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十三章:黑龙大轿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啥都没有告诉我,好歹也是镇守在这里的道师,走之前得有个交接不是。

  不过也怪我,前几天怎么就没有找他问清楚沿水县城的情况。

  接通电话,我刚想要发作,电话那头一顿劈头盖脸的“批判”来了。

  “诶我说阳哥,阳爹!小爷我这才刚走今天啊,您那就出事儿了?”

  我翻白眼,语气冲冲的回他话。“你有脸说我?沿水县城有个什么事情,你跟我说过半个字?上清水邸好霸道的兵局坐陵啊!红人大酒店外的风水这世界上没有比它更正的了!还有红人大酒店,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也照着一顿劈头盖脸的骂回去。

  京木三被我怼的支支吾吾,语气一下子就弱下去了。“你居然都调查到……诶我说阳哥,真不是,我这不是着急走忘记说了吗?我一开始也没想到会有人来接替,这样你就在水雨文轩待着,电话里不好讲,千万待着!在那块出不了事的!”

  “等等,我问问,沿水县城三个月前出现了白雨凶兆,你知道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爆发出京木三撕破喉咙的大叫声。

  “你说什么?”

  我又跟他说了一遍白雨凶兆。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我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感觉有大事发生,可那头就不说话,我听见一道嘟囔声“难不成局破了……”

  我着急说:“喂?什么局破了?京胖子,你跟我说清楚点!”

  “阳哥你先等等,我现在就来……”

  轰!轰!轰!

  三道轰隆雷霆在我耳边炸响,这不是雷,是大鼓的声音,我浑身汗毛倒数,抬起头。

  天变了,四周竟然无声无息的漫起猩雾。

  在我眼前一尊庞大的黑龙大轿探出浓雾,足足有三层楼高,一耸一耸的从我眼前经过,三十六个兵甲模样的抬轿人扛着黑龙大轿,他们面孔僵硬发黑,身上兵甲入磨炭。

  天光黯淡,大日不全,除却战鼓声,一切一切的声音都隐去了。

  黑轿上白缦乱舞,我盯着白缦飞舞间露出的一分缝隙,瞬间我被从缝隙中射来的恐怖目光镇住,浑身冷汗就跟不要命似的往下流。

  我这一辈子,只有三个时候如现在这样。

  一次是面对白雨。

  一次是在吴庄镇守“千里两墓之局”时外边的青铜大棺。

  一次是我在吴庄昏迷前,看到的四只马蹄。

  仅此三次。

  现在是第四次。

  大凶!

  这里怎么会有大凶。

  “阳哥?阳哥?阳哥!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就待在水雨文轩!千万别出去!千万别出去啊!”

  手机没有挂,里头依然传来吴胖子着急的声音。

  我面色呆呐,脑子里一团混,心里慌的很。

  “小……小胖子……可能……已经晚了……”

  我眼神转向黑龙大轿,三层楼高的轿子就停在我眼前,轿子里的那个“人”侧目盯着我,我好像置身于不见天日深宫,一条黑龙就宫廷的深处,他幽幽的盯着我。

  我真的跟掉在冰窖里。

  踏踏踏踏踏!

  两路全副武装,身披玄甲,手握黑戈的阴兵从黑龙大轿两边经过,整齐划一,无头无尾。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眼前的这一切瞬间消失了,清晰的大马路和现代化小区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好像刚刚那些根本没有发生。

  手机里京木三还在大吼大叫问我出什么事情了,我此时却是浑身冰凉,朝刚刚那些阴兵过去的方向看……

  “这!”我五雷轰顶,那不是往着红人大酒店去的吗?

  我干嘛应付了京木三,然后打车忘红人大酒店去,路上我不停的催司机师傅。

  刚刚那些阴兵,绝对不会是阴曹地府的,因为阴曹地府的阴兵借道是有先兆的,不会这这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这就是天地自然。

  非天地自然,那肯定事出有妖……

  它们的目标是冲着红人大酒店那边去的。

  终于到了地儿,我刚下车就傻眼了,现在的红人大酒店外边街头热热闹闹的,完全没有出一些事儿,我拿出罗盘风水也一点也没有乱。

  奇了怪了。

  当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一边传过来的骚乱声,看过去,居然是红人大酒店外边围了一群人。

  我凑上去,简直是围的水泄不通,我拉住一个看戏看的正兴奋的人问他怎么回事。

  得到的答案,却是……红人大酒店出人命了!十二条人命!自杀的。

  我顿时如遭雷劈,也不顾得一些人的叫骂急忙挤进去,刚挤进去,我就看到红人大酒店外头已经围起来了警戒线,正往外运尸体呢。

  这些尸体有大有小,其中我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形,即便是裹尸布包着,也能看得出这不就是那两个阴奴吗?

  她们俩怎么死了。

  这边又云出来一个胖子的尸体,裹尸布没有放好,一只手突然掉出来了,我看见那死人的手心里泛黑。

  这是遭阴了。

  死人不可怕,死人动了就可怕,死人身上出事儿了更可怕。

  哪来的阴灵杀的他们?

  我联想到那一对对的阴兵,还有黑龙大轿里的那个主儿,顿觉不寒而栗,想要杀个人还不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我朝红人大酒店里边看过去,香姐正在接受盘查,不愧是老江湖,这死了十二个人在酒店,依然是面不改色。

  忽然我从她身后看见倩丽的身形走过,一闪而过。

  我心头跳,那肯定是一楼房间中屏风后边的那女子。

  只是我现在不能进去。

  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出了人群,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胡同然后从布袋里拿掏出一个小碗,用三枚折好的黄符叠在碗里烧,扔进去三根香和一个稻草人。

  接下来我卡住指头,默念三遍清咒,布袋子里有专门放糯米的地方。

  一把的人量,全放碗里,下边的烟儿从糯米缝隙中渗透出我赶紧插上三炷香,然后环顾四周无人立马离开。

  我布下这个法坛,就是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立马回到水雨文轩,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