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434章 暗算老阴逼

  两人所在的空间一阵扭曲,天旋地转之后,那个跟同伴巡山的绝命堂成员,竟是赫然发现眼前同伴的相貌在阵阵扭曲中,俨然已经变了张脸。

  那张脸,是刘怀东的脸!

  “你是……”

  对面还在抽着烟的绝命堂成员,只是依稀看清了刘怀东的样貌后,刚要开口,便被刘怀东一个冲拳直接贯穿了心脏。

  直到两只眼睛里生机彻底涣散,他也万万没想到,刘怀东居然敢提前一晚上就先跑来刘家,而且正好这么巧被自己碰上了。

  不过最让这家伙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里已经距离刘家建在半山腰处的庄园不远了,照理说其他人暂且不提,蒋辰和杨文忠,还有徐永为他们三人可是都在那栋庄园里!

  刘怀东刚刚对自己出手时,明显根本就没想着掩饰自己的法力波动。

  那么大动静传出去,为什么前面庄园里的三大陪审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为什么?带着这个到死都没想明白的疑问,那家伙最终咽下最后一口气,当刘怀东把手臂从他心窝子里抽出时,整个人如一滩烂泥般瘫软在地一蹶不振。

  而之前那个真正跟他走在一起的绝命堂成员,也是差不多有着相同的遭遇。

  直到刘怀东借助幻阵之利,轻松从两人口中套取出对自己有用的情报后,在刘怀东遇到两人的地方,山林中空间一阵扭曲。

  “噗通,噗通!”

  先是两具气绝身亡的尸体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后刘怀东也紧跟着凭空出现,只是匆匆打量一番周围的环境后,便仗着身法的优势一个闪掠消失不见。

  至于那两个绝命堂成员的尸体,刘怀东则是故意没有理会,留在那里当一个诱饵。

  算算时间,这会儿跟他们交接的下一组人,应该已经快从半山腰下来了,那组人一定会对他们两人没有按时交班而感到奇怪。

  等他们走到这里时,突然看见前面有两个同伴的尸体,肯定会本能的靠近过去查探情况,然后……他们就着了刘怀的道了。

  不错,套取过一次情报后,刘怀东可没有马上撤掉那个随手布置在山脚下的幻阵。

  赚一次好处的不是生意,懂得把利益最大化的,那才叫聪明人。

  至于刘怀东,则是趁着自己的行踪还没暴露,借助着极寿身法快速游走在山林之间。

  原本他这趟孤军深入,只是为了摸清刘家到底有多少绝命堂的人,三大陪审员是否都在,以及帮刘长生取回一样东西。

  不过现在,既然刘怀东已经知道了还有个什么阴阳无极和合阵,自然也就没有放任不管的道理,先不说能不能破了杨文忠这阵法吧,最起码他也得多走走看看,了解一些阵法的轮廓,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想到就做,刘怀东一向都是这个风格,毫不拖沓。

  当下他便是施展开极寿身法,身子几乎是凌空飞掠在山林之间,以他的速度,即便是偶尔跟几个巡山的绝命堂成员擦肩而过,那些人也不会发现刘怀东。

  而在这急速的飞掠之间,刘怀东也是在好些地方都刻意做过停留,这些地方就地形而言,没什么共同的特征,但要说相似之处,那就是刘怀东在这些地方,都察觉到了风水大阵运转的灵力波动!

  这微乎其微的波动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甚至于凝神期的修真者,也唯有对堪舆之道颇有见解的,才有可能品出几分异常来。

  但这些潜在的东西,在刘怀东面前却是就跟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似的,根本瞒不住他的眼睛。

  就好比一台机器正在运转,寻常人听到它的齿轮磨合声跟发动机工作声都会认为刺耳,稍懂机械的人,则有可能在嘈杂的噪音中,辨别出什么声音是从机器的哪个部位发出来的。

  然而倘若换成一个无比熟悉这台机器的师傅,那么光是听听声音,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判断出这台机器当下的工作状态,齿轮啮合度是否达标,以及发动机是否在超负荷运转等一系列问题……

  这就是熟悉与陌生的差距,不怕千行会,就怕一行精,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对于风水大阵这台机器而言,刘怀东这个地师,毫无疑问就是个足够了解它的工人师傅,见叶就可知秋。

