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4130章 天月刀王甲

作品:异世无冕邪皇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半块铜板

  黑泉山洞府外,西门无惧和王甲并肩站在洞口前,并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行动,然而此二人站在那里,就仿佛两杆屹立不倒的孤峰般沉重,一身浑然悠远的气势,即使不主动释放出来,同样会给人一种惴惴不安的危机感。

  野林内外,死一般的沉寂。

  场间的气氛宛若被寒风冰冷一般,所有的呼吸眨眼间全部消失了。

  守在洞外的江氏一族修行者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目光直直的望着站在洞口前那如同两尊巨神般的存在,仿佛石雕一般呆立在原地。

  而这般可怖的气机,即使洞内的风绝羽也是感受的极为清晰。

  “怎么样?本尊猜对了吧?”

  感受着洞外传来的两股强烈且浑然的气势,曲绫昔幽然一笑间,表情凝固了起来,她冲着风绝羽眨了眨眼,胸有成竹道:“出去见见吧,不见恐怕是不行的,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不想跟他们走,还有我,本尊在这,青宿她不亲自过来,谁也带你不走。”

  蒙伶听着此话便要解释,看感受到洞外二人的强势,顿时蹙了蹙柳眉,一句没说,起身小跑了出去。

  “多谢曲前辈了。”

  风绝羽先是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慢吞吞的站起后,反而释然了。

  “我出去会会他们。”

  十几秒后,风绝羽来到了洞外,见蒙伶正在跟两个人交涉。

  其中一人自然是西门无惧,由于在授天殿受了些内伤,地皇枪西门无惧气息略显不稳,不过看样子并无大碍。

  另一人,是一个长着满脸银色胡子的老汉,此人该是有些年岁了,饱经沧桑的脸上镌刻着深深的皱纹,但看状态,此人中庭饱满、红光满面,着实没有那种龙钟老态,反而整个人透着一股与西门无惧的地皇枪不相上下的凌厉气势。

  这股气势,同样霸道猖狂、不可一世。

  “王甲叔叔,你怎么过来了?西门先生,你的伤还没有痊愈,又劳烦你跑过来了。”

  蒙伶表情焦急,但却没有直明对错,而是先关心西门无惧起来。

  后者欣然的看了一眼蒙伶,跟着脸上马上恢复岩石般的冷漠,低声道:“大小姐,这里的事与你无关,你且站在老夫身后。”

  蒙伶闻言没让,梗着脖子急冲冲问道:“西门先生,是不是母亲大人让你们来的,她怎么能这样,风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跟她亲自说。”蒙伶说着便掏出了传讯玉符,但还没等隔界传音,就被一只大手按了下来。

  出手的是天月刀王甲,这个家伙一脸浓密的银色胡子让人瞧着他更像一只从山里跑出来的白猿,那布满老茧和深纹的大手按着蒙伶手里的传讯玉简,声音极其浑厚道:“青尊眼下正与八宿大人、三盟主密谈,小姐就不要添乱了。”

  蒙伶闻声一呆,这时,西门无惧往前站了一步,声音洪亮的冲着风绝羽说道:“风公子,又见面了。”

  风绝羽冲着西门无惧微微施了一礼,言语轻淡道:“西门先生,有礼了,听闻您受了伤,不知贵体可还安好。”

  凭心而论,风绝羽对西门无惧这个人非但不会厌恶,还挺有好感,就冲对方忠心护主这份心意,他就觉得此人不赖。

  而且别看西门无惧和王甲是来抓他的,但二人身上并无杀气,这说明圣星盟一方确实没打算强势压人。

  西门无惧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语气也是十分平和道:“托公子的福,尚无大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寒暄了两句,风绝羽才看了看王甲,主动问道:“两位此番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王甲没言语,西门无惧则是直接了当的说道:“风公子,授天殿一事,青尊尚有几分不解,想邀公子于青云宫一叙,请公子移驾。”

  青尊,指的就是青宿,西门无惧此番话语虽有不可违抗之意,但不管怎么说,话说的还是十分客气的。

  风绝羽也明白西门无惧的意思,首先他对自己没有恶感,其次也是觉得对待救下蒙伶多次的恩人的一份尊重,而最主要的,是顾全了蒙伶的面子,一举三得。

  如果换个时间,风绝羽也就想都不想就跟着去了。

  但现在不行,他还需要守住黑泉山,直到两个月后新圣城成立,现在他走了,万一来人要跟江乘风抢黑泉山的地盘怎么办?

