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a00811 睥睨大唐186

  焱飞煌面色突然变得平静无比,飞速遁入无人无我的沉思之中。

  此时殿门口处忽然一阵哄动,原来是尚秀芳来了,陪着她的正是李秀宁,男男女女竞相争看她的风采,足见其惊人的魅力。

  自从商秀珣落座后,已无人再敢看过来,一个原因是她完美得近乎虚幻,让人生不出邪念;另一个原因则是她乃焱飞煌这大凶人的娇妻,谁敢多看一眼!尚秀芳则比她更真实一些,最重要的是尚秀芳是朵没有主的名花。

  尚秀芳确是天生丽质,有倾国倾城的艳色,最动人处是她行立坐卧,均是仪态万千;一颦一笑,无不能颠到众生。当她与李秀宁来到焱飞煌这一桌前的时候,包括李世民在内,无不被她从淡妆秀出来异乎寻常的迷人美态慑服得屏住呼吸。李建成、可达志二人都面色痴迷地盯着尚秀芳。

  她若似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滴溜溜地在众人身上打个转,最后停在低头深思的焱飞煌身上,微笑了笑道:“秀芳今趟谢过太子殿下与皇上的邀请。公子,一别数月,别来无恙?”

  她目光一直落在焱飞煌身上,第一句话却是对李建成说的,李建成面色不变,眼中却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一旁的可达志都脸带嫉妒地望向焱飞煌。

  “啊?”

  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随时陷入沉思的焱飞煌被身边的白清儿推了一下,立即惊醒,首先入目的是一身宫廷华服、高贵气质尽显、俏脸上淡淡笑意明显是硬挤出来的李秀宁,于是笑了笑道:“原来是秀宁到了,来来,坐!哎呀!”

  白清儿又掐了他一下,对面色尴尬不满的尚秀芳呶了呶小嘴儿。

  “秀芳也来了?坐!坐!”

  焱飞煌古怪的表情和动作,使同桌的人都强忍笑意,几女更是“噗嗤”地笑出声来。

  尚秀方神色更为尴尬,李世民打圆场道:“秀芳小姐请入座,父皇该要到了。”

  尚秀芳不满地到临桌坐下,李建成与可达志立即过去大献殷勤。

  无暇理会尚秀芳,焱飞煌继续思索如何化被动为主动,白清儿凑近把声音压至低无可低,但仍字字清晰,呵气如兰地道:“今晚出席的宾客都是李唐的上层人物,公子一定要多加小心。”

  未等焱飞煌回答她,宫乐声起。

  大唐皇帝驾到,大殿所有宾客宾客肃立恭迎。

  李渊率领三位妃嫔在数十名在太监和宫娥簇揽下,姗姗而至。

  三女皆身披大袖对襟,长可及膝,上绣五彩夹金线花纹披风,披风内穿的是短孺长裙,裙腰系在腰部之上,高处接近腋下,使本是身长玉立的三女更显修长婀娜,莲步轻移时摇曳有致,非常动人。但三女气质上明显又不同,做左侧那妃子一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模样;右侧那女子却是一副媚惑众生的样子;李渊亲手扶着的那小腹微微隆起的妃子无疑是最受宠的,她面容清秀,轮廓分明,高鼻深目,金发碧眼,明显是塞外女子,柔弱的外表下,骨子里隐约散发着一股野性,对于一个喜欢征服感的男人来说,此女的确是个上等尤物。

  队伍行至一半,从中走出几女,分别到李建成三兄弟身侧站定,想来该是他们各自的妃嫔。

  与焱飞煌同桌的大部分都是李渊的亲信,望了一眼李世民身旁那小鸟依人、后世为人传诵的长孙王妃,焱飞煌暗道在这种皇帝最大的封建制度下,一个臣子或者妃子若能流芳百世,很大程度上与皇帝的贤明与否有着密切的联系,只说萧后,若遇到的是李世民,而非杨广,其贤名绝不会比长孙皇后差。

  略一感慨后,焱飞煌以无上的精神法门探窥那该便是连贵妃的女子身体,发觉她的确不会武功。

  到李阀诸人在六围主席坐好,李渊率先道:“今晚是我大唐欢迎洛阳焱飞煌公子一家人与少帅前来作客的宴会;同时,朕四十多年前的知交大哥,名震陕北的霸刀岳山亦来到长安。如此双喜临门的日子,请众为开怀畅饮,勿需拘谨!”

