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五十六章 箭在弦上

作品:龙图风云录 | 分类:武侠小说 | 作者:越小橙

  房门一开,只听一个声音说道:“谁?!”

  王问鼎应道:“我是王问鼎,逸仙楼的王问鼎。卓姑娘,咱们是旧相识,贺兰姑娘让我过来喊你们过去。”

  听到王问鼎的话,卓小蚕和她身旁的赵婀同时起身,跟随王问鼎走了出来。

  此时,万花楼的一楼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不断聚集一些虎背熊腰的壮汉,手里拿着各式的兵刃,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在嘀咕着什么,时不时地瞅一瞅二楼沈自逍他们待的房间口。

  “田妈妈!在吗?老板找你有事!听到了回一声!”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破口喊道。

  王问鼎、卓小蚕、赵婀三人刚进到房间里,门还没关上,就听到这叫喊声。

  王问鼎不禁心里一个激灵,怕什么来什么,这句话听起来,明显是在试探虚实,如果不回应,或者不是田令萱回答的,下面的打手一定会蜂拥而上,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贺兰朗月走到田令萱的身前,威胁道:“老虔婆,该你说话了!说错了话,我立刻让他们割下你的脑袋来,快说,说你在喝酒,得一会儿才能出去。”

  田令萱眼睛转了一转,柔声回道:“这个时候还威胁我,你个死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放聪明点,田婆子,我的封喉剑可不是闹着玩的,抹你的脖子不用废多少力气。”沈自逍听到田令萱心有不忿,将湛卢剑向她的脖筋出挪了挪,作势要割。

  “别介,别介,我听话还不行吗?蒋二兄弟!你和老板说下,我在这里陪客人喝酒,稍等一会儿去见他!”眼看要被抹了脖子,田令萱情急之下,喊了话,稳住了外面的打手。

  原来那蒋二兄弟是衡山派铁面飞龙戴瑾的弟子,名字叫蒋诚,是专门在万花楼充当护楼的打手头目的。

  “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贺兰朗月拍了拍田令萱的脑袋,满意道。

  王问鼎见已经稳住了外面,问卓小蚕二人道:“你们带了多少人来?”

  卓小蚕指了自己和赵婀,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说道:“就我们两人啊!”

  “什么?就俩人啊!外面的打手不下百余人,咱们五人,加上楼下的几人,在这狭小的封闭空间里,怎么全身而退啊?”王问鼎一脸无奈的说道。

  王问鼎本以为卓小蚕她们来救人,怎么也得带上十几二十个帮手,没想到就来两人,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眼下箭在弦上,对方人多势众,一旦打起来,实在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毫发无损的能出得去,想到这里,他额头上也不禁渗出了些许汗珠。

  “怕什么?和他们拼一拼,我们点苍派的人也不是孬种!杀他个痛快!”贺兰朗月兴奋道。说着她就走到床边,摘下了床帏上挂着的一柄长剑,转身就要出去。她被万花楼的人欺压了有些时日,憋了一肚子的怒火,这一遭脱了困境,登时爆发起来,兴奋得有些压抑不住了。

  卓小蚕上前一把拉住了贺兰朗月,劝道:“师妹,你别冲动,王公子担心的也不无道理。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好,盘算好了,我陪你一起出去大杀一通!”

  贺兰朗月被卓小蚕的劝说,稍稍稳住了情绪,点头道:“那就听师姊你的话,可是,周师哥他们俩还生死未卜呢。如何是好?”

  “田婆子,贺兰姑娘说的人现在在哪里?”王问鼎质问道。

  田令萱被问得一头雾水,小声回道:“贺兰姑娘,谁是贺兰姑娘?”

  “你别装糊涂,贺兰姑娘就是婵月姑娘,他的周师哥两人,被关在哪里?”王问鼎看出田令萱是故意的,便态度凶凶地说道。

  “哦,你说的是那个大胡子和一个相貌堂堂的公子吧?”田令萱听到王问鼎的解释,恍然大悟道。

  “没错,就是他们二人,他们怎么样了?”贺兰朗月急切地问道。

  田令萱用余光瞟了眼贺兰朗月,说道:“大胡子在磨坊拉磨,那漂亮公子在接客。”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说说怎么回事?”贺兰朗月听得有些恼火,焦躁道。

  田令萱咳嗽了一声,说道:“大胡子的脑子有点一根筋,非要打赌他能在十天磨出一百担的稻米,说他能办到的话,就放了你们三人,我看他脑子彪呼呼的,就答应了他,所以他在磨坊充当驴转圈拉磨呢,现在已经拉了三天了,听说已经磨出来了三十担米。不过,他这三天吃得也满多的,已经吃进去了二百多碗米饭,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们是养不起他的。”

  听了田令萱的讲述,贺兰朗月也憋不住笑,喃喃道:“这个老杨,真是蠢!用这样的办法救人,不是坑自己吗?也就他能想得出来!那我周师哥呢?”

  “你说的是那个相貌堂堂的公子吧?我看他长得不错,本想收到我的房内,结果他誓死不从,于是,我给他吃了点好东西,威胁他去接富贵的女客人了。”

  “你个王八蛋!老虔婆!我杀了你!”贺兰朗月一听到周奉璋被逼迫接女客,气得涨红了脸,执剑就要刺向田令萱。

  “慢来!师妹!”卓小蚕眼疾手快,急忙出手死死按住了贺兰朗月,又劝道:“你杀了她,到哪里去找周奉璋和杨怀璧的下落?”。

  一句话顿时浇灭了贺兰朗月的怒火,是啊,如果错手杀了这个老虔婆,自己是痛快了,但是到哪里去找寻杨怀璧和周奉璋的下落呢?毕竟二人也是自己的同门师兄。想到这里,贺兰朗月拿着长剑的手自然地垂了下来。

  恰在此时,又听到外面传来喊声:“蒋老二,我让你喊田妈妈来一下,你没听到吗?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老板,田妈妈在陪客人喝酒,说一会儿就去!在下话已经传到了。”只听那蒋二兄弟怯生生的说道。

  房间里的田令萱听到对话声,浑身一震,嘟囔道:“他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