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百五十六章:老戏骨,赵德汉吃面

作品:文娱从综艺开始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游方老盗

  一枪打完,方景继续保持姿势不动,呼吸缓慢,尽量不让枪身抖动。

  以他一米八二的身高,真正的军队里是不合适做狙击手的,好的狙击手其实个子不高,大多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五之间。

  个子高了不便隐藏,容易暴露,到了战场就是活靶子。

  只不过他们在拍电影,很多事肯定要影视化,总不能真找一个狙击手过来演。

  太阳慢慢爬高,转眼就到了正午,方景一动不动趴几个小时,额头细汗密布,耳朵被蒋路霞的机关枪都震麻了。

  “起立!”

  “集合!”

  一声令下,方景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自然迅速起身,跑到废旧工厂中央集合。

  “今天是训练最后一早上,你们导演在外面接人,所有人,向后转!”

  猝不及防,两个月的苦训就这么结束,众人都是一愣。

  虽然教官很严格,但真到分别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对方是蛟龙突击队,真正的特种兵,以后他们不会有再见面机会。

  “看什么,走吧!方景……演的时候把我演帅点。”

  “还有我,张毅,你别给我形象抹黑。”

  方景一下怔住,转头看向天天教自己打狙,却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中年男人,他演的原型居然是他?

  红海行动剧本不是凭空虚构,本子是海军给的,林超闲改编一番后成型,原型是也门撤侨真实发生的故事。

  当年就是蛟龙突击队千里奔袭,枪林弹雨中救人,保护侨胞安全撤退。

  之前这位教官讲过当年的残酷,方景也问过认不认识他演的狙击手,有没有剧本里这么牛逼,教官笑笑不语。

  立正,稍息,方景崇敬望着二人,抬手敬礼,其他六人也是一样,这些人英雄,一个军礼足以,一切尽在不言中。

  转头,踏步离开。

  门口,林超闲戴着帽子在小巴车上等候已久,看着出来的几人笑道:“不错,两个月时间不见果然大变样,有那么几分样子。”

  之前方景问他怎样才能彻底融入军人角色,他的回答是有些角色靠想象是想象不出来的,只有打碎自己,才能进入到另外一个身体里。

  这才有了每天不要命的训练,如果身体没有外形上的变化,那自己都很难相信这个角色。

  没有人回到林超闲的话,上车,笔直坐着,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很好,看来超出我的预料啊,本来我还想让你们先休息两天,现在看来没必要,趁热打铁,明天就开工。”

  趁着他们这股军人气质还在,林超闲没让几人休息,这是入戏太深,一旦退出来就很找回状态。

  次日,北非一处小城,一千多名工作人员开始布景,埋道具雷,埋坚持炸药用量,坦克,重机枪还原,前前后后征用大半城市。

  剧组工作人员加起来近两千,群演高达四千人,其中大部分是老外面孔,不少是当地军人客串。

  忙碌三个多小时,剧组开拍。

  “轰!”

  一声声爆炸声震耳欲聋,伴随着的还有机枪声,四五辆坦克入场,一身迷彩坐在车内,方景面色冷酷,眼睛瞟向外面,下意识握紧狙击枪。

  教官说过,真正的战场谁都怕,枪林弹雨,不怕才不是正常人,但军令如山,一旦命令下达,前方刀山火海也得冲。

  这一刻,他仿佛感受到那么几分沉重意味。

  “给方景面部一个特写,还有手。”导演棚,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林超闲拿着对讲机对摄像说道。

  “顾顺,李董,占领制高点!”

  “一队跟我去救人,二队留守车队,烟雾弹上!”

  下车,冲向街道房间,最快速度跑到四楼,通过钢丝绳来到对面高楼楼顶。

  在剧组工作人员在布景的时候他们也没闲着,这一切排练过七八遍了。两侧街道中间二十米高,一旦失手就是残废,谁都不敢大意。

  ……

  国外,红海行动拍得如火如荼,国内的人民的名义也开始在央视和爱奇视频播出,事先没有任何宣传。

  清一色国字头的演员就是最好的宣传,一个买菜的保姆都是国家一级演员,你还想怎样?

  第一集开始,夜晚,一处小区,于晓伟饰演的反贪人员抓捕贪官赵德汉,赵德汉前脚送老婆孩子下楼,后脚反贪局进屋。

  “我去,这是贪官?侯亮平是不是对贪官有什么误解?”

  “尼玛,这要是贪官我直播洗头。”

  “凡是都有反转,我觉得这个侯亮平应该不是好人。”

  看着家徒四壁的赵德汉端着一碗炸酱面吃的热乎,网友弹幕刷的飞起,任谁看了他都不会当是贪官。

  “权利大小都是为人民服务,你这个同志思想有带提高。”

  听到赵德汉的话,侯亮平笑了,转头对同事道:“听到没有?有权不能任性,但可以谋私,是吧,赵处长?”

  “身在这个位置上,嫉妒我的人很多,各位,要不坐下吃点?”

  一人一句,侯亮平和赵德汉聊得欢,从工作到家庭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是朋友。

  吃着炸酱面,眼睁睁看着侯亮平同事翻自己家,赵德汉一点不虚。

  “侯处长,在书柜里找到存折。”

  听到这话,赵德汉吃面的手一顿,抬头望了一眼。

  剥着大蒜,侯亮平头也不回,“多少”

  “加起来十二万五千六百块。”

  “欧元还是美元?”

  “RMB!”

  “候处长,我总不至于连这点存款都不能有吧?”赵德汉淡定,老实得像一个庄家汉子。

  实际上他也是确实是农民出身,从小苦出来的,能坐到今天的位置非常不容易。

  “不至于,不至于,这还没我多呢。”

  脸色不变,仿佛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侯亮平继续帮赵德汉剥蒜,大蒜就面,这可是一道好菜。

  看到这,网友基本有了自己猜测。

  “我就说了,他不是贪官,其中应该另有隐情。”

  “这人要不是贪官,我名字倒着写,没见侯亮平剥蒜吗?这个应该是有寓意的。”

  “话剧上有个说法,如果开场房间里挂着一把猎枪,最后这把枪一定会响,这是隐喻赵德汉装蒜呢。”

  “侯亮平查他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把握人家会上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