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07章 命悬一线

作品:都市济世神医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老黄羽

  眼下这个情况,对刘怀东而言,貌似唯一的办法就是再炼化一次法则领域,试试看能不能引来天劫劈陆海鸣一下子了。

  至于会不会直接劈死陆海鸣,关他鸟事?

  不过冒着跟陆海鸣同归于尽风险的心刘怀东是不缺,可天劫这玩意儿,也不是他说引就能随随便便引下来的。

  就在刘怀东满肚子焦虑,正玩命燃烧自己的脑细胞,想让自己在死之前找到那种类似于顿悟的感觉时候,陆海鸣则是一手仍卡在天将装甲那被他一拳贯穿的窟窿里,阻止装甲自动修复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塞了进来。

  “喀啦喀啦……”

  刘怀东目光迷离的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身上那套天将装甲,竟然就跟纸板似的,直接被陆海鸣双手沿着窟窿边缘给撕裂开来。

  最终天将装甲竟然是硬生生被陆海鸣手撕成了两半,分别丢在地上,线路断裂处时不时闪烁几下交流电的火花,完全没有要重新结合起来的意思。

  “噗通!”

  没了天将装甲的支撑,刘怀东身子也是如一滩烂泥般,直挺挺的朝后仰倒在地上。

  扭头看了眼自己身侧的一半装甲,刘怀东嘴角不由得泛起几分苦笑,“被打成这样,应该是没法自我修复了吧?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好,唉……”

  语气中透露着几分无奈,毕竟这天将装甲,可是被国家都视为特级军事武器的存在,全世界仅存三套,另外两套都被国家严密保护起来。

  这种好玩意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珍贵程度可是比核弹都重要啊!

  今天如果真就在这里毁去一套,刘怀东摸着良心说,还是会觉着挺可惜的。

  “呵呵,貌似现在不是关心它的时候啊!”

  眼看着陆海鸣正蹲下身子,高高举起他那沙包大的拳头对准自己的脑袋时,刘怀东脸上的苦涩再次平添几分。

  是啊,现在可特么不是关心什么天将装甲的时候,最应该担心的是自己小命才对啊!

  “死,给我死……给我……”

  陆海鸣两眼猩红,犹如一台只知道杀戮的机器傀儡般,机械式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时,也一拳结结实实砸在了刘怀东的面门上。

  “咔嚓!”

  那一拳下去,刘怀东的鼻梁骨直接断了,整个鼻子都变成了一个扭曲到有些诡异的状态。

  “砰!”

  陆海鸣还是不停手,又一拳砸下去,刘怀东即便是平躺着的姿势,也仍旧忍不住从口中喷出一道血柱。

  “砰!”

  第三拳结实落在刘怀东脸上时,正好砸到了他的左眼,仅仅只是一拳,就让刘怀东整个左眼都因淤血而肿胀起来,那只眼睛近乎失明。

  “砰!砰!砰……”

  此刻在刘怀东那只唯一能用的右眼看来,陆海鸣的样子,真就像是个没有丝毫感情,满脑子只剩下杀戮的傀儡。

  一拳又一拳下去,刘怀东脑袋已经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意识也早就模糊到记不清自己到底挨过多少重拳了。

  “大概已经快到极限了吧?再被打个两拳,自己或许就会彻底绝了生机,还是……三拳呢?”

  此时此刻,躺在自己法则领域里的刘怀东,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产生出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

  可他所求,真就是老天爷愿意给的吗?

  呵呵,在这片法则领域里,貌似他自己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天爷’才对……

  居高临下的陆海鸣又是一拳重重砸下去,刘怀东已经懒得再睁眼去看了,那只左眼本就因为淤血肿胀而暂时失明,此刻他只好无奈的闭上右眼。

  不过直到一声闷响在自己耳边传来时,他竟然奇怪的没感受到一拳砸在自己脑袋上的痛苦。

  半晌后,陆海鸣始终没有动静,再仔细去听,他竟然好像跟做了个通宵大保健似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心生疑虑的刘怀东不由得缓缓睁开右眼,眯缝着眸子使劲看了看,这才发现,陆海鸣眼中那些可怖的血丝,似乎消退了不少。

  这时候的陆海鸣,从头到尾都能让人感觉到他似乎恢复了几分生机,为什么要说是生机呢?因为在这之前,陆海鸣真的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的死人一样。

  “抱歉。”

  大概几秒钟后,陆海鸣嘴里竟然突如其来的蹦出了这两个字。

  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因为很久没喝过水的缘故吧,又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之后陆海鸣反身一屁股跌坐在刘怀东身边,有些颓丧的说道:“如果你想打回来,我绝不还手,甚至你要杀了我也可以,但你的时间不多,大概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吧。”

  听到这番话,虽然刘怀东没有任何回应,但他也是本能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能说出这些话,就代表陆海鸣已经恢复清醒的神智了,在这个时候,他是个有理智的人!

