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百九十二章 酒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白山关除了那年年整修加固的城墙之外,城关之内的房子处处老旧,哪怕是孟长安的将军府看起来也没多光鲜,城砖斑驳有青苔,木门陈旧遍裂纹。

  就是这样长了很多青苔的院墙和裂了很多口子的院门,加了那两个红喜字之后看起来怎么就那么漂亮,那么美?

  月珠明台在乎孟长安,所以在长安城的时候打听了许多许多关于孟长安的事,比如他和沈冷之间的兄弟情分,比如他在北疆时候的九进九出,比如他和大将军裴亭山的关系一直不好,所以她才想来东疆,她害怕她担心她寝食难安。

  这是东疆,裴亭山横行无忌之处,她若是害怕就不会来。

  从听说东疆大将军裴亭山到了之后她的心其实始终悬着,世人都说大将军跋扈刚愎且自私,还说大将军杀人不眨眼也杀人不用刀,把孟长安调到息烽口,也许就是一去不回。

  所以她不想再等了。

  “你说你会回来,长则三五月短则月余。”

  月珠明台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抬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孟长安的眼睛,孟长安高大,她的个头才过孟长安肩膀,两个人站在一处却又显得的很般配。

  “你让我等着,可我凭什么等着?”

  她问。

  孟长安怔了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感情上他比沈冷还愚笨,最起码沈冷还会哄茶爷开心,那土味十足的情话张嘴就来,他却不能,也不会,最大的改变也只是笑容多了些。

  所以他一时之间甚至还以为月珠明台的话,是生气,是怨,是已经不愿意留在这。

  所谓在乎,不过是胡思乱想。

  “将军凭白让我等着,总是不行,今日娶了我,我是将军夫人,三五月也罢,三五年也罢,一辈子也罢,我只等着将军一人。”

  月珠明台伸手握住孟长安的手:“你不许说不。”

  孟长安心跳的厉害,眼神里满是愧疚。

  “这不是我该给你的。”

  院子破落了些,没有嫁衣,没有红妆,没有凤冠霞帔,没有亲朋好友的道贺,没有主婚之人,莫说宾客,莫说婚礼,连一餐像样的饭也没有。

  “这也不该是你应该有的婚礼。”

  “傻不傻?”

  月珠明台笑,眼睛里却有晶晶亮的东西:“我当然在乎嫁衣当然在乎红妆,也在乎有没有一场像样的婚礼,哪有女孩子不在乎的,可我更在乎的是你,和你相比,其他一切都可以不要......可当然不是以后你也可以当没这回事的,你得补给我。”

  她笑,笑着落泪:“要多好有多好的婚礼。”

  “好!”

  孟长安长长吐出一口气:“我在长安城补给你。”

  “嗯。”

  月珠明台点头,转身看向净胡:“去寻两块红布来。”

  “红布?”

  净胡连忙去找:“这地方找红布有些难,一块都不好找,为什么还要两块?”

  “我一块,你一块。”

  月珠明台看着净胡忍着的说道:“我出嫁你从夫,你是我贴身丫鬟,这是规矩,可我从不曾把你当过丫鬟看,而当你是姐妹,所以两块红布做盖头,你一块,我一块。”

  净胡脸瞬间就红了:“我......”

  “你还不去?”

  月珠明台看着净胡:“若你不愿,就去帮我寻一块来。”

  净胡低着头出了门,归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块红布递给月珠明台:“喏......公主的盖头。”

  然后她坐在月珠明台身边,深呼吸,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孟长安,哼了一声,从怀里又取出来一块红布盖在自己头顶:“这可不是我愿意的,只是我得陪着公主,生生世世陪着公主。”

  孟长安站在那,一时之间傻了。

  镇东关。

  东疆大将军裴亭山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白山关这边,地形虽然都记得,可身为大将军哪能凭着记忆安排军务,所以两天来基本上没怎么睡过,重新熟悉地图,看沙盘,甚至还派人寻来县志从头到尾看了看,又派人去抓来几个渤海人询问渤海国内的情况,以他这般年纪厮杀未必会觉得辛苦,可熬夜真的很伤。

  坐下来喝了一口浓茶,茶也已经微凉。

  坐在那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觉得有些恍惚......第一次到白山关的时候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那时候哪里会想到自己将来能成为制霸一方的大将军,那时候只想着不能让爹娘失望,背上行囊从军的他想着立一些军功,然后做个伍长家里也就有光,那时候可没有什么显赫的裴家,裴家的显赫是源于他。

  他在白山关五年,从士兵升为伍长,什长,团率,校尉,第六年的时候大宁与黑武人厮杀太惨烈,白山关的守军一半都被调往北疆参战,结果那一战之后他就留在了北疆,从校尉靠着一把刀杀到了五品将军,四品将军,三品将军......

