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17章 大漠风沙起

作品:永序之鳞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一般冶行

  奎斯小队众人耐心地等待着索尔石消息,布拉奇已经带着哈克南的尸体来到了塞勒姆部落驻地附近。这个倔强的沙漠精灵在离开撒闪王庭绿洲的时候仅仅牵走一头恐鸟坐骑,为了加快行进的速度,他将哈克南的遗体牢牢绑在坐骑背上,而他自己就靠着自己双脚奔袭。

  得益于食人魔巫医帕鲁在临别时赠送的“藿香正气药剂”以及健硕的身体,布拉奇牵着因为疲惫而不愿前行的恐鸟,夙夜之间奔袭逾百里,总算赶在旭日初升之前来到了塞勒姆部落的驻地。

  和撒闪王庭类似,这里也是一处沙漠之中的绿洲,在其周围本来应该也散布着许多警戒巡哨的游骑。可是直到布拉奇已经快逼近距离驻地不足数里,尚未有任何游哨前来驱逐或者盘问。这很不寻常,布拉奇心中隐隐有些猜测。虽然这个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么他此行就会减少很多阻力,但是他并不希望自己一语成谶。

  当这个早已被宣布成为叛逆的塞勒姆精灵重新进入阔别数月的绿洲,并没有遭到预想中的部族武士的围捕,他甚至都没有见到几个拿着弯刀的武士。往日嬉闹不休的精灵孩童,也被长辈勒令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家的帐篷之中。布拉奇只是间或看到了几双从毡布门帘的缝隙向外窥探的小眼睛,不过瞬间就有轻叱声传来,那些好奇的小家伙也都被其姆妈揪着耳朵驱离了帐篷门口。

  牵着背负着塞勒姆伪酋、孽徒、安达之子的恐鸟,布拉奇穿过了往日商贾成群、熙攘不休,今日却分外冷清的大巴扎,来到了原先的住处。令其有些意外的是,自己的帐篷并没有被哈克南下令裁撤——也许是那个小子还没有来的及罢了,沙漠精灵劝慰着自己。

  曾经象征自己大武士荣誉的“人头柱”丛——那是数倍于其它大武士在自家门口插着的“人头柱”所组成的荣誉之林,这本是往日的“拔舌者”最引以为傲的装饰物,在现在这个“归来者”眼中却显得有些毫无意义,他甚至将恐鸟坐骑的辔头随意地缠在其中一根“人头柱”上。

  “不好意思,已经忘记是谁的老兄,这笨鸟还要拜托你看一会儿了。”

  撩开帐篷的门帘,走入其中。弯刀、皮甲、音言水晶仍旧整整齐齐地码放在自己帐篷中的收纳箱里,看来部落里的那些小贼与顽童仍旧记得自己“拔舌者”的赫赫凶名。叹了一口气,仅靠双脚在沙漠之中奔袭百里的疲惫感一时间涌上心头。

  布拉奇将用炽影兽皮包裹着的哈克南轻轻放下,在帐篷角落的小杌子上稍歇了片刻。然后他就费力地穿上了由已逝的哈吉尔汗所赐、用炽影兽皮所鞣制且嵌入了银线的仪式铠甲,再把自己脖颈间佩戴的附魔项链换下——因为数月以来没有好好养护,镶嵌在项链上的音言水晶已然散去了法术灵光。好在自家帐篷里有现成的备用音言水晶,布拉奇随手拿起工具,熟练地将其换好。他最后拿起的是两把弯刀——也是由哈吉尔汗所赐、用精钢锻造并镶嵌有猫眼石装饰其上——自己带走的那两把已经在前天夜里的战斗中彻底损坏。为了接下来的行动,布拉奇不得不还上这对精良的武器,但其并不想使用它们,若是之后自己能够有选择余地的话。

  做好了这些准备,这个数个月来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沙漠精灵重新变成了塞勒姆音言大师、部落的大武士。他重新扛起被放置在地面上的哈克南,撩开帐篷的毡帘大步走了出去。

  塞勒姆驻地的冷清景象,准确无疑地向布拉奇透露了信息——部落的其它贵族召集了全体武士,正在举行“选王大会”。事实也正是如此,哈克南殒命身死的消息已经伴随着溃退回来的军队传遍了整个部落,塞勒姆的诸位王公都在第一时间获悉了这个消息。群情震惊之下,为酋长复仇或者其它事宜反倒被搁置其次,首先要解决的事情就是选出新的酋长。

  哈克南兵败身死,哈吉尔·奥图一系男丁血脉就算是彻底断绝。按照祖例,这个情况之下所有的塞勒姆部落贵族武士都有资格成为新的酋长。只是要通过大武士考校武艺以及让其它贵族公开投票评价其贤与不贤而已,而这个推举新任酋长的过程就叫作“选王大会”。

  这场“选王大会”已经召开了半日有余,正是不断从会场抬出的因比武失败而丧命的贵族武士才让塞勒姆驻地的氛围如此冷清肃杀。以这些部落民和来往于此商贾的经验——“选王大会”其实并不算罕见,事实上,哈吉尔·奥图也是借由如此机会成为了塞勒姆的酋长——他们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躲在帐篷之中避过刀兵,等到那些沙漠精灵贵族们“推举”出新的王者再跑出来山呼万岁。

  只是布拉奇没有办法像普通的部落民一样选择躲避,作为一名被宣布的部落“叛逆”,他必须通过手里的刀,口中的言为那个不肖之徒夺来属于哈吉尔之子应有的死后威仪。

  并不需要向其他沙漠精灵打听“选王大会”的举办地点,作为曾经哈吉尔·奥图的搭档,布拉奇甚至站到过比武擂台之上。那时的他年轻气盛、意气风发,手里的弯刀所向、口中的音言所指,整个塞勒姆部落的武士都无有敢与其一战者……布拉奇从豢养炽影兽的地下兽栏旁边经过,在地下溶洞黢黑通道之中左转右拐,就来到了一处人声鼎沸的巨大洞穴。

  就好像把整个塞勒姆都搬到了这里一般,密密麻麻的武士占满了整个坑道。布拉奇踏足其中,并没有吸引群情激昂的塞勒姆贵族武士注意,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心擂台上。各个王公麾下的大武士们在替他们效忠的对象互相“考校”着武艺。

  此时擂台上面站立的正是卫冕擂主,刚刚将一个对手斩落台下的他正用弯刀拍击着自己的胸甲,在向在场的所有沙漠精灵武士炫耀着自己的勇武。“我来战你!”在擂主的刺激之下,台下又有一名勇士向其发出了挑战。

  上台的这个沙漠精灵使用的是一杆两端包裹着铁蒺藜的战棍,也许是由于一寸长一寸强,亦或许是因为擂主之前因连番守擂消耗了太多力气。没消几招,战棍武士就抓住了一个破绽,磕开了交叉挡格的弯道,一记突刺将带有铁蒺藜的战棍捅到对手脸上。当之前的耀武扬威者连滚带爬跌下了擂台,新晋的擂主又开始重复着前者的行为。

  扛着哈克南尸体的布拉奇看着连番闹剧一般的打斗,不由得摇了摇头。再将肩扛之物安寨在一处岩壁上的罅隙之内后,他站直了身形一字字说道:

  “大漠风沙起……”

  在音言之术的作用下,布拉奇的话语犹如平地惊雷,震响了整个洞穴。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