  陆海鸣静静的坐在刘怀东身旁,等了约莫有五分多钟后,见刘怀东没有任何回应,他竟是直接倒头躺了下去。

  刘怀东还是没有回应,不是他故作清高的装深沉,而是特么的已经完全没力气开口了。

  不过陆海鸣还是能感觉得到,两人所身处的这片雨林里,那些长相奇怪的参天大树,竟是不断分出丝丝缕缕的灵力,被刘怀东的身体海纳百川般尽数吸收进去。

  同时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刘怀东,脸上的气色也是在快速恢复着。

  知道刘怀东大概是在调整自己的气机后,陆海鸣心里也是不由得松了口气,而后他就一直那么静静的躺在刘怀东身边,没有再出声打扰。

  这画面看着倒是有那么几分和谐,不知道的绝对得是以为两个至交好友,正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互相倾诉着人生理想呢。

  谁特么能想得到,五分钟前这俩人还是从天上打到地上,从天昏打到地暗,不打死其中一个绝对誓不罢休的?

  天地间因为两人的休战,也是终于回归了以往的寂静。

  大概又是两三分钟过去,刘怀东终于有些吃力的强撑着身子,从地上起身盘坐着,双手凭空一抓,掌心间便各自多出一味年份起码都得是五百岁以上的珍稀药材。

  “储物法宝?大手笔啊!”

  陆海鸣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正暗忖刘怀东要玩什么花样时,紧跟着竟然吃惊的发现,那两株药材在刘怀东的掌心间,就跟短短几秒钟经历了几千年时光的摧残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

  最终两株药材化为灰烬,随风消散,而刘怀东则是不以为意的接着双手虚抓,再次凭空抓到两株较之先前更为珍贵的千年药材。

  还是那套流程,让陆海鸣看的一脸懵逼,百思不得其解。

  就这样,又是大概七八分钟过去,刘怀东足足‘报废’了十二株价值连城的药材,这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起身后再转身,这次换做刘怀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陆海鸣。

  而陆海鸣的心思,却全都用来震惊于之前刘怀东脸上的那些伤势,竟然已经彻底痊愈如初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神奇了吧!”陆海鸣眼巴巴瞅着刘怀东,半点没有自己刚才好像险些杀了人家的觉悟。

  刘怀东眼神无奈的撇了撇嘴,“修炼了特殊功法的原因。”

  听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复,陆海鸣还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知道接下来就是人家自己的秘密,他一个外人已经不方便去过多深究了。

  正当陆海鸣沉思时,刘怀东重新一屁股坐在地上,“说说你的情况吧,我是陆家请来治疗你的,跟我讲讲,你那种半成品的仙品道基是怎么回事?”

  “啧啧,这么年轻就能跟我交手那么多回合,看来在我被关押的这些年里,医字门的确出了人才啊!”

  陆海鸣没有急着去说自己的情况,而是看着刘怀东开始啧啧称奇,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对自己的怪病被治好不抱什么希望了,所以才会如此漠然吧。

  这话刘怀东没搭理,而是静静的看着陆海鸣,等这家伙什么时候想好说辞了,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两人对视几秒后,陆海鸣终于莞尔一笑,“我的仙品道基,确实并非先天,跟你的资质差距还是很大的,你要真说这是半成品,倒也无可厚非。”

  “大概是三十年前吧,我十七岁那年,修为就到了凝神五品,但却似乎卡在了这个门槛上始终停滞不前,那时候我弟弟陆海涛也不过才炼气巅峰,我们俩都被誉为家族年轻一辈中的天才,而我更是陆家几百年都没出过的天之骄子。”

  “呵呵,说来好笑,那时候年轻气盛,总会在意这些莫须有的名头,所以当我发现自己的修为似乎卡在了凝神五品这个瓶颈上时,非常恐惧,我害怕所有天才的光环有朝一日都会离我而去。”

  “所以我离开家族,去外面游历了半年时间,在这半年里,我遇上了那个心仪的她,也遇上了那个神秘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