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123章 算账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认识这是什么车不?小子,这特么是玛莎拉蒂总裁的18年限量纪念款,总价九千多万,快奔一个亿去了!”

  小青年用手里的棒球棍子指了指自己车上的三叉戟标志,把脑袋凑到刘怀东面前嚣张至极的说道:“这车全世界就他妈产了两百台,全华夏才十三台,就那么一个小坑,我特么得空运到意大利去修!”

  “说重点。”刘怀东斜眼瞄了瞄那台土豪金的玛莎拉蒂,面不改色的说道。

  两人面对面这么一站,那小子再冲他说话时,刘怀东已经明显能够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酒气,显然这王八蛋应该是喝大了脑子有点不清醒。

  但是喝大了就是他伤害林瑶瑶的理由么?

  如果说他只是砸了那台法拉利的挡风玻璃,或许刘怀东还会好心帮他醒醒酒,然后抽着烟慢慢跟他聊聊赔偿的问题,甚至刘怀东都不介意能够退一步跟着小子交个朋友。

  然而怪就怪在他特么不光是砸了刘怀东的法拉利,甚至还伤到了林瑶瑶!

  就因为林瑶瑶手背上那个指甲盖大小的口子,刘怀东今天就没说的,别管对方是喝高了还是家里死人了,在他这没有任何理由跟借口!

  不过那小青年却是全然没感受到刘怀东脸上的怒火,只是咧嘴嗤笑一声,眯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冲刘怀东伸出五根手指,“就那个小坑,我要你五百个不过分吧?”

  刘怀东脸色都没带变一下的,直接就开口问道:“身上没那么多现金,支票你收不收?”

  “呦呵,小子你办事挺实在啊,我就喜欢你这种实在人!”小青年把玩着手里的棒球棍子,重新把刘怀东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支票转账来者不拒,能把帐清了什么都好说!”

  而后刘怀东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直接把兜里那张叶云山之前给他的支票拿了出来,那是叶老爷子的诊金,正好五百万。

  小青年刚要伸手去接刘怀东递给他的支票时,之前跟他一起从玛莎拉蒂上下来的一个人却突然跑过来面色凝重的低声说道:“常少,我怎么觉着今天这事有点不大对劲呢,那可是五百万啊,能面不改色随手拿出五百万的人,背后怕是不简单啊!”

  拿着棒球棍子的家伙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故意把嗓门扯大了说道:“不简单又能怎么的?在花省比我不简单的那几个我可都认识,你看这小子长得像谁?”

  “才五百万而已,等会儿到了市区,咱们就去花都最出名的至尊夜总会,我带哥几个把他们那艳名远扬的五朵金花都包下来,你们每人一个,剩下两个归我,今晚就把这五百万给挥霍干净!”

  说完这话,被称作常少的小青年最终还是一把夺过了刘怀东手里那张五百万的支票,看了两眼辨明真伪后,半点没带犹豫的就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看不出来,底子挺厚实啊小子,掏了五百万还能跟个没事人似的,结果身上却穿着从头到脚加起来要不了二百块的地摊货,看来你还真特么是个低调的王者啊!”

  听到常少这番调侃,他旁边那个同伙嘴角顿时泛起几分苦笑。

  人家就是穿的朴素了点,哪里低调了?人开的那辆法拉利恩佐虽然没你的车值钱,但也不是寻常上市公司老总能开得起的好不?

  刘怀东则是压根就没搭理这茬,只是歪着脑袋咧嘴轻笑道:“现在你的问题解决了,该来处理一下我的事了吧?”

  “嗯?怎么听你这意思,故事还有个续集啊?”被称作常少的小年轻扬起鼻孔看了看刘怀东,示威般的把玩着手里的棍子。

  “也不算是续集,就是个下半场吧。”刘怀东嘴角泛起自信的笑容,看了眼坐在车里提心吊胆的林瑶瑶,“你的帐我算清了,可我这车被你两棍子砸成这逼样,女朋友还被你弄伤了,这笔账你觉得该怎么算呢?”

  常少闻言不自觉的扭头看了看法拉利的挡风玻璃,之前那块玻璃是碎了他能看得见,但至于说车里那女人受伤了,具体伤哪了他那对小三角眼眨了几下,还真没看到。

  没办法,刘怀东的草本真气对于那样的小伤而言,效果实在是太强大了。

  林瑶瑶手背上的伤口原本就不大,被他下车前用真气滋养过之后,这会儿早已经恢复了十之八九,仅剩下一个把脸贴上去才能依稀看得见的小疤痕了。

  不过虽然没看到林瑶瑶身上哪里受伤了,但常少还是相当豪气的从兜里掏出个英皇保罗私家定制版的真皮钱包,从里面抽出一沓百元大钞,也没数数清楚就直接摔在刘怀东身上。

  “这些钱拿着去买点邦迪创可贴、云南白药跟红花油什么的,能买多少就买多少,别跟我客气,至于你那块挡风玻璃嘛,碎了那是你活该,谁让你小子开车不长眼的?”

