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十三章:天师棋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当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

  院正头外边,突然热闹起来了,但我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我看着门的时候,一袭熟悉的身形,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站在院门口,慈祥的看着我。

  “徐先生!”

  我大喊,眼泪霎时间盈满了眼眶,这几天的委屈一下子变成酸楚让我崩溃了,八年来,我公开没有感受到这么多的委屈和压力。

  徐先生走到我身边,身上挂满了风尘仆仆的印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连鞋子都破了,但是面容上的慈和一分都没有少。

  “娃子你受苦了,有救咯有救咯。”

  徐先生摸着我的头,手却是冰冰凉凉的,仔细看徐先生的面相让我害怕,嘴唇苍白,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就是眼角都割伤了。

  没有过多的话,因为形势太急了。

  徐先生冲着院门挥挥手,我还没注意,两道灰影箭步冲过我身边,好家伙,是两个身材矫健的年轻人,身着黑色的武服,腰间困着束带,束带上沟着铜铃,一条鲜红的绳子叉字型捆在胸膛上,这是捆尸锁。

  说是,两个年轻的道士,也不为过。

  进入屋里,徐先生手指旋燃一张黄符,噗的一下子丢入棺材里,恍然一场大火冒起来。

  “快,把人带走。”徐先生命令的口气,“娃子,你见过你爹几面?”

  我迷惑的说,两面。

  坏咯!

  徐先生神色着急,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黑布一股脑的罩在我头顶上。

  等徐先生放下这块黑布的时候,马驼子已经不见,而我爸屋里的门也敞开着,这两个年轻小伙带走了麻驼子和我爸。

  我噙着眼泪问徐先生我爸哪去了。

  徐先生说,人自有道,你爸得去静养,能不能再见到就要看命咯。徐先生吐出一口很长的气。

  我问徐先生,这些天去哪了。

  徐先生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搬救兵去了,因为我妈的死,惹来了了不得的东西。

  了不得的东西?

  我想起来了那口青铜大棺,之所以想起它,是因为那一座青铜大棺还有它的主人,给我的是从未有过的恐怖压迫!

  结果是把这青铜大棺的事情跟徐先生一说,徐先生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问我娃子你是怎么应对的。

  他看我的神情,是那种难以置信和惊恐。

  我拿出那枚白棋子,把进门躲雨的那个年轻道士以及这棋子发烫的事儿都跟徐先生说了。

  徐先生才是松了口气,连声说我这是遇到了大缘分。

  这枚棋子,乃是传说中的天师棋。

  事情还得是追溯到明朝建成至永乐年间,朱棣篡位,暴施杀伐,天理不共。因此上至龙府皇庭,下至百姓社稷,魑魅凶灵横行道野,朱棣召集天下道法界,以宫廷道师为首出山镇压阴灵,号“宫玄司”,与三军同位。后阴灾平息,朱棣以十九路围弈,铸造三百六十一枚黑白子,白一百八十一子,黑一百八十一子,称为“天师棋”,上撰天师坐像,三百六十一枚棋子分赏道法界。

  时朱棣夺帝王运,龙脉会首,八方落定,棋子又是天陨而作,请龙虎,三清,茅山三位师祖撰纹,故天师棋也就成了道法界的至宝,三百六十一子汇聚时,称“天师坐棋”,天下邪阴,无所不压。

  后来随着文字狱,道法界大乱,天师棋被两个世家收录,

  白子一百八十一枚,被宫廷道师世家“莫家”收录。

  黑子一百八十枚,被“宫玄司”统督世家“胡家”收录。

  我嘀咕着,也就是说,我手里这枚黑棋子是胡家后人送给我的?

  徐先生笑着说,你个娃娃还不知道后边典故嘞,时至今日,昔日宫玄司统督胡家,已经成了破落户咯,人算不如天算,明王朝败往按理来说莫家中落,然而到现在也是道法一大世家嘞!

  我疑惑的说,那胡家的那个家伙,为啥还要说让我以后有机会帮衬一下子拿白棋的莫家?

  徐先生一脸神秘的样子,说天机不定,往复轮回,今时胡家出了个天人,也难保莫家不会出个什么事儿,这谁拿得准?

  “莫家先祖写下,天机不定,往运轮回,因命果成,应时行事。可惜今日个他们忘的一干二净哦!”

  这些话听的我一头雾水。

  不过,我悻悻然,自己逃脱一死。

  然而徐先生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说那东西太厉害了,一枚棋子可保不住你。那东西知道这有天师棋,可就幸在但它不知道你有几颗,惜命的东西。

  徐先生这一番话着实又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握紧了手里的棋子。

  看我紧张,徐先生大笑,拉着我的手说,走,咱爷俩去拾辍拾辍干净,有大人物要来嘞。

  我现在却没有洗澡的心情,跟徐先生难受说,小花被人抓走了,先生救救她好不好?

  徐先生色变,认真问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把小花出事告诉徐先生,后边说着我就哭了,难受的哭了,小花这么好的女孩子,千万不要死啊。

  徐先生连忙拉着我的手去村长家。

  小花失踪,村长媳妇儿伤心过度卧病在床,村长一个大男人,操心里外,唯一的女儿失踪生死不明,这几天的时间村长就跟老了十几岁一样,见面的时候我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徐先生一到,村长扑通一下子跪在先生面前,泪珠子往下掉,徐先生徐夫子,你救救我家的女娃儿成不成。

  一句话不说,徐先生把村长浮起来,直入小花的卧室。

  一到小花这个卧室里边,我就感觉浑身冷飕飕的,跟掉进了冰窟窿一样。

  村长揩着眼泪珠子说,窗门我打开通风了一天,这屋里就是冷,我搬来火盆都不得。

  徐先生说,这是尸气,寻常阳火是不管用的。

  我问哪来的尸气。

  徐先生说,凤山大变,魑魅魍魉,精邪阴灵,甚至是寻常巫觋,都对小姐觊觎!

  “徐先生,小花救得回来嘛?”我拉着徐先生的衣角,求着问他,我心底里已经快绝望了,被那些东西带走,真的是十死无生。

  徐先生沉思一会儿,立即让村长拿过来鸡血墨斗,五帝钱,糯米,铜镜,桃木剑,桃木钉,黄符,八卦镜,桑树叶……

  “你们出去,不准进来。”

  应徐先生话,我和村长都在屋外头焦急等待着。

  一刻之后,徐先生推开房门走出来,脸色更加虚弱,村长连忙扶住他。

  村长滴着眼泪问他情况怎么样了,这大抵是村长最紧张的时刻,徐先生的话就是小花的命。

  徐先生摆摆手说,小花命还在,我在屋里摆下东南西北四方局,能保住她五天。

  村长总算是石头放下了一些,又问五天之后呢?

  徐先生已经虚弱到说不出话来,表情痛苦,我连忙解释,这五天救出来就行,快扶徐先生去休息。

  我心底里也担心小花,村长问的时候,我也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把徐先生扶过去休息,村长带我洗了个澡,,吃了一顿好饭,而来村长家里的人进进出出,神色都很紧,四处打听东凑凑西靠靠,才知道徐先生请来了大人物,不止一个大人物,往村里来了很多人,现在就在村西头靠凤山的一个院子那聚着。

  小花没有事,村里有救,我心头才放松了很多。

  下午,徐先生急忙吃了个饭,拉着我的手往村西头过去,徐先生让我待会儿一句话也不要说,谁问我什么问题,都不要说话。

  到了那个院子外边,我悚然看见了一排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