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89章 理科天才的恐怖

作品:都市济世神医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老黄羽

  “怎么说?”

  屋里三人都表现出了一副感兴趣的嘴脸,同时侧目盯着旁边的龙石。

  龙石则是支支吾吾的考虑了半天,这才下了吃屎的决心咬牙开口道:“我的修为已经跌到凝神期七品了,三魂七魄被灭了一魂一魄,再要养回来不知道得是猴年马月。”

  “那个叫刘怀东的小子干的?”黑袍人略显诧异的问了一嘴。

  虽然刘长生跟那银发大汉没说什么,但两人脸上的震惊之色也是溢于言表。

  龙石老脸一红,尽管摆明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霎时间,全场皆惊。

  刘长生跟那银发大汉都是眼皮一跳,黑袍人的整张脸虽然都隐藏在袍子里,但他那虎躯一震的反应还是很明显的阐述出了自己的震惊。

  毕竟在座的四位都是绝命堂的执事,互相对彼此之间的了解也都不算少了,哪个人有几斤几两的本事,其他三人也都是门清的。

  别人暂且不说,就刘长生看来,这个龙石以前凭自己凝神期三品的实力,放眼天下凝神期高手里,他都是足以自傲的。

  寻常凝神期高手对上那么两三个,龙石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再加上他那一手令人防不胜防的蛊术,这老头儿完全可以轻松化身为杀戮机器!

  然而今天,刘长生却是听到了一个让他彻底三观崩溃的消息,那个自己眼里杀戮机器一般的老头儿,竟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差点给废了修为,还灭了他一魂一魄!

  更重要的是,那个险些废了龙石的年轻人,还是自己的……

  极度的震惊之后,刘长生连忙隐藏起自己目光深处的情绪,故作淡定的嗤笑一声,“我看是你自己老了,不中用了吧?在修真界风骚了一辈子,到头来竟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给灭了一魂一魄,你还好意思把这事摆在台面上说?”

  “刘长生,你这话什么意思!”龙石直接一巴掌拍在梨木桌上,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瞪着刘长生。

  那张被老头儿拍了一巴掌的梨木桌面上,赫然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巴掌印子,上面竟然还升起了一缕腥臭的毒烟,好像实木桌子被什么东西给强行腐蚀了似的。

  坐在龙石对面的刘长生眯眯着眼,怡然不惧的咧嘴笑道:“怎么,丢人的事你干了,却没胆子听实话么?”

  “小子,你他妈找死,老夫当年叱咤修真界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就像你刚才说的,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处就在于他只看实力不看年纪,怎么,你现在这逼样是要跟我倚老卖老么?”

  “大言不惭的黄口小儿,老子今天就让你领教一下修真者的恐怖!”

  龙石说话间,竟然直接冲着刘长生大手一挥,只见一只外形好似蚊子般,却长着带倒钩的脚,以及蝉翼般的翅膀的毒虫自他袖子里掠出。

  那奇形怪状的蛊虫头顶长着起码上百只复眼,掠出龙石的衣袖之际,就跟带了电子导航似的直奔刘长生而去。

  “龙石老头儿,你怎么也养起这种不入流的蛊虫了?你的金蚕蛊呢?”刘长生踹开身后的椅子后,整个人径自暴退一段距离,同时侧步避开了那只蛊虫。

  龙石老头儿双手掐诀操控着蛊虫在刘长生身后调头,同时没好气的吹胡子瞪眼道:“老子的事情要你管,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

  “呵呵,不会是被个二十出头的后生灭了一魂一魄,顺带着连本命蛊虫都让人给搞死了吧!”

  刘长生似乎对这个苗族长老真的没有半分畏惧,此刻明显龙石都有些急眼了,可他仍是有些不知好歹的挑衅道。

  “小子,嘴贱有时候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龙石这会儿身上要是捆着炸药,说不定都能被自己的怒火给点炸了。

  被一个凝神期修真者盯上的刘长生,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此刻他扭头看到那只外形奇特的蛊虫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三尺距离时,仍旧是面不改色。

  下一刻,就在龙石脸上流露出一抹狰狞的表情,以为自己将要得手时,却见刘长生突然抬起自己的右手,掌心正对着那只蛊虫飞来的方向。

  电光石火间,只见刘长生右手的袖子里,一层层的蔓延出了金属零件,最终那些金属竟是组合成了一件手套的外形,将刘长生整个掌心包裹起来。

  下一刻,那只蛊虫恰好飞到刘长生掌心前方,只见刘长生冷哼一声,他掌心之间竟是迸发出一条条耀眼的电弧。

  电流的速度有多快?追上窜天猴肯定是游刃有余的。

  只见那几条雷蛇电弧自刘长生掌心扩散开来时,竟然诡异的在空中自行扭曲起来,顷刻间便交织形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空心雷弧球!

