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137、137

  化妆品呢,那个女同志不喜欢。

  邓翠莲识的字不多, 但是特别喜欢看价格, 一看一瓶油200多块,差点没吓死:“这得200呢, 就我这张脸, 敢抹吗?”

  “有什么不敢的, 擦上, 擦几天你的皮肤就变细了, 咱们慢慢有钱了, 你要天擦这种油才行。”陈月牙说。

  邓翠莲专门洗了把脸,小心翼翼替自己擦上超生买的润肤霜。

  就在这一刻, 她觉得自己的皮肤突然真变的滑滑的了呢。

  “三婶婶真好看, 脸上光光的哟。”超生立刻说。

  就连小老八都竖着眉毛横着眼睛, 怯乎乎的亲了邓翠莲一下,咧开嘴巴笑了。

  嘿, 这孩子要笑起来,还不如不笑呢,更丑。

  在这一刻,邓翠莲是真想哭啊,她从小, 她妈就一直说她长的丑, 一盒蛤蜊油原来二分钱,又不是买不起。但是,她要想买一盒, 她妈就会说:丑人就该有个丑人的本人,朴朴素素还好,你要做点怪涂这涂那,谁都笑话你,赶紧把钱给你弟买点好吃的。

  所以她从小到大,不敢擦擦脸油,会做漂亮衣服,但自己不敢穿。

  就因为怕别人要笑话自己丑人多做怪。

  但今天邓翠莲怎么觉得,女人还是该打扮打扮自己呢。

  走,服装厂挑套衣服穿上,再去理发馆烫个发去。

  人如其名,三炮一炮成名,而他和日本选手比赛的录像,但凡到周末,电视台都要插播一回,好在现在还没有追星一说,要不然,三炮都要成名人了。

  整个清水县都以小炮为荣不说,班主任王老师就更开心了。

  因为,三炮就是她的学生。

  眼看开学,王老师专门到燕支胡同来确定,贺炮是不是还要在清水县上学,还是想转到北京去。

  “咱们小炮是真够聪明的,这就出名啦,不过小陈同志,孩子奖状的照片呢,给我一张吧,我要评年度优秀教师,贺炮的奖状我得附上去,这属于我教学工作中的荣誉。”王老师笑着说。

  陈月牙对这个班主任其实挺有意见的,因为她在教学上真心不怎么样。

  但据说,她现在正在预选校长,将来很可能是百顺街道小学的校长呢。

  “孩子的珠心算是在北京学的,王老师,这个不应该算是您的荣誉啊。”陈月牙说。

  王老师不乐意了:“小陈同志,他是我的学生,就算我没教过他珠心算,语文至少是我在教,再说了,我是他的班主任,他的军功章上就该有我的一半。”

  学校里的事情,孩子要不讲,家长一般就不太知道。

  但是,超生毕竟和小炮一个班啊,对于小炮的学习最清楚了:“王老师,您原来总说,小炮哥哥粗心大意,三心二意,马马虎虎,嗓门太大,您还经常让他放弃语文多做数学作业,就因为您带的是我们的数学课。我觉得,您对我小炮哥哥可不太好。”

  小孩子又不知道这样说会让老师不高兴。

  想说什么,当然就直说什么。

  王老师立刻更不高兴了啊:“小陈同志,对贺炮我是帮的不够多,但我从来没打击过他呀,我对他足够好了,他的荣誉,就该有我的一份。”

  是足够好。

  放弃,漠视,恨不能赶紧把三炮送走,就因为三炮不够优秀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陈月牙一心想把孩子带到北京的原因,相比于小地方的学校,北京的教学环境和质量是真的好。

  “但是,您真的没教过他,我又怎么能把功劳强加在您身上呢,这不是给您戴高帽子吗,您就不怕压断了脖子。”陈月牙说。

  王老师本是兴冲冲而来,以为二斌和超生还在她手里,陈月牙就不会拒绝自己呢,没想到陈月牙居然冷冰冰的把自己给拒绝了?