  不过即便如此,刘怀东每次在半路上停留,也只是谨小慎微的用神识去感受着阵法的运行纹理,从而自行分析出这个阵眼在整个大阵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他可不会蠢到直接动手去修改或破坏杨文忠的阵法,要知道任何一个真正有实力的风水师,跟自己布下的每一个阵法都是有某种灵魂上的联系的。

  别说是阵法被人改动了,就算是刘怀东不小心擦了点边,杨文忠只要身在百里之内,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应到这里的变故。

  现在可不是暴露行踪的时候,所以……刘怀东并没有那么做。

  只是疯狂辗转于山林之间,留意各处风水格局的刘怀东,眼看着已经要把整个山头都转了一遍时,却是突然感受到前面不远处,似乎正有一股极其庞大的‘气’在朝着一点疯狂汇聚着。

  那股气既不是真气,也不是灵气,而是凌驾于这二者之上,比前者更加高深莫测难以琢磨的气运!

  而且看这个量,刘怀东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这是有什么东西在汲取着以这山头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的气运。

  如果任凭气运就这么被抽取的话,那么方圆百里之内,如果有人居住,在未来的两年里必定会厄运不断百病缠身。

  要是三天之内正好有结婚的车队路过这个范围,也势必会被气场波及,导致新婚之后夫妻生活不睦,要是三天之内有下葬的队伍途径这个范围,那么这里的气场甚至会严重加剧亡者心中的怨气,使其亡魂变成恶灵,或是直接导致尸体尸变!

  这就是风水阴阳的可怕之处,真真正正的杀人于无形,其手段诡异莫测防不胜防,所以说在修真界,一般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是轻易不愿得罪山字门的传承者的。

  一旦惹得这帮风水师不高兴了,谁特么知道人家会不会偷摸去动一动你家祖坟的风水?

  这个风水一旦被动了,轻则百病缠身英年早逝,重则甚至会让厄运纠缠后世几代子孙,世世代代都不得安生。

  心中震惊这大量气运都往一处汇聚的原因时,刘怀东脚下则是毫不停留,神识锁定了气运汇聚的具体方位后,身子便是飞掠而出,直奔那气运汇聚之地而去。

  仅仅才三息不到的功夫,刘怀东身形便已经腾挪出了五百多米远,这时他恰好感受到空气中,似乎弥漫着几分水汽。

  只是耸动鼻尖嗅了嗅身边的水汽,刘怀东便是不由自主的眼前一亮,当下毫不犹豫的加快步伐,迅速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水汽中同时掺杂着龙息和法力波动,有点意思,杨文忠啊杨文忠,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家伙的本事到底有多少精进!”

  自言自语间,刘怀东身子已经落在了山背处的一棵大树上,蹲在树冠上居高临下的他,正好可以看到脚下有一处占地颇广的湖泊。

  湖泊看似是一潭死水,并没有任何支流延伸出去,但水面却会时不时波动起伏,刘怀东运力至双耳时,也能依稀听到湖底的潺潺水声,这大概是连同了地下水脉,所以形成了看似死水实则活水的格局吧。

  “啧啧啧……”蹲在树冠上,仔细盯着那湖面看了片刻,刘怀东不由得眼前一亮啧啧称奇。

  “好一个天然格局,水口关锁紧密,水口内成堂局,湖底沉砂,北辰守关,家里后院有这等上佳的龙脉格局庇佑,难怪我那便宜老爸能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这个高度呢。”

  “不行,等忙完这些破事了,我也得赶紧认祖归宗,享受到这莫大福缘的庇佑才行,竟然今天才知道这事,实在是太亏了……”

  刘怀东眼红的看着下面的龙脉格局,不光是他内心激动无比,甚至就连小青,也是通过神识传递给他一份兴奋的感觉。

  不过刘怀东并没有沉浸在喜悦中太久,因为他感受到的周围方圆百里的气运,赫然都是在往这处龙脉汇聚,这显然是有风水高手在用此地龙脉布阵,以龙眼为阵眼了!

  这么做对龙脉根基的损伤,那可是非常大的,甚至稍微一个操作不好,直接毁了这天然生就的龙脉格局都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刘怀东脸上就不禁涌现出几分恼火,“杨文忠你个老阴逼,敢动我家龙脉?老子这次如果不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我这地师的名头就算是叫到狗身上了!”

  说话间,刘怀东便是放开神识,确定了周围一定范围内都没有外人后,这才随手从兜里捻出十来根银针。

  手指弹射飞针接连飞出,尽数落在距离那湖泊不远的地方,悄无声息的没入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