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 98 章 第九十八章 员外郎

  第九十八章员外郎

  “庄主。”在即将启程的时候,连清前来禀报,“绣花大盗醒了,他说想要见庄主。”

  “见我?”连城璧笑了笑,“不必浪费时间了,你看好他就是。”

  “是,庄主。”连清领命而去。

  一旁的陆小凤神情倒是有些奇怪。

  连城璧见了他这样,问道:“怎么,你想去见他?”

  “不是。”陆小凤摇摇头,“我只是觉得有点感慨罢了。”在这之前,金九龄是他的朋友。

  “我觉得你应该习惯了。”连城璧伸手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毕竟熟能生巧。”

  “???”陆小凤的那点子感慨和伤感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金九龄是不是他的朋友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连城璧肯定不是了!什么熟能生巧,这是什么鬼?!

  对于陆小凤的瞪视,连城璧只是笑笑。他翻身上马,若非是他来了,阿琬将自己从马车之中赶出来,他也不必跟着他骑马了。所以,这不过是小小的利息而已。

  一路上,金九龄很是不安分,可是他的种种想法都未能实施。因为他的武功已经被连城璧用独特的手法给封住了,这是连家的手法,现在会的人就只有他一人而已。所以,金九龄根本就无法从连家护卫的看守之中逃脱。

  甚至于他连想要寻死都没有办法,因为他的手脚酸软,什么都做不了。一日过一日,他的心中越发地疯狂和疑惑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呢?按照他原先的预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陆小凤一直都没有去看金九龄,但是对于他却都是知道的。金九龄从一开始的积极逃跑,到后来的破口大骂,再到后来的各种求饶,再到最后的放弃,全都是在他的眼中的。

  他心想,若是现在去问金九龄有关于绣花大盗一事,想来他应该会什么都给交代了。

  的确是有人去审问金九龄了,只是这个人既不是陆小凤,也不是连家夫妇。他是从京城赶来的刑部员外郎,从五品。看起来似乎官位不高,但是他是去年的新科探花郎,入朝就是从五品,已经是前途不可限量了。

  这个人在夏琬琰看来还是一个熟人,只是她认识他,他却未必认识她罢了。这个人,就是顾惜朝。

  是的,逆水寒之中和戚少商上演了千里追杀的顾惜朝。只是他现在的生命轨迹已经被大大地改变了,自然也就没有走上原著中的那条路。

  说起来之前夏琬琰还曾经听过她爹感慨举子之中有一个好人才,可惜出身不够好,差点连科举都没有能够考上。他曾经做过国子监祭酒,也是为人师表,不忍见这样的好苗子因为出身不得更进一步,干脆就向皇上建议,对其网开一面。

  而皇上也因为心生不忍——其实是因为想要看夏尚书描述的人长得有多好,以及给自己找一个新的劳动力,给了这个举子一个新的户籍,让他可以参加秋闱。此人果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考了一甲第一。

  若不是因为他的容貌过胜,皇帝那份对于美探花郎的执着又出现了,他应该是去年的状元郎才是。于是,他就成为了李探花之后鼎鼎有名的顾探花,这两人还被成为朝中最为美姿仪的探花郎。

  当时夏琬琰还想说这个人的名字可真是有意思,和武侠里的一个人的名字一样。结果,不是名字而已,而是他本人啊。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青衣的笑得谦逊的青年,夏琬琰有点恍惚。爹啊,您知道您做了什么不?把一个反派给弄来了,而且似乎还挺听话好用的?

  是的,虽然夏尚书认为自己只是顺口一说,但是顾惜朝却认为夏尚书对他的恩情颇大。他对夏尚书一向都很尊重,也包括了夏家的人。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夏尚书是他的顶头上官,更是因为在他知道自己被除名不能考试的时候,只有夏尚书伸手相助。

  黑暗之中的细微光芒,最是让人无法忘却,尤其是他这样生来就在黑暗之中的人。也是因为这样,他学着做一个好人,将律法倒背如流,成为刑部的员外郎。

  于是,在见到夏琬琰的时候,他的态度也很是温和。虽然,夏琬琰因为他的态度,整个人都有点恍惚就是了。

  连城璧微微一步向前,挡在了夏琬琰的面前,“顾员外郎,初次见面。”

  顾惜朝对着他点点头,“连庄主,初次见面。”

  夏琬琰看了看自家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好像有一点奇怪哦。

  咳咳,其实夏琬琰不知道的是,顾惜朝也曾经求娶过她。只是他对她并无任何感情,只是为了报答夏尚书的恩情而已。因为当时的夏琬琰选择了低嫁,而求娶者虽然甚多,却都是不能叫夏家的人满意。

  只是当时夏琬琰已经挑中了连城璧,而顾惜朝晚了几步,于是夏尚书便也没有提及此事了。这件事情,夏琬琰不知道,但是连城璧却是知道的。是以,他的态度当然微妙了。

  顾惜朝倒是不生气,能够得见夏大人的女儿过得好,自然也是一件好事。“我此行前来便是为了金九龄一事,不知现在我可否去见见他?”

