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十八章 金甲初现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见此状,张守一除了暗自骂那两位阴差缺德不讲义气之外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了,他再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僵尸出现!等到他再追到院子里时,只见自己的那个香炉已经碎成了粉末,大印也被卷走,他实在想不明白,道家之印怎么在僵尸面前成了废物。此时的夜空骤然飘起了大雨,雨点顺势砸在他的脸庞上,良久良久,他终于是想起了那个传说,喃喃自语道:“金甲道尸!”

    “什么东西叫作金甲道尸,”刀不解道:“很厉害嘛?”

    “一般的僵尸是因为人死之后有一股怨气卡在喉咙里不肯出来,若是遇上合适的养尸地,尸体死后下葬不腐烂,指甲和毛发还会继续生长。而尸体不腐,那口气便一直是出不来,于是便会因为怨气积攒导致怨气控制身体成为一种鬼怪,这种鬼怪因为被怨气蒙蔽了心智,所以不怕人畜,凶悍无比,杀戮成性。在明朝年间,因为一次僵尸作乱,所以永乐大帝曾经招天下术士来过一场灭僵运动,几乎是把僵尸这种物种给彻底消灭了。

    到了满清时期,道教式微,僵尸又偶然出现过,但这东西是年份越久越是厉害,所以清朝年间出现的僵尸一般都能够被消灭,尤其是擅长对付僵尸的茅山一派开始逐渐在民间壮大起来。”

    “这是寻常僵尸,”张守一继续说道:“一般来说,道士与僵尸就是矛与盾,天生就是死对头。而金甲道尸是个例外,它的出现是道门历史上的一次偶然,也是一次灾难。

    据说在唐朝景云年间曾经出过一个道士,道号白云子,师从上清一脉,是个钟情于山水的散道。此人天资极高,创造了道家大名鼎鼎的“五渐门”修炼法,总结为:“神仙之道,五归一门”,认为需勤修“简缘”、“无欲”、“静心”三戒便可达到“与道冥一,万虑皆遗”的仙真境界,后来在道家名山王屋山开坛立教,被封为上清茅山宗第十二代掌门。

    白云子年轻时曾经被唐睿宗召进宫询问阴阳术数和理国之事,并在那结实了当时朝廷的一个禁卫军将领名叫王长田,这个王长田也是个醉心道术的人,两人因为兴趣相投很快就成了至交。

    白云子与王长田终究盘坐论道,胸怀宇宙,什么理国之事都被抛去了后脑勺,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后来两人干脆都辞官不做奔赴深山一同修道,而修道之人不免是要追求长生,除了炼丹之外,白云子曾经还提出过一个设想:他以僵尸存在触碰到了一个灵感,那便是以假死瞒过天劫,纵而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白云子是个天才,这种想法被他随口一提可却让王长田记在了心里,待白云子羽化过后,王长田越发觉得这人的生命如此宝贵,道行再深终究还是会有一死。

    在离开了王屋山以后,王长田决定尝试那种办法,他给自己修了一座坟塚,把自己以灵魂出窍的方式造成了假死的状态,并让阴差将自己的魂魄带入地府。据说这里头是地府存在一些失职,本应该在将他的魂魄丢入轮回,可却让王长田以修道出窍的借口重回了人间,这种办法的关键是他的名讳有无在生死薄上被消除,一旦消除他却再回人间便意味着三界六道当中再无此人,一切命理当由自己掌控。

    而进入棺材之后需要一个甲子年才可以出棺,第一个甲子是第一个轮回年,跳出这个轮回便是真正不在三界内了。而人的肉身不可能在棺材里一个甲子还不腐烂,除非是以僵尸的方式保持,也只有僵尸可以不腐,他给自己找的那个坟墓就是个养尸地。这个设想原本就是不符合天道朝纲的,不过是白云子一次偶然的想象,可王长田为了逃避生死就真的那般干了。

