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十七章:张天灵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沿水县城,何南镇陆家,有鬼。”

  “……”

  我特么,这就叫差事……

  我把信封揉烂,心里憋着一口气,这家伙真拿我使唤了呗。

  不过既然那个地方,起了鬼,我自然也要去,不过我负责的是城区这一块,至于乡下,并则另有其人。

  会但是道法界人少,不可能什么地方都负责,所有不少的走山道师。

  收拾好东西,当天出发,本来我想去再拜访一下红人大酒店的常小姐,然而今天红人大酒店却关门了,兴许是闹出人命的人关系。

  城南我也去看了,黄家铺子的黄土包,现在已经掩盖上,几乎是没有一点痕迹,不过我依旧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是高手,没想到密水奇门的人动作这么快。

  既然这样,我也好放心下乡。

  大龙入江,沿水县城的发展真不怎么样,我坐个班车都下不到何南镇,必须得要在隔壁县打摩托过去,听摩托师傅说,何南镇的路不是没修过,修了好几年了,第一次修路大水冲了路基。

  第二次修路,修出了个大命案,愣是停工了半年。

  第三次修路的事更别说了,说工地半夜闹狐狸,据说有工人被狐狸精迷走了,发现的时候浑身一丝不挂的吊死在一栋破房子里,加上包工程的人害怕,于是携款跑了。

  何南镇的那些老爷们也觉得有问题,也请了法,但是不管用,第四次修路也是磕磕碰碰,到现在都修不好。

  我问他有没有人说过原因。

  他在前边把住龙头,迎风说:“你真别说,听跟我跑摩的伙计讲,是何南镇一户人家,他家起宅当夜,被人捉奸在床,打翻了供土地爷的香案,小情人的裤头还盖在人家土地爷头上,你说这不是闹么哈哈!”

  我差点笑出来,原来还有这一出,真要是土地爷发怒,就别讲什么营生了。

  摩托师傅说的话我也不敢太当真,这些个摩托师傅就喜欢没事说些荤段子。至于什么土地爷发气,我更不信,土地爷发气,请个道士做做法,也没有问题。

  而现在小胖子让我专门跑一趟,那肯定有问题。

  坐摩托半个小时,就到了何南镇。

  一路上我也看了乡下的风水,可惜一叶障目,不找个好位置很难看出来有什么气机来,这里头不说大富大贵,也不说大凶之地,稀松平常的很,很难以想象,当初就是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要逼得刘画天舍命胜天半子。

  我让师傅送我到何南镇的街头上,左右看,何南镇也是平常的小镇,就是人少点,毕竟经济差,这么多年修个路都费劲,谁来这里做生意。

  可信封里说何南镇陆家闹鬼,但这可是一个镇啊,下边还有很多村,拿头找,顺口问了摩托师傅,就三个字,不认得,街上也搭讪了好几个人问陆家在哪。地方没问到,还被人埋汰一顿,何南镇姓陆的村多多少少十个指头不够数,哪个陆家啊?

  我这才知道,我又被京胖子坑,问了大半天,天上还下着小雨,我又冷又饿,就蹲在门口瞅时机。

  眼看天快黑了,我冷不丁朝右边路口看过去,一只雪白狐狸居然盯着我看,我刚转过头,它就不见了,我立马追上去,狐狸这东西不简单,时机到了。

  我刚要起身追上去,突然被人拉住手臂,紧接着大汽车呜呜声冲来我耳朵都嗡嗡的,好家伙一辆大渣土车从我脸前横冲过去,差点把我心脏吓出来,这要是再走一步我命就没了。

  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一个模样黝黑的年轻人对我露出一口大白牙,他笑着说:“走,咱们隔壁饭店聊。”

  不等说话,他拉着我手愣往隔壁饭店走。

  我本能的反抗,这谁啊,说带我走就带我走。

  但他的手,就跟铜墙铁壁一样,纹丝不动,那个力气我竟然抗拒不了!

  我心底下沉了,再者我怎么说也是个练家子,就在他的手劲下居然“手无缚鸡之力”!

  我想这家伙不简单,练过内家功夫,我决不能轻举妄动于是就跟他走。

  他坐在我桌对面,笑嘻嘻对老板招手,点了两份蛋炒饭。

  呵,挺自来熟的,这套近乎。

  他提起裤腿,一只脚毫无顾忌的就放在凳子上,眯眼笑着对我说。“道友,你刚刚差点了着了道啊!”他一双眼睛灵光灵光的,但是却看着让人看着放心。

  我脸顿时红了,真的差点在阴沟里翻船了。

  不过我心底里也警醒,这家伙听口吻,应该也是一个道师。

  我打量他,倒是个年轻人的样子,脸线竖直有气相,一米八不到,身子不阔但衣服下都是精肉。

  而且从骨相看,年龄比我大不到哪去,这种骨相天生就是吃苦的命,可就厉害在这要是跟阎王抢命,只赚不亏,用一个词来形容,硬角色。

  至于外貌,发型是时尚的摩根烫,身上穿的比平常大学生讲究一些,实在看不出来是个道师,好像是个实在人。

  不过我就丢脸了,刚刚要不是他拉住我,我真的有可能横尸街头!很有可能就是那只狐狸的缘故!

  “哟,小东西你会看相啊?”他笑眯眯说,明明是淡然的口气,却让我心惊胆战。

  这一眼瞧出我在看他的相,道行不浅啊,这几手下来,我都落了下风。

  我也笑笑问,“刚刚多谢了,真的差点阴沟里翻船,道友名姓?”

  “弓长张,天灵灵地灵灵的地灵,怎么样?”

  张天灵……

  我心底里吐槽,好古俗的名字啊,现在谁家能起这个名字,一准是个道师。

  我也起个文绉绉的劲,“男儿何不带吴钩的吴,山映斜阳天接水的阳,吴阳。”

  张天灵听完毫不顾及的大笑,周围人都朝他看过来,我恨不得是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人太怪了吧?

  他忽然把头放低,眼神猛然间就精锐起来。“你知道陆家有鬼的消息是哪来的?”

  我的面相估计一下子就僵住了,我紧盯着他,这个问题的信息量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