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十五章:兵局坐陵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手里的动作停住了,“她”也不反抗,就一个劲的说,怕,怕,怕,怕!

  怕什么?

  我把结打好,一张黄符砸在她头顶上,然后叠好另外一张黄符塞进女孩嘴里。

  这一下子,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就跟木头似的人,我从布袋子里拿出一个葫芦,葫芦嘴对着女孩。

  “进!”

  一枚手刀劈在女孩的后颈上,她嘴里的黄符吐出来,一缕青光掠过钻进了葫芦里,我连忙塞住葫芦嘴。

  女孩脖子下边的疙瘩也消失了,整个人就跟一滩烂肉一般整个就沉下去了,连忙扶住喊外边的王发财来帮忙。

  听见我声音,王发财在外边等的跟热锅上的蚂蚁,赶紧推开门见到他女儿的样子整个人就变色了。

  我和王兴财把她女儿放好后,跟他说:“让她睡一天就好,另外三天之内不能洗澡。”

  “是是是,大师!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小芸要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王发财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现在就跟个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哭哭唧唧。

  我连忙把他拖出房间,这要是惊扰了,说不定又得出事,被水怅入身,最怕惊魂。

  “大师,这是一点心意。”

  王发财给我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好家伙,看厚度没个七八万是不可能的。

  “拿三千就行,此行我也有收获。”

  王发财以为我是嫌钱少,又从兜里掏出一张卡,“大师,这卡里有一百万,我身上就带了这么多,你要是还嫌弃的花我再去保险柜拿,小芸就是我的命啊这点钱算什么。”

  我脸色尬住,也不管他,从红包里抽了个大概然后就把红包还给他,然后瞪了他一眼。“别说多了,说要三千就三千。”

  王发财不忤逆我的话,可是他怎么就是心虚,觉得就这点意思不够,他说,“吴大师,以后在沿水县城有用得着我王发财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我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吐出一口气,只能是默认的点头。

  好说歹说,我终于是出了他的门,把门口那一枚铜钱撤了,王发财说要亲自送我回去,被我挥手拒绝,我跟他说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我让他开车在这个别墅群四周转转。

  王发财懵逼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也客客气气的用劳斯莱斯载着我绕了一圈。

  我绕一圈,是看这里的风水,还有气。

  刚刚进来这个别墅群的时候,天师棋起反应了,绝对是了不得的事情,结合我在王发财脖子上摸到的尸气,绝对有所关联。

  这绕了别墅一群,差点吓我一大跳。

  这别墅群是一个局!

  居然是一个局。

  我坐在车窗往外看,这别墅群,怎么看都是一营帐。

  进来时候我就断定,这别墅群走的不是旺局,是兵局,兵局是富贵险中求,可这兵局不简单,四阔来帅,背倚山门,这叫“关”,易守难攻,兵营之地。

  兵营坐险,坐谁?

  陵墓!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陵墓,当初设计这个别墅群的人,请来的阴阳先生堪风点水,布局奇舆,就是用这别墅群坐这座陵墓。

  我背后冒出冷汗,在真皮座椅上此刻却是坐如针毡。

  这别墅下,怕是压了一个大兄。

  但是我又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这下边压了一个大凶,那怎么会住在这里天天进进出出的王发财只是沾染一缕气机,而几无关联的王兴财却是尸气入体。

  我提议说去山门上看看。

  这别墅群后边随坡起了一座高山,能够俯瞰这一片小区域,设计这别别墅群的人别出心裁的做了个人工瀑布,这叫源头活水,旨在招财进宝日日新气象。然而此刻在我眼里,现在却是“冲邪”,冲这座坟的邪。

  果然,我登上山门,往下看,一个大势隐隐约约出现在我眼前。

  我心头和眼皮子都跳。

  这竟然是一个阵眼!

  这片地方地势并不开阔,我只能是看清别墅群这一片的势,这片别墅群在沿水县城的北边,落于一片起伏地势,刚好在这里兴一潭风水,这叫星位。

  有如围棋,九点星位一点中元。

  现在我才去看到了冰山一角,这不是简单的兵局坐陵,而是另外一个大局的一角,这片凶坟乃至是兵局坐陵,其实只是阵眼其一。

  那真正的大势在哪?

  我掐指一算,算的手抖也算不出来,那就算说明,势太大了。

  心不得明,得眼见为清。

  可是这么大的势,要我怎么看?用一座凶坟做阵,天元在哪?其他星位在哪?

