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002 不似少年人,却遇少年事

作品:是男人就死100次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魔王山泽

  听邻居们常拿当年的冯妈妈开玩笑,好些个同年岁的和上了岁数的,起冯妈妈的时候,嘴角自然勾勒,用一种你一定会很懂的眼神来告诉你,她当年真的很了不得,是真的了不得的了不得,要竖起大拇指的。

  至于哪方面厉害,大多都会心一笑,你知道就知道,你不知道,猜不到,我们也是不会告诉你的。

  冯妈妈很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眼睛里仿佛能看化了冰雪似的,秋波暗送,神眸幽幽,

  “切,李掌柜就爱拿我开心,许是今儿难得的好气,便跟妈妈我许一些好听的漂亮话,等这阴了,那人和话,也不知扔到了哪个犄角旮旯里喽。”

  “哪有,从咱们沣水镇放眼看去这片苍茫大地,能有冯妈妈这般姿色的,举一世而不可立,您这可是姿色浑然成!”

  满回身轻轻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腰肢,不得不,这女人身材真是特别的好,不想那些所谓的二八佳人那么消瘦稚嫩,该圆的圆,该翘的翘,皮肤也是白皙细腻,尤其是腰肢,刚才顺势一带,感觉腰臀曲线惊人,没有一丝赘肉,低头一看,倒是应了李掌柜的话,

  忒是凶残!

  冯妈妈忽然抬头,眼神如狼似虎,盯着额头冒汗那位爷,娇俏的脸上凭的生出几分红晕,身体不管不鼓冲破了围栏跳进了满的怀里,声音似有迷离的轻声道,

  “没想到李掌柜对我是这般的真心意切,都是邻居我也不好弗了面子不是,要不我破回例,今晚夜半三更,过我那去耍耍?”

  她紧俏的嘴凑到满耳边,不似轻声的又道:“我听隔壁卖胭脂水粉的刘寡妇,李掌柜还不曾泄过真火,放心吧,红包早早给你准备着。”

  她几乎贴着他的耳朵,吹出的热气撩着满的脸,同时伸出一只白嫩的手在满的胸前偷偷的画了个圈。

  满神色一动,眼睛飞快的向外一瞄,道:“咦?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冯妈妈安心吃瓜子,我去看看。”罢,将怀里的手拿出来,放了一捧瓜子,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冯妈妈站在原地,用一种道德君子都挑不出毛病来的大家闺秀的姿态端庄而立,脸上艳媚的神色顿时收敛,她看着满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丝玩味,

  “跟妈妈我斗,再修炼个千儿八百年吧。”

  转身扭动着腰肢,边磕着瓜子,边朝绣楼里面步行而去。

  有事那是假的,这冯妈妈的厉害,他也不止领教过一两次,可毕竟是邻里街坊,寡妇爱探人短,木匠爱木长,这位风姿绰约的冯妈妈嘛,爱称一些肉带荤腥的斤两。

  少年人看下事,都是带颜色的,

  而他早已不曾少年。

  不过没事那也是假的,刚想在镇子里溜个弯回去,就遇到了事,是真出了事。

  有人吵闹有人围观,从围观者气定神闲指指点点的神态上来看,事儿不大,毕竟坊间巷里,一般也没什么大事儿。

  满挤进人群,一瞧,还认识,刘公子。

  刘公子也算这条街上的名人,家世不详,只知道早年祖辈也是这沣水镇的人,且家境殷实,后来似乎是糟了仇家追杀,举家离开,刘公子时候也跟着逃了,可过了十几年又身穿破衣烂杉的回来了,重新住在早已经破烂不堪的旧宅子里,

  不过却还是以公子哥自居,平日里也会去冯妈妈那绕两圈,只因口袋空空,被人无情的赶了出来。

  虽然是被赶出来的,可他嘴里却是另一番掩耳盗铃的辞。

  满侧着身子,钻进人群,这位刘公子正义愤填膺的指着一个算命先生发脾气,手舞足蹈,一张略显苍白营养不良的脸憋的通红。

  “你凭什么不给本公子算!本公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榜眼探花手到擒来,宫学府随便进出,只是本公子如今大隐于市,不屑浮名。你你你,你瞅什么瞅,本公子的句句属实!你什么态度你,你整条街打听打听,谁不知道……”

  “哎,刘公子别那么大火气嘛,您可是个斯文人,跟一个算命的发这么大脾气,犯不着,让街坊们瞧见了也不好看不是?”

  满凑过来,伸出四根手指,在刘公子干瘦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刘公子刚要发作,扭过头却是一愣,憋了一脸的火气强压下去,

  李掌柜的这份面子还是要给的。

  毕竟饿的饥肠辘辘之时,总是这位好心的李掌柜肯给自己一些施舍,

  他是个好人。

  刘公子憋着火气道:“这老东西,本公子好心照顾他生意,他竟然敢不给本公子算!这老东西肯定是学艺不精,根本不懂什么叫两仪生太极,太极生八卦,本公子懂!这老东西肯定是学艺不精,怕被本公子拆穿!李掌柜你是个明事理的人,你,就这么一个江湖骗子,我能让他在这儿祸害邻里街坊吗!”

  瞧瞧,虽然没生明白四象八卦,可却会找一流的借口!

  他大义凛然的乱一通,眼睛却不自觉的撇了撇算命先生的红布方桌。

  满心细,察觉到他眼睛上的那点动作,顺带着一撇,见方桌上一溜整整齐齐的四枚铜钱,每个铜钱都干干净净,正面朝上,铜钱之间的距离几乎是分毫不差。

  满顿时明了,呵呵一笑,伸袖子在放桌上一拂,四枚铜钱便像变戏法似的消失。借着拉过刘公子的手,轻轻一拍,和颜悦色的,

  “刘公子也是有身份的人,大人不计人过,公子通晓易理深明大义,想拆穿他当然是为了街坊们好。可你瞧他一个糟老头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也没别的营生的法子,两句糊弄饶好话挣点钱,不算什么大罪过,你就放他一马吧。哎,对了,公子吃过了没有?店刚琢磨出来几个新鲜菜,要不刘公子去尝一尝?帐算我的。”

  刘公子将手从满手里抽出来,悄悄缩进袖子,一脸不情愿的道:“本公子吃过了,中午下人们给做的红烧肉,腻了,这会正撑着呢,可……李掌柜既然开了口,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一些的,不过得记住,随便一点菜就行了,肉什么就免了吧,不合胃口。”

  着回过头来,对算命先生道:“老东西,今儿算你走运!”

  旁观人群中发出几声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