  殿内群臣宾客,在李渊最亲近的两位大臣刘文静和裴寂领头下,向李渊及焱飞煌祝酒三通,令人殿的气氛登时热烈起来。

  焱飞煌心叫宋师道果真来参加宴会?那他人呢?

  李渊双手虚按,又道:“不久后便是新春佳节,突厥颉利可汗将派武学大宗师武尊毕玄前来我长安作客;而高丽的五刀霸盖苏文大酋届时也将来到长安,众位还可参加到时的新年宴会!”

  众人轰然允诺。

  紧接着便是几十名歌伎从主席两侧的后殿门彩蝶般飘出来,在悠扬的鼓乐声中,载歌载舞。

  一舞既罢,喝采声震殿响起。

  宫娥此时流水般把佳肴美馔奉上席来,又是另一番的热闹。轮到李渊向众人祝酒,又掀起一派宾主尽欢的融洽气氛。

  这他奶奶的哪是什么欢迎宴会,分明便是炫耀李唐的如日中天和强大的实力嘛。

  焱飞煌暗骂道。

  酒过三巡后,李世民下首站起华剑丽服、气派高雅、神色傲慢的英挺青年,高声道:“今晚既然有名动天下的焱兄与少帅寇兄参加,而两位又都是武学大家,为何不为酒宴增添一些兴致?”

  此子望向一见李秀宁就失魂落魄的寇仲及另一边的焱飞煌时,眼中不时闪过狠厉的神色,不知道究竟与焱飞煌、寇仲有什么大仇。

  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寇仲和脸色不自然的李秀宁,焱飞煌摇头叹了口气,这感情的事真是太复杂了,于是起身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若要比试,又有何不可,焱某奉陪到底!”

  那青年昂然道:“在下柴绍,焱兄武艺高强,可否请小弟先行挑战少帅?”

  柴绍这一句的确高明,他与李秀宁的婚姻被突然取消后,自然恨死了焱飞煌,而焱飞煌威名过盛,寇仲与焱飞煌的亲密关系又是天下皆知,虽然来到长安后,二人表面十分冷淡,却依旧不让有心人放心,柴绍的话不但没引起众人反感,反是使人更加欣赏他的毫气,虽然在禁宫之内本是不允许有人比拼动手的,可李阀却有一个传统:每逢佳节喜庆,都是比试较量的好日子,大家只是点到即止,不会出现重伤流血的场面。正因李唐武风炽盛,他们的军队方能无敌于天下。柴绍借此机会不光借李秀宁挑拨元、寇二人的关系,更是巧妙地避过焱飞煌,借机挫挫明显不在状态的寇仲的威风,争取在李渊面前得到更大的赏识。这一石数鸟之计确实不凡。

  他身边的李世民依旧一副沉着镇定的样子,连焱飞煌都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柴绍若是因妒火中烧而在这等大场合下强出头,那他岂不是笨蛋一个?

  主作上的李渊先是眉头一皱,接着道:“比试并无关系,点到即止就可,焱公子及少帅可有问题?”

  这种场合下,柴绍都把话说得那样慷慨,若二人再拖泥带水,只会影响名声,甚至打击他们各自领地内百姓的信心。

  焱飞煌对这种事情是无所谓的,寇仲却是哈哈一笑,直接站起,魁梧挺拔的身形,看得殿内许多女子美目发亮,他拍了一把背上焱飞煌送他的厚背刀,前行几步,来到殿中央,对李渊拱手道:“在下没有意见,请柴兄多加指教。但我兄弟徐子陵修为不下于我,柴兄下次说到小弟时,勿要忘记提他。”

  柴绍的确没提到徐子陵半个字,寇仲却是心中不满,因此才说出这么一句。

  “柴兄且慢!”

