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203章 绝气散?

  布置好白虎三煞的三处阵眼后,当天晚上刘怀东便在东山居天台,借助着整个紫荆花园核心住宅区的风水格局之利,调理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时,第一缕阳光洒在东山居的阳台上,照在刘怀东身上,这才照出了覆盖在他全身,风干之后好像一层盔甲似的污秽。

  这些全都是刘怀东经过一夜的努力,不断以真气从毛孔里逼出来的毒素。

  尽管如此,但刘怀东还是发现,体内那些诡异的蛊毒繁殖能力实在是太快了,自己哪怕是有百草经作为依仗,清理的速度也仅仅只比毒素的扩张速度快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一旦刘怀东想用真气尝试着把风门穴里那些残留的毒素连根拔除时,他就会发现自己的变异真气根本就奈何不了毒源!

  无奈之下,刘怀东只能将剩下的毒素继续封印在自己的风门穴里,以自身真气配合上百草经的功法,在风门穴附近布下层层禁制,防止毒素继续蔓延。

  使出吃屎的力气忙活一晚上后,刘怀东跑去冲了个澡,出来便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貌似已经挺长时间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哈喽啊大小姐,几天不见甚是想念啊。”

  “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难得啊。”

  老版诺基亚的扬声器里,紧接着传来一个有些诧异但却很好听的女声,“说吧,你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给本小姐打电话,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啊?”

  “咳咳,孙大小姐,你这么聪明把什么都猜到了,咱俩这天还怎么能愉快的聊下去呢?”

  刘怀东听到孙雅对自己的评价,不禁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那我换种方式跟你聊吧,我就数三个数,你要是还不说找本小姐有什么事,电话可就挂了哈。”

  “别别别,那什么……我想跟你打听点事。”

  “什么事,曰吧。”

  “是这样的,还记得上次咱俩在宝林轩遇到的那个苗族人吧,就绝命堂那小子,前段时间我又跟他干了一架,然后那王八蛋给我下了一种挺奇怪的蛊毒!”

  “蛊毒?”孙雅再次开口时,语气中明显带着几分诧异,“号称苗族百蛊之王的金蚕蛊都拿你没办法,还有什么蛊毒能难得住你?”

  “事情是这么回事,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哈……”

  只用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刘怀东便将上次孤身面对周庚和努查联手的那场战役挑重点跟孙雅描述了一遍,险象环生的部分他并没有刻意强调,只是非常详细的将体内那蛊毒的特征告诉了孙雅。

  听完了刘怀东的描述,电话那头的孙雅先是沉默片刻,而后有些诧异的开口,“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听着怎么好像不是蛊毒,更像是毒师界有名的绝气散呢?”

  “毒师?”刘怀东听到这个虽然不陌生,但也没有过什么交集的名字后,也是明显有些愣神,“可这毒,分明就是上次跟咱俩交过手的那个苗族人通过蛊虫种在我身上的啊!”

  “嗯……还有一种可能。”

  “你说!”

  “想必你也知道,苗疆蛊虫这种东西,从小就是喂它们吃各种毒素长大的吧?”

  “知道。”刘怀东稍微整理了一下先祖传承给自己的记忆,便找出了一些关于苗疆蛊术的蛛丝马迹。

  当年他那位医圣先祖跟苗疆一脉打交道的次数也不是很多,所以对这玩意儿并不是太过了解,但也知道苗族人养蛊,最好的饲料就是喂蛊虫服毒!

  电话那头的孙雅语气有些凝重,嗯了一声便接着开口,“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毒师和蛊师双方合作,由毒师配置出天下间最顶尖的毒药,再被蛊师拿去饲养蛊虫,这种方法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据说由于毒师配出的毒药通常都过于猛烈,所以也并不适用于所有苗族的蛊虫。”

  “好像只有少数几个品种的虫子,才能用这种方式喂养,不过这些家伙被养大后,随身携带的蛊毒都是非常诡异,与寻常蛊毒不可同日而语!”

  听着电话对面孙雅的声音,刘怀东脸上不知不觉浮现出了几分阴霾。

  不论蛊师还是毒师,都是玩毒的行家这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而毒药这东西,向来都是配方越复杂越难化解。

  一样剧毒,或许仅仅只需要添加一种新的毒素进去,神奇的化学反应也许就能导致其毒性上升一个等级!

  更别说孙雅说的这种情况,完全是特么的天底下最擅长玩毒的两个行业融合了!

