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十二章:大难临头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一次是在凤山祖祠的外边,我爸和徐先生告诉我,路上有五只银领,其中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主。第二次就是在在那之后,告诉我队伍里面有死人。第三次就让我,记忆犹新了,那是在茫茫白雨中,她说了一句“公子,我们走”,然后我被一只温腻清滑的女孩子的手拉着,走出了那地狱般的白雨。

  而第四次,就是现在。

  每一次,都是在危难时间,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但是,似乎只有我听见了这个声音,我爸,徐先生,麻驼子,甚至是柳仙,都不知道这个声音。

  我心底里猜这个声音是什么?难不成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护我?这不是扯淡吗?我当然是不会这么想。

  这边柳仙顺着我的脚,爬上来,又重新钻回我身体去,这次他又一口吞掉那一枚黑棋子。

  至于那个声音,毫无根据,无从揣摩我也只能作罢。

  我把注意力放在那个黑棋子上,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那一枚黑棋子居然是发烫了。

  而就是发烫之后,那个青铜大棺才走的,听“他”闷哼一声,似乎是不甘心,难道是因为这一枚棋子的关系?这从中无所根据,但是我有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一枚棋子的缘故。

  柳仙如临大敌,显然不是柳仙震退了那个家伙。

  我结合送我棋子的那个长褂年轻人的话,他说我能用得上,用得上?难不成就是刚刚那个时候用得上?

  而且他说,让我帮一帮有这类似白棋子的人,总有一种要我还人情,可是我什么时候欠他人情,欠了什么人情?

  我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柳仙吞掉的这一枚黑棋子,也许这真的是某种厉害的法宝。

  这一晚上,都是天晴,一滴雨都没有下,我哪里睡得着觉。

  而且,昨,又打了四次爆竹,也就是说,有四个人又过世了。

  那么,这两天,有六个人过世了!

  天哪这是发生了什么。

  一晚上心情忐忑的过去,第二天送饭的人照样按时来,是另外一个堂叔,不过我这次我留了个心眼,发现这送饭来的堂叔,明显是神色疲惫,似乎昨晚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问他,村里昨晚谁家老人过世了?

  堂叔说,都有。他哀息,说死的都是九十九岁的老人,这不就是“挡百”嘛?害人活路,这是要逼死我们全村的样子。

  挡百,是我们这里的一种说法。

  要是接连几个老人,都是九十九岁过世的那就会是怀疑是某种力量,让这些老人过世的,不让百岁,象征着灾祸要来了,往年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要请道士来冲丧的。

  但现在,没有一家道士敢来冲丧。

  有一家隔壁万庄的神棍,想要蹭个寿钱,结果半路上掉河里淹死了,尸体据说浮起来的时候已经被鱼啃光了脸!

  这下出了这个事,就更加没有人敢来,就是办丧事的班子,都不肯来吴庄。

  叹息间,这位堂叔又提了一手,昨天那个给我送饭的叔叔,失踪了,回去路上失踪的,就那么两三百脚的路,人活活就不见了。

  听到这里,我背后猛然发凉。

  那做完我见到的,就真的是鬼吧,那个堂叔的魂魄!

  我问他,知道徐先生哪去了。

  堂叔说,徐先生已经离开了吴庄,也不知道是去哪了。说完,堂叔再次叹息一声,离开了。

  我慌的很,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徐先生去哪了,还有谁回来救我们?

  我以为我妈下葬了就能平事,结果现在的危机反而是越发的恐怖!

  入夜,今天一天的时间,又打了六次爆竹,说明又有六个老人死了。

  吴庄这么小,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九十九岁老人,那说明死的是已经不是九十九岁的了……那未来,死的会不会是青壮年?思及此,我再次打了一个冷颤。

  我又担心小花,小花没有出事吧?她今天白天一天都没有来。我问送饭的堂叔,都说不知道。

  我心底里慌的很。

  这刚过七点差不多,村里就跟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动静,以往这个时候还会有走街串巷的。

  村里狗和公鸡都杀完了,更没有动静。

  晚上我是陪着柳仙安然度过,院门口晃过几道诡异的影子,我也就习以为常,这些总比不过那个青铜大棺。

  第三天,传来消息,说有家人想要连夜逃出吴庄,结果全部吊死在一颗这边的柳树上,据说尸体跟着柳条一块儿摆,一棵树上就是四条人命!

  不过小花来了,她表情很到奇怪,很亏待我的样子,她说是自从那个堂叔失踪了,村长怕她出事就不让她来了,现在想到要是我没有看好香睡过去了,全村都得完蛋,所有又让她来顶替我,不过日落之前,她必须回家。

  我没有怪她,反而是现在这种情况,我更不想要她牵涉进来,可是连续一天一夜不合眼,我也困的实在不行了。

  睡过去,这一回,我还是做了那个梦,梦到荒山,还有那个送棺的队伍。

  这一次,我没有被抓入棺材,但是棺材盖掀起来了,之后梦就断了。

  第四天徐先生还没有来,村里拢共死了十五个人,包括那个堂叔,失踪了六个人有五个是去老靠近凤山的水塘打鱼,不见了,然后村里边就把去凤山的路封死了,家家户户不准出门。

  现在情况这么紧,小花白天还要来我这里。

  我着实是担心的很,我本来想要把那一枚黑棋子给小花,那个黑棋子我确定是能够挡邪的,我把棋子放在院子门口,一晚上就再也没有影子徘徊。

  但是柳仙坚决不同意,最后是我拿着黑棋子,柳仙陪小花回家。

  这也算是让我放心一点。

  但是第五天的时候,麻驼子已经快撑不住了,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气息,我把一根扫把细毛放在他鼻子下边才能有轻微的扰动。

  这正常人不喝水三天也得死,就算是麻驼子是什么能人异士,有天打的本事也遭不住。

  况且,麻驼子都这样了,那我爸不得还……于是我用了两次机会进去看我爸,幸好是有气息,我赶忙是喂了水,把米饭捣成糊糊掺入水里稀释放到我爸嘴里。

  五天时间,村里死了二十二个人,第二十二个,已经是八十岁的老人,失踪的倒是还只有六个人。

  第五天,黄昏,送饭来的堂叔带过来一个噩耗!

  小花失踪了!

  我顿时五雷轰顶!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说不清楚,小花是在自家里失踪的,失踪的时候门是反锁的,他们撞开门才发现人不见的。

  我心头怦怦跳,这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脏东西带走了小花,那么……可能……小花已经没了!

  我失神了好长时间,没憋住一下子嚎哭起来,这边麻驼子和我爸危在旦夕,村里丧事频频,小花又失踪了。

  要不是柳仙提醒我该换香了,说不定一切都付之东流。

  吃过晚饭,村里又来人了,告诉我村头发现三十多只黄皮子尸体,各个都是暴毙而亡,死状凄惨。

  我顿时慌神,就是柳仙也坐不住了,这黄皮子可是黄仙儿啊!连黄仙儿不能幸免于难,现在形势是有多么凶?

  他问我徐先生去哪了,走之前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我摇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第五天的晚上,夜里不再死寂,而是鬼哭狼嚎!无数不知名的声音,响了一晚上,第六天早上,没有人来给我送饭。

  我知道,形势极端恶化了,柳仙突然从我身边窜出了院门,喊都喊不住,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我突然记起来,今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我妈的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