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 87 章 小小苏苏

  苏锦撑起手臂瞧了瞧双眼紧闭的小郎君,他呼吸绵长,似是熟睡。

  桌上的烛台泣泪,虽已黯淡,总归还是有些光亮。

  趿着鞋吹灭桌上的残灯,就着透过窗的月色清辉,苏锦静静坐在了床沿。

  宋家出了大事,一切都与她最初料想无二。

  想当初她被宋致领着一群小郎君奚落,伤心之下曾误入了一个巷道。

  那里停着的马车,还有那一对相依的人影。虽然那时候她哭得难过,并未看清。

  可紧接着,便有人送来有毒的桃花酥。若不是小花贪吃,哪里还会有今日的苏锦。

  尤其在小库房里,当宋致告诉她宋绵身世之时。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苏锦都以为当年那包桃花酥,是刘仲英派人送来灭口所用。

  她那时应该是被人认了出来,才会遭人惦记。

  所以在县衙的那段日子,苏锦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刘仲英身边的所有人,可来来回回几遍,都不见有谁右手拇指的指甲缺失。

  足见事情并非她想得那般简单。

  如今宋主夫被宋太尉关在家中,既然宋致写信相邀。倒是可以再去瞧瞧。

  她想得出神。

  “妻主?”等了半晌的沈原恹恹地转过身,小心地倚在她身边,“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也知道宋致不会无缘无故在这种情形下给小笨鱼写信,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不然小笨鱼也不会坐在床边发呆。

  苏锦叹了口气。

  身侧的清冷声线渐渐慌乱,“妻主,我,我不该藏你的信。”

  苏锦依旧沉默。

  修长的手臂试探地抱住他的小笨鱼,沈原心酸的厉害,却也更怕苏锦的疏离,他急急保证,“妻主,你别不理我。我以后再也不乱吃醋了。”

  “妻主~”

  “原原?”耳垂被人温温含住,苏锦方才回过神来。身侧的小郎君眼角绯红,瞧着便是委屈巴巴的模样。

  “是不是我吵醒了你?”

  她柔声问着,沈原心尖又酸又胀,如鸦羽浓密的长睫微颤,顷刻便有泪花涌出。

  自她受伤,小郎君不知哭了多少回。

  慌忙将人抱在怀里,苏锦轻轻拍在他的后背,低低问道,“怎么了?”

  “妻主。”沈原把脸埋在她脖颈处,低低问道,“宋公子是不是有急事?”

  “嗯。”只不过这事,她却暂时不能告诉沈原。

  小郎君心中更加难过,“原原不该藏信的。”

  话本里的春生就是因为吃醋藏信,最终耽误了正事,与心爱女子渐行渐远。

  沈原可一点都不想跟小笨鱼分开。

  “你也是一个时辰前才拿到的信,不是么?”苏锦一怔,吻了吻他的侧脸,“我记得当时有人敲门,你出去了片刻,回来便有些不自在。”

  “妻主怎么知道?”沈原呆住,他可是瞧了好几眼,确认小笨鱼专心读书后才蹑手蹑脚走出去的。

  亏他还以为自己在苏锦眼皮子底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小郎君颓然地叹了口气。

  苏锦面上微红,哪里敢说实话。

  自他亲口说了秘密,这些时日,她虽日日捧着书,可只要沈原待在身侧,她的心思就会不自主地跟着他。

  想要看看他在忙些什么,想要和他黏在一起。

  轻轻将那些暗藏的心思掩埋,苏锦浅笑,“那会已经宵禁,就算我要回信,也得等明一大早。”

  “所以,你跟春生不一样的。”她知晓他的担忧。

  沈原悄悄揽紧苏锦,心里咕噜噜冒着甜滋滋的泡泡,“那宋公子找妻主什么事呀?”

  他的小笨鱼真好。

  悄悄吻上她的锁骨,小郎君犹疑了片刻解释道,“我,我这不是吃醋,妻主不想说也无妨的。”

  “也是一桩陈年旧事。”苏锦趴在他身上,有些低落,“小花替了我一命。”

  “妻主是说桃花酥的事?”小郎君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那日小笨鱼没听到他的秘密,他目前还装着失忆呢。

  “啊,小花是?”沈原急急拐了话头,苏锦刚刚还失落的心登时有些忍俊不禁,配合着他道,“是一只小猫。”

  “妻主喜欢猫么?”小郎君松了口气,还好小笨鱼没听出来。

  “倒也不是。”苏锦摇头,“我与宋公子定亲之时,曾跟随母亲去往宋家。”

  “只不过那时宋公子避而不见,后来我便溜去院里。”

  苏锦轻轻一笑,想起那时好奇心重的自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她那时年幼,天不怕地不怕。听见宋姑娘房中有人哭喊,自然涌起一股侠义之气,偷偷探了进去。

  房间不大,上了锁的衣柜从里被拍的咚咚作响。

  “是谁在里面?”

  小小苏不敢冒然开锁,万一就跟府里嬷嬷讲得故事那般,里面锁住的是吃人的精怪,她岂不是成了罪人?

  “呜呜呜......”