  我感觉,一个了不得的局就摆在我面前。

  王发财看我又惊又愣,忍不住打断我,他怯生生的问。“大师,您看出什么了?”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我肯定是不能跟他说这些,不谈他能否听懂,要是他擅自行动不小心破了局,这么大的势被破,那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我说,王老板,你想要扭转气运,就在那个丽华香苑,由西向南向北开一条暗渠,把龙引出去,中间起一喷泉点化风水,然后在丽华香苑摆个法房,日日供花果鱼肉,稻黍稷麦菽五谷,夜夜上香,保你时来运转。

  王老板听我这话,拼命给我给我感恩戴德,要不是我拦着差点就要给我跪下。

  交代好这些之后,我眼角不经意间一撇清,见到了一个小祠,就在山门上走道的一边,很角落的位置,但是还燃着香,看来是每天都有人供香。

  我问王发财这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说,这是当初起房奠基的时候,那位风水先生指名道姓要在这个开一个香祠。

  我心中起意,走进一看,在香祠里边,三盏香炉规规矩矩,神龛也有,但是神龛里的神却是空的。

  这是做什么,起一香祠,摆一神龛,还日日香火,却没有神位。是神龛里的东西没有归位还是供的不是不是神位。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可能要那个风水先生来才有可能知道。

  我问王发财这地方都是什么时候建的。

  他琢磨了下,说二十一年前。

  二十一年前?!我心头跳。

  这也太巧了。

  徐先生二十一年前离开的沿水县城,这个局刚好就在那一年起的?,

  我连忙问当初堪舆的风水先生到底是谁?从哪请来的?

  王发财捏着衣角眼神躲躲闪闪,显然是有难言之隐。

  我让他放心说,害不着他。

  结果他说出一句让我半天合不拢嘴的话。

  “吴大师,真不是我骗你,当初那风水先生我们也不知道哪请来的。”

  我特么的,来路不明的风水先生你也敢请,不怕害你祖宗十八辈啊?

  “你真是找死。”我脸色阴沉。

  王发财摸着后脑勺说,其实那个风水先生太神了给我们露了好几手,赛做活神仙啊!他能指挥虫子啊蝎子啊这种东西,黄皮子都听他的!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跟那个风水先生可靠不可靠有半根毛的关系?

  不会我也觉得这个人厉害,先不说五毒,这个家伙能使唤黄皮子,那道行是不会浅的。

  我说“你就不怕他害你们。”

  谁知道王发财说,谁会害我们还把自己命搭上啊?

  我皱眉,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把命搭哪里了?

  王发财指了指别墅群。

  我顿时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你该不会是说,他把自己镇宅了吧?”

  王发财敬畏的看着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我猛吸一口气,殉身啊这是,杀身成仁。

  这个家伙到底是要干什么?从殉身上看不出有没有害,但是决心是让我害怕的。

  什么样的人,能杀身成仁啊。

  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轻算,我可是要在沿水县城呆很久的,必须得要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暧昧,别一头栽进去了,那个京木三小胖子肯定是知道什么,我得去问问他,出这么大的事情。

  事不宜迟,我强行推了王发财的饭局,赶回水雨文轩。

  刚回到水雨文轩,就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徘徊在门口,看这背影还有些熟悉。

  我下了出租车,刚要喊他,结果他回头看到我一下子噗通跪在我面前。

  “大师大师,您救救我啊!”

  此刻我愣了一瞬,这不就是那张兴财吗?

  我心底里笑笑,这还不用几天第二天就来了。

  张兴财抓住我裤腿,拼命求叫:“大师救救我,救救我,我就快没命了。”

  我不露神色,把他扶起来,看他的样子,现在眼窝神陷,印堂一抹浓烈的黑色,这是命不久矣啊!

  哼哼,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看来我还是低估这尸气啊,明显昨天还阳火兴盛,今天就命垂矣。

  我说:“进门说,这里不是地方。”

  我扫过一眼四周,心生警惕,如果说整个沿水县城是一个大局,那么水雨文轩也处在这个局内,我就是在门口也要小心。

  进了门就不必太担心,这个水雨文轩的局是小胖子布置的,洞天独成。

  进了门,我用扇板把牌楼挡住,领着他进大堂。

  我走到柜台后,坐下,问他出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