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十七章 我是男人第一卷结束,求推荐

作品:于陵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吾公作

  次日清晨,太阳初升,阳光从成林村中密集古树的树叶中洒到了地面上,满村的金色让秋天更添了许多萧瑟之意,大概是因为有人要离别了吧。

  “这次多谢药兄了,可以想出逆天手段来治疗小雀儿。雀儿快拜谢药爷爷。”云啸拱手,女孩则乖巧的向面前的邋遢老头行礼。

  药老头则是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非是我的作用,这就是这个孩子的造化,并不该绝。”说话见回头望了望药庐方向,此话也指向了另外一人。

  “药兄,那我们就此别过,以后有机会定要来我雪城喝上一杯醉雪酒,这是雪城金令,若是到了雪域,出示此令,门下之人定会将药兄引领至雪城,为你安排妥当”云啸说罢留下一枚古朴令牌,拉着女孩向远处走去。

  女孩似有些焦急,边走边回头,想等一等那个和她互换礼物的少年,渐行渐远之间,见迟迟等不到,便冲着药庐喊了一声:“安于陵,以后要到雪城找我!”

  药庐角落里蹲着一个少年,听到这句言语,再不能忍住,冲出药庐,冲着女孩离去的方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道:“一定!”望着慢慢消失的一老一少,安于陵下定决心一般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一定!

  下定完决心后就又飞也似的返回了药庐之中。

  药老头前后脚回到了药庐里,就听到了啜泣之声,那无法无天的少年竟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阵法的疼痛折磨不能让其哭出来,这离别却能牵动他的感性神经,真是难得。

  药老头一时忍不住就神色古怪的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你最好的朋友若是离开你了,你能忍住不哭嘛!”少年怒目而视带着哭腔道,对老头的笑声十分的不满意,起身就要离开。

  “我看你就是垂涎人家地位尊贵,漂亮可爱,人家离开了,你攀不到人家,所以才会失落的哭出来,羞呀。”发现这个话题能够揶揄安于陵,药老头一点机会都没浪费。

  安于陵听到此话后,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向着药庐之外的毁人阵法方向走去,“我才不在乎她的地位是否尊贵,不过她真的好可爱,嘿嘿。”说完傻笑着就投入到了修行之中。

  “活宝!”药老头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嘴角挑起。

  安于陵在云啸两人离去之后的日子里,修炼的愈加刻苦,习以为常的修炼强度不断的延长时间。

  之后的某天晚上,很久没有反应的六芒星又亮了起来。

  还是那有些熟悉的精神撕裂感,目眩之后,睁开眼睛眼前就是星梦空间。星梦空间依然是空空荡荡,巨大的石台周围环绕着玉璧颜色不同的石门。

  安于陵心中疑惑,怎地激活了星梦空间了呢,难道是我的身体恢复的缘故嘛,可据药老头所说,要完全修复身体大概三年。

  不再思考那些,安于陵没有贸然进入其中一道石门,他可不想刚一进入就被踢了出来,这次一定要好好探索一番。

  正要仔细观察巨型石台和石门之时,自星梦空间的银河之中降下一片白光,白光将安于陵笼罩在其中,呼吸刹那,石台上的人影就消失的不见了踪迹。

  又是这种感觉,又是这种迷迷糊糊,一无所知被无形力量支配的感觉,饶是次数不多,也让安于陵为之厌烦,身体和精神不受掌控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受。

  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就仿佛一下子气候从秋天转到了冬天,脚下是坚硬无比的冰晶,天地之中散落着雪花,安于陵不禁打了个喷嚏,呼吸而出的都是白汽,这简直就是一片冰雪空间。

  同于之前的作风,暂时称之为冰雪空间的某处撕裂开来,出现了一行字,水系能量,后边空了一格接着写道——满。

  现在安于陵才稍微懂得了一丝奥秘,这是由水系能量形成的空间,之所以会形成这个空间,定是和那雪丹和小雀儿冰脉中的能量有关,大概是两种能量将这空间充满了罢。

  平整的冰晶地面不知怎的凸起一块长方体冰晶,凸起变得越来越高,直到一米有余才停止。长方体冰块不断变化,片刻之后竟变成了一个一身冰甲的小人。

  “我是水空间的控制者,你充满了空间之中水系能量,我允许你获得一项奖励,奖励内容:一、修复身体,二、进阶。”身覆冰甲的小人说话不带一点情感,只是直直的看着安于陵。

  现在的安于陵满头都是疑惑的问号,这几个月之中经历的事情太过离奇,又是星梦空间,又是雪丹,现在竟又能获得这两种奖励之一,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安于陵未做更多思考,直接回道,“修复身体!”

  收到回答,冰甲小人瞬移到安于陵面前,直接将手中冰剑刺入安于陵胸膛。

  少年疾呼:“骗人是小狗!”

  一道道白光穿过他的身体,紧接着又是痛苦的精神和身体撕裂把安于陵拉回到了现实当中,还是药庐之中的木制卧榻,鼻尖还是房梁之上缠绕的绿叶淡淡的香气,躺卧的少年身体变得不再如几月之前一样。

  少年感受着自己的身躯,胳膊、大腿、胸口乃至丹田,能量丝线已不再负责连接破损经脉,而是在经脉之中流转循环,丹田之中也旋起了能量团。

  惊喜!巨大的惊喜。冰剑没有杀死他,而是修复了他的身体。

  清晨还自卑不愿多送小雀儿一程的少年,现在仿佛拥有了些许资本。

  少年噌的一声从木制卧榻上翻身跳到了地上,不小心还碰到几个药瓶,激动的感觉让丹田都升起了尿意。

  “干什么呢,这么吵,人家白天走的,有本事你跟着走呀,晚上来个什么劲。”药老头被药瓶倾倒的乒乓声响吵醒。

  “我要去尿尿!”少年回头说到。

  “尿尿还用这么大的动静嘛?”药老头又啐了一声。

  “我是男人!完整的男人!”安于陵撩起衣服,一手叉腰,自信的望着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