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769章 神回乱世

  回想起华药和王药,以及京西鹤药三家药企的体量规模,刘怀东不禁眼前一亮。

  当初宝东集团的股票被周庚那王八蛋联合华尔街六大巨头狙击打压时,孙雅可是一个电话过去,就直接抽调来了几十上百个亿的资金支援啊!

  有这么三家药企做坚实的后盾,区区两百多张嘴……好像还真是怎么都不怕吃穷了。

  这么看来,药王谷的财力雄厚程度,不说跟自己亲爹的华天科技比,起码比起自己老丈人的宝东集团,也差不了多少了。

  想到这里,刘怀东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这依旧不能作为他答应去当那什么谷主的理由。

  毕竟刘怀东知道自己的能耐,管理才能什么的,他真是打娘胎里出来,就没带着这项技能啊!

  更何况刘怀东还是更加喜欢现在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无拘无束没有框架的日子。

  这也是当初他拒绝出任国医堂名誉副堂主的原因,后来也是为了去救洛莹莹,才无奈之下捏着鼻子当了个医术顾问。

  不过就在刘怀东犹豫不决时,孙药眠却是伸手拍了下石棺上那块雷击果的浮雕,两人脚下的阵法顷刻间没入地底。

  “走吧,既然你还是心存疑虑,那也就只能说明你和这份馈赠无缘了。”

  说罢孙药眠还真就气鼓鼓的甩手离开,头都不带回的那种。

  一听这话,刘怀东立马急眼了,这可是自己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啊,真要让自己就这么看一眼就拍屁股走人,那怎么得了?

  更何况这份馈赠,那可是传说中凌驾于仙品之上的天品道基!刘怀东要故作清高的说不心动,那绝对是扯特么的淡。

  “别别别,孙老爷子先别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

  刘怀东当下赶紧追上去,死皮赖脸的拽住孙药眠的衣袖,死活不让老爷子离开。

  为啥?要是孙药眠走了,就算他知道石棺表面的那处机关能够唤出石室阵法,但也不知道具体要接过这份资质衣钵,得走怎么个章程啊!

  被人从身后扯住衣袖的孙药眠冷哼一声,斜楞了刘怀东一眼,“老夫之前说过了,这就是老祖宗订下的规矩,不接受药王谷谷主的身份,你是绝对别想得到这份机缘的!”

  “就算这机缘是你先祖留下的,也没戏,毕竟看守此地数百年光景的,可是我药王一脉!”

  孙药眠说到最后,竟是有些泼皮无赖的意思,那架势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刘怀东,就算是你家祖产也没卵用,没有老夫,你小子空有一处宝藏摆在眼前,知道该怎么打开吗?

  听出这老爷子的言外之意后,刘怀东嘴角不由得狠狠抽搐几下。

  半晌后,在两人四目相对僵持不下中,刘怀东最后还是被逼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我可以答应做药王谷之主,但老爷子我话可说在前头啊,管理天赋什么的,我是没有的,所以顶多我也就是当个挂牌的谷主。”

  “药王谷上上下下大小事宜,别想让我插手处理,还得你们四个老人家多操劳,至多下次再有八极宗那样不长眼的来踢场子,我露个脸就完了。”

  看到这家伙虽然在讨价还价,但怎么说也是答应下来,孙药眠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小子就放心吧,就算要老夫把药王谷大小事宜交到你手上,老夫还不放心呢,不过你可不能只有在被人找麻烦时才出来露个脸,好歹都是一谷之主,怎么也得有点事干才行。”

  刘怀东狠狠翻了个白眼,“靠,我就知道……先说说你打算安排我干啥吧,事先说好,要是太累的活儿,我还是要撂挑子不干的,大不了我自己研究这遗迹里的秘密。”

  “嘿嘿,也不算什么太累的重活儿……”

  孙药眠嘴角泛起几分促狭的笑意,眸子里也是涌现出几分狡黠奸诈的神光,“就是既然你已经是一谷之主了,怎么都得隔三差五的抽搐空来,负责以下谷中弟子的课业吧?”

  “啥意思?要我给人授业解惑啊?”

  “然也,你小子悟性还是很高的嘛。”

  “不是,老爷子……我这国医堂那边还有份兼职呢,实在是忙的抽不出时间来啊!”

  “别跟老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在国医堂那边,是挂着个医术顾问的头衔,但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小子,自打挂上这个顾问头衔,你小子按时上班点卯能有几次?”

