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十七章:红人大酒店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就纳闷了,它到底是怕个什么东西啊?

  难道,在那个别墅群“上清水邸”难道有让它特别害怕地东西?不会就是那个被镇压在底下的凶坟吧?

  我马上取来一个巴掌大的小纸人儿,用朱砂在小纸人的头上蘸了一笔,开坛兴发,糯米招魂,这是洗具,剩下来我取来一根麻绳,把小纸人捆在一根筷子上,取来一片黑布盖住。

  我把葫芦嘴冲向小纸人,手指按住葫芦瓶下半寸的位置,打开红豆子,马上一缕青光飞了出来,这缕青光很是鸡贼,跑出来转了两圈发现没有东西可以附身就慌了。

  这青光就是水怅的魂儿。

  我把恰到时机,把黑布掀开,小纸人洗具完就是用来给它附体的,果然青光一个猛子扎入纸人里,我立即把黑布重新盖上。

  水怅发现自己中计了连忙挣扎,但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大仙儿饶命啊大仙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

  我呵斥他,为虎作伥,谋财害命,你该当何罪?

  水怅挣扎着喊冤,我是被逼迫的啊大仙儿!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我冷笑一声,以为你干的事情我不知道吗?

  我呵斥他说,既然你逃出生天,那为何要在那女孩身体里久踞?甚至要夺她性命!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水里三魂六魄被人拿走了六魄二魂,你是想要抵命那女孩的阳魂给你续魂吧?如此再加上肉身,就算是借尸还魂也不在话下吧?

  我把它肚子里哪点算盘翻了个底朝天,水怅一下子就闷声不响了。

  我取来一把明光铮亮的铜钱剑啪的扣桌子上,吓得水怅顿时哀嚎起来“大仙儿饶命大仙儿饶命啊!求您手下留情啊!”

  我得逞地勾唇,这种东西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现在是时机问了。“你昨天,在上清水邸里到底是怕个什么?”

  这下子,水怅突然不吭声了。

  我问他怎么不说话了。

  水怅支支吾吾的,说。“大仙儿啊,实在不是小的不想说,是不能说啊!”

  我问他,怎么个不能说的法,在这个地界,谁能做我的主?

  水怅语气里全是不乐意,说,大仙儿,你是不知道那上清水邸有多厉害啊!

  我冷笑说,这就是你不肯出来的理由?那当初你怎么就进了上清水邸呢?不就是贪得无厌,结果发现进了圈套?

  水怅要不说话了,黑布下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当然不怕他跑了,这里他能跑哪去,首先不说我眼皮底下他能做什么小动作,光是外边的天狗守道,青仙守门,玉雀守院,就能杀得它魂飞魄散。

  这是被我正中下怀。

  我沉住一口气,把话放狠。“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现在不说我现在就打散你!”

  “别别别别!大仙儿!我说还不成吗?”

  我笑着说,你最好别骗我,半分虚假,定斩不饶。

  对待这种为虎作伥,还贪得无厌谋财害命的东西,手软不得。

  他连忙说。“是是是,大仙儿,小的怎么敢骗你呢?不过说来,是真的凶啊!”

  “大仙儿你可能不知道,那上清水邸上,悬着一把剑啊!”

  我皱眉嘀咕,“一把剑?一把什么剑?说仔细了。”

  水怅说,“大仙儿,小的进去就发现不对劲了,但是不敢跑路啊,一出来就一道法光斩掉小的魂魄,十五那天晚上,小的想借着月圆,谁知道刚出门,小的就瞅了一眼天上差点就把小的胆儿都吓破了,那乌漆麻黑的天上,悬着一把铮亮铮亮的大剑,从那小的就再也不敢出门了。”

  话说到这里,我逐渐是明白了一些。

  那大剑,一定是某种针对阴邪的术法,或者是奇门遁甲,甚至是风水堪舆!这当中,必须得我亲自去验明。

  我把筷子拔起来。“你现在给我乖乖呆着!”

  “大仙儿大仙儿,你别害我啊!”

