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五十章:误入阴界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三清还阳咒,是一门很特殊的咒法。

  它不是出自桐山道法,而是我吴家的传世道法——青玉方录。青玉方录,并不是一本纯粹的道术,而是在吴家的道术上,衍生了许多三教九流的通门,有攘天下术法之理。

  三清还阳咒,祭生魂救生人,这可不是名门正道,是有损阴德的东西,所以三清还阳咒被我吴家的先祖给改了,必须是生魂答应了才能施展,否则哪怕生魂半点不愿,也得会破咒。

  但是即使是这么做也终究难属正道之举,既然非正道之举,这就要损阴德,正因为此我才额外答应它一点,四十九天之后它的三阳日,我给他还魂。

  说起三阳日,其实是和头七同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死头七回魂,鬼死三阳聚灵,但是真的三魂六魄飞灰湮灭那就是三阳日也没有办法回魂。

  但三清还阳咒抓住漏洞,那就是给三清还阳咒祭咒,并不是彻底的魂飞魄散,那就有一线生机。

  我咬开中指,在地上一通血画,局出一个咒阵,这咒阵,别说是蓝楠和张天灵看得流汗,就是我也心头慌得很,这几乎是和邪术差不了多少。

  三清还阳咒,就是出自邪术。

  蓝楠口舌些许干燥对我说。“阳哥,你这个,是哪来的?我怎么看的这么瘆得慌。”

  我低头继续完善这个咒阵,一边说。“我家的传承之一,曾经也是门邪术,现在也说不准,但沾点邪性。”

  既然我说出这是我家传绝学,而且又是出自邪术,蓝楠和张天灵也就是没有再问,谁家还没有个忌讳,道法界里的心照不宣。

  我把装着水怅的葫芦放在咒阵的中心。

  掐住指头念出一段生涩的诀,这决出自南爬的古字纹,都是很生涩的字音,青玉方录上并没有这一串咒诀的意思勘要,只标注了音。

  这就是为了防止后人从这咒诀中窥探邪门。

  真要知道这些话里是什么,说不定我还没这个胆子念出来,随桐山修行十年,我见过不少极其残忍的邪门,杀亲屠子,剥皮祭道,易骨夺头,飞令追魂……很多场面,惨不忍睹,惨绝人寰啊!

  从那里开始,我才明白,人和人斗,是真的残忍,原来利益熏心,邪念侵道,是能做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念完这段诀,我看见咒阵好似是亮了一瞬,这时机恰好是晨曦越入,我没大看清,只是清清楚楚见到葫芦鼓动两下,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我再次咬开另外一只手的中指,把血灌入葫芦里面,摇了两下,我拿起葫芦的时候,感觉葫芦明显轻了很多,说明水怅的最后一魄,也散掉了。

  我把这些东西都收拾掉。

  这个时间点,小女孩浑身已经再度被冷汗浸湿,床上床下都是恶臭的呕吐物,她两眼翻白,十指紧紧扣住病床的被子,非常痛苦要不是蓝楠和张天灵镇住了,早就是煞气攻心,彻底阴变。

  张天灵问我。“怎么样,这里边的血是不是用来画咒?”

  我点头,确实是。

  蓝楠皱眉,说。“血容易擦掉,怎么办,万一擦了可怎么说?”

  我想也是,那只能是让小女孩喝掉这些血,一来能够融入咒的威能,而来也可让水怅的最后一魄流动在她血肉里,方便我四十九天就救它。

  现在的情况很不一样,这个小女孩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张天灵和蓝楠好不容易清除了她嘴里的异物,我把葫芦的红豆子拿掉,把血喂进去。

  三清还阳咒祭过的血,都进入到了小女孩的身体里边,可是小女孩浑身却是一点都没有。

  我紧紧盯着,以为是药效没有发作,然而看到她的手指头不再紧紧扣住被子,我才是放心下来,我示意他们俩放开手。

  张天灵和蓝楠才小心翼翼的放开,果然,小女孩不再挣扎了,浑身上下的黑色也是在开始迅速褪去。

  三清还阳咒,能够祛除邪气。

  比天山雪蚕还厉害,不过天山雪蚕能够吸食天下几乎所有的邪气,只是不能治心治骨。

  三清还阳咒,会折阴德,这就是我最为无奈的地方,光是这个折阴德我就很难受,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许老谭会放过我。

  事实上,在道法界,绝大多数的道师都是无法善终的,因为做道师做长了容易积攒因果,有朝一日因果爆发,那就是一场阴劫阴灾!

