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十七章:世道无常

作品:玄门道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易水寒云

  十成。

  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我虽然明白戊商是实力极其强大的鬼将,但还是不免的惊讶。

  一个黄素毛僵已经如此厉害,我玉婴剑联合两个法阵都对付不了,张天灵甚至还赔上了一个青铜星盘,这黄素毛僵都没有丝毫受伤。

  那曲娘,到底得有多么强大……

  难道是……

  我心底里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但我还是不敢确定,因为过于骇人了。

  张天灵看我们之间的对话,即使是诧异,但也接受了戊商是来帮我们的,他突然大喊说:“小心,这里可能还有一只黄素毛僵!”

  我心头猛震,我差点给忘了,在屋子里头还有一具尸体,而通过起死回生的邪术造就的皇黄素毛僵,在历史上往往都是成双成对出现!

  那么两只黄素毛僵联合,尸气互补……这戊商还能不能……

  我的思绪突然被戊商的话打断。

  “公子无需担心这里只有一只僵尸。”

  戊商的话让我和张天灵都讶然了,什么,一只?我傻了这怎么可能?以血换身,邪术逆命,这肯定会使得被“起死回生”者成为一只僵尸啊!甚至比施展邪术的人更加容易成为黄素毛僵!

  这下我才发现了不对,我记得不论是桐山中的“尸录”还是茅山的“尸典”,都是记载,黄素毛僵出现的时候,是先出现被“起死回生”者的尸化。

  而现在,我们一直对付的却是施展邪法的陆向阳,那张采玲现在情况是……

  我愣愣的问戊商。“张采玲没有……尸变?”

  戊商说。“回公子,末将并未感受到那女子的尸气,要么那女子已经化就尸王,要么便是没有尸化。”

  尸王,一个恐怖的名词,尸王一旦出现,就是整个道法界上下都要联合起来抗衡,四方道门齐出,茅山祖师起法,龙虎天师下山,桐山太上长老出关,三清真人入世!

  绝不可能有这么恐怖!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张采玲,没有尸化!可……这……怎么可能?

  这个答案完全超乎了我的认知。

  陆向阳是怎么保住的张采玲?

  与此同时,黄素毛僵丝毫不惧戊商,它本就没有灵智。

  我退后一步,说。“戊商,靠你了!”

  戊商青龙偃月刀砸地,蜘蛛网裂纹四起。“末将听命,只不过,公子需末将斩了那毛僵的魂魄?”

  听见这话,我和张天灵都五雷轰顶,面面相觑,好像都听错了戊戌刚刚说什么了。

  我睁大眼睛难以置信问戊戌。“你是说路向阳的魂魄还在黄素毛僵体内?”

  戊戌点头。

  这,这怎么可能?都已经化尸了,除非成就尸王,否则怎么可能还保存魂魄?

  张天灵的反应和我一模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戊戌再次问我一遍。

  这下我是真的难办了,黄素毛僵已经不等我思量冲上来,却被戊商冷哼一刀砍翻在地,然而青龙偃月刀上却没有分毫痕迹,戊商一脚踩在黄素毛僵躯干上,稳如泰山。

  黄素毛僵浑身冒出尸气,被砍断的黄毛散落一地,即使是这样,也在挣扎。

  我急忙喊住戊商。“等等,别杀他!”

  既然路向阳魂魄被禁锢在黄素毛僵尸体内,我身为道师,就必须把他救出来。

  戊商道。“是,公子,所以末将刚刚没有一刀直接砍断它。”

  一刀,仅仅一刀就能干掉一只黄素毛僵……这等战力,我和张天灵都背后发凉,还好这不是我们的敌人,否则的话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戊商踩住黄素毛僵,就跟踩着一只蚂蚱一样简单,说“这毛僵如何处置,全凭公子吩咐。”

  我望向张天灵,这家伙也在考量如何把黄素毛僵里的路向阳救出来。

  我对这个并不了解,术业有专攻,这些应该是镇尸人做的。

  想了很久我俩都没有一个办法,只能求教桐山的师兄了。

  我拿出手机联系桐山位列镇尸人的师兄。

  师兄听说黄素毛僵被我镇压了,吓了一大跳,连忙要我发照片过去,我怎么可能发给他,不然戊商不就暴露了。

  我找了个理由推脱,总算是糊弄了师兄。

  过了一会儿,一条长长短信发过来。

  “也罢,黄素毛僵虽然是成双化尸为多,可单个化尸的例子也有,不过独独施展邪术者却是少之又少,欲起死为生者为不道,起死回生者为大逆不道,这就说明施展邪术者并未想要让对方起死回生,而是变成更厉害的角色。”

  我深呼吸一口气,发了一条消息过去问师兄是什么。

  师兄给我回了两个字。

  “尸王。”

  这个字眼,让我如芒在背,能够让整个道法界失色的东西,绝世之凶物。

  我问他如何能够确定。

  “这世间比起死回生更加大逆不道的作为虽有不少,然而能够化尸的却不多,成就尸王便是其中之一,凡尸王降世必定历经六九天雷,少一雷便降一层次,尸王不成,少六九便是寻常僵尸,施术者倒是反噬自身尸变,不过另外一人却没有尸变,这着实是稀奇,但也并非是不可能,稀奇,稀奇,师兄这有一法可破……”

