚎:“倦宝!你在吗倦宝!”何松南脑袋从门口探进来,“我他妈在你们楼下等你十分钟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还得爬个四楼来找你,累死我了,吃饭去啊,你干什么呢?”

    沈倦“嗯”了一声,没抬头,捏着笔写:“等会儿,马上。”

    他一开口,何松南愣了愣:“你嗓子怎么了?”

    “感冒。”

    “哦,上火了吧?”何松南倚靠着门框站着,垂头看着他,笑得很不正经,“每天对着你的长腿美女同桌,倦爷,上火不上火?”

    沈倦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上呗,”何松南还在骚,“喜欢就上,想追就追,不要浪费你的颜值,在你朝气蓬勃的青春时代留下一段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别等以后兄弟回忆起高中生活提起沈倦都他妈觉得是个性冷淡。”

    沈倦没看他,就晾着他在旁边尽情地表演着,垂着头唰唰唰写,何松南自顾自说了一会儿没人搭理,也就闭了嘴,跟着倒着看了一眼他手里写的那玩意儿,边看边断断续续的念:“同意学生林语惊住校……家长……”

    他没念完,沈倦已经写完了,笔一放,手里的纸折了一折,随手拽过旁边林语惊桌子上放在最上面的一本书,把纸夹进去了。

    何松南看得很懵逼,还没反应过来:“林语惊谁啊?”

    沈倦懒得搭理他,把书放回去站起身来,上午睡觉的时候校服是披着的,他站拎着校服领子抖了下,套上。

    何松南看了一眼那书:“你同桌?”

    “嗯。”

    何松南一脸不理解的看着他:“不是,倦爷,您干啥呢?这才两天,怎么就给人小妹妹当上爸爸了?玩情趣的?”

    “滚,”沈倦笑着骂了他一句,“你当我是你?十公里外都能看见浪花。”

    “你他妈才浪得没边儿了,你不是我,你是性冷淡,”何松南说,他这么一会儿结合了一下刚刚那张纸上的字儿也弄明白了,人冒充家长给他同桌写住校回执呢,再结合上次一脚把他踹地上的事儿,何松南觉得有点无法接受,“怎么回事儿啊倦爷,真看上了?”

    沈倦套上校服外套,一边往教室外头走一边垂头拉拉链,声音淡:“看上个屁。”

    “看上个屁你上赶着给人当爸爸呢,”何松南跟他并排下楼,“还有上次,我就看看腿你就不乐意了,还踹我!踹你的兄弟!!你不是看上人家了?”

    “跟那没关系,”沈倦微仰着脖子,抬手按了两下嗓子,“你直勾勾盯着人家姑娘腿看,不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我不觉得,”何松南回答的很干脆,完全不带要脸的,“爱美之心你没有吗?你不也盯新同桌盯得直上火吗,嗓子给你疼这样了?这火得蹭蹭冒吧?”

    沈倦踹了他一脚。

    两个人一路下楼,楼下正站着几个男生,低着头边玩手机边说话等着。

    八中的校服虽然长得都一样,但是每个年级也有一点点细微的区别,主要看校服裤子裤线和袖口两块的线,高三是浅蓝色,高二紫色。

    高三的教学楼和高二不在一块儿,平时在球场食堂之类的地方以外基本上看不到,所以此时此刻,站在教学楼下这几位穿着浅蓝色竖杠代表着这个学校学生里最高年龄段儿的几个人就显得有点显眼,高二的一些买了盒饭回教室里吃的路过都会稍微看两眼。

    其中一个玩手机的间隙抬了个头,看见出来的人,把手机一揣,忽然抬手啪啪拍了两下。

    剩下三个人也抬起头来,动作非常整齐地也把手机揣了,四个人立正在高二教学楼门口站成一排,看着台阶上的人,齐声喊道:“倦爷中午好!倦爷辛苦了!恭迎倦爷回宫!”

    少年的声音清脆,气势磅礴,直冲云端。

    路过的高二路人们:“……”

    沈倦:“……”

    沈倦面无表情地绕过去了:“傻逼。”

    何松南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朝他喊:“怎么样大哥!拉风吗!”

    沈倦回头,抬手指着他:“我嗓子疼,一句废话都不想说,你别让我揍你。”

    何松南朝他敬了个礼:“明白了大哥!吃饭吧大哥!吃米粉吗大哥!”

    -

    八中旁边吃的很多,出了校门右拐再过个马路,一条街上开的全是小餐馆。

    麻辣烫米粉,砂锅板面烧烤,还有炒菜什么的,一应俱全,该有的全都有,最前头还有家火锅店。

    林语惊没认识的人,一个人来,挑了家砂锅米粉,进去发现也没有空桌,就最角落一个小姑娘旁边还有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