  “咳咳,这个……”

  刘怀东险些没给自己一口涎水呛死,他是万万没想到,老爷子为了在这里挖坑等着自己,居然连他的工作时间都摸的一清二楚。

  十有八九是跟孙雅那妮子打听到的,刘怀东心里暗暗猜想着。

  正当刘怀东老脸红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干脆钻进那口石棺里时,孙药眠则是沉着脸再次开口。

  “少说废话,老夫就这么点要求能不能答应?能答应,老夫就当你是谷主,指点你如何开启这遗迹密藏,不能答应,老夫扭头就走,至于你小子要留在这里也行,但能不能得到这份机缘,你就自求多福吧。”

  “行,行行行,我答应你可以吧?赶紧麻溜利索的,该干嘛干嘛……”

  这场仗败下阵来的刘怀东,摆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沮丧表情,跟孙老爷子说话时,也没了之前那份客气。

  废话,如今小爷既然都已经是谷主了,你区区一个副谷主,怎么看我都大你一头的,跟你那么客气干啥?

  对此孙药眠倒也没有什么不满,反倒是眉飞色舞一脸喜色的走到石棺旁边,重新触碰机关后,唤醒了隐藏在这石室中的阵法。

  而后只见老人咬破食指,挤出一滴精血落在脚下阵法中,血迹顷刻间便被勾勒阵法的符文吸收进去,同时孙药眠则是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朝着石棺的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药王谷第三十六代弟子孙药眠,在此恭请华佗前辈,请前辈降下福泽,庇佑医道后辈!”

  霎时间石室地面上,阵法光芒大放,这阵耀眼的强光没有任何颜色,甚至不辨黑白,但却看得人难免目眩神摇。

  紧接着,刘怀东竟然亲眼看到,那口石棺中冉冉升起了一道虚影,虚影面目清晰五官分明,就是看着总有那么点虚无缥缈的感觉,但也依旧辨认的出,正是石棺中那位老人,也就是华佗的样貌!

  老人残魂冉冉升起时,仍是闭着眼睛,似乎长眠近两千年后,仍未清醒神智。

  这时孙药眠突然起身,指着自己先前跪拜过的地方,对刘怀东吩咐道:“去照着我刚才的样子再做一遍,记得,要在你的精血中融入草本法力。”

  刘怀东看着眼前那尊悬浮空中的虚影,当下便是点头照做,不敢有丝毫大意。

  “药王谷第一代谷主,医圣传人刘怀东,在此恭请华佗前辈,请前辈降下福泽,庇佑医道后辈!”

  刘怀东学着孙药眠之前的样子,咬破食指挤了一滴满含草本法力的精血出来后,当即便跪倒在石棺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奇怪的是,在脚下阵法吸收了他那滴融合了草本法力的精血后,悬浮于石棺之上的那尊残魂,竟是缓缓睁开双眼。

  一双精芒爆射的眼睛,扫视一圈周围环境后,又看了眼孙药眠,但目光最终还是定格在跪拜自己的刘怀东身上。

  “原来是那家伙的后人啊……”

  华佗的残魂双手背在身后,对着刘怀东缓缓开口。

  当刘怀东抬起头来时,两双相隔一千七百多年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而后那道残魂才接着开口。

  “感觉自己睡了好久,既然你会出现在老夫面前,那么也就说明,该到了老夫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刘怀东听到这番话后,有些云里雾里。

  只是还没等他脱口问上一句什么诺言,只见那道悬浮于石棺之上的残影,竟是咧嘴一笑后,顷刻间化作一道流光,径自没入了刘怀东的泥丸宫中!

  上身?附体?

  刘怀东压根就没有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感到那抹残魂涌入自己识海的瞬间,也是有一段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以画面的形式渐渐浮现在自己脑海当中。

  那是一个乱世,硝烟四起人不如狗的时代,大概就是那位华佗前辈所生的一千七百多年前,也就是东汉末年的时期吧……

  刘怀东眼前,或者说他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是一个破败贫瘠的村庄。

  那时候每个村子里,都会有一口自己的水井,整村人的取水用度都靠同一口井。

  而如果哪个村子没有,吃水灌溉方面,自然就得去看邻村人的脸色,往往会为了一桶甚至一瓢水去低眉顺眼,付出许多难以承受的代价。

  浮现在刘怀东脑海中的这个村子,水井边上,竟是以木棍撑起一块白布。

  刘怀东依稀记得自己所学过的些许历史知识,这种情况搁在古代,就代表这此地正在闹瘟疫,警醒旁人不要来取这口井里的井水,以免感染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