  想到这,风绝羽飒然一笑,表情温和道:“青尊相邀,风某自当受宠若惊,与二位拜会青尊,可惜,眼下风某琐事缠身,不能离开黑泉山半步,两位,不如打个商量如何,倘若可以的话,两个月后,新圣城成立之日,在下定当前往青云宫,亲自拜会青尊?”

  风绝羽说完,又是深深施了一礼,恭敬真诚之心展露无遗。

  西门无惧听完表情不变,依旧是那般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冷漠脸,但是天月刀王甲却是不干了。

  他冷哼了一声,把话接过来道:“青尊相邀,该你是的福气,老朽跟了青尊多年,从来见她都是想见什么人就见什么,不可有一丝耽搁的,风公子,你可别不识抬举啊……”

  此言一出,树林里的温度又降了三分,明显,这位天月刀老大人生气了。

  感受着天月刀王甲身上悄然慢的寒意,江乘风、江乘林、江越染可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心说这个风绝羽太放肆了,圣星盟的青宿有请,他还敢不去?

  其实三人心里也比较纠结,虽然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圣星盟的圣星九宿在天河星界可是真真正正的大名鼎鼎啊,尽管九人的地位还在三盟主之下,但是他们的威望和名声却是圣星盟十足的代言人。

  圣星九宿相邀,有人敢不去,那不是茅坑里点洞灯——找(屎)死吗?

  不过反过来,三人又很担心,此时风绝羽要是走了,那黑泉山的防护问题就出现了巨大的漏洞。

  天水宫和紫光宫另一脉班越的人马还没来,万一这个时候来了,风绝羽又没回来,他们可没有第二手准备。

  三人内心纠结的看着风绝羽,也不知道该敬佩还是该郁闷了。

  洞口前的风绝羽目光温和的看着天月刀王甲,依旧是那副温文儒雅之风,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礼而动怒,一如此前解释道:“阁下是天月刀王甲前辈,请恕风某无礼,对于青尊相邀一事,在下只能说一句抱歉,还是那句话,新圣城落成之前,在下不会离开黑泉山半步。”

  拒绝了!

  王甲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风绝羽还是直接了当给拒绝了,这句话,可是把江乘风三人吓的差点闭过气去。

  “爹,这风先生也太自负了,青宿相邀,他竟敢不去?”

  “越染,你别忘了,洞里还有一个无上境强者呢,他肯定有恃无恐啊。”江乘林插话道。

  “对了,我到是把这件事忘了,二叔,你说待会会不会打起来啊。”

  “这可说不定,虽然风先生和蒙小姐渊源不浅,但那可是青宿下的命令,他敢不从,那就是不给青宿面子,不给青宿面子,就是不给圣星盟面子啊。”

  “是啊,看的我心砰砰直跳,你说要是真的打起来,风先生有把握胜吗?”

  “胜?我看难,但是洞里面的无上境强者应该不会坐视不理,否则风先生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西门无惧和王甲面前如此猖狂。”

  就在叔侄二人议论不止的时候,江乘风突然低哼了一声道:“闭嘴,你们两个,此间事,可不你们随意议论的。”

  “可是爹,你说万一真打起来了,风先生要败了,那咱们就得自己守着黑泉山了,我们又不认得什么无上境的高手,万一天水宫和班越的人来了,咱们怎么守的住?另外,要是风先生胜了,那也不行啊,这不得罪青宿了吗?闹不好青宿大人一怒之下,再派青焰铁卫踏平了黑泉山,到时候这紫陨矿咱们还是守不住。”

  别看江越染脾气暴躁,但他还是很有脑子的,脑袋转了转,就权衡出了利弊。

  听到此言的江乘风也是有些郁闷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而就在这时,望方双方针尖对麦芒的对峙起来,蒙伶急的芳心大乱,急着站出来打圆场道:“两位叔叔,看在他救过伶儿的面子上,能不能再等上两个月,伶儿保证,两个月后,他一定会去青云宫,到时伶儿跟他一起向母亲谢罪?”

  “小姐,这是两码事。”不等西门无惧说话,强硬的王甲狞眉怒目的哼道:“青尊有请,必有缘由,相信缘由我不必说,你也该知道,请小姐还是不要插手,否则老朽没办法跟青尊交待。”

  “那让我跟我娘说啊……”蒙伶急的都快哭了,就怕风绝羽和王甲打起来。

  “小姐……”西门无惧一看蒙伶情绪有些失控,立马将其从前方拉回,语气梆硬道:“你不用再说了,今天,他无论如何都要跟我们走一趟。”

  “我要是不走呢……”

  西门无惧的话音刚落,风绝羽突然笑了一声,将双手背在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