  心里贼不舒服,怎么办?

  她的学生有了荣誉,孩子没在领奖台上感谢她不说,现在连荣誉都不分她一点?

  好气呐。

  捏着拳头,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在三炮转学的时候故意折腾一下,比如说档案里有弄点什么错误啦,或者直接说档案丢了。

  到时候让陈月牙为了孩子转学多跑两回。

  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让她多跑几趟路,王老师心里舒服啊。

  眼看开学,清水河上的冰面都消融了,天晴气朗空气清新可真舒服啊。

  远远来了来了一辆绿色的越野车,这一看就是军车。

  超生兄妹几个正在河边玩儿,瞅着冰面,拿着网子,看哪个地方有青色的光在闪,一个砸石头一个伸网,还有一个超生提着桶桶,不捉鱼,专门捉虾。

  超生在香港吃了一种特别好吃的虾,觉得自己必须做给几个哥哥吃。

  “小帅哥哥,快看,那辆吉普车绝对是付叔叔的爸爸来看他哒!”超生指着对面说。

  二斌三炮凑了过来:“小付叔叔要结婚了,还以为他爸爸不来呢,没想到他居然来啦?”

  “走吧,咱赶紧回家,告诉小付叔叔去。”超生又说。

  小帅却把几个小家伙拦住了:“不对,那里面坐的不是公安,是真正的解放军,他们穿的是绿军装。”

  县城里有武警,也穿绿军装,可这么崭新的吉普车几个孩子都没见过。

  一起站了起来,在春寒料峭的河岸上,几个孩子追着汽车跑了来,就想看看,这车上坐的,是不是望京那边,部队上的大官。

  对于军人,尤其是部队上的大官,孩子们总有一种别样的敬仰嘛。

  “嗷嗷,车拐弯儿啦,去咱们百顺街道啦!”三炮说。

  二斌跑的更快,眼看都要追上车了:“不知道是去谁家的,走,咱们看看去!”

  “该不是来找咱爸的吧,张津瑜的爸爸?”超生想起个熟人来。

  车在胡同口停下了,刷刷刷,下来四个穿着军装的人,哇,看得出来都有年纪了,但是身板儿真挺,真帅气。

  “那是侯爷爷,他居然是个当兵的?”三炮先认出了侯光亮,今天,他穿着一身军装,看起来虽然老了,但是超级精神。

  “那是咱爸,他咋也穿的军装?”超生一看见自己的爸爸,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眼睛都花了,眼里满是星星,爸爸是所有穿军装的人里面最帅哒。

  几个孩子一通狂奔回家了。

  ……

  家里头,王老师正准备要走的时候,贺译民陪着几个首长进门了。

  部队上的首长们,当然气质非凡。

  贺译民并不是穿军装,而是公安服在83年进行了改版,新的公安装是一身橄榄绿,跟军装一样帅气,看起来就像军人似的。

  侯光亮陪着两个首长,进了贺译民家这老院子,上下一通打量,立刻说:“不错呀,咱们译民退伍这些年,已经提前脱离温饱,奋斗到小康家庭了。”

