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426章 生死人,肉白骨

  “先下猿禽!”

  断续生肌花被刘怀东以法力托付在掌心之间,同时刘怀东也对王怡然大喝一声。

  王怡然闻言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后,便是一双娇嫩的柔荑开始不断捻针上下翻飞起来。

  五禽针法中,猿禽、鹿禽和虎禽三种,都是需要落在人的前胸后背部位的,至于剩下的两种熊禽和鸟禽,则是要涉及到一些分布在四肢上的穴位。

  而目前刘长生的情况,那是两条胳膊连着肩膀的就剩下骨头了,一条腿更是自膝盖以下被截断,连特么骨头渣子都找不到在哪。

  所以要在他身上施展熊禽和鸟禽,根本就不现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熊禽和鸟禽两种针法的作用,很大程度上是以强化患者的反应神经为主。

  这对现在的刘长生而言,不是鸡肋,而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

  就在王怡然已经一气呵成的在刘长生身上完成了猿禽时,刘怀东也是骤然眼前一亮,径自以右手拇指的指甲划破自己的食指,挤出了一滴精血正好滴在断续生肌花的花蕊上。

  而后,那朵墨绿色的小花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开始自行汲取花蕊中的那一滴精血。

  只是眨眼功夫,仅仅一滴精血,便是染红了整个断续生肌花,甚至连花茎部分也不例外!

  “继续,鹿禽!”

  用自己的精血唤醒断续生肌花的生机后,刘怀东再次大喝一声,同时在王怡然准备出手前的一瞬间,二指划出一道剑气,割破了刘长生的心脏。

  还没等王怡然露出诧异的表情,只见刘怀东便是用法力推送着那朵从墨绿色变成红色的小花,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刘长生胸口处,那道之前被他划破的伤口上。

  刘怀东跟刘长生是父子关系,两人的身体里,都是流着一样的血,而那朵被刘怀东用鲜血滋润过的断续生肌花,则就是很巧妙的扮演了一个连接父子二人血脉的媒介角色。

  断续生肌花沾染了刘怀东的精血后,又落在距离刘长生心脏最近的伤口上,不到两个呼吸功夫,那朵足以让整个修真界都为之疯狂的天材地宝,竟是在刘长生身上开始缓缓融化。

  最终整朵断续生肌花都融为了一团好像鲜血般的粘稠物,此刻它的状态大概在固液共存之间。

  但是王怡然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随着自己在刘长生身上施展鹿禽针法的同时,刘长生的身体也在不断的汲取着他伤口外面的那团粘稠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长生身体的吸收速度越来越快,甚至于他原本已经有些虚弱的心跳也是愈发的有力。

  “噗通,噗通,噗通……”

  鹿禽针法共计四十九针,被王怡然尽数扎在刘长生身上后,刘长生的心跳声,已经大到了就连她这个普通人也能清楚听见的地步。

  而刘怀东也并没有闲着,在将断续生肌花放在刘长生的伤口上之后,他便一直在向刘长生的身体里注入自己的本草法力,一刻也不曾停歇。

  原本刘怀东的本草法力中,就蕴含了极为强大的生机,此刻在配合上断续生肌花给予刘长生的再生能力,以及王怡然不断通过针灸来强化刘长生的细胞活性,可以说是死人都特么能硬生生让他们给弄活了。

  “最后,虎禽!”

  “好!”

  王怡然用衣袖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尽管之前的两次聚精会神的施针,已经让她的精力有些透支了,但是此刻听到刘怀东的声音,她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虎禽针法仍是七七四十九针,不过王怡然仅仅才扎下去第一针时,就惊骇欲绝的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是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

  只见刘长生那只剩骨头的两条胳膊上,被清晰的洁白如新的骨头缝里,竟是渗出了大片血丝,不光如此,在那些血丝之上,更是有肉眼可见的细胞组织在凭空油然而生!

  看到这一幕,王怡然顿时震惊的张大嘴巴,刚刚捻起第二针的手也是情不自禁的跟着颤抖了一下,那根银针险些没掉在地上。

  这特么叫什么?生死人肉白骨啊!