  张天灵急忙问我如何解决,我把手机给他看。

  我望向被戊商踩在脚底下拼命挣扎的黄素毛僵,我明白了一切。

  忽然,黄素毛僵张开绿嘴,竟然吐出几个模糊的字眼。

  “采……采玲……采玲……采玲。”

  张天灵放下手机,和我一样望着黄素毛僵,他沉声喃喃道。“原来是这样,陆向阳是聪明人,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他想要成就的是尸王,拥有张采玲灵智的尸王,真是大逆不道啊,可是尸王又是哪有怎么容易成就……”张天灵连连摇头叹息,他没有再往下说了。

  戊商竖起刀,道。“想必二位已经明白了。”

  我点点头,问它。“戊商,你可以禁锢住黄素毛僵,然后铺开周遭阴气嘛?”

  戊商说。“公子的意思是让末将解开阴阳,铺一死地作灵门之路,让这毛僵自然入地府轮回?”

  接着戊商摇头说:“这人已经是化作毛僵,耽搁了时辰,此时入地府,必定被牛马无常抓住,万世镇压,除非……公子能找到血脉生者引路。”

  我点点头,这就是我的目的,也是师兄给我提供的唯一破法,如此一法可善终。

  而那个人,就是陆伶伶。

  张天灵捏紧拳头一声不吭,脸色阴沉不定,我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情,让一个小女孩给黄素毛僵引路,这黄素毛僵还是他爸爸,这世上还有多少比这更操蛋的事情?

  “戊商,就这样做吧,我们先上去待会儿下来,张天灵咱们走。”

  “是,公子。”

  我在地下车场摆好一个法坛作地府之门的引子,然后回到地面上。

  这下边只要死地一开,阴阳相分,到时自然是地府门开。

  只是……让陆伶伶去引尸,这实在是太残酷了。

  把事情真相和蓝楠一说,后者捂着嘴巴神情复杂,蓝楠看了一眼懵懂的陆伶伶,顿时眼睛就红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啊?!”

  我们也无奈。

  这样做,对陆伶伶太残忍,不这样做,陆向阳要么魂飞魄散要么被镇压万世,不得超生。

  我咬咬牙关,走向陆伶伶,蹲下来问她。“伶伶,你怕你爸爸嘛?”

  陆伶伶朝我们三个人都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说:“不怕。”

  我问她。“你不恨你爸爸打你嘛?”

  陆伶伶稚声稚气说:“那是因为妈妈死了,爸爸很难过的。”

  “你怕你爸爸现在的样子嘛?”

  陆伶伶摇头。

  我看着她眼睛,鼻子猛酸,另外一边蓝楠已经低声抽泣起来,我摸着陆伶伶的小脑袋问她。“那你牵着你爸爸走一段路可以嘛?”

  “操!”张天灵大骂一声狠狠踢出一脚。

  陆伶伶对我点头。

  “好,我带你去。”我忍着眼泪拉着陆伶伶手走入别墅中,雪白小狐狸就跟着她,而张天灵和蓝楠面对不了这一幕没有下来。

  来到地下车场,这里光色已经黯淡,幽幽的光晕蔓延,走入此地,已经不在真正的人间了。而我摆的法坛上冒出一阵闪烁的光,黄素毛僵被戊商禁锢住,杵在那儿不动。

  “爸爸!”

  陆伶伶看见黄素毛僵,一下子大吼,我看到黄素毛僵的身体竟然一颤。

  “公子,万事妥当。”戊商走过来说。

  我点点头,蹲下来,对陆伶伶说:“伶伶,你拉着你爸爸,走到那处光就行。”

  那那还是他爸爸,那是黄素毛僵!

  陆伶伶点头,走向黄素毛僵,小狐狸想要跟过去我连忙拦住它,小狐狸呜咽两声,可怜巴巴的望向陆伶伶。

  白狐有灵,它也不忍这一幕,我更不忍,这是什么事情啊!?

  陆伶伶走到黄素毛僵边上,抬起头,陆伶伶哽咽喊了一声。“爸……爸。”

  “操!”我心底里大骂。

  “爸爸,伶伶拉你过去好不好。”

  说罢,伶伶小手拉住黄素毛僵的手爪,这一瞬间,我看到黄素毛僵手臂颤抖。

  伶伶拉着黄素毛僵往地府灵门走去,黄素毛僵竟然在她的牵动下抬步缓缓移动。

  黄素毛僵口中一直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采玲……采玲……采玲……采玲……”

  我眼泪猛然泄出,背对过去。

  戊商摇摇头叹息说:“追随曲娘五百年,见过太多的世道无常了世道无常啊。”

  终于,陆伶伶把黄素毛僵拉到了灵门,随之一道光闪烁,黄素毛僵身体轰然倒在陆伶伶身边,陆向阳已经安然入了轮回。

  我把陆伶伶带出来,张天灵和蓝楠此时个个神情复杂,蓝楠更是眼角通红。

  我再也不会带陆伶伶来这个地方,再也不会。

  而真正的真相,现在就在那个狭小的地下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