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439章 蒋辰其人

  “哈哈哈,知道你厉害,你可是单挑过绝命堂执事陪审员的人,区区刘家的几个小辈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你呢?”

  刘长生嘿然一笑,接着循序善诱道:“不过儿子啊,再怎么说也都是一家人,你这二十多年没有跟那帮表兄弟们一起相处,是我这当父亲的过错,你可别把不满发泄在其他家人身上啊!”

  “凭啥啊?”刘怀东白眼一翻,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抻着脖子,“他们都还不定接不接受我呢,我就得先装成个孙子样呗?我欠他们那帮人的啊?”

  “不,你不欠刘家任何人的,相反的,是我欠你一个美好的童年,欠二十多年女人一生最宝贵的年华!”

  刘长生一听刘怀东说自己欠刘家的,竟然还急眼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真正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怀东,答应爸,尝试着跟家里那些亲戚们打好关系可以吗?”

  从未见过刘长生如此一面的刘怀东,在感受到那真正充满父爱的目光时,竟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毕竟这在别人看来最是平常不过的目光,却是刘怀东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从来不曾见识过,也不曾了解过的。

  父爱……这个概念对刘怀东来说,真的很模糊啊……

  与此同时,庄园主楼里那间关着二十几个刘家人的卧室里,众人看到电脑屏幕上刘长生看向刘怀东时的眼神,不由得再次开始议论纷纷。

  “哎哎哎,你们看没看见?家主现在看那小子的眼光,完全就是把他当心头肉一样的看待啊!自打我有了妹妹之后,我爸都没用这么慈爱的眼神看过我!”

  “哥你什么意思啊?你是嫌我抢了你的父爱咯?”

  “你可赶紧闭嘴吧,自己的事管好就不错了,如果那小子真是家主的儿子,那么家主用这样的目光看人家一点毛病没有,照我看你们啊,闲事还是别管的太多,这人活着,你得时时刻刻能搞明白自己是什么地位。”

  “呸,臭舔狗,现在那小子可还不是刘家的太子哥呢,这就开始巴结人家了?也不知道人家以后上位了,会不会领你的情啊……”

  就在屋里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额时,刘长春以及刘长青和刘长灵兄妹三人,则是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

  他们三个跟刘长生最亲的刘家核心,是既不阻止其他人对刘怀东身份的谈论,也不站出来表示拥护刘怀东这个太子的存在,立场可谓是相当怪异。

  除了他们三个长辈外,刘朝阳这个小辈,也是神色凝重的死死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画面里不知怎么变的一脸诧异的刘怀东,一时间有些五味陈杂。

  监控画面对应着的山林里,刘怀东.突然看到刘长生那无比关切的目光,随后的反应竟是有些底气不足了。

  只见他足足失神呆立了许久,这才突然开口,“好,好啊……那我给你个面子吧,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以尝试着拿他们当自己的家人,但如果有人对我心存敌意,我肯定不会惯着的明白吧?”

  “这个你放心,你是我刘长生的儿子,光凭这点,在刘家就没人敢不拿你当回事!”

  “呵呵,这么大自信,谁给你的啊?”刘怀东双手环在胸前,有些嗤之以鼻。

  “只要他们还想在帝都的上流社会自称是刘家人,那么他们肯定就该知道要怎么做的!”

  刘长生说到这里,不自觉的四十五度角微微扬起脑袋,露出一副极度自豪的嘴脸,“毕竟刘家是所有人的刘家,但刘氏家族却是我刘长生一人撑起的家族,华天科技也是我凭一己之力打造的帝国!”

  “只要他们想要跟我一起承受这份荣誉,那么他们就该意识到,我才是刘家的家主!”

  这一刻,看到刘长生那自信心爆棚的侧脸,不知怎么的,刘怀东的心里竟是突然升起了一种没来由的安全感与不加掩饰的崇拜之意。

  就好像在一个小孩子眼里,父亲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父亲永远是个英雄一样。

  恍然察觉到自己的失神后,刘怀东顿时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自嘲一笑,“好吧,我答应你去救他们,但你必须得告诉我,万一同时碰上了三个执事陪审员,你有几成自保的把握?”

  “两成……三成吧。”刘长生说了个深思熟虑过的答案后,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苦笑。

  而刘怀东则是在听到这个显然不能让自己满意的回答时,顿时锁紧了眉头,“怎么会只有三成?你不是说‘天将’的综合性能是‘天兵’的十倍不止吗?”