  一把悦耳的声音由李建成的席位处响起,接着在众人注目下,可达志长身而起,昂然来到殿前,向李渊下跪叩,道:“长林军都尉可达志曾与少帅有过一战之约,因昨日之事而耽搁,今晚如此情景下,可否请小人代替柴兄与少帅一战?”

  他并非焱飞煌、寇仲这样的一方霸主,因此依旧要施君臣之礼。

  他这一手玩得的确不错,只看柴绍与他都可以抢在主子之前说话,可知他二人不但地位高,且必是受到指使的,他一来讽刺李世民还是嫌疑犯,二来暗指柴绍根本不是寇仲对手,三则将柴绍刚刚的风头全抢在自己头上,刚刚天策府建立起来的气势就如此巧妙地被他给偷了过去。

  瞟了一眼神色不变的的李世民与脸色已经转冷的李建成,在李世民开口说了一句:“可将军如有兴致,那就请吧!”

  后,焱飞煌恍然大悟:李世民高明至极。

  因太子李建成曾派出突厥高手可达志出战,在大小宴会以以武会友挑战天策府那方面的人马,除了李靖外,其他人全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这种两人争斗的成败非但不是无关大局,事实上对天策府的声势、士气、信心均产生严重的影响。天策府由于李世民的盖世军功,在大唐军民中建立起至高无上的完美形象,但可达志却凭着一手狂沙刀法,要在这本无瑕疵的形象攻破出一道缺口。此消彼长下,长林军的声望自因而提高。若李世民不设法补救,挽回声誉,在与建成元吉的斗争中,会被迫处于下风。李渊因被宠妃及小人唆摆,对李世民的印象日趋恶化,但仍不住策封李世民,亦是迫于形势,一旦这形势被逆转过来,确是后果难测。

  天策府一方连输多场,不过仍只在平日较小辨模的御宴上发生,事后虽被太子党一方渲染传播,损害虽然严重仍不是决定性的。但今夜一众大臣与外宾聚首一堂,假若天策府一方再度败北,后果实不堪想像。

  他最初派出本就有火气的柴绍挑战寇仲时,已将李建成那一方人的想法猜个神准,接下来嗜武的可达志跳出来抢功劳,实际只是小胜利而已,李世民巧妙地将太子党与天策府的矛盾转化为太子党与元、寇二人的矛盾,更为神奇的是,外人看来,元、寇二人是在帮助李世民的,这对李世民重震威名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被李世民如此算计,焱飞煌眉头大皱时,就听李渊开龙口道:“好,就如两位所请。比试之前,有请今晚的另外一位贵宾。”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漆黑长廊中突然爆发出凛冽沛然的杀气,充斥在宽敞的大殿内。

  大殿静至鸦雀无声。

  所有人屏息静气,凝望廊口。

  随着气势越来越浓重,一道略显佝偻的蓝色身影出现今走廊口。

  他不发一言地前行,李渊亲自起身迎接,将他迎到与自己并列的座位上,足见这老者身份的不简单。

  座下许多人已经猜到:这老者定然便是刚刚李渊所说的霸刀岳山。

  岳山的目光冷冷一扫,最后停在焱飞煌身上,浑身上下的凛冽气势突然消失。

  焱飞煌淡淡地与他对视。

  殿内修为高绝者皆知道两人已经开始了气势上的对阵。

  良久,二人目光撤开,分望别处。

  焱飞煌差点笑出声来,暗道二哥,你也太入戏了吧?随即又想到宋师道怎么会参加这种场合,这完全不符合岳山性子的!

  李渊并未为宋师道介绍,而是对殿中的可达志与寇仲道:“我大唐自起兵太原,一直战无不克,究其因皆因能以武立国,又广揽各方贤材。今晚际此盛会,依我大唐传统,武试当不可缺,不论胜败方,两方各赏十两黄金,以为助兴。两位谨记这只是比武试招,有朕亲自监督,钟声一响,不论任何情况,均须立即停手退开。”

  寇、可二人点头应诺。

  由于依例除值勤的卫士将领外,谁都不准携带兵器进来,故两人须等待侍卫送来兵器。大殿内众人窃窃私语嗡嗡声四起,话题自然离不开猜测谁胜谁负。

  二人淡然对望,从容微笑,没有丝毫剑拔弩张的味道。

  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