  水怅发出一声惨叫,被我连着筷子扔到一个土坛子里,外边用两道黄符化十镇住口子。

  我迅速收拾好东西,出门,外边张兴财正焦急的等我。

  “吴大师您可算出来了,快帮我看看吧。”

  我点头,随他上车,这次除了一直带着的天师棋,我还带上了桐山的两件秘宝,出事也好扛着。

  在车上,我先是问他什么时候出现的症状,大概就是经常走霉运,浑身不舒坦,小病一堆,或者有小动物怕他。

  我本来是想要掌握更多的信息,但是张兴财的回答很让我惊讶,他居然清清楚楚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出事的。

  原来他是三个月前,晚上十一点多,他想去沿水县城的红人大酒店找俩洋妞玩玩,就在开车去的路上,下起了大暴雨,那大暴雨大到的他这一辈子头一次见。

  跟我说的时候,张兴财不停的唏嘘那一场大暴雨,当成一种奇闻来看。

  我心头里咯噔一声,有是大暴雨!当初我在凤山给我妈坐棺的时候,那一场“白雨”震撼到我现在也是历历在目,徐先生一直没告诉我原因,还是我在藏经阁浩如烟海的典藏中找到了相关记载。

  闻言,两晋时期建邺皇道外的一处称名“牛角山”的地界,一个申姓的贼人犯下伤天害理的重罪,上苍大怒,在牛角山地界降下了一场罕见的大暴雨,大到能冲掉了半个山头。

  另外一个事实是,那家伙其实是一个旁门左道的术士,他想要借寿取道,把同村一个怀孕的血亲活活剖出婴孩去祭灵。但他没算好,被他剖杀的那个妇女是“八字对阴”,竟然又逢“猩煞杀命”,当晚起阴!那真是少有记载的不世凶灵,而那场大雨就是凶兆。道法界派出辈分大到令人发怵的老妖怪,才勉强镇压,据说惊动了西晋朝野,让宫廷道师出面。

  那个事儿也被隐晦的称为“晋申阴变”,是道法界历史上鲜有详细记载,并且事实在证的。桐山当初就参与了围剿。

  而在桐山漫长的记载上,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有多场罕见大雨的身后有恐怖凶灵的影子。

  所以,我听他说那晚下起来了闻所未闻的大暴雨,我整个人都清醒了五分,连忙让他仔细说说。

  他混着脑袋跟讲小故事一样说,“大师您不知道啊,那大雨真的下的太大了,所以我才记得清清楚楚,不过那雨下的那么大,就说沿水县城这破排水居然没淹掉了我车,你说奇怪不?我当时吓的躲在车里不敢动,愣是睡过去一夜,回去问我老婆,她居然说昨晚根本没下雨,放屁!我车都冲的干干净净,比洗车房里出来还干净,大师您说邪不邪?”

  我没有回应他的话,心底里却是凉了许多,这家伙,是真碰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久久我,我幽幽的跟他说,你别不信你是真碰到了鬼东西。

  他吓的猛然刹车,要不是我腰板子练过几年估计都折了,他冲着我,眼藏惊悸。“大师,你说真的?”

  我点头。

  他满脸恍惚,看这自己手,一会儿后傻笑“大师啊,我这人是真命大,那次没丢命,这次走投无路却被大师您救了,您说我是不是命大。”

  我白他一眼,骂道“知道就好快开车!带我去看看!”

  “诶是是是是!”

  他把我带到沿水县城县中心的位置,这是沿水县城热闹的地方。

  两界之边。

  哪两界?

  城东和城西两界,沿水县城是北靠河,城南在河那边,就是一片旧城区。真正的县城主体现在是城东和城西,以及城北。不过沿水县城最近的规划是往城南改造。

  不过现在,城东和城西的分界,差不多就在这个地方。

  不简单。

  位置刚好是两界之边,出现在这个位置,绝对不会是什么机缘巧合,因为在风水学里边,“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能扩展出中心,对称,甚至是中原为尊等理念,比如说天元居中。

  这是一条热闹的街,很难想象,这里会是那一场“邪到不能再邪”的大雨发生的地方。

  不过我想,张兴财当时所处的位置,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了。

  我拿出一个罗盘。

  罗盘的指针,指北向南,没毛病。

  这里的风水,点儿正。

  “正到奇怪啊。”我唏嘘。

  “大师你说个啥?卧槽大师你这么大的手表。”

  “这是罗盘,闭嘴。”

  我抬起头,从车窗往外看。

  这里的风水是规划的真好,一点偏差都没有,比教科书还教科书,这里怕是沿水县城那一片大势的人中心吧。

  张兴财给我指出红人大酒店的位置,当街之中,左右开道,整条街最好的地段,风水最好的位置,这叫“天中点兵”,居“中”之位,为上道,分左右之流,这叫点兵,分封诸王。

  抛开风水和地段,那红人大酒店的装饰都是让我两眼发光,顶级的欧式建筑,看品相绝对是大理石的,不是那种混泥土来滥竽充数的。

  “怎么,大师想去,嘿嘿大师,我跟你说这红人大酒店可是咱们沿水县城有数的金字牌面,在咱这县城,享乐还得去这!”

  张兴财竖起大拇指指着红人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