  “你确定,这就是你给我的说法?”刘怀东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狰狞,抬眼看着对面的常少,语气冷的就好像能让人感受到寒冬临身般。

  “呵呵……草,那你他妈还想要什么说法?”常少嚣张至极的看着刘怀东,冲他扬了扬手中的棒球棍子,“要不我用这玩意儿来给你个说法?”

  “呵呵……”

  刘怀东跟对方一样,咧嘴发出一声冷笑,之后脸色瞬间阴沉下去,突然发飙一脚踹在那位常少的胸口上。

  常少那件阿玛尼上衣胸口,瞬间被烙下了一个42码的鞋印,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是弓着身子宛如一支离弦的箭矢般从法拉利车盖上倒飞出去。

  眨眼间那小子便撞在高速路边的护栏上,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惨叫声就跟收不住似的从嗓子里蹦了出来。

  旁边跟常少同时从玛莎拉蒂上下来的三人反应倒也不慢,一个人抡起拳头,另外两个直接从地上各自捡了块板砖就往刘怀东身上招呼过来。

  然而还没等他们的攻击落实,刘怀东就直接化身为一道残影,消失在法拉利的车前盖上。

  “卧槽,人呢?”

  “妈的白天见鬼了吗!”

  三人看到刘华东好端端个大活人,说消失就从他们眼前消失了,不禁都是心惊胆战的打了个哆嗦。

  就在三人震惊之时,刘怀东的声音突然在其中一个拿着块板砖的家伙身后响起。

  “人不是在这呢吗?”

  那家伙听到声音顿时一个激灵,刚想要转身把手里的板砖呼过去时,却不想还没等他有所准备,刘怀东就直接一个手刀砍在他的后颈上。

  轻松放倒一个人后,刘怀东连犹豫都没带犹豫的,直接施展开极寿身法,好似一道彗星似的拖着身后长长的残影,顷刻间便掠之另外两人中间。

  “你们好啊!”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刘怀东已然脚跟停稳站在了他们俩中间,打声招呼后接连踢出两脚极寿腿法,轻描淡写便将两坨加起来得快有三百斤的肉块踢的倒飞出去,爬在地上哀嚎连天。

  这帮人也是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四个人,居然会被对方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肌肉也没有任何爆发力的家伙给如此轻松的放倒。

  解决完三个喽啰后,刘怀东又不紧不慢的走向倒在地上的常少,嘴角还挂着一副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的奸佞笑容。

  “你你……你要干什么?”

  那位被称作常少的小青年断了几根肋骨,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此刻再看到刘怀东正踱步朝自己走过来,一股莫名恐惧的感觉不禁在心里油然而生。

  这位常少实在是想不明白,看似人畜无害的刘怀东怎么会说动手就动手,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难道他看不见自己开的是全华夏只有不到十五台的跑车?还是看不见自己从头到脚加起来得值七位数的行头?

  在常少的眼里,就他这么一套装备下来,走到哪里都应该不能属于那种别人说踹就能踹他一脚的人啊!

  可惜他这个猜想尽管在今天之前,走到任何地方也确实都挺灵验的,然而不幸的是,他今天碰上了刘怀东,而且还当着刘怀东的面把林瑶瑶给弄伤了……

  古人有句老话说的好,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眼看着刘怀东这尊煞神正一步步逼近自己时,常少竟是前所未有的觉着这句话说的是真特么精辟,真特么有道理啊!

  刘怀东每迈出一步,都好像是踩在那位常少的心头肉上似的,步步紧逼的同时也开口笑道:“干什么?我不是说了么,你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咱们得讨论讨论我的问题。”

  “你你,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花省笑天集团的公子常宇轩,我爸是笑天集团董事长常占鳌!”常宇轩强颜欢笑的看着刘怀东,妄图从他脸上捕捉到哪怕一丁点的恐惧。

  然而他所期待的惊喜并没有发生。

  刘怀东只是满脸不屑的嗤笑一声,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靠,又是这种老套路,就不能换点新鲜花样么?小学生打架呢啊,打不过就拿爹妈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