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758章 脑子都进水了?

  “你就是刘怀东?”

  李安民看到这如鬼魅般突如其来降临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不禁为之一愣。

  刘怀东嘴角含笑的点了点头,双手始终背在身后,即便他此刻面对的是三个明显对自己不怀好意的凝神境上三品高手,却也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毫不设防,云淡风轻的状态。

  这副姿态落在没仇没怨的人眼中,那自然就是传说中的高人风范了。

  可落在自家孙子昨天才被这小子打脸了的李安民眼里,无疑更让老头儿心中的怒火在短短瞬息之间,成倍的暴增上来。

  “小子,你昨天打了我孙子李青鸾是吧?”李安民再次开口。

  刘怀东还是点头,丝毫不以为意,不过却是将背后的双手拿到前面来,一手掏烟一手拿火,给自己点了一根和天下惬意的嘬了一口。

  李安民两只眼睛不由得眯成一线,语气阴沉的咬牙道:“你就没什么想对老夫说的?”

  实际上直到这个时候,李安民也没想着真的要跟刘怀东大动干戈,之前的动手示威,于杨家而言,是他的确存了踩下杨公世家,以此让济世堂真正成为两广最大势力的心思。

  但对于刘怀东而言,这老头儿更多的也只是示威而已。

  别的不提,就说刘怀东国医堂医术顾问那重身份,就足以让李安民心生忌惮。

  毕竟不管在哪个年代,民不与官斗这都是天底下最大最实在的道理,济世堂就算再怎么根基雄厚,那也只是在两广地带,能够跟杨公世家比肩而已。

  而人家国医堂那是什么概念?那是特么医字门正儿八经被国家认可了的官方组织啊!

  也就是说,就任于国医堂医术顾问一职的刘怀东,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公务人员了,他区区一个民间势力坐头把交椅的,就算有那个脸面仗着年纪,倚老卖老让刘怀东喊自己一声前辈,但真对刘怀东动手,他李安民敢吗?

  别说是他了,就算赌上整个济世堂,敢吗?

  所以李安民能问出那句刘怀东有没有什么要对自己说的,实际上还是抱着只要刘怀东认个错,别让他济世堂跌了面子,这事儿就可以大事都不用化小,而是直接化了的心态。

  下一刻,刘怀东故作思忖片刻后,竟还真的就点了点头。

  看到他这细微的动作后,李安民不由得神色一喜,已经挑起那堆卧蚕眉,心里美滋滋的在等着刘怀东跟自己道个歉,然后再以济世堂当家人的身份,对刘怀东这颗医字门冉冉升起的新星招徕一番。

  然而还没等这老头儿把情绪酝酿到位,刘怀东却是脱口而出了一句险些让他吐血的屁话。

  “仔细想想,还真有句心里话想告诉您老人家,那就是你的样子……好像个傻逼啊,尤其是那些胡子,太像猴子请来的逗逼了。”

  这话传进李安民耳朵里时,让这老头儿不禁为之一愣,显然是没反应过来现实跟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不光是李安民,甚至就连站在老头儿身后的李建邦跟周文斌两个,也是瞪圆了一对钛合金狗眼,满满的震惊写在脸上。

  静……一时间整个杨家大院,处处都是诡异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也没人具体估算过究竟过了多久,直到杨博霖的一声嗤笑打断了这令人心悸的宁静,紧随其后的,就是整个杨家所有人的捧腹大笑。

  李安民那叫一个气啊,气的老脸通红须发怒张,简直就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肆无忌惮的笑声渐渐平息后,刘怀东甚至能够清楚听到,那老头儿在发出老鼠一样的吱吱磨牙声,怕是这会儿给他个铁块都能让老头儿一口咬碎了。

  脸色铁青的盯着刘怀东看了半晌,最终李安民好不容易抚平了自己的情绪,这才伸手指着刘怀东,嘴唇发颤的缓缓开口。

  “好好好,好一个不知好歹的竖子,原来现在年轻一辈的后生,都已经这么猖狂了吗?”

  说到这里,李安民竟是怒极反笑起来,旋即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建邦,文斌,你们俩给我废了这小子,出什么事我担着!”

  老头儿这会儿的想法,与之前那可是截然不同。

  如果说之前他还抱着即便自己孙子被打脸了,也想跟刘怀东化干戈为玉帛的心态,那么现在,他已经是完全豁出去了。

  公务人员怎么了,公务人员就能随意伤人了?