  “看领导说的,艰苦奋斗,脱贫奔小康嘛,电视上天天提倡,咱一定得做到。”贺译民笑着说。

  “燕子窝不错,鸟笼子也不错,这个家挺整齐的。”一个首长又说。

  “孩子呢,给我们看看,咱们的小军官是不是竖着四撮头发。”另一个首长也是笑呵呵的说。

  三炮那四撮竖在头上的头发,因为得胜的照片被大家普遍熟知。

  很多人没见过他,以为他的头发天生竖着四撮子呢。

  还有人信之凿凿的说,他之所以能双手打算盘,那四撮头发就是天线,用来吸收能量的。

  因为最近气功大行其道,这种话居然被很多人相信。

  尤其是程春花,信之不疑不说,整天想办法,在帮福生和福运的头上竖头发,甚至不惜给他俩喷点胶水把头发沾着竖起来,就为能吸收天地的能量。

  “孩子一河滩上呢,我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首长们,屋里坐。”贺译民说。

  “从半天车了,站着抻抻腰,老坐着干嘛。对了译民,你还没跟家属谈过吧,跟家属讲讲吧,咱们贺炮得去干嘛了。”侯光亮笑着说。

  “贺炮要去干嘛。”王老师比陈月牙还好奇。

  不就一十岁的小屁孩儿嘛,比赛了个珠心算,在国际上拿大奖了,是光荣,真光荣。

  但咋就来了几个大首长呢,这跟贺炮有啥关系。

  侯光亮以为王老师是陈月牙家什么亲戚,笑着说:“咱们要特设一个珠心算部队,招的全是娃娃兵,专门独立培养他们,要争做‘珠心算’尖兵,在将来,让他们在咱们现代化的军事力量中,成为我们部队上独有的秘密武器。全世界都在研究信息战,但是,信息是可以被破解的,攻克的,唯独珠心算,现在国际上称它为东方秘术,东方玄术,在军事操作的各个领域,就连我们都很难破解它,更何况西方国家?它将是我们最精锐的,秘密部队!”

  王老师啊的一声,愣在那儿。

  这么说贺炮的档案,很可能直接被部队上给提走?

  这才十岁的孩子,就要当娃娃兵,而且部队上还要把他培养成最精锐的秘密尖兵?

  她居然还可笑的想从档案上为难一下陈月牙呢,真是不自量力啊。

  班主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出门的时候,只当自己是个屁,悄悄的飘出去了。

  紧接着几个孩子一窝蜂的跑进门了。

  俩个首长当然去不了香港,但是拿着录相带,小炮打比赛的全程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那录相带都被他们看烂了,甚至几个首长都看流泪了。

  当然,认小炮可认的准着呢。

  一眼就看出来,瘦瘦高高,脸圆圆的一个是小炮,但是,俩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孩子头上竖的那几撮子头发呢?”

  比赛到最后,他头上突然竖起几捋头发来,实在让大家印象深刻。

  “比赛完头发就回去了。”小家伙摸了摸脑袋说。

  “以后到了部队上,现场给我们竖一个让我们看看,玩儿去吧。”首长爷爷和蔼的摸了把三炮的脑袋,说。

  贺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一笑,拎着装满了小河虾的桶子进厨房了。

  首长伯伯们并没有吃饭,直接问县领导要小炮的档案,档案一提,人家就走了。

  但是三炮要去参加娃娃兵的消息,再度震惊整个县城,不过这一回,是在领导层。

  贺译民的儿子,才十岁就要当兵了。

  据说传到北京,也震惊了很多高层的部长们,唯独付敞亮的父亲嗨嗨一笑:“意料之中,但是,我相信贺译民的儿子,绝不止一个有这种出息!”

  几兄妹今天逮了小半桶的河虾,在桶子里蹦哒蹦哒呢。

  “小炮哥哥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回家了呀?”超生跟妈妈一起凑头剥着虾,问妈妈。

  陈月牙也不知道啊,毕竟珠心算部队目前才要成立,招的也全是像小炮一样的小娃娃,谁知道他们会怎么管理呢?

  “不操心这个,超生,爸爸妈妈虽然没有逼过你,但是,跟着你小炮哥哥去了一趟香港,你也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了吧?梅花香自苦寒来,你小炮哥哥是勤学苦练才能赢得冠军。桥本一郎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人家有凶的资格,因为人家也勤学苦练过,一旦发现自己的不足,宁可跪在对手面前,也要学到对手的本领,这就是努力向上,哪怕她跪着,也值得我们尊重,明白吗?从现在开始,你不仅仅要认真学三天,是每一天都要认真学,再有几个月就期末考试啦,你二斌哥哥呢,我们给他报体育,但愿他有个特长能转北京去,你可得实打实的考试啊。”陈月牙跟闺女耐心的说。

  “我会哒,妈妈你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要学英语,学日语,以后,教英国人和日本人说咱们的汉语。”超生终于放弃了成为兽医的伟大理想,准备做个语言老师了。

  “好吧,等你考到北京,我就给你报英语和日语,一起报,到时候你可以直接和桥本对话呀。”陈月牙说。

  超生越说越兴奋:“到时候我也可以跟她炫耀我的哥哥,哼!”