  飞鸽传书一到京城的时候,他便收到夏尚书的命令,一路日夜兼程赶过来。顾惜朝因为身怀武功,是刑部之中最适合的人选。果然,他在连家车队到达南海附近的时候追上了他们。

  他刚追到了他们,虽然看上去神情有些疲倦,却想将事情先给解决了。

  “自然。”连城璧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小凤,“陆小凤,你不如和顾大人一起去吧。”

  陆小凤点头,“好。顾大人,请随我一起来。”

  顾惜朝跟上了陆小凤的脚步,笑着说道:“在下对陆兄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乃是幸事。陆兄就不要称呼顾大人了,倒是别扭得慌。”

  陆小凤笑着说道:“也好,我也觉得叫顾大人把人给叫的老了。顾兄,走。”

  “好。”

  看着他们两人离开了,夏琬琰才伸手戳了戳连城璧的腰眼,“你刚才怎么了,有点奇怪哦。”

  连城璧伸手抓住了夏琬琰作乱的手,反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中。“那个顾惜朝绝非善类,你离着他远一点。”

  虽然他很会伪装,但是在自己看来,同类的气息有点浓厚。连城璧一眼就看出来了,顾惜朝文雅的外表之下隐藏的东西。咳咳,他绝对不是因为他求娶过阿琬,所以才对他颇有防备的,绝对不是。

  “我知道啊。”夏琬琰点点头,“不过只要他没有做坏事,心里的想法如何又没有关系。而且,我相信我爹的眼光,他既然愿意让顾惜朝进入刑部,就说明他是可造之材。”

  “哦。”连城璧淡淡地应了一声,看上去并无什么奇怪的,表情也无甚变化。

  但是夏琬琰就是知道,他的心里不得劲了。她无奈地笑笑,“顾惜朝到底是我爹的属下,我们见了人家总是要有礼貌的呀。”

  被“我们”两个字给戳到了,也被夏琬琰话里话外他们才是一家的话给戳到了,连城璧的眼底浮现了笑意。“阿琬说的是。”

  那件事情阿琬根本就不知道,他以后也不会让她知道的。他还是表现如常一些,免得让她疑惑,反倒是知道了。而且,阿琬说的对,顾惜朝到底是外人,是客人,他们的确要客气一些的。

  看着身旁的被哄好了的人,夏琬琰的心中叹气。哎呀,自己男人好像经常没有安全感,需要人哄一哄。不过还好,他很好哄。

  若是夏琬琰现在的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那么她就会看见,其实她自己的神情并没有半点勉强,反而还高兴得很。因为这代表着,他在乎她,所以才会这样好哄。

  若是旁人来,那肯定是不行的,她是有这样的自信的。

  不多时,陆小凤就回来了。

  “陆小凤,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夏琬琰很惊讶,她还以为他会留在那里呢,至少是把金九龄交代的事情听一遍。

  陆小凤耸耸肩膀,“顾兄说他审问的时候不适合旁人在场,而且他说了等一下会将金九龄交代的事情转达,于是我便只好回来了。”

  若不是因为他不是刑部中人,其实陆小凤更想要看看口供的。只是顾惜朝也没有说错,他到底不是刑部中人,也不是朝廷的人,的确不适合看口供。

  在很多事情上,陆小凤其实还是很看得开的。

  “原来如此。”夏琬琰的心里想到,也不知道顾惜朝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审问金九龄。但愿他不要下手太重,毕竟这个人还是要交给刑部来处置的。

  顾惜朝当然是有分寸的人,他从关押金九龄的柴房出来以后,金九龄完好无损,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掉了。只是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好像陷入了什么恐惧之中。

  “在下已然得到口供了,”顾惜朝笑得纯然,“此人的确是绣花大盗,他也的确是犯下了许多案子。”

  “果真如此。”陆小凤有些失落,尽管他早就知道了,但是此时此刻,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顾惜朝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陆兄相助,若是陆兄不觉得麻烦的话。”

  “什么忙?”陆小凤的失落消失了,“顾兄尽管说就是了。”

  “金九龄和红鞋子的人有所勾结,在下对于江湖的消息实在是不够灵通,只能够寄希望于陆兄了。”其实他也可以问连城璧的,但是顾惜朝知道,陆小凤更好打交道(更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