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240章 舆论

  听到杨博霖语气笃定的说自己大哥遭遇了不测,方寒心里瞬间咯噔一声。

  神情呆滞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愣了半晌后方寒才回过神来,冲着杨博霖瞪大眼珠子扯开嗓子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幻阵里那些石像虽然棘手,但凭它们的反应能力,根本不足以对我大哥构成威胁!”

  “凭我大哥的修为,在里面待上十天半月的都不成问题,更别说这才被困了十几分钟了!”

  他的唾沫星子似乎喷到了杨博霖脸上,惹得杨博霖有些不爽的伸手抹了一把,再次开口时态度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和善了。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出来之前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一遍,幻阵里的确没有任何生机了,或许你大哥是独自一人被隔开的,凭一己之力招架三十多尊石像的围攻,我认为他抵御不住也是有可能的。”

  “不,不会是这样的,我大哥可是一只脚已经迈入凝神期的门槛了啊!”

  方寒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着,突然间,他猛地抬头用眼睛死死盯着刘怀东,“你,一定是你!我大哥就算出事也不可能是因为那些石像的原因,肯定有人为因素!”

  “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可以自由出入幻阵,肯定是你害了我大哥的对不对!”

  方寒越是说到最后,便越发的竭嘶底里,盯着刘怀东时充满血丝的眼睛,就好像已经在心里认定了,他大哥方炎没出来,绝对跟刘怀东脱不了干系似的。

  众目睽睽之下,刘怀东挺生动的翻了个白眼,这才没好气的对方寒开口,“这位演员,饭可以乱吃,戏可不能乱给自己加啊。”

  “凡事都得讲证据,既然你说你大哥都已经是一只脚迈进凝神期的门槛了,那么厉害又怎么会被人坑了呢?而且就算他是被人给坑了,你又凭什么说是我干的?你看见了还是在座的哪位朋友看见了?”

  “总不能就凭你上下两张嘴皮子叭叭几句,就把这么大帽子扣我头上吧?”

  被刘怀东这么义正言辞的怼了几句,方寒顿时感到哑口无言。

  不过他只是略微低头思忖片刻后,想不到针对刘怀东的说辞,竟然直接上前一步揪住刘怀东的衣领,目光阴鸷的低吼道:“小子,别跟我装蒜了,我大哥出事肯定跟你脱不了干系的,对不对?”

  “干什么,把手放开!”

  这话倒不是从刘怀东嘴里蹦出来的,而是药王谷一个面容刚毅的弟子,直接上前来站在刘怀东身边推了方寒一把。

  孙雅带着药王谷弟子过来接应受伤不轻的孙恺,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刘怀东身边,李国勇随后也是带着国医堂的人靠近过来。

  这些人本就跟刘怀东关系不错,再加上刚才还被刘怀东从幻阵里救了出来,更是一个个毫不吝啬自己的友情。

  方寒被人推了一把后,八极宗的人也是纷纷上前站在他的身后,其中一人更是伸手指着药王谷的人叫嚣道:“你们要干嘛?想动手吗!”

  “老子还怕了你们不成,关中地区有一个药王谷坐镇就够了!”

  “对,什么狗屁八极宗,既然已经销声匿迹那么多年,那就别出来瞎蹦跶了,还是老老实实找个深山老林猫着吧!”

  药王谷的人看到八极宗还敢叫嚣,一个个也是不甘示弱的抻着脖子,甚至有人都把袖管撸了起来,俨然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

  就在两方势力摆明车马剑拔弩张,国医堂的人守在一旁随时准备策应时,方寒却是怒极反笑的嘴角勾起几分微不可查的弧度,“好,很好……关中地区的确只需要一个门派坐镇就够了,不过这个门派只能是八极宗!”

  “药王谷的灭门,就从今天开始!”

  方寒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索的火苗一般,话音落下后,八极宗的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运转起周身真气,个个犹如虎狼之师般张牙舞爪的扑向刘怀东,以及他身后的药王谷。

  药王谷的人见状也是丝毫不甘示弱,甚至连有伤在身的孙恺,都是在第一时间提起周身气机,随时准备冲上去在即将开拍的打戏镜头里给自己加个画面。

  就连刘怀东,也是不自觉的浑身沐浴在一团火光当中。

  不过就在这怒气冲冲的双方即将碰在一起的时候,众人都看到自己面前突然掠过几道残影,待得那些残影身形落定时,他们却发现正是五大螣蛇使者拦在两方之间。

  所有人都愣了,刘怀东也是有些愕然。

  照理说八极宗的人要找自己掰命,青山苗寨那边不是应该是他们强有力的盟友么?怎么看现在这架势,努查等五人竟是要当和事佬的意思呢?