  偏里面的声音又只顾着哭,小小苏左思右想,总归她现在是偷偷溜进了别人的房间,也不好一直守在这。

  况且眼下□□,又怎么会有精怪,嬷嬷可说了,精怪都是在夜里出来,专门吃不上床睡觉的捣蛋鬼。

  “你别哭了,我帮你打开门。”

  垫脚拨开衣柜上的锁。

  骤然大开的衣柜里,跌跌撞撞滚下一个哭得涕泪横流的小少年。他似是被锁了许久,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

  小小苏不识得他,不过瞧他穿着普通,想来应是宋府的小厮。

  “我扶你。”伸手搀扶起比她高半个头的小少年,小小苏有些心疼,瞧他这模样,应是被人欺负了才故意锁在柜里。

  “你别怕,要是宋姑娘再欺负你,你就告诉小宋公子。”

  个头不高的两个人躲在大树后,小小苏将自己荷包里藏着的点心分给他,肯定道,“他会替你出头的。”

  “.......你说得是哪个小宋公子?”小少年抹干眼泪,垂眸悄悄问她。

  小小苏神气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当然是宋致宋公子!”

  “你认得他?”小少年皱眉。

  “不认得。”小小苏摇头,有些不好意思,“今娘带我来订亲,本来是该见上一面的。”

  她顿住,小心地将失落换成挂在唇边的笑,“不过,我听爹说,小宋公子是位温柔的小哥哥,他那么好,一定会替你抱不平的。”

  “是么?”小少年没什么反应,默默吃完手里的糕点,“谢谢你,我该走了。”

  他起身,却依旧腿软的厉害。

  小小苏到底是个热心肠,想要上手搀扶,就被小少年一把推得老远,“我自己可以。”

  他倔强地咬唇,才走了几步,身子就朝前栽了过去。

  小小苏想扶不敢扶,只好蹲在小少年身前,与他掰着手指讲道理,“你看,我与宋哥哥已经订了亲,你又身在宋府,我只是顺手相帮,你不用顾虑太多。”

  许是她说到了小少年的心坎,这会小小苏伸出手没有被打掉。

  她扶着满眼泪花的小少年,走过一条偏僻的小路,才进了一处紧仄的院落。

  “我就住在这里。”小少年哭久的嗓子还有些哑,他偷偷瞥了眼身边的小姑娘,有些拘束。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我?我姓宋。”

  “宋?”小小苏一愣,细细打量了面前哭红了眼的小少年。她心有怀疑,只是爹说宋家极为疼爱宋哥哥。

  此处比起之前宋姑娘的院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他到底是谁,小小苏一时有些拿不准。

  但她毕竟孩子心性,想不通的事便不会多想。如今人也送到,她要是再不回前厅去,可当真要被娘捉住好好收拾一番了。

  挥手与小少年告了别。

  临转身,却又被人捉住了衣袖,“宋绵的院子里那颗大树,你还记得么?”

  “上面有只小花猫被困住了,我就是因为想去救它,才被宋绵骗进了衣柜。”

  小少年声音腼腆,“你既是我......”

  他顿了顿,“我家公子以后的妻主,能不能帮忙救救小猫?”

  “小猫可怜,你若是救下它,就带回家去养。权当是我,我家公子与你......”

  “定情信物?”小小苏眼睛都亮了,她最近从学堂里听了不少新鲜词,正愁没地用。

  小少年登时就不好意思地偏过脸,轻轻嗯了一声,“你要好好照顾它。”

  “你放心。”她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心里美滋滋的。

  小宋公子虽然避而不见,却给了她一样礼物。

  小小苏只顾着摩拳擦掌,压根儿没注意这小少年说得话前后不搭。

  只一股脑地冲回宋绵的院子,枝叶繁茂饿大树上,小小苏认认真真寻了半晌,终于发现那只奄奄一息的小花猫。

  她又怜又爱,小心翼翼地把小花猫放进自己前襟兜着,谁料脚下一滑,就这么从树杈上摔了下来,摔得屁股险些开了花。

  不过她却没有哭,因为爹说过,未曾谋面的小宋公子不喜欢软弱的妻主。

  “这便是小花的来历。”苏锦低低叹了口气,如今想想,当时那个小少年,应该就是宋致吧。

  只不过她那时年幼,没有及时认出他来。

  “原来妻主小的时候,这么期盼娶宋公子。”身侧的小郎君不悦,尤其小笨鱼说起这事还唉声叹气的,好似遗憾的不行。

  张口吮住她的耳垂,沈原心中酸得越发厉害,他就不该问。

  “都是过去的事了。”握住小郎君作乱的手,苏锦面上几红,轻轻吻了吻他的薄唇,“原原,我有事与你商量。”

  沈原被她亲的迷迷瞪瞪,他的小笨鱼这几日好似开了窍,时不时就会主动一下。

  唇角还未扬起,小郎君忽得警觉起来,“妻主,你可答应了娘,只娶我的。”

  他不满地蹭了蹭小笨鱼,“妻主都见过了小原原,也招呼过,它可只认妻主一人。”

  伸手捂上小郎君情急乱说的唇,苏锦低低羞道,“这话回府可不能再说,不然恩师必然会觉得我太过轻浮,不许你嫁给我。”

  那双美极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所以妻主是想回京都去?”

  “嗯。还有些事得去处理。”

  在这里他还能吃上鱼,可一旦回了府。

  小郎君有些气馁,“总归妻主是有正事,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中午,怎么样?”她也知道这安排有些急,但事不等人,着实无法再拖。

  沈原闷闷将人搂紧,“妻主,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论到京都发生什么,都只娶原原一个?”

  她重情重义,这么着急要回京都,必然是宋家出了什么事。

  要是宋致以此相要挟,小笨鱼未必不会答应。

  虽说小笨鱼早前已经对着娘发下誓言,可小郎君就是觉得不安,他眼皮突突直跳,又有些酸。

  宋致与她自幼相识。

  不似他,在十五岁时才遇见小笨鱼。

  “要是我小时候也认识妻主就好了。”小郎君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