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515章 蒋辰没死?

作品:都市圣手 | 分类:其它小说 | 作者:刘怀东曹雪蓉

  博伊托说话的时候,刘怀东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不住的颤抖,似乎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般。

  “强行延长你这种半人半兽状态的时间,能有什么用呢?”感受着博伊托的痛苦时,刘怀东也不禁开口问道:“无谓的延长时间,让自己更加痛苦有什么用,就这么缠着我吗?”

  “呵呵,我承认,如果只是单纯延长萨博留在这世上的时间,的确是很难打到你,毕竟刚才我已经尝试了那么久,却连你的衣角都碰不到不是吗?”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老老实实认输,我给你个痛快让你少受点苦不好吗?”刘怀东眉头一皱,完全摸不清博伊托此刻的想法了。

  不过博伊托却是突然咧嘴一笑,分明他还没有受到攻击,但已经有黑色的血迹从他嘴角里止不住的流溢而出,就连牙齿的缝隙间也被渲染的黢黑。

  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的刘怀东,脸上的神色不禁更加的凝重了几分。

  刘怀东可不觉得博伊托是个有受虐倾向的人,也不会认为博伊托费这么大劲,终于缠住自己只是做无谓的挣扎。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除非有必杀刘怀东的把握,否则对博伊托来讲,最好的结局肯定是让刘怀东给他一个痛快,能够在最后的关头少受点苦。

  正当刘怀东目光凝重的在心里暗自猜测时,博伊托则是更加紧了紧抱着他的双手,“是啊,如果我必须死在你手上,让你给我个痛快当然是最好的,但……要是我能拉着你跟我一起死,你说这个结果对我而言会不会更好点?”

  “你什么意思?”刘怀东心里咯噔一声,后背瞬间就被冷汗给浸透了。

  “呵呵,我什么意思?你很快就知道了……萨满族一生只能施展一次的秘法,竟然被你小子见识到了两种,你死的也不冤了啊!”

  这话刚说完,刘怀东就感觉到紧贴在自己身上的博伊托,身体里的法力竟是犹如决堤的江水般开始汹涌澎湃的肆虐起来。

  如此紊乱的法力流通,绝对会彻底摧毁修真者的周身经脉,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

  不……不是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还有……一心求死的人也会这么干!

  “不疯了吗?住手,快点给我住手!”

  察觉到博伊托的意图后,刘怀东当即就是拼命大喊起来,喊叫的同时,他也在竭力挣扎着,同时用左手死死捏紧了自己右手的手腕。

  “轰!”

  顷刻间,一股狂暴至极的法力潮汐在博伊托体内毫不犹豫的肆虐开来,以他们两人为中心,爆炸范围直接延伸到了方圆三百多米。

  一个凝神三品高手,不惜赔上性命的自爆,其威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恐怕就连凝神一品高手,站在这样的爆炸中心,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气浪蔓延开来的同时,掀起了大片障人耳目的飞沙走石,并且直到那声轰然巨响的余音都渐渐消散时,尘埃也依旧不曾落定。

  至于身处爆炸中心的刘怀东,自然是生死不知……

  大概两个小时前,美国纽约,唐人街一座地处相对僻静的四合院里,努查用左手端起了石桌上周庚推过来的茶杯。

  杯子端到嘴边,他却没有急着喝,而是目光深邃的看着对面的周庚,眼神有些复杂,“起点高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你这才修真多久,就已经干到凝神七品了,还有刘怀东那小子跟夏侯军,真羡慕你们这帮仙品道基啊,简直是出生就自带光环。”

  “呵呵,我发现你自从上次在太白山跟刘怀东交手之后,变的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周庚优哉游哉的翘起二郎腿,给自己点了根雪茄。

  努查扭头看了眼自己右边空荡荡的袖管,嘴角泛起几分苦笑,没有说话。

  斜楞了自己的老搭档一眼,周庚吐出一串烟圈后接着开口,“这次候选人名单上没你的名字,心里憋屈不憋屈?”

  努查颧骨突出几分,嘎吱嘎吱的磨牙声在他口中响起。

  沉默了许久,直到周庚雪茄都抽了一半时,努查这才开口,“都是那个王八蛋害的,要不是他,这次我未必争不过夏侯军啊!”