  “蒙狄,努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方寒看到五大螣蛇使者拦在自己面前,尽管脸上有些恚怒之色,但还是暂时停下来一脸不解的挨个看了看五个苗人。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方寒的眼角余光就扫到了药王谷众人的两边,国医堂和杨公风水的人竟然也在蠢蠢欲动,好像要配合药王谷一起动手。

  国医堂就算了,他们跟刘怀东和药王谷穿一条裤子,这事儿进来之前方寒就知道,不过杨公风水是怎么回事?

  之前在通道里他们跟刘怀东发生纠纷时,杨公风水的人不是还保持中立的立场吗?现在怎么就选择站在刘怀东身后了呢?

  不光是方寒发现了这个问题,就连蒙狄和努查等人在看到蠢蠢欲动的杨家人后,也是不禁眉头紧锁着摆出一脸凝重的神色。

  半晌后蒙狄才回过神来,只见他把深邃的目光从杨博霖身上收回来后,又扭头看向方寒。

  “我们刚才去探查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处禁制封印,凭十几二十个炼气期的人联手根本无法打破,想要去往更深处,还得在场的人一起联手才行。”

  努查跟着点了点头,接过蒙狄的话继续说道:“所以现在不宜发生争执,这里的人每死一个,我们进入遗迹更深处的可能性就会小上一分。”

  听了二人的解释后,方寒眯眯着眼睛思忖良久,终究还是扭头用目光示意身后的同门师兄弟们解除防备。

  刘怀东也是瞬间释然,明白了为什么五大螣蛇使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当和事佬。

  就在这时,身为五人之首的蒙狄突然笑容玩味的盯着刘怀东和杨博霖二人,“想必两位也是无法凭一己之力打破那处封印,所以才会想到要救我们出来吧?”

  “毕竟吃蛋糕的人越多,每个人吃到的分量也就越少,看起来你们两个也不像心思纯善之人啊。”

  蒙狄在说出这番话时,眯着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狡黠奸诈的目光。

  而之前被刘怀东和杨博霖从幻阵里救出来的人里,也是有一部分在看向他们的救命恩人时,眼睛里少了几分感激的目光。

  毕竟现在得知了他们救自己出来也是有目的性的,那么这份救命之恩可就有些变质了。

  刘怀东和杨博霖察觉到众人情绪中那微不可查的变化时,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蒙狄这王八蛋真是用得一手好计谋。

  不过就在某种莫名的负面情绪逐渐在人群中开始发酵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就算他们有目的那又怎么样?毕竟我们是被两位恩人从幻阵里救出来的,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对啊,他们真要是只为打破后面的封印禁制,也完全没比较救这么多人出来,据我所知药王谷有种丹药名叫霹雳丹吧?这种丹药可以在瞬间爆发出堪比炼气期高手全力一击的威力!”

  “这么多药王谷弟子,就算每人身上只带着三颗霹雳丹,爆发出的力量也绝对不比我们在场众人联手的力量小了!”

  “说的没错,先不说这此他们两人把咱们从幻阵里救出来是图的什么,之前在通道里面对鸦潮时,人家杨公子可是凭一己之力保住了咱们大多数人的性命,这一点无可厚非吧!”

  “对,我看你们青山苗寨和八极宗的人就是挑拨离间,用心叵测!”

  “……”

  被蒙狄三言两语挑起来的负面情绪,还没等在人群中发酵起来,就被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矛头所指,竟然渐渐的全都倒向青山苗寨和八极宗那边,看的刘怀东真是感到大快人心。

  内心暗自叫好的同时,刘怀东还不忘扭头去看一眼身后,刚刚率先站出来反驳蒙狄的两个声音,就是在他侧后方响起的。

  也正是这两个声音,带动了如今人群里的舆论走向。

  扭头一看刘怀东才发现,之前帮自己说话的既不是药王谷的人,也不是国医堂的人,而是之前跟孙恺和方炎两人被困在同一处空间的两人。

  这倒是让刘怀东感到有些意外,毕竟这年头真正知恩图报的人可是很少见了。

  当下刘怀东便不禁对二人点了点头,投去一个友善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