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百八十九章:金豹服软

作品:绝世战神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双手背后的人

  那块大理石板,重达三十多斤,砸向沈七夜时,呼呼带风,遮天蔽日。

  而金豹趁着那块大理石板吸引众人的目光时,他的助跑飞起,整个身子紧贴着那块三十多斤重,却又有一平方大小的大理石板的后头,这是准备一击不成,二击必杀。

  因为从沈七夜这一面看,他只能见到飞来的大理石板面,但是从伍长风这边看来,这块飞来的大理石板却只是一个屏障法,躲在后头的金豹才是真正的杀机。

  哪怕沈七夜能躲过这块大理石板,也绝对躲不了金豹的后手。

  三河人大多习武,别墅外头一群工人反应过来,立马看出了金豹的路数,纷纷替沈七夜打抱不平。

  “草,这个人真是不要脸,竟然用这种江湖路数。”

  “国术本来就是用来杀人,你以为是电视剧?”

  “只要能杀敌制人的都是好路数,希望沈七夜能躲过一劫吧。”

  “不对,沈七夜这个名字,我好像从哪里听说过?”

  在别墅外面,一个交友广泛的工头,猛的觉得沈七夜这个名字耳熟。

  说这时那时快,就在他们议论的功夫,大理石般已经铺天盖地砸在了沈七夜的跟前,他一拳轰出,厚达三公分的大理石直接被沈七夜一拳轰的粉碎。

  而且这一拳余力未消,轰碎大理石板后,余波又咋了金豹的胳膊上,直接粉碎了他想要偷袭的计划。

  咚!咚!咚!

  金豹凌空落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沈七夜一拳打的连退三步,肩膀都生疼,这一次金豹都重视起沈七夜。

  一个武道中人,不光能看穿他这一招瞒天过海,而且能让自己的肩膀产生疼痛,沈七夜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你到底是谁?”金豹如临大敌的看着沈七夜问道。

  沈七夜却面无波澜,伍长风金豹决定动手的时候,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哪怕沈七夜没有踏入神境时,金豹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踏入神境以后,这个金豹在武道上的造诣还不如卢展山。

  “沈七夜。”

  “不可能,我在三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你肯定还有其他来历。”金豹不信邪的说道。

  “看你步入宗师不易,今日你跟伍长风跪下来道歉,在磕三个响头,我就放你一马。”沈七夜淡淡说道。

  伍长风与毒蛇之间,为了一个女人生起的祸端,说不上谁对谁错。

  毕竟毒蛇不知道小琴是伍长风的女人,而毒蛇也确实跟小琴之间发生了关系,但是沈七夜今日必须要替兄弟讨回一个公道,毒蛇一家绝对不能白跪。

  为了兄弟一家讨回做人的尊严,沈七夜就算改变计划,将与伍乾坤的黑河县之争,摆到台前又有何妨。

  他是看在金豹步入宗师不易,又不是主事人的前提下,这才心生怜悯。

  可是这话落到了伍长风耳中,就变得相当的刺耳了。

  “沈七夜,你真是大言不惭,刚才金豹只是想快刀斩乱麻,使了一点江湖路数,就算被你识破,你以为你真是一名武道大师的对手吗?”伍长风相当不屑的说道。

  从来都只有别人跪下来跟他道歉,哪有他跪别人的道理。

  金豹顿时陷入了沉思,他倒没有像伍长风表现的那么猖狂。

  毕竟这事是伍长风做的太过了,正在他考虑要不要继续试探沈七夜的深浅时,刚才那名工头在第三次听到沈七夜的名字时,他终于想起沈七夜是谁了。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了,沈七夜就是打败香河卢宗师的那个神秘高手,对就是他!”工头兴奋的大吼说道。

  这一声提醒,让伍长风差点没摔坐在地上啊。

  伍长风可能不知道卢展山是被沈七夜打进医院,但是他却知道卢展山住院的消息。

  卢展山的威望不可止局限香河,哪怕是在黑河与红河两县都是如雷贯耳,而刚才那个工头也是广交朋友,昨天在酒场上听香河的一个朋友提起沈七夜的光辉事迹。

  这时金豹也终于知道自己惹到什么人物了,萌生了退意,因为卢展山可是宗师巅峰战力,卢展山都不是沈七夜的对手,金豹又怎么可能会沈七夜的对手呢?

  金豹只是看在伍乾坤的面子,才替伍长风出这个头,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弟弟级别的人物,把命送掉。

  “沈先生,原来您也是宗师,沈宗师多有得罪,那么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金豹收敛了脾气,说完就想跑,在他眼里,他已经给了沈七夜台阶下。

  但是他刚走出别墅,沈七夜悠然的声音就从金豹后面传来。

  “我还是那句话,我兄弟一家不能白跪,只要你跪下来磕三个响头,今天这事就算过去。”沈七夜说道。

  金豹足下猛的一顿,他已经打算走人收敛了杀机,但是沈七夜的杀机却依然还在。

  哪怕他已经走出了别墅七八步,依然能感受到沈七夜那股咄咄逼忍杀机,如同一道刺芒,扎的他的后背生疼。

  金豹咬牙扭头说道,“沈宗师,杀人不过头点头,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吗?”

  王嫣儿笑了,毒蛇笑了,毒蛇家的数百名工人都跟着笑了。

  “刚才是谁让老板与老帮娘跪下的?”

  “金豹,你在我们黑河县也是一个人物,当我们老板一家给你下跪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杀人不过头点头?”

  “你是人,难道我们老板一家就他妈的不是人了吗?”

  “大少爷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一场误会,你跟伍长风仗着拳头大,出口就让老板一家给你们跪下,还要厂子,你真以为伍家能一手遮天不成?”

  毒蛇父母的宅心仁厚,所以他家的工厂里有很多干了十年以上的工人,今天老板一家遭难,如果是其他地方工人,大不了一拍而散,在找下家工作。

  但是在黑河,在三河这个地方,如果工人一走了之,回到家还会被家人,邻居看不起,被嘲笑为孬种。

  原本今天这事若是没有沈七夜插一手,或许毒蛇一家不光白跪,还要赔上厂子,但是今天沈七夜来了,那么就由不得伍长风与金豹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