  三炮目前还不需要去北京,因为娃娃兵的部队还没被批准正式组建呢,目前,他还得按部就班,读着书等待。

  趁着寒冷的春风,敲碗等饭,等超生和妈妈给他们鼓捣用春天的野葱芽子,和辣椒爆炒出来的小河虾。

  又香又辣的小河虾,可真是太下饭啦,一大锅米饭转眼就能见底。

  吃完了饭,从香港买来的运动鞋穿在脚上,由小帅带着,几兄妹赶在开学前,在县少儿田径赛举行前,测试一下二斌的跑步成绩。

  几个孩子正往学校走呢,贺炮就听见身后有个女孩子在喊自己:“贺炮贺炮!”

  贺炮回头一看:“你好啊福妞。”

  “你们去哪儿啊,看看你肩膀上的土,真脏!”福妞说。

  小帅看福妞的手要伸到贺炮肩膀上了,立刻说:“哎哎哎,别碰我弟弟,张福妞你干嘛?”

  “我就想跟贺炮说几句话,怎么啦?贺炮你为国争光啦,真棒!”福妞笑着说。

  这种夸人的话,按理来说谁听谁高兴啊。

  毕竟在福妞的梦里,贺炮一腔热血,就是个特别爱国的人,也是因为爱国,才会那么认真的,把警察那份工作当回事儿。

  然后才会被人打死。

  可是贺炮听完,居然脸色变的腊黄,呕的一声,摆摆手往前走了。

  超生在贺炮的身后,也抑制不住的,呕了一声。

  他们这是怎么啦?

  福妞心说,我不过就夸了贺炮一句,他那么在乎我的人,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突然就吐了呢?

  这是因为他讨厌我吗?

  在梦里,他明明不是,什么话都愿意听我的吗?

  难道说,贺炮也变了?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来回香港,旅途周折,沿途俩孩子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好棒,为国争光之类的。

  听太多,俩孩子一听到就觉得在晕车,晕船。

  当然,下意识的就想吐。

  在中学的操场上,贺帅掐表,让二斌和三炮一起跑,就想看看二斌到底能跑多快。

  等二斌一圈800米跑完,贺帅拍了拍表,摇头说:“不对啊。”

  “怎么了哥哥,我觉得我二斌哥哥跑的可快啦。”超生连忙问。

  小帅摇头说:“没事啦,就是你二斌哥哥跑的有点快。”

  超生对于二斌哥哥的这个有点快是哪种意义上的有点快,并不太理解。

  直到开学后,田径赛的成绩出来,她才知道,这个有点快是什么意思。

  “陈月牙同志,田径赛男子800米的世界纪录是1.48,咱们学校的测速设备有限,但是,我可以确定他的速度在1.52左右,加以训练,你儿子完全可以在田径赛中打破世界纪录,为国争光,现在,我们必须把他送到北京去读书,让他在初中就接受专门的长跑训练。”体育老师在比赛成绩出来之后,专门上门,跟陈月牙说这件事儿。

  所以,这又是一个为国争光?

  而且,这学转的也太轻松了点吧?

  陈月牙回头看着背着小书包的超生,给她扬了扬下巴:“嗯?”

  “我知道啦,我是一颗平平无奇的小人参嘛。”超生叹气说。

  委屈,无助,平平无奇小人参的人生啊!

  哥哥们实在太优秀了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下章绝对给你们一个不一样的小人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