  他像是想起来什么:“若是有闫开松的消息,尽快派人告诉我,我去一趟白山关。”

  白山关与镇东关并不是很远,大将军进城门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唱歌,那是东北边陲的民谣,带着些口音,但就是好听,怎么听都好听,过年时候才会唱的,也许更应该叫年谣。

  登上白山关的城楼,大将军裴亭山站在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许久许久。

  那年他还年少,认识了白山关外小粮仓里一个民夫的闺女,民夫每日都来白山关送粮,她有时候会跟着来搭把手,那一日他看到了她觉得可真美,穿着一件很土气的花棉袄和一条灰布大棉裤,脚上的靴子也土气,可是她有一张白净的脸和明若皓月的眼睛,她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颗小虎牙。

  何为心动?

  是为朝思暮想。

  后来他们经常见面,他说以后我若做到将军就娶你,我成了将军就能带着家眷到处走,我到哪儿也带你到哪儿。

  她就傻笑,笑的那么美也那么善良。

  他拼了命的立功,然后做到了校尉,距离五品将军咫尺之遥,以他的年纪以他的能力,做到五品将军当然也指日可待,他很开心她也很开心,因为未来可期。

  可就在那时候北疆的调令来了,黑武人来势汹汹,北疆厮杀惨烈,大宁北几道的战兵甚至很多州县的厢兵都调了过去,白山关位于东北距离北疆不算太远,这里的守军也被抽调一半,他就在这一半之中。

  临行前一天他去找她,告诉她自己要去北疆了,此战可能一去不返。

  她沉默了好久好久,剪了一块红布盖在自己头顶,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娶我。”

  想到这裴亭山就忍不住笑了笑。

  那女人,是他女人,也是现在的大将军夫人。

  她也去了北疆,她说你不到五品不是将军不能带家眷,可我自己去,她就在北疆等着,也不找他不去烦他,只是站在北疆那冻土高坡上,日日盼着他得胜归来。

  只是,她却大病一场。

  裴亭山提升为五品将军的那天怀里揣着军中兄弟们凑的银子,正式上门提亲,她要来北疆拦都拦不住,她家里人也一起都来了,既然正式提亲总不能空手来。

  他来的那天,她病重将死。

  “我娶你。”

  裴亭山看着躺在那奄奄一息的姑娘:“现在开始你是我裴亭山的夫人了。”

  幸好,老天没把她带走。

  想到这裴亭山就忍不住想去看看当初她的家还在不在,距离白山关并不远,城关外镇子里就是,还记得是土墙土屋,可是冬天屋子里烧的可暖了。

  从城关上下来,路过孟长安的将军府门口,一眼就看到门口上贴着的那两个剪的歪歪斜斜的喜字。

  “怎么回事?”

  他问守在门外的孟长安的亲兵。

  亲兵惶恐,将公主自己找了红布做盖头的事说了一遍,而此时孟长安正和月珠明台在屋子里行礼,总得有个仪式,要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然后夫妻对拜。

  “军中成亲,还是在战时?成什么体统!”

  裴亭山眼神一凛,把门推开大步走了进去。

  这老院子太破旧,让他恍惚了一下。

  他大步走进正屋,客厅里孟长安和月珠明台面对面站着,正要对拜。

  “等一下!”

  裴亭山脸色不善的走进门,看了看孟长安又看了看那两个女孩子,眼神里的冷让人不寒而栗。

  孟长安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挂在一侧的战刀,想着若今日他阻拦,便不做了这将军。

  “大将军何事?”

  他问。

  裴亭山走到椅子那边坐下来:“这白山关里谁最大?”

  孟长安回答:“大将军最大。”

  “那为什么不请我主婚?”

  孟长安一怔。

  裴亭山想到那日自己真正成亲的时候,他站在床边,她病重躺在床上,她父母坐在椅子上眼含热泪,总觉得少了些喜气,想着既然没有主婚人那就自己喊一声吉时到,可刚张开嘴,院子外面有人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吉时到!”

  嗓子哑,是因为战场上厮杀喊的。

  那是他的将军来了。

  那是他的同袍来了。

  “吉时到!”

  裴亭山站起来大喊一声。

  孟长安和月珠明台净胡三个人竟是愣了,然后便是心里一阵阵温暖。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裴亭山哑着嗓子喊,庄重而肃穆。

  像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既然是成亲的大好日子,怎可不饮酒?”

  大将军往外喊了一声:“酒呢?酒来!”

  ......

  ......

  【年度评选,最佳作者,反正我脸皮厚也不在乎每章都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