  “上次在太白山,你和夏侯军联手不说,我还给你们安排了个陆启轩过去,这样你都能被那小子斩断右臂,这次你又哪来的自信?”

  “你!”

  努查听到这句带着质疑语气的反问,不由得脑门青筋鼓起,不过他刚要发作,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好像自从咱们当初在华夏找到那小子以来,我在他手上就没占过便宜啊!”

  “那小子好像就是个变态,还有你跟夏侯军,越级挑战就跟吃饭喝水似的,同境界修为更是无人能敌,这就是你们仙品道基的优势吗?”

  “我还没有修着的时候,不也亲手杀过好几个炼气高手吗?”周庚接着嘬他那根价值不菲的古巴雪茄,同时带着轻蔑开口,“什么仙品道基起点优势,这些知识弱者给自己的软弱找的借口罢了。”

  “刘怀东那家伙据我了解,勇、谋都不差,心智也异常坚定,而且还有着非常丰富的战斗意识和战斗经验,他的战斗经验,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似的。”

  努查闻言嗤笑一声,一口闷了杯子里的清茶后,没等周庚动手就主动给自己添上一杯。

  “呵呵,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你有仙品道基,你怎么说都是对的。”

  听到这句酸溜溜的话,周庚刚要开口,话还没说出口却又重新闭上了嘴巴,只是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就这样,两人之间的谈话进入了漫长的沉默,努查是茶水一杯接一杯,周庚是雪茄一根接一根,仿佛都在等待着一个重要的时刻。

  直到周庚把第三根雪茄杵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才撸起袖管看了看手腕上私人订制的百达翡丽腕表。

  看过时间后,周庚便径自从石凳上站起身来。

  努查直接开口问了句,“时间到了吗?”

  “嗯,还有二十分钟航班就该起飞了,夏侯军跟魏凡这会儿估计已经在机场了吧。”周庚点头回了一句,紧接着努查也干掉最后一杯清茶后,才缓缓起身。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准备准备。”

  周庚还是点头,不过在努查准备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却是突然说了句,“我会帮你报仇的,还有我师父的帐我也会亲自跟刘怀东算清的,安心跟龙石长老回去闭关吧。”

  背过身去的努查听到这话后,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嘴角不自觉的洋溢出几分浅笑。

  没有回应,努查就这么直接离开了周庚在唐人街置办的四合院。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将不会在绝命堂执行任何任务,而是要跟着龙石回华夏的青山苗寨,在自己长大的地方进行一段不知道为时多久的闭关修行了。

  目送着努查离开后,周庚也打算回屋去带上一些南非的相关资料,以及生活必需品然后出发去机场的,不过就在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周庚震惊了。

  转身之后,周庚一眼便看到一个比自己略高几分的中年男子,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自己身后。

  那男人说是中年吧,却顶着一头花白的华发,说是老年吧,脸上却不见半分褶皱,甚至光看脸比周庚都显得年轻。

  如果刘怀东也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家伙的样子,而且他的震惊绝不会比周庚小。

  短暂的震惊过后,周庚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对面那人缓缓开口,“师……师父?你不是已经……”

  “已经什么?”

  对面那个鹤发童颜的男人,正是一手将周哥培养起来的蒋辰,绝命堂九大执事陪审员之首,号称最强陪审的蒋辰!

  此刻蒋辰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庚,看周庚久久都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接着开口反问一句,“不是已经死在华夏,死在刘怀东手上了是吗?”

  周庚喉头一动,咕咚一声吞了口涎水。

  说实话,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饶是以他高达二百五的智商,也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特么的看见鬼了。

  看到周庚久久不开口说话,蒋辰的嘴角这才勾起几分邪祟的笑意,“他们这么说,你还真就相信了?你觉得一个凝神五品的晚辈,有可能杀得了我吗?”

  “当初听到徐永为前辈带回来这个消息时,我也觉得难以置信,可是师父……”

  周庚还想说徐永为明明声称自己亲眼看见蒋辰的尸体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而且还想问问蒋辰既然没死,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肯露面。

  不过这些问题他终究还是憋在了心里,这就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周庚知道,有些事情蒋辰能告诉自己的,就一定会告诉自己,至于蒋辰不会或不想告诉自己的,身为给人家当徒弟的,他也不会多嘴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