  所以,很多道师晚年不是疯了就是死在不知名的地方,而且死状凄惨,这对道师有用,对道门更加有用。

  桐山和茅山救曾经因果积攒太多,遭过阴劫,还差点灭门!

  令人唏嘘啊!好人不得善终,这是一个在道法界里,众人的常识,我妈也不得善终,明明她是为了苍生,却落的尸变的境地。

  昨晚这些,我们叫来护士打扫,护士过来看好端端的病房成这样了,还以为是病人出问题,差点要运到省城去治,还好被我们拉住了,找了个理由说给小孩子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过敏吐的。

  花钱平的事,换了一间干净的病房,估计醒来要在下午时间,中午吃过饭张天灵在病房守着,我陪蓝楠去街上给小女孩买衣服,她那身原来的裙子已经湿透了,穿着病服出门多不好。

  这出来不打紧,我才知道,女人在逛街上,是真的有天赋,就那么一条街,来来回回逛了多少遍了,而且挑衣服,论衣品,蓝楠也是很有水准。

  逛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我催促蓝楠出来,不然小女孩就该醒了。

  出了店门,我们就被人堵住了,外边一堆堆的人,敲锣打鼓。

  不过不是针对我们的,是街上有人闹喜丧。

  好家伙,这喜丧的队伍从街头放到街尾,五米一通烟花,这烟花很有讲究,它不是那种喜烟,是丧烟,放不高,低低的射出来,满大街烟雾缭绕,能见度不足两米,而抬棺材的,举着花圈,招魂幡的人就穿过这群白茫茫的烟雾。

  这是有讲头的,叫做活人避让,这么多的烟儿,是避活人的,我刚回头,蓝楠就不在我身边了。

  我大声喊她,可是我再大的人声音,也没有爆竹烟花声音大,冲冲撞撞间,我不小心磕到一面墙。

  正当我抬头看,却吓出一身冷汗,我居然磕到别人棺材上了,对不起对不起,惊扰了您老人家我赶紧低头念。

  我低头看,棺材底下居然架着几个纸人,这纸人的样式,都是小孩模样!

  我心吓了一跳,连忙后撤两步,这烟太大,恍惚间我见到棺材下边那几个不是纸人,而是活生生的小孩!他们转过头,冲着我阴惨惨的笑。

  我想要看清楚,但是这烟太大了,实在是呛眼睛,我使劲儿揉眼,眼泪就跟水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淌。

  周围噼里啪啦,锣鼓喧天,唢呐声震,还有人的喊路声,路人的指点看戏声,这些交杂在一块儿,大杂烩!

  喧闹繁杂的声音忽然开始有些不一样了,多了很多的叫卖声,好像我深处在闹市一样,周围还是烟茫茫的,呛的我睁不开眼睛,而我浑身就跟见鬼了似的开始发抖,是周围变冷了。

  这个征兆让我头脑瞬间清醒,我背后冒出冷汗,忍着烟睁开眼,却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那些喧闹声忽远忽近,悠然飘来,似乎自很远的地方而来却又像在耳边,而且这周围虽然看不见人,但我能够感觉到,这里就我一个人!

  兜里突然滚烫,我摸出来,天师棋居然起反应了!

  糟糕,我意识到,我肯定已经不在何南镇了!

  真正来讲,我也在何南镇,但我也不在!

  因为,我进入了不是人的世界。

  周围的烟逐渐散开,我居然在一桩大树底下,这树是几百年的蓝楹树,树上开着蓝楹花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花之一,树的枝桠上挂着很多吊牌,这些吊牌还缠着一根红绳。

  我的脚下也从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变成了古朴的人青石板路,我的面前,居然是一条热闹的小街道,来往行人,都穿着风古气典,好似回到了前朝。

  鬼市!

  我想到了这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地方。

  徐先生告诉我,凡遇鬼市,走!一刻也不要留!

  因为,一人之力,不可抗衡整个阴界!世上阴界千千万,鬼市是其中极为凶险的一种,而当凶兆凶到一定的程度,也会形成阴界,当初我在凤山遇到的白雨凶兆就是如此,那时候是一个现在我也不知身份的“人”带我出来的。

  但是现在,是我第一次自个儿面对阴界,还是鬼市这种存在,徐先生告诉我阴界的边,通常是阴界最具有代表性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施展道术就容易打破阴界出来,即使是如此也很危险,在阴界里边施展道术,要是没有及时出来,容易被很厉害的东西缠上!

  这就是为什么,徐先生告诉我,走,走!不顾一切的走!

  我看这颗蓝楹树,我脚下应该就是阴界的结界。

  “这位公子,您迷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