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759.胜局在握

  他虽然看不到现在整个战场的情形,但却能将大宋禁军的情形看个大概。

  后头刘诸温的天闲军已经全部压上去,将善阐府守卒驱退数百米远。不出意外,只要耗费些时间,便可以将那些守卒全部歼灭。

  逃?

  张珏又瞧瞧头顶的热气球,嘴角微笑忽然间带着细微冷意,更未深长莫测。

  大宋最先发明热气球,且有皇上亲自撰写的热气球作战方法论述作为纲要。飞天军可不是震天军能够比拟的。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下面的冲天炮阵可从来都不是摆设。

  现在天空上已经看不到多少震天军的热气球了,只剩下散兵游勇,也必然坚持不住多久。

  他倒要看看,等得震天军腾出手来,这些大理的禁军往哪里逃。

  北面右翼。

  张红伟率军天机军士卒和神雷、冰霜两军这时候更是已经那里的数千大理国都骑兵尽数歼灭。现在,正在向南左翼靠拢。

  左翼的大理骑兵必然也招架不住。

  至于前头,大理国都禁军力量最为集中之处。虽然场面不像这边这么凄惨,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场仗,大宋禁军不仅仅能够获得胜利。他张珏,也将实现他当时的话语。

  此战,不仅仅要胜。而且要将大理国都、善阐府禁军尽皆歼灭于此。

  时间在杀声沸天中缓缓流逝着。

  夜色很快沉了。

  官道、荒野上出现许多火光。

  火光中仍旧可以看到无数人马在厮杀。

  但声势,终究还是越来越小。

  城头上已然看到国舅姜夔的身影。他不是酒囊饭袋,自是早就看出来,这场仗,他们大理已是败局已定。

  他又不是罪魁祸首,此时当然不会继续留在城内。

  留在城内,说不得要被宋军逼死。而出城,前往国都,段兴智却未必会要杀他。

  这种事情要是姜夔想不清楚,除非是脑子秀逗还差不多。那他也没法坐到现在这种高位上。

  张红伟和杨康龙、安东南两人歼灭右翼大理国都禁军,到得左翼,果然不出意外很快便联合左翼天机军又将大理军打得溃不成军。

  现在的大理禁军俨然已经是没有什么士气了。

  或许,从人数上来说,他们差不多仍旧能够和宋军持平。可没有士气的军队,便是再多人,也没有太大意义。

  就譬如战国时期长平之战时,被秦国白起坑杀的四十万赵军。

  足足四十万人啊!

  这数量可够庞大?

  要他们个个士气昂扬,就算白起再厉害,也没法坑杀他们吧?

  可没有士气的四十万赵军,最终却只如同行尸走肉,轻而易举被白起坑杀。

  这中间白起定然有用什么蛊惑人心的计策,但计策终究只是辅助。说到底,还是因为赵军士气丧尽的原因。

  现在的大理军,或许不如当时的赵军那般心若死灰,但必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军中早就止不住溃败局面了,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士卒远远逃了开去。