  “怎么可能!”

  龙石看到自己的蛊虫被困在几道电弧之中后,瞬间大吃一惊,赶紧通过解印控制蛊虫停止前进,免得那畜生一脑袋冲进高压电里。

  蛊虫感受到主人的心意后,便扑扇着翅膀悬停在空中,只在极小的空间中忽上忽下着。

  这玩意儿自己好像也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在雷弧囚笼中上下沉浮之际,还不忘发出阵阵充满了恐惧意味的叫声。

  “老头儿,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别用你那井底之蛙的绿豆眼看这广阔的天空了,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

  刘长生咧着嘴角目光戏谑的囚禁着那只蛊虫,继而接着对龙石开口,“老子今天就让你领教一下,一个理科天才的恐怖!”

  “不要,那只蛊虫现在整个苗族也仅存不过百只了!”

  刘长生话音刚落之际,龙石似乎已经品出他要干什么了,便赶紧瞪大眼睛大喊一声,苍老深邃的目光里,竟是透着几分哀求。

  然而……他开口开的还是晚了,因为早在他把那句话说完之前,刘长生就已经将五指箕张的手猛的握成了拳。

  那电弧囚笼也紧跟着刘长生的五指极具缩小,最终浓缩成了一个耀眼的光点,被刘长生连带那只龙石眼里珍贵无比的蛊虫给捏在了手心里。

  “抱歉,你说晚了。”

  刘长生用左手非常骚包的摸了摸自己那一头板寸,同时摊开被外骨骼装甲包覆着的右手。

  只见他手心里,此刻剩下的就只有一撮灰烬,而后那撮灰烬也在刘长生吹了口气之后彻底消散全无。

  “刘长生……老夫要你的命!”

  只一瞬间,龙石长老的眼睛里便充满了血丝,而后他嗓音凄厉的怒吼一声,便直接一脚踢飞面前的梨木桌子。

  整张桌子携带着一股势如破竹的力道,径自破空飞向刘长生。

  然而就在桌子即将压在刘长生身上时,屋里三人却是同时看到一把无比凝实的激光刀穿过桌面,而后就跟砍瓜切菜般将整张桌子给劈成两半。

  被一分为二的梨木桌板从刘长生两侧划过,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带起了两个低沉的闷响声。

  龙石看着右手整条手臂都被臂甲包覆起来的刘长生,不禁有些瞠目结舌。

  此刻刘长生手臂上的装甲处,还延伸出一条一米多长的刀架,而刀架的首位之间,正好被一道锋利灼热的激光连接起来,悍然就是一把唯有在科幻电影里才能看见的激光刀!

  刘长生身上的其他部位,还是来时穿着的那套得体的西装西裤,唯有一条手臂被装甲包裹起来,似乎在他看来,应付龙石这样的对手,只靠一条臂甲就够了。

  两人那四只充满怒火的眼睛隔空相对,目光在空中交汇的地方,都似乎要迸发出那么几个火花了。

  半晌后刘长生忽然将激光刀一甩,在空中带起一阵“嗡嗡”的声音时才接着开口,“老头儿,我一直觉得人上了年纪,就不该鸠占鹊巢不给后辈机会。”

  “绝命堂朱雀执事这个位子我看你也坐了挺久了,不如今天就让我做件好事,给后来居上的晚辈腾出个地方吧!”

  “大言不惭的小子,老夫也始终认为不是修真者,就根本不配戴上那枚玄武扳指,今天就让老夫领教领教你的手段!”

  龙石一脸怒容的看着刘长生,说话间,双手已经在飞快的掐动着晦涩的印诀,看那架势似乎要施展某种秘法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看到刘长生那件做工精细的西裤,直接被一层充满金属质感的装甲给撕裂了。

  下一刻,只见刘长生两膝微屈再迅速弹开,而后他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残影迅速弹飞出去。

  等到龙石和其他两位执事反应过来时,刘长生竟是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赫然站在龙石身后!

  “老家伙,你不要忘了蛊师的弱点就是近身搏斗!”

  身后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时,龙石脸上瞬间布满了惊骇欲绝的表情。

  这时他也正好完成了秘法的最后一个印诀,然而就在前一瞬间,他却正好听到一阵犀利的破空声在身后响起,直奔自己的脑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