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章 还魂禁咒(二)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因为此时此刻,楚心手上拿的是她们本门派的禁术“还魂禁咒”。

  还魂禁咒——也不知道是西域道派哪位大能研究出来的,据说是可以让亡者还魂,即便是没有身体死亡千百年的亡魂只要没有进入轮回都可以还魂,这就牛逼克拉斯了。

  可是,那位大能在研究出这些东西后据说是“失踪了”。西域道派长老们觉得这种东西有违天道,可是那位大能不在又不能进行毁坏,所以长老们决定对这个禁术封印在特制银函中。传于历代掌门或者带掌门弟子保管等待那位大能回来后再进行商议,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上千年。

  犹豫道门在近代史上被各种摧残,到了当代又经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道脉一直到今天都有些难以恢复,到了当下道人们也纷纷不在躲深山中。除了一些深修,当下的道脉也很现代接受各种知识,也培养新道教徒学习学院派知识,虽然也就是一些理论而已。

  所以,人员凋敝的西域道派也让仅存的两位优秀门徒前来内地学习医学知识,话说学习医学知识还是廖可欣自己给自己定的,因为西域——今天的新疆地盘广袤无垠,人员住的零散,人生病后不找医生而是祈求zhenzhu保佑,好像几乎还不怎么开化,因为这样耽误了很多可你治好的病人。

  所以廖可欣励志要学习先进的医学知识带回新疆,就在她们前往山城的前一天晚上,她们的师父西域道派掌门人,向她们说了这个“还魂禁咒”的前因后果。本来这个禁术应该是要作为西域道派掌门人的师父保管,可是一来她们师父老了怕保存不好这个禁物。二来,当初这个大能是把魔书配合道术创出,怕魔王一脉觊觎所以还是带离远些的好。因为廖可欣是大师姐,这个自然而然的是她保管,虽说楚心道术要好过廖可欣可是作为师父自然知道廖可欣的稳重,这个东西交给她更放心。

  廖可欣在拿到这个禁术后,一直是放在自己贴身的内衣兜,到了山城后就买了一个保险柜进行保存,这个保险柜就在她们道堂的供桌下所以除了她们两个谁也不能进,而且保险箱密码也只有廖可欣一个人知道。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楚心打开了保险柜拿出了这个禁术,她要做什么,而且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男人在哪里。

  廖可欣脑回路快速旋转着,就当她要开口问话的时候,后背被人打了一掌,不是别人正是男人。

  廖可欣挨了一掌,倒在了地上,正当男人要在此出手的时候,楚心挡在了男人面前。四目对视,男人拿过她手中的禁术,转身快去离开。楚心转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廖可欣说道:“没想到师姐依然喜欢用我的生日做密码。”

  就在楚心出门的那一刻,廖可欣费劲的撑起身体说道:“还魂禁咒不可以打开的。”

  楚心像没听到一样,快去离开,走出单元楼口男人在路灯下等着楚心。

  楚心忐忑的走到他面前,犹豫刚才自己阻挡了他,怕他生气此刻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不知所措。男人,没说什么,只是紧紧抱住了楚心,此刻楚心是彻彻底底迷上了男人,可是她却不知道她只是男人的祭祀品罢了。

  在楚心和男人离开后,廖可欣咬牙努力爬到了道堂,费力的从抽屉中翻出来银针,她定了定神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多想了。因为,她虽然不知道那人要禁术做什么,可是她能感受到楚心有生命危险。而且,她知道“还魂禁咒”一旦使用是一命换一命。

  此刻,廖可欣拿着银针扎在了自己的百会穴,她要用道派的一种秘术来催化自己的身体机能和法力在一定时间内达到超长界限的发挥。可是,这种秘术也是有后遗症的重则身亡,轻则全身瘫痪。但是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经过一系列操作,廖可欣此时此刻身体机能和法力达到了空前的爆满,她追踪到了男人与楚心,因为这一次他们两个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气息,去的那个方向就是现在的太平间。男人要在哪里完成一个伟大的壮举,她要复活一个魔神,他魂牵梦绕近千年的一个女魔头。

  楚心随着男人到了太平间,当初并不是太平间,还是一个教室。只不过是放人体标本的教室,在他们到了教室的时候,那里不是何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祭坛。

  祭坛上的画像不是佛道两家,一个牛犄角的鬼面,楚心看着一阵发呆,这是魔王——阿人。自己爱的人怎么会摆这样的祭坛,男人面无表情走过去,进行了一系列的参拜虽然楚心不动,但是从那一丝不苟的动作来看,男人对这种礼仪那是很长熟练的,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楚心想问男人的时候,男人的话让她明白了,也更明白了自己是一个被男人选好的一个容器,用来装男人挚爱的一个容器。

  就在楚心想跑的时候,教室内的所有标本动了起来,直直冲楚心跑来要抓住她,楚心此刻把自己所学的所有道术功夫都用上了,可是任凭你在英雄对于这些无魂无魄的行尸走肉来说双拳难敌四手,没多久楚心就被制服带到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微笑着抬手抚摸着楚心的脸庞说道:“你不是很爱我么,为什么要跑呢,就算这个身体的魂魄不是你了,但是身体和容貌依旧是你的,所以你依然没损失依旧得到了我呀。”

  对于此刻男人的笑容,曾经楚心被这个笑容迷的失魂落魄,此刻在看到这个笑容楚心只觉得这是来自地狱的笑容。

  仪式要在傍晚,男人使楚心昏了过去,他要安心等待已经等待了一千年了,他不允许失败所以这次一定要成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男人此刻激动的把楚心抱上了手术台做成的祭台,人体标本分立在门口以防有人进入。男人按照禁术的步骤一步步的操作,顷刻间阴风阵阵,教室里面窗户,展柜哗啦啦的吱吱吱做响。教室水泥地此刻就像一个无底黑洞一样竟然动了起来。

  “奎,是你吗?”一个空洞的女声在教室回荡。

  “阿妹,是我一千年了我终于可以让你还魂了。”男人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