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十一章:青铜大棺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这刚话音落,柳仙滋溜窜入我衣服里面,又没有了动静,我和小花面面相觑,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当这是一个小插曲就没管了。

  我和小花看向院子,忽然见院子门外一个老妪杵在那里,他手里扎着根拐杖,背驼的跟山高背对着我们,小花认出来了,这是村里的吴东那家的奶奶。

  小花站在这边喊她,可她就是没应,小花也就此作罢,我俩都以为是老人耳背没听见,平时冲着耳朵喊都费劲,更别提是这里还下着雨,索性也就没管。

  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是挨过去了,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村里人来送饭,我和小花都欢天喜地的。

  这送饭的人是族里的一个堂叔,他不能进门,就把饭盒放在门外,临走他提了一嘴,说昨晚四点多的时候,吴东家的老奶奶走了,他还感慨这还差一年就能满百寿了,可惜没挨过去,太可惜了,都说人百香火旺,这恰好不好就是差个年头,真让人心里长个疙瘩。

  堂叔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我和小花从脚到头顶都是发冷,我俩面面相觑,这上午的时候不还是见到了么?难道那是……

  见我俩发呆,堂叔问我俩干啥子嘞,我们把事情告诉堂叔,这边话还没说完,他就摆摆手,说你俩莫告诉我,我就是个送饭的,这事儿跟我一毛钱都没得关系,晦气晦气……

  堂叔对我和小花避之不及,就跟碰见了瘟神一样提脚就走。

  小花是个村里长大的女孩子,哪见过这样的世面,就被堂叔一番话吓得脸色煞白,手紧紧攥住我的袖子说,阳哥我怕。

  我凛然道,不用爬怕,有柳仙在这里,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关系,再说我爸,还有麻驼子都在这里嘞,没有关系。

  我指了指身后的麻驼子,可是小花还是愁眉苦脸的,我心里叹出一口气,跟她说,小花你要是害怕你就回家,这里有我找看着。

  这算是摊牌了,小花犹豫了好一会儿,鼓足勇气跟我说,阳哥,我在这里陪着你。

  我挑眉说,真的?

  小花很认真的点头说,真的。

  我笑着掐了掐小花的鼻尖,手感真软,说放心有阳光在这,什么都不怕。

  说什么都不怕,其实我心里是怕的很的,大人是不能进这个门,送饭也只能送到院子里,这里面边就跟忌讳一样。

  农村人斗忌讳阴阳。

  就跟刚刚那个堂叔一样,避之不及。

  白天我尽量休息,晚上小花就必须回去。

  夜里,就我一个人,我心里琢磨着徐先生到底是去哪了,难道是搬救兵去了?

  那时候,也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就是整个村,也只有村口的办事处那里有一部电话机。

  夜黑,又是难熬的时候,我给盆重新上好香,检查了一下煤油是否充足,做完这些我才是放心。

  麻驼子就跟入定了一样,他这样的老人,不吃不喝,一把年纪了咋可能受得了这个,我眼看着他嘴唇越发苍白,心底里也只能是干着急,里边还有濒临垂死的我爸,我更加担心他,怕他无声无息的就走了。

  晚上守着夜的时候,精神正匮乏之刻,我被一阵爆竹声吵醒了,连忙跑到门边看外边。

  听声应该是村南边的,有人打爆竹,爆竹没响多久就灭了,应该只是一扎的短爆竹。

  我心底里一寒,农村突然放爆竹,而且是短爆竹,这说明有人去世了。

  这个时间口去世,真的不正常,徐先生说的凤山出事,凤山就在村的后边。

  我打了个寒颤,往门外看,忽然我毛骨悚然的看见院子门口,站着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很高大,看起来是一个青壮年,而且竟然有些熟悉。

  这不是中午送饭的堂叔吗?他怎么在这?我不敢叫他,因为这大半夜站在这里,指定不正常,我心头怦怦跳,这大堂敞开的我往哪里躲?

  忽然,眨眼睛的时间,他的身影竟然就平白无故消失了。

  消失了?

  我瞪大眼睛,哪去了?我连忙后退。

  更加让我害怕的是,柳仙这时候从我袖子里爬出来,一圈一圈缠在我手臂上,小脑袋冲着院子门,吐着猩红的蛇信子,那样子,如临大敌。

  紧接着,柳仙把白天那一枚黑棋子吐还在我手上。

  这时候我才发现,柳仙额头的那一点眉黑中,竟然是多出一点殷红,之前没有啊!难道我看错了?我再仔细看,真的有一分殷红!

  夸擦,一道惨败闪电扭曲劈下来,就跟枣树枝一样,棱角分明张牙舞爪。我吓得一声尖叫,躲在麻驼子后边,柳仙从我手臂上窜出来,趴在门槛上,死死盯着外边。

  从麻驼子的侧身往院子门那里看,院门外惊悚的很,好像是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敞亮又黑暗。

  咚!

  咚!

  咚!

  三道闷沉声敲响,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跳动了三下。

  “公子,小心。”

  我的耳边忽然又响起来那清悦的声音,差点吓我一大跳,这个死寂的时候突然响起来。

  小心,小心什么?

  我刚想到这里,院子外边,出现了一个人,哦不对不是一个人。

  下一幕,我浑身发凉,因为我看到两个人,在前边抬着木竿往前走,后边居然露出一口青铜大棺!

  那青铜大棺没有棺盖,四个看不清楚模样的“人”,两前两后抬着青铜大棺,在门外幽幽光晕中极为显眼,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那四个“人”给我的感觉,那就是根本不是活人,活人的身体摆动哪有那么死。

  而更加另外害怕的是那一口青铜大棺!谁下葬,用青铜大棺啊?那棺材里是谁?那位主儿是谁。

  嘶嘶嘶嘶!

  我听见柳仙急促的声音,柳仙原本是在门槛上,现在居然整个身体弯曲立了起来,形成一个紧绷的s形,冲着院门外的青铜大棺,如临大敌。

  下一幕,我捂住嘴巴,浑身害怕地颤抖,因为那青铜大棺上坐起来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还带着冠帽,身上披着宽服,非常像僵尸片里的清服!

  “他”居然转过头来,望向我,这一刻我就跟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凉意透彻骨肉,两条腿疯狂摆动。

  忽然,我感受到一阵温热,这温热是从我手心里传来的,竟然是那一枚黑棋子,它竟然兀自发烫!

  随着棋子发烫,我闷哼那棺材里的主儿闷哼一声,卧槽那声音根本不是人的喉咙能发出来的,太沉了,接着“他”重新躺了回去,四个“人”抬着青铜大棺消失在了夜色和微光当中。

  远门外的微光逐渐消失了,恢复了往日深夜的漆黑。

  柳仙也脱力的重新趴下,我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黏糊糊的,居然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回想起来那一口青铜大棺,还有棺材里的那个主儿,就心有余悸。

  那不是惊悚,而是巨大的压迫!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是鬼?鬼哪有那里厉害?

  回想起来,我倒是觉得这神奇的事情太多了,出事之前为什么会有一道闪电呢?难道是天雷?根据一些传闻是说,当出现离经叛道那种级别的凶祸的时候,就会有天雷落下警示世人这天雷也是打压凶祸的。

  难道那东西有那么可怕,需要天雷警示?天雷都杀不灭?

  我心底悸动,不敢往下想,这往下想太可怕了。

  而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那个清悦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比我听过的所有女人的声音都要悦耳,简直是天籁之音啊!

  而这声音,我曾经听过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