  到时候废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上头万一有人拿这个来跟他说事,李安民就打定主意要把自己孙子的伤势夸大其词一番,然后端着不放,看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

  不过李安民这话脱口而出后,之前在他身后,如今因为他的后退而站在他身前的两个供奉,却是反应出奇一致的一动不动。

  当下老头儿便是皱紧一双卧蚕眉,没好气的催促道:“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忘了我济世堂每年拿出那些供你们巩固根基的药材了吗!”

  半晌后,李建邦刚要试探性迈出一步,然而步子还没落地,刘怀东仅仅只是眯缝着眸子瞪了他一眼,就给他瞪的如坠冰窟般,赶紧收回脚步。

  至于周文斌,则是完完全全拿李安民的催促当耳边风,从头到尾就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

  毕竟他们两人的修为都在李安民之上,修为高了眼界自然也就高,也就顺理成章能够看出一些李安民看不出的门道。

  刘怀东这个年轻后生,光是站在他们面前,就给两人一种云遮雾绕的感觉。

  看到两个平时好生伺候的供奉,此刻竟然都是无动于衷,李安民不由气的跺了跺脚,大呼小叫起来。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在发什么呆啊?还不赶紧动手,非得要等杨文正那老家伙主持完阵法运行腾出手来吗?还是要等杨文忠那老东西恢复过来!”

  两个济世堂供奉面对刘怀东,不自觉的相视一眼,竟是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一抹跟自己如出一辙的苦涩笑容。

  而刘怀东那小子的嘴角,则始终噙着几分戏谑玩味的笑意,也不率先发难,就只是叼着小烟,优哉游哉的站在那里。

  相继沉默片刻后,最终还是李建邦率先开口,只见他扭头递给李安民一个事不可为的眼色,而后才低声劝道:“堂主,要不今天就算了吧?这小子我总觉得怪怪的……”

  李安民眉头瞬间皱成一个‘川’字,还没等他开口,周文斌也是捏着嗓子温声细语的跟个娘们似的开口。

  “这小子的修为连我也看不透,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他的修为……应该是在我之上的,也就是说他的修为在凝神一品之上!”

  原本李建邦看不透刘怀东,还自认为情有可原,毕竟跟周文斌这个娘娘腔比起来,他自身实力是稍有不济,可他原本还总觉得,周文斌约莫是瞧出了刘怀东的深浅,怕阴沟里翻船才迟迟不肯动手的。

  万万没想到,周文斌竟然是这样的说辞!

  要是连凝神一品的周文斌都看不透,那么刘怀东得是何等恐怖的修为?

  凝神一品之上,那是什么?李建邦不敢想,李安民同样不敢想……

  三人目光交汇片刻,李安民突然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呵呵,我看你们两个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年纪大了的人,就这么贪生怕死么?一个年纪只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你们告诉我他有凌驾于一品之上的修为,这话你们自己相信?”

  李建邦刚要开口,不过话到嘴边却又被他吞了下去,终究还是没有反驳李安民的意思。

  不过周文斌却是皱眉低声道:“现在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刘怀东这小子是仙品道基的资质,这也正是绝命堂为什么始终盯着他不放的原因,我认为对一个有这种万里挑一资质的天才而言,以二十几岁的年纪,能有凌驾于我之上的修为完全是有可能的!”

  “哼,仙品道基史上又不是没有过,自打我济世堂成立以来,历代堂主就亲眼见证过五位仙品资质的天才成长,那些天才无一不是三十五岁之后跻身凝神一品!”

  “我济世堂第三代堂主,据传也是这种万里挑一的资质,可按照家书记载,那位堂主五岁开始修炼,也不过是三十二岁步入凝神一品!”

  李安民一脸不甘的开口,“这小子何德何能?同样是仙品道基,他凭什么能在区区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跻身一品之列,甚至还在一品之上?”

  “这……”

  周文斌刚要开口,却一时语塞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能是皱了皱眉头,“总之我的感觉很不好,我还是建议今天不要跟这小子动手。”

  旁边的李建邦虽然没说什么,却在周文斌话音落下之际,赶紧点头附和。

  看到两人如出一辙的谨慎表情,李安民不禁气急败坏,“什么一品之上,这小子分明就是用旁门左道掩饰了自己的气机,才在你们面前蒙混过关的,你们的脑子是全都进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