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章:替命黄仙儿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妈屋子的门槛外,灯火阑干。

  什么都没有。

  刘三嫂急忙解释道,诶不对劲啊,俺万万没有看错,就是有个人飘在那啊!

  麻驼子卷着背,手指掐算了两下,便道,还没坏到那地步,咱去看看小姐。

  我随众人入村。

  另外一边,李王牛一家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李王牛媳妇儿趴在李王牛尸体上痛哭,哭的天昏地暗。

  而他两个不足膝盖高的女儿,站在一边吮吸手指,茫然无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心底里又害怕又难过。

  这是因为我妈的死发生的。

  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头,我回头看是徐先生,他眉角噙着一分意味深远的笑。

  “娃子,生死天定由不得人做主,顺应而为吧。”

  我说,我不想要他死。

  徐先生的笑怔住,紧接着他手激动的抓住我。“娃子,你再仔仔细细说一遍。”

  “我不想要他死。”

  我当时还不明白徐先生的意思。

  直到我后来,卷进了无穷无尽的因果中,才明白我这句话的份量是多么重。

  徐先生好似是哭了,压着笑声地拍我的背。“好娃,走,咱去见你妈,好娃。”

  人群走近我妈的屋子。

  然而仅仅只差十丈的时候。

  麻驼子脚步猛地作停,脸色怪异。

  “糟糕,有人设计咱!”

  我爸听言顿时就神色紧了起来。

  麻驼子从包袱里攥出两片桑叶放嘴里嚼了两口,而后取水含在嘴里一吐。

  全村的大老爷们看到被水喷涂过的地面上,诡异的露出一排脚印儿。

  这脚印儿像是某种小型动物,呈现梅花桩,更诡异的是,竟然变成了一排鞋印儿。

  我浑身拔凉拔凉的,这是闹什么了?

  “吴小儿,你立马带人去找一口灵木棺材,什么样的都行!”麻驼子催促道。

  我爸答应,带着村长去找有灵气的木料。

  这边就剩下麻驼子,我,还有徐先生。

  徐先生捏起地上脚印的一撮土,嗅了嗅,眼睛一转儿,突然道,“黄仙儿!”

  我是农村长大的,非常明白黄仙儿是什么。

  胡白黄柳灰,黄就是黄鼠狼,也叫黄皮子。

  一种有灵气的坟头畜生。

  据说修为到了的黄皮子能够口吐人言,幻化为仙,乡下都叫黄仙儿。

  黄皮子在哪个地方都有传说。

  至于黄鼠狼娶亲这种志异更是流传广远。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黄仙儿在老人嘴里,可不是一般的山精。

  因为黄仙儿常是出马仙。

  麻驼子道,会不会是哪家的巫觋?

  徐先生摇摇头,说,没人气儿,不是。

  我拉拉徐先生的衣角,问什么是巫觋。

  徐先生对我说,乡下各种走江湖的异人那可是三教九流,数不胜数。

  在萨满里,巫觋巫觋,女为巫,男为觋,咱们农村人闹些怪事儿都得请巫觋。

  而巫觋多是出马仙,黄皮子上身。

  我听懂了,怪不得徐先生会问是不是巫觋。

  我再问:“先生,巫觋很厉害嘛?”

  麻驼子刮了我一眼,说这娃娃屁事儿咋比女人还多。

  徐先生无妨大碍,娓娓道来,“巫觋的厉害说不定咯。但我们这样的人,不怕鬼不怕精,可怕天地,更害怕人心。这人斗鬼,精斗人,固然是凶险,可人斗人更可怕,降头锁命,遁甲剥魂,手段无比残忍,鬼看了都害怕。”

  麻驼子嘟囔两句,徐老奴你说个这么多,这小儿牙都没长齐懂个屁作甚!