  剩下的这些,要么是胆子小,要么是随主流。大概只有小部分是心中持着为国效死的心思。

  可这小措人,显然无力将整个士气都挽救起来。

  宋军后阵最先获得胜利。

  天闲军压进数百米后,惶惶不已的善阐府守卒士气彻底溃散。所余不过数千人惶惶向着城内逃窜而去。

  火光中人头涌动,再也看不到成规模的军阵。

  这时候,整个善阐府守卒已然是大乱了。谁都只想着抱头鼠窜,逃出生天。

  天闲军自然更是要轻松不少,在后头追撵,如同痛打落水狗。

  善阐府守卒连头都不敢回,谁都是迈着脚丫子奋力往前跑。这种情形下,和活靶子根本没什么两样。

  一路到城门。

  官道上不知遗留下多少善阐府守卒的尸首。

  有人得以跑进城去。

  但是,天闲军却也是跟着冲杀了进去。

  在这样的大仗中,善阐府没能拿出来真武境以上的强者。以下的那些强者,也没能掀出什么浪花来。

  纵是上元境强者,也经不过神龙铳的齐射,还有轰天雷的轰炸。

  或许有些这样的强者死在军中,却和寻常士卒没什么两样。死了,便是死了。不会因为他们是上元境,就引起什么轰动。

  当然,或许压根没有上元境强者参与进来也说不定。

  越是强者越是惜命,姜夔要想请动这样的高手加入这样的大战,未必付得起那个代价。

  强者们出手是要出场费的。他姜夔,终究不是大理国君。

  原本善阐府守卒两万余倾巢出城,此时跑进城去的大概也就两千多。而他们,也未必就能逃得过天孤军的追杀。

  紧随其后,中军这边厮杀也是宣告结束。

  左翼的大理国都骑兵不出意料没能挡得住天机军和神雷、冰霜两支特种部队的联合绞杀。

  有人惶惶而逃。

  有人被湮灭在人群之中。

  等得火光中再也见不到多少大理禁军的身影,安东南和杨康龙两人便又率着麾下向着前军冲去。

  张红伟没去凑那热闹,只是收拢士卒,绞杀剩余的那些零星国都骑兵。

  此役,怕是不会留下俘虏。

  因为张珏说过,此役,要尽灭善阐府守卒和大理国都的援军。

  这场仗,和当初刘诸温、张红伟两人打秀山、威楚府无疑是有些差别的。

  当初打秀山,不杀降卒,是因为攻理之战才刚刚开始。若将降卒悉数斩杀,怕引起大理国内百姓的同仇敌忾。

  百姓们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

  攻理之战打到现在,宋军没有被人人喊打,必然有着他们没有骚扰、荼毒百姓的缘由在里头。

  不能说没有收获。

  要是大理百姓全力相助大理士卒,大宋禁军只怕难以取得这样的胜利。

  而在威楚,虽然最终同样没杀降卒。但实际上,威楚府守卒根本就没能留下多少人。

  连带着,当初从秀山带过去的降卒,也在军营之战中死伤殆尽。

  这点,张红伟未必察觉,但刘诸温定然是存着小心思的。

  他用计诱使威楚府守卒和那些降卒在军营内厮杀,绝对不仅仅是只想着分散城头的兵力。也有着消耗降卒的心思。

  借威楚府守卒的刀杀人。

  最终,不仅仅攻下威楚府,还让得那些形同累赘的降卒死伤无数。

  两全其美!

  至于最后所剩的那点威楚府降卒和侥幸没死的秀山郡、善阐府降卒,杀不杀,便是无伤大雅的事了。

  刘诸温、张红伟两人为何不杀?

  因为杀了,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益处,就那么点人,不至于让大理心痛。

  而留着他们,还能让得大宋禁军不至于在大理留下如元军那般“凶残”的印象。

  皇上说让他们不要祸害大理百姓,明面上看似只是秉持“惜民”的观念。但其中,显然是有深意的。

  这种深意,寻常士卒们揣测不到,张红伟或许也揣测不到,但聪明如刘诸温又岂会揣测不到?

  民,是大理的民。皇上为何要惜?

  这无疑是皇上心里头已经将大理百姓当成是大宋的百姓了。

  而这意味着什么,还不够明显?

  皇上铁定是准备要拿下大理呗!

  整个镇南军区倾巢而动,怎么可能只会是光发泄邕州的憋屈?

  只是这种事,在赵洞庭没有彻底表露意图之前,却是不便与别人说。

  这也是为何之前张红伟和刘诸温讨论“不杀百姓”之事时,张红伟只说不愿引起大理民愤,却没有将话说透的原因。

  帝王心术,可以看破,但不能说破。

  自古以外,能将帝王心术看破的人并不少,但最终说破的,却鲜少有人能够得到好下场。

  张红伟不知内情,只会觉得皇上仁爱。或许也会觉得皇上有些柔弱,但这无伤大雅。

  而要是他刘诸温将话说明白了,张红伟只怕就会觉得皇上心机很是可怕了。

  那他刘诸温算不算是霍乱军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