    按照他留下的遗嘱,满一个甲子后刘家后人开了他的棺材,一个身披金甲的僵尸纵身而出,他们还以为是祖宗真的活了,谁知道僵尸就是僵尸,刘长攸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刘长攸了。他忘记了一个根本,离了身体的魂魄缺乏精气神的供养无法单独存在,为了保持魂魄的完整他必须要杀戮吸食亡魂不断让别人成为自己的替死鬼,这也就是为什么僵尸需要咬人吸血,其实他们是把人的精气神一起吸走,在这种杀戮过程中当年的道心哪里还有存在的可能。

    王家二十六口人全部被他亲手所杀,这件事震动了当时的朝廷。朝廷寻觅天下术士前去捉拿,可那王长攸是既懂道法又是僵尸的结合体,并且他身前还是个战功赫赫杀人如麻的将军,天下无人能够耐他半天分毫。一直到纯阳子吕洞宾的出现,在这位真神为了天下己任,与那王长田恶斗了三天三夜才将其诛杀在自己的剑下,而他可是后来位列八仙之一的人物,足以见得这种僵尸有多厉害?”

    刀问道:“因为他是道士所化的僵尸,所以一般的道家法术对他根本无用?”

    “可以这么理解,”张守一道:“他那一身道袍便是出卖了他的身份,金甲二字不是因为他身披金甲,而指的是他的皮肤和盔甲一般坚硬,刀枪不入,道尸才是它真正的名字。方才它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浑身不能动弹,现在终于知道为何那俩阴差跑的比兔子还快了,这种东西它们也是决计不想惹的。”

    刀听完这就立马过去收拾起东西了,见状,张守一奇怪道:“你在干嘛?”

    “跑啊,连夜下山啊!”刀头也不回的说道:“阴差都没办法,合着我们去送死吗?三哥您连一个照面都过不了,可别说想学吕洞宾去捉那什么道尸啊!”

    “出息!”张守一道:“不管它是什么尸,只要是尸都会有弱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怕什么!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收你为徒嘛,因为你的心不够坚决。”

    “阴差也算是个神仙吧,他们都撒手不管了,我们算哪门子事儿啊,”刀委屈道:“我这不是为您考虑嘛,”见那张守一一脸鄙视他的模样,刀思考了一下后把那堆东西放在地上道:“好啦,死就死吧,三哥,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常规的办法也要准备,”张守一道:“不管怎么说,但凡是僵尸一类的东西终究是不敢在白天出来的,趁着时间还来得及,你俩最好每人都准备几面镜子,然后准备一盏强光探灯,然后再准备一点黑狗血,我之前看见他们村子里头有条黑狗。帮我再准备七枚枣核,每人携带一袋糯米,记得给我那墨斗盒里加满墨汁,天亮之后先把这方武的棺材出了,我们就不下山了,直接奔着那块地去,争取一次性给他解决掉。”

    魂不在,这仙桥也就不用过了,张守一需要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行贿”。跟谁行贿,自然是那两位阴差了,这两个不讲义气的家伙这会儿正在门口那槐树下面呢。叶天行叹了口气然后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儿,手中拿着一张符点燃然后夹在手中念道:“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倾刻遥闻;灵官传奏,轮年值月,本日本时,受事功曹;通灵地府,闻吾号令,火速到临,有事相禀!”他接着将那符纸往那圈内一丢,瞬间一团火光窜起,再接着那两位手持哭丧棒的家伙就先后出现了……

    两位阴差一现身便有些尴尬,一脸难为情的样子在那支支吾吾的,若在平时肯定指着张守一大呼叫,毕竟人家手里还是有点权利的能不得瑟嘛?不过这阴差终究是阴差,该摆谱的还是会摆谱,戴着白帽子的那位与黑帽子的叽歪了半天之后终于是清了清嗓子把眼睛斜瞟着道:“是谁念得摄召咒啊。”

    “在下张守一……”“说罢,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