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十一章:拘灵灵龛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我和张天灵一左一右小心翼翼靠近别墅,这靠近别墅的步伐也有讲究,我是莲花步,传自桐山,灿若莲开,变生阴阳,能够避邪趋吉,当日在吴庄徐先生走的步伐也是这个。

  而张天灵不同,他自己独出一门,我能看得出他走的是三才步,三才步比莲花步,更加趋吉,但是却更容易走到不好的相位,莲花步就相对稳一些。

  现在天师棋给了村长保管,我就没有办法通过天师棋的感应获取危机信号,这样就使得行动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对手可是黄素毛僵啊。

  张天灵拍拍我肩膀让我沉住气。

  我抹开额头上的汗水,对他点头,以左方位靠近别墅,别墅的一楼就是前大门,二楼前边是一个欧式栏杆的院子,我从下边进,而张天灵身手好直接翻上二楼。

  进入厅堂,一股冷气刹那间跟蛆虫一般爬上我全身,这是混杂着尸气的阴气,不仅冷皮肉,还冷骨,我环顾周围,四边的墙壁上已经结起来淡淡的冰霜,现在可是夏暑啊,这屋子里边已经是霜遍地。

  我点燃一张黄符,把布袋子里的杏袍穿上,这杏袍可是桐山特制的,能够隔绝阴气鬼气,果然穿上身体就回暖了。

  但手脚还是不停的往上窜冷气。

  我想,这只僵尸还在阴变的过程中,四方阴气聚集,生出尸气来。

  陆伶伶家的别墅是真的大,装潢和外边的其他楼房比起来那是一个天一个地,就拿墙上的薰衣草墙纸,我见过类似的材质的,一个平方两百多。

  有钱,布置也很简约,偌大的厅堂里,家具却是出奇的人少,就连桌子上一盆水果都没有,兴许是陆向阳丧妻之后就无心关照家庭了。至于这个大厅我一眼就能看穿。我要做的是检查一楼的每一个房间。

  一楼大概就是四室一厅的布置,厨房和大厅我能够一眼看完,但还有两个卧室,还有两个就不知道了。

  右边三个,左边一个。

  我先从左边的卧室开始搜寻,每一个门都是半掩的,这就最险恶,如果是僵尸进入的话,门八成是打开的。

  小心翼翼从墙根摸到门框边,即使是背贴冰冷结霜的墙壁,但我还是浑身冒汗,黄素毛尸啊,要是真的偷袭我,我说不定当场嗝屁,连拿出压箱底的法宝的时间都没有。

  我把手悄悄放在门框上,咽了一口气,心底里怦怦跳,我咬紧牙关把门缓缓推到底,这样门背后就藏不了,门洞大开,这是一个小卧室。

  很久已经没有用的样子,这个卧室里,只有一张小床,还有各种的玩具,这些玩具现在成年人看来都很幼稚,比如小黄鸭,天线宝宝这种。

  这我心底里叹气,这可能是陆伶伶很小的时候住的地方在一楼容易照顾孩子。

  这个房间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打扫了,在四处就积着灰,新灰遮旧灰,家门破落啊……

  刚刚推开门的时候,真觉得整个心脏都飞起来了,再有这一次,估计就受不了。

  我回到大厅,拿出五枚方口铜钱摞成一堆,取三根红绳系住,各自拉到另外三扇门那头,然后也用一枚铜钱按住,然后我回到这边,取出黄纸在这边五个铜钱上烧着。

  火苗顺着红线烧过去,两根完全烧没了,我看铜钱也没有翻,但另外一边却不一样,火苗烧到一半就断了!头端的铜钱扑的一下跳起来翻了个面。

  我心头震惊,这门背后有东西!

  我立即摊开布袋子,从布袋戏最下边的底层拉开,那里有两个隔层,用牛筋编的底,刀也难划破。

  而那两个隔层,放着就是我从桐山带下来的秘宝。

  我拉开一个隔层,从里面取出一条手臂长的细盒子,细盒子是枣木打造的,有个暗扣,这个暗扣只有我知道,要是从正面开,一定会损坏里边的东西。

  打开暗扣,盒子翻旋的方式打开,一柄翡翠玉剑陈列其中,剑镡雕彼岸花,其中隐隐神藏几个小孩的面孔,玉剑藏脉,玉脉七点映照星辰,构成七星北斗。

  玉婴剑。

  徐先生传给我的至宝,说这是徐家的传世宝物。

  可斩百煞,比水雨文轩匾额后的悬玉剑要厉害多了。

  手握玉婴剑,我小心靠近这扇门,心底里还是紧张的很,我先用两个铜钱从门缝下边透进去。

  这是问路。

  如果铜钱在里边炸开……

  咻咻!铜钱从门缝中突然射出来。

  我心底一惊,这里面的绝对不是黄素毛僵,是鬼!而且不是普通的阴灵,而是拘灵!

  如果是僵尸的话,铜钱应该会在里面炸开。

  不过,既然是拘灵,那就简单了,何谈拘灵?俗话来讲,就是困在器物中的阴灵,养小鬼就是一种拘灵,但还不够典型,养小鬼还能出来兴风作浪。

  我知道一种厉害的拘灵,叫做“肉菩萨”,据说就是用身世惨恶的失足女子阴灵困在一尊黄鼠狼尸体做的肉像中,把阴灵折磨的惨不忍睹,再封入像中。

  拘灵用的好可以祈福,也可以避煞,当然拘灵这种非常规手段也经常是邪术的手段。

  我在门口烧了两张黄符,这叫入供,就拿“肉菩萨”来说,每天都要以月血供奉,而我烧这两张黄符,就是说明我老者非恶。

  然后我再扔进去两枚铜钱,就没有再射出来,里边的同意了。

  我推开门,一阵阵婴孩笑声悠然入耳,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荡,我顿时头皮发麻。

  正面前的,是一个龛盒,外头摆着玉猪,玉鱼,玉肉,还有玉香。

  而龛盒里的,是一尊黑色的娃娃像,这娃娃张牙舞爪,生三面四臂,两脚一小一大,嘴里咬着一只玉手。

  是鬼。

  我心底里顿沉,脚步退后一点。这是鬼龛。,供的人是鬼,但这鬼我没有见过。

  “这是什么?”我忽然瞥到鬼龛旁边有个小佛像。

  但是这个佛像已经四分五裂了。

  这时候我才记起来,这个鬼龛的样式并不是典型的鬼龛而是佛龛。

  我嘘嘘,由佛入鬼……这是什么世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