  徐先生未做反驳。

  可我点点头。

  其实我当时已经懂了七八分了。

  麻驼子冷哼一声,道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正当我们为这黄仙儿脚印棘手的时候。

  屋里头忽然飘过一阵儿黑影。

  徐先生说声坏了,连忙冲向我妈的屋子。

  麻驼子更是气色怒愤而走。

  到门口,我和徐先生一看,刚刚撒在门口的糯米上真真切切的踩着几个黑色的鞋印儿。

  但是那鞋印儿踩上糯米,一下子就乱了,很痛苦的样子。

  这就是那黄仙儿踩到我们的撒下的糯米,显现出来的足迹。

  往屋里一看。

  刚刚那黑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这是在我眼眼底里是这样的。

  在徐先生,马驼子眼里就不一样。

  徐先生连忙到我妈旁边,掀开白帘,徐先生胆一跳。

  螭龙宝镜居然已经碎裂了。

  一片网纹从中间的血手印儿那里漫开,但是周围的八卦没有破。

  徐先生抬眼,背后的螭龙纹依旧完好无损,但是在螭龙纹上竟然有个黑色的手印儿!

  “还好,三阳开镜没有破,那家伙看来来头不小噢。”徐先生走回来,翻开青石。

  底下摆置的北斗阵列的七枚铜钱已经碎做几瓣了,浸过黑狗血的红绳更是节节断裂。

  “太险咯太险咯,那家伙道行要是再高点,就出大事咯!”

  麻驼子看在眼里,默默不说话,沉着脸绕着木板床走了一圈,然后突然蹲下,一手伸进那恶臭的狗血缸里面。

  我恶心的一皱眉头,只见麻驼子居然从里面抓住了一具动物的尸体。

  定睛一看,黄皮子!

  一只死掉的黄皮子。

  更加令我难以置信地是,麻驼子掰开黄皮子的嘴,竟然抠出了一枚白玉。

  麻驼子冷哼,“成精的替死鬼!”一把把死透的黄皮子往墙角一扔。

  徐先生道“连黄仙儿都捉来当替死鬼,不要命的东西。”

  我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眼瞅着那只黄鼠狼,虽然已经死了,但是那两只睁着大大的眼珠子却是让我心惊胆战。

  在乡下,遇到黄仙儿是要散钱的,破财求安。

  黄仙儿这种东西灵的很,又邪的很。

  我一个同学的父他爸,据说就是喝醉了酒走夜路,踩到了黄仙儿的尾巴。

  愣是绕着一座坟头走了一晚上,回来还大病了三天。

  据说做梦的时候,梦到一个披黄的小老头儿,用绳子牵着他脖子一直没头没边的走。

  要不是他妈吓死了赶忙请来了神婆,斩断了绳子,说不定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对这种故事都是半信半疑。

  但是现在见到了,就感觉身后凉飕飕的。

  麻驼子擦擦手,面向我妈,他难过得老泪横流,浑身抖动,丝毫没有之前抓蛤蟆精时候的嚣张跋扈。

  现在,只有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儿。

  麻驼子双膝砸在地上,举手大呼!“小姐啊!驼子来看你咯!”

  声音之大,感情之切,就是我也动容了。

  徐先生叹息一口气,摇头,把黄仙儿的尸体收拾好,说到底也是黄仙,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会被记恨的。

  用报纸裹住尸体,徐先生嘴里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般用红绳缠住报纸。

  而后取来一扎黄钱,又用毛笔点些了一些字符在报纸上。

  放在门槛外。

  没过多久,我目瞪口呆的看见从屋外的阴暗里钻出几十只黄鼠狼。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黄鼠狼!

  这些黄鼠狼非常有灵性,排成仪仗队似的,一些在前边敲锣打鼓,一些抬着裹着报纸的尸体和黄钱。

  最后一只看起来很衰老的黄皮子对徐先生做出鞠躬的感激动作。

  很快,这么几十只黄皮子就消失在夜色里,敲锣打鼓声也没了。

  卧槽!

  我瞪大了眼睛。

  徐先生又在门槛边上,用铜盆烧了几捆金宝黄钱。

  “替死鬼,也无辜的诶,冤有头债有主,莫害无辜命。”

  徐先生在门槛上念完这句话,一股阴风吹进来,徐先生连叹三口气。

  我感觉有些异样,转过身来,麻驼子还在跪地垂头低噎,眼前之象却吓我一大跳。

  我妈,我妈,她居然坐起来了!两眼睁开翻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