  “上次你只是带着天兵,都能把徐永为虐的跟狗一样,即便后来有杨文忠插手,你也愣是挺到援军过去支援了。”

  “现在你换上了天将,而对方也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而已,怎么才只有这点胜算?”

  刘长生脸上的苦涩之意平添几分,纠结了好半晌后,才是最终叹息一声缓缓开口,“因为多出的这个人,是蒋辰啊!”

  “怎么,那家伙有三头六臂啊?”

  “在绝命堂九大执事陪审员里,他应该算是最神秘的一个了,九大陪审员虽然没有明确隶属于某个执事麾下,但平时我们有事要交代手底下的人去办时,也会默认每位执事管辖两个陪审员。”

  话说到这里,刘长生顿了顿才接着开口,“唯独一人例外,那就是蒋辰,他不属于任何一位执事的管辖,是九大陪审员当中最神秘,也是修为最高深莫测的一人,据说他只听命于堂主一人,那个……连我都没有见过的堂主。”

  “你没见过绝命堂的堂主?”听到这话,刘怀东顿时有些小小的震惊,“你跟我开玩笑呢吧?你连老大都没见过,还混什么组织啊?你到底怎么进去的,入伙后都不用拜山头的吗?”

  “呵呵,也不算没见过吧,只是那个神秘的堂主每次现身,都是戴着面罩的,据说没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连蒋辰也不例外,但我唯独能肯定的一点就是,那个人很强,就算是天将装甲在他面前,也依旧不堪一击!”

  说话间,刘长生眉宇间浮现出一抹自嘲,“至于我是怎么加入绝命堂的……这事说来可笑,当初邀请我加入绝命堂的,就是蒋辰,在我最无助,项目也最需要资金的时候,他代表绝命堂给了我一笔很大的投资,不过代价就是我得加入绝命堂,至于我做到执事的位子,则是我加入绝命堂大概半年后的事情了。”

  “呵呵,大概是那个神秘的堂主,认为我对绝命堂的用处还是很大的,生怕我在执行任务时出了意外,所以才破格提拔我当执事的吧,记得当时绝命堂有很多人都反对这件事,包括其他三大执事也不例外,所有人都认为在上任玄武执事死后,最有资格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就是蒋辰了。”

  刘怀东眉头一挑,嘴角泛起几分戏谑的笑意,“然而他们都没想到,坐上这个执事宝座的,竟然会是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也就是他们眼中的废物,对吗?”

  刘长生表情苦涩的点了点头,看到他竟是有些低落,刘怀东不由得拍拍老爸的肩膀,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却又觉得那样太过婆妈了,最终也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把话题引开。

  “照你这么说,那蒋辰的实力和修为,已经完全达到了执事的水准,甚至还犹有过之了?”

  “其实面对面的单挑,我们四大执事里,也就唯有徐龙象一人敢说能完胜蒋辰了,剩下的一个玩蛊一个玩毒,都是没胆子跟人硬碰硬的玩意儿,我的天将装甲倒还可以,跟蒋辰或许能有个五五开吧,但万一要是有徐永为和杨文忠跟他联手,那我就只剩下跑路了……”

  随着刘长生的战力分析愈发详细深入,刘怀东的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紧。

  从刚才刘长生的那番话里不难听出来,这个叫蒋辰的王八蛋绝对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货色。

  就是不知道上次在军区附近,为什么他没有出手……

  如果上次出面帮徐永为的不是杨文忠而是蒋辰的话,那么现在很有可能刘长生就没法站在这里了。

  对此刘怀东是深感庆幸的,但刘怀东可不会把自己的人生赌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蒋辰上次之所以不对刘长生出手,或许是有什么别的原因,那么这次呢?

  这次可是绝命堂的人事先布置好了天罗地网,主动引诱刘长生和刘怀东父子过来的,他们有可能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吗?

  看到刘怀东那眉头紧锁,目光凝重的样子,刘长生哪里会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不过就在这时,距离二人不远处的山林深处,也是传来了阵阵密集的脚步声,听起来人数不少,而且对方貌似根本就没想着刻意掩饰踪迹!

  当下刘长生来不及多想,只是轻轻拍了拍刘怀东的肩膀,一脸释然的咧嘴笑笑,“去吧儿子,相信我,即便三大陪审员联手我不是对手,但以‘天将’的速度,我要抽身而退绝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