  别说是王怡然了,就算把华夏整个医字门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他们也只会认为这种事情肯定是神话传说里才有的东西,要么就是唯有真正以医入圣的神仙人物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是就在现在,此时此刻,刘怀东却是让王怡然看到了她这辈子也忘不了的画面!

  生死人,肉白骨!

  感受到了王怡然的情绪波动后,刘怀东不禁扭头看了她一眼,“别分心,速度要快!”

  看到满头虚汗的刘怀东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那根银针,王怡然这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忙不迭点了点头,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随着针灸的继续进行,基本上王怡然每多在刘长生身上落下一针,刘长生残缺四肢的恢复速度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快几分。

  等到虎禽的七七四十九针已经被王怡然扎完了十八针时,这个贵为华夏国医堂堂主的丫头,竟然看到了就连刘长生那条彻底断掉的右腿,也在自膝盖以下,长出了一段新的腿骨!

  今天在这里的所见所闻,的的确确是太刷新王怡然的三观了。

  尽管这丫头因为家世跟身份的原因,自从出生下来,就在接触着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都不了解的事情,可以说在大多数人眼里再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丫头自打记事以来就会觉得习以为常。

  可是今天刘怀东所展现出的神奇医术,就连王怡然也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甚至王怡然在最后施针的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当这丫头终于将虎禽针法最后的第四十九针落在刘长生的膻中穴上之后,或许是因为精神过度集中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太过震惊,她终于疲惫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此时此刻,依靠刘怀东的法力悬停在半空中的刘长生,已经完全变成了四肢健全的模样。

  并且他新长出来的两条胳膊一条腿,肤色都是白皙如玉,那肤质就跟精于保养的娘们似的,完美的好像是件艺术品,半点瑕疵都看不出来。

  唯一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刘长生依旧是双目紧闭着,尽管身体的伤势已经被刘怀东和王怡然联手治愈了,但却根本没有要苏醒的样子。

  跌坐在地的王怡然表情惊骇的看着半空中四肢健全的刘长生,愣了半晌后才脱口向刘怀东问了句,“人怎么还没醒?”

  “他在受伤的时候,精神上也因为要承受那种伤痛而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虽然现在伤势已经被我们解决了,不过他的大脑仍旧处于休眠状态,这也是人类大脑的自卫本能。”

  刘怀东停止了往刘长生体内渡入法力,用手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同时接着向王怡然解释道:“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我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唤醒他的大脑,你也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那……我们这次的治疗,算是成功了?”王怡然用充满希冀的目光仰视着刘怀东,两只眼睛里小星星一闪一闪的,兴奋和激动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刘怀东没有回答,只是扭头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的那种笑……

  与此同时,与医务室一墙之隔的观摩室里,那帮穿着白大褂的西医,也是在漫长的等待中,渐渐有些烦躁的交头接耳起来。

  “你们说,那小子真能治好患者么?我看他刚才那么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挺有底气的。”

  “呵呵,他有个卵子的底气,装逼谁不会?”

  “没错,人都被伤成那逼样了,你不也亲眼看见了么?你认为就那样的伤势,被治愈的几率能有多大?”

  一帮西医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时,国医堂的人和莫道陵,也是眉头紧锁面色凝重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站在何俊杰身边的两个助理人物,也是跟着那帮西医开始谈论起来。

  “你们就别猜了,那小子又不是神仙,就算他真有什么手段能让患者苏醒过来,就那种伤势,也必须在第一时间止血和移植假肢,否则患者即便苏醒了,肯定也会马上因为失血过多再次昏厥过去,甚至……”

  站在何俊杰左手边的助理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助理嗤笑一声直接打断,“哈哈,说这些你不觉得多余么?那小子要真能治好患者,哪怕他只是能让患者暂时苏醒,我特么给他跪舔还喊他三声爷爷!”

  王浩然和段云飞两人,自打出了医务室,就始终紧绷着浑身肌肉,捏紧双拳。

  此刻听到这帮西医的话,两人更是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毕竟躺在里面的刘长生,可是对整个华夏都至关重要的人物啊!

  还好就在那帮西医们一个个聊的有些刹不住闸时,他们当中最有威严的何俊杰及时出声制止了这无谓的讨论。

  “好了,都别在这里说些废话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想想,万一那个叫刘怀东的没把患者治好,我们应该采取什么应急方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