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七十五章 幸运

作品:黄荆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宝庆十三郎

  “现在你知道,自己和雯雯的差距了吗?”

  似乎有些无意,但是月色下阿能的脸色,却有些严肃。对于蓝玉莲的神情,他自然有着一些决断!

  “我,,,,,,”

  阿能挥手止住,蓝玉莲继续说,目光看向了外面。外面月光下的茫茫雨林,在皎洁的月色下就像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海洋。

  随后缓缓的回头,沉声说:“我,肯定也要走,但是,不是现在,雯雯,,,,,,就留在这里吧!,,,,,,”

  “什么,,,,,,?”

  大家都骇然的看着阿能,显然不明白阿能的意思。但是看着阿能的决断,似乎也明白改变不了。

  尤其胖子看着彭乾的时候,甚至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他本来在外面店里的时候,感觉和我的关系还不错,不过相处的时间显然太短。所以到了这片雨林之后,他还是倒向了彭乾这边,其实这也算说人之常情了。

  现在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看着他眼神里的感觉,明显对自己的选择,已经有些后悔!

  尤其看着彭乾脸色惨白,不知道是刚刚受伤所致,还是已经吓成这样,胖子自然都不敢肯定。但是想到自己受伤还没有好,而这里有吃的可以基本上吃饱,心里就无尽后悔!

  但是这世上,历来都没有后悔药吃!

  “阿,能,咱们,,,,,,现在,不能走吗?”彭乾显然不甘心,虽然知道很难改变阿能的念头。

  知道自己就是带着胖子走,不说出去会不会碰到野兽,就是想到那个被自己完虐,现在回来报复的周建国,就感觉到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起来!

  这里一连串的变故,完全颠覆了彭乾的念头和认知。虽然感觉到老天有些不公,甚至对我有些恨之入骨,可是这时看着阿能的样子,他也只能隐忍不说。

  “你要走,我不拦你!”阿能的声音冷冷的,甚至几乎都没有看彭乾。

  在他看来,彭乾不过是自己,目前需要的一个人,对于接下来的选择,他自然有着自己的想法。所以不但没有注意彭乾,甚至眼神也给着蓝玉莲某种警告。

  不过给到彭乾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表露:“不过相处了这些天,别怪我不提醒你。他现在自顾不暇,暂时没有下死手,你们如果走的话,我不敢保证,不激怒他!,,,,,,”

  “那,怎么办,,,,,,?”听到阿能说破,彭乾彻底无语了。

  不说这段时间自己陷害我,光是刚刚因为兰芳要偷偷走,把兰芳都打的够呛。光是这件事,只怕我都不会放过他。所以彭乾脸色阴晴不定,暂时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单纯从保命来说,大晚上的在这片玉林里,有着栖身的地方,我肯定不会再冒险,因为现在兽祸时期,随时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危险在哪里!”阿能很冷静,甚至显然也有些现实。

  最后警告蓝玉莲说:“所以我要走,也是明天早上,,,,,,”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阿能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显然他不在乎这些。让彭乾郁闷的是,阿能确实一直都低调。至少在黄荆面前,阿能没有做坏人,彭乾明白自己就是个反面教材!

  “所以,你们明天走,我留下!”

  蓝玉莲的声音,不但让人意外,话里的意思,就连阿能都愣住了一下。

  “不可以!”

  阿能和彭乾,几乎同时出声,难得意思一模一样!但是显然,两个人话里的意思,明显不是一样。

  彭乾对于明天走,心里是有着不愿意,毕竟知道自己在黄荆面前,此时有着巨大的危险。他生怕黄荆来找麻烦,而他又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应付,这时的郁闷自然可想而知。

  而阿能却是对于蓝玉莲了解,蓝玉莲说自己要留下来,明显有着某种本能的原因。所以阿能自然不愿意,但是也不想明说出来!毕竟这里还有胖子和彭乾在,他需要一点神秘感。

  “你们还有更好的计划?”蓝玉莲带着自嘲,甚至看着了阿能,眼神里那种感觉,虽然不能说是绝望,却绝对是义无反顾。

  似乎有些喃喃自语,当然也有着一些无奈:“仅有的一丝尊严,被他践踏的体无完肤!在他面前,我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没有死,已经是幸运了,所以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手段,,,,,,”

  “黄荆,,,,,,建宁,现在怎么样,,,,,,?”

  看到瞬间拔出了,袁建宁腹部的匕首,却没有马上用布条,和药物来给伤口止血,罗小珊脸色都有些发白。

  她本来想帮忙,但是袁建宁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居然侧身隔着我之后,让罗小珊近身都有些不方便。因为看到袁建宁伤口不住流血,罗小珊倒也没有计较这些。

  但是罗小珊心里有些黯然,不过暂时也没有多说。随即惊骇的看着我嘴里,正在不住的念念有词,甚至在手里画着什么,显得有些神神叨叨的感觉!

  这时候看着很危险,罗小珊心里自然诧异紧张。不过因为我是在救袁建宁,所以她倒也不好说什么。随后看着我左手手掌,直接覆盖在袁建宁的伤口上。

  有些荒唐的感觉,明明有布条和草药不用,罗小珊接着和区香,甚至还有刘欢一起,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几乎忍不住要出声询问,是不是我太过紧张而忘记了。

  因为我没有马上用,刘欢端过来烧开的水,完全煮过的布条堵伤口。反而在刀拔出来,停顿了几秒之后,缓缓的移开了,自己覆盖在伤口上的手掌。

  随后让人目瞪口呆,甚至心里有些惊悸的是,此时再看袁建宁伤口位置的鲜血,明显似乎不再往外流了!如果不是还隔着衣服,这些人只怕早就叫起来,却也有些面面相觑的感觉。

  “黄荆,这,,,,,,”连袁建宁自己看到,都有些目瞪口呆。

  毕竟刚刚拔出匕首的时候,虽然不说血喷出来,至少还是在不住的往外冒着。而此时看着用手堵住我的时候,仅仅才几秒的时间,这血居然就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