  这特么上哪化解去?也就幸亏这种养蛊的法子并不适用于所有蛊虫。

  不然直接拿毒师界最霸道最牛逼的那几种猛毒从小饲养金蚕蛊或螣蛇蛊之类的,那么用不了多久,这两个在修真界几乎都不怎么受人待见的人群就能称霸天下了!

  神色肃穆的沉吟片刻后,刘怀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开口,“你刚刚说的那什么绝气散,跟我详细说说呗。”

  “绝气散是近几年来,毒师界最让医门中人头疼的一种剧毒,配制过程相当复杂,而且需要用三昧真火来淬炼,所以只有凝神期的毒师才能够配制。”

  “这种毒素是一种几乎跟分子差不多大小的颗粒,可以说是无孔不入无物不侵,据说这种剧毒不但可以腐蚀人体的各大重要器官,甚至还能侵蚀修真者的真气,寻常修真者只要沾上一点,每当运行真气时都会感到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哪怕是凝神期高手遇上了,施展法力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阻碍,跟你刚刚描述的症状非常相似,所以我估计,那个苗族人用来对你下蛊的蛊虫,极有可能就是用绝气散饲养长大的!”

  听完了孙雅科普式的讲解,刘怀东顿时感到自己的心头好像压着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压的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因为按照孙雅的描述,以及刘怀东自己的体验,好像这狗屁蛊毒完全就是无解的,凝神期高手一个不留神都容易着了道,更何况刘怀东了!

  似乎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刘怀东内心的压抑,孙雅不禁语气柔和的宽慰道:“没事,药王谷怎么说也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底蕴还是有点,我现在就找爷爷去要一枚乾元丹,然后去花都找你。”

  “乾元丹?能解了我身上的蛊毒?”刘怀东听出了孙雅话里的转机,不由得有些激动。

  然而这时候,电话对面孙雅的声音却是沉寂了片刻,再次响起时便有些底气不足了,“不敢保证……不过最起码肯定能够压制一下的。”

  “好吧……还是谢谢了。”尽管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这好赖也算是无底深渊中的一抹曙光,刘怀东仍是诚心诚意的对孙雅说了声谢谢。

  “等着,我要来乾元丹就去花都找你,顺便跟你说件事。”

  “好!”

  两人结束通话后,刘怀东一脸惆怅的走到沙发上瘫坐下来,颓废的给自己点了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着,试图用尼古丁来麻痹自己时刻压抑着的神经。

  尽管从孙雅的嘴里,刘怀东不难听出那乾元丹也不是什么地摊货,可真要说完全化解了体内的蛊毒,刘怀东估计这事儿还得靠自己。

  抽完一根烟,整理了一番思绪后,刘怀东最终还是决定不让难题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眼下这融合了毒师绝气散的蛊毒既然没有化解的方法,刘怀东便索性决定不去为它烦恼了,毕竟自己还是有很多事要做的。

  至于解毒一事,还是全凭机缘吧,反正刘怀东相信自己不是短命的人。

  而且他更大的依仗还是先祖传承给自己的医道功法百草经,刘怀东自信凭借这门功法的玄妙,只要自己打破炼气期的桎梏一举迈入凝神的门槛,化解体内的蛊毒只是小菜一碟!

  不再为蛊毒烦恼后,刘怀东便把心思放在了自己还没完成的事情上。

  白虎三煞虽然是山字门绝学中威名赫赫的杀阵,但这毕竟是刘怀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布风水大阵,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他也担心会不会出了什么差错。

  想通之后刘怀东便再次拿起桌上的诺基亚,从电话簿里翻出了罗刚的名字。

  “小舅子,这会儿忙不忙啊?”

  “讲真挺忙的,我找了十几个魔术师这会儿正面试呢。”

  “面试什么?”刘怀东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睛。

  “面试私人家教啊,先让他们斗法,然后留下一个最牛逼的,教我变魔术!”罗刚话音刚落,便在电话那头嚎了一嗓子,“唉卧槽,这个大变活人不错啊!小助理长的挺正点的!”

  听见那声并不是跟自己说的话,刘怀东脑门子上瞬间冒出几滴冷汗,接着他颇为无语的开口,“别忙了,开着你的兰博基尼来东山居接我一趟,咱们再上笑天那片景点施工地看看呗。”

  “不是,姐夫你是不搞错了?我是你小舅子不是你司机啊!你怎么大小破事都能麻烦到本扛把子头上呢?”

  老版诺基亚的扬声器里,罗刚颇为不满的抱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