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章 仰明县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尤其是长期在背井离乡的情况下,人的心态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可能是连当今陛下李承唐都忽略了的问题。

  哪怕是作为战胜方,大宁在求立的驻军心情也不会一直都很美好。

  这个地方的气候待久了会让人烦躁,这个地方的人看久了会让人厌恶,这个地方的一切都不如大宁家乡好,很多人开始期盼着回去,所以心态越发的不平稳。

  然而对于大宁来说,如此大规模的兵力轮换消耗太大,况且正在为北征备战,南疆战兵要大批调往北疆,也就没有过多兵力轮换到求立这边。

  求立诸军之中,心态变化最大的是海沙所部,或许海沙自己也没有对这个问题太重视。

  他的人当初都是在山林密湖之中训练出来的,在南征之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封闭,到了南疆之后的长期征战让人杀性渐重。

  海沙因为担心庄雍身体吃不消,所以承担了更多的军务,这也就导致他手下的人调动征战的强度远大于庄雍旧部,这又让手下人觉得不公平。

  矛盾的爆发点是那次战船分配,虽然庄雍做出了调整,可被海沙直接降职了的几位将军心里难免还是不忿。

  沈冷他们在临江的镇子里雇了几辆马车,先往仰明县县城买一些补给,从这赶到南屏城有五百多里,以求立的路况来说最快也要走上七八天的时间。

  就在马车刚要离开镇子的时候,一队黑衣骑士将沈冷的队伍拦了下来。

  为首的是廷尉府派驻在求立的千办杨奇。

  “沈将军,请借步说话。”

  杨奇从马背上跳下来抱拳,沈冷看了看茶爷示意她不要担心,从马车上下来和杨奇两个人步入路边的林子,茶爷只看到杨奇不断的说着什么,似乎稍稍有些激动,那是一位廷尉府的千办,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生死杀伐才能成为千办,让这样一个人在第一次见到的沈冷面前难掩激动,似乎事情并不小。

  沈冷皱眉:“已经这么严重了?”

  杨奇点了点头:“将军长久不在求立,对这边的情况不了解,实际上比我说的可能还要更严重些,海沙将军一直都在前边领兵作战剿灭求立叛军,后方留下的人日渐跋扈,卑职这段时间调查发现,他们居然敢更改朝廷法令,征收的官粮是朝廷定下的两倍之多,仰明县已经发生了四五起聚众抗议之事,仰明县的驻军校尉娄虎一律按照造反处置,杀了数百人,卑职所知道的仰明县就有至少两千余人逼不得已加入叛军。”

  沈冷问:“为什么你不去见海沙将军?娄虎既然是海沙将军的亲兵队正,海沙将军不可能不管。”

  “去见过。”

  杨奇道:“上次去见了之后,因为战船配比的事海沙将军一怒处置了几十人,其中包括五名将军,为此海沙将军部下和我们廷尉府的人矛盾日渐加深,娄虎是海沙将军的亲兵队正出身,他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一旦动了娄虎,海沙将军部下就会”

  杨奇看了沈冷一眼,后边的话没有说出来。

  其实也无需说出来,海沙部下会认为这是庄雍和廷尉府合伙针对他们,所以这就让他们更为抱团,抵触之心就会更加强烈,海沙一心带兵,地

  方上的事他并没有多顾及,这也就造成了地方上的混乱,况且海沙本身就不认为求立人值得可怜,他只希望看

  到更多的军粮运回大宁,至于这些军粮是怎么来的,他并不在意。

  手下人邀功心切,交上去比预计要多两倍的军粮,海沙难道还会责怪他们?

  “娄虎这样的人认为求立人该死,他不认为这样有可能造成更大的民变,他们始终觉得求立人不堪一击,就算是那些流民都变成了流寇他们也不在乎,大不了杀干净就是。”

  沈冷来回踱步:“我刚刚从国内回来,陛下也没有给我明确旨意明确职责,只是让我回来协助大将军清剿叛乱稳定地方,顺便在南疆训练一批求立人出来,将来一并运往北疆参战我的职责更多是在练兵,如果我一回来就直接针对娄虎这样的人,会让海沙将军部下认为我是来和海沙争权。”

  杨奇嗯了一声:“卑职也是无奈之下才过来见将军的,以卑职职权可以办了娄虎,可是卑职担心,一旦将娄虎拿下,会激起更大的矛盾。”

  沈冷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这事还是等我到南屏城见过庄雍将军之后再说。”

  他看了杨奇一眼:“不过倒是可以先见见这个娄虎。”

  杨奇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将军刚才说陛下的旨意是将军回来协助大将军?也就是说大将军不会被调回去了?”

  沈冷点了点头:“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先去见见娄虎的原因,让他做个传话筒,明确告诉他们求立这个地方做主的还是大将军。”

  杨奇脸上露出笑容:“这样也好,先压一压他们的气焰。”

  沈冷点头:“那就一起去见见?”

  杨奇抱拳:“卑职遵命。”

  沈冷重新上车,茶爷关切的看了他一眼,沈冷将如今求立局势对茶爷说了一遍,茶爷的脸色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沈冷的突然归来,一下子打破了求立这边的格局,这会让很多人不舒服。

  原本庄雍修养海沙主事,现在沈冷归来,海沙手中职权多多少少都会被沈冷分走,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沈冷是庄雍的亲信,是庄雍一手提拔起来的人,自然不可能站在海沙那边。

  这个矛盾看似清晰,可比沈冷在长安城面对文武群臣要应对的局面更艰难。

  “海沙将军我还算了解。”

  沈冷道:“可能正是因为他太爱护手下人,所以才导致手下人的飞扬跋扈,没有人比他们更盼着大将军回长安去,只有大将军走了他们才开心。”

  茶爷道:“不如去见见林姐姐,她的想法会更缜密一些。”

  沈冷点了点头:“先去仰明县吧,到了南屏城再去见她,现在整个求立的局面有些奇怪,大将军旧部颓废萎靡,都觉得大将军调回长安之后他们必然会被海沙所部欺压,以至于人心惶惶,为今之计得让更多人尽快知道大将军不会被调回去了。”

  茶爷看向沈冷:“可这样一来,你就成了出头的那个人,风口浪尖。”

  沈冷笑了笑:“大将军待我如子,所以看起来有些犯傻的事终究还得是我做,得罪人而已我也不怕得罪什么人。”

  马车顺着官道往仰明县城走,走到半路的时候队伍忽然又停了下来,沈冷问了一句何事

  ,外面的亲兵回答说前边似乎有厮杀。

  求立内路已定,大部分的叛军都在深山老林,这地方距离仰明县县城已经不到五里,有厮杀?

  沈冷下车,交代茶爷在车里等着。

  陈冉带着十几个亲兵和沈冷往前走,远远的看到官道一侧的田里一群身穿大宁战兵服饰的人正在杀人,一些手持木棒镰刀之类武器的求立人还在反抗,可是很快就被镇压下来,至少二十几个人被杀,还有十几个人被按住。

  对于他们来说,沈冷是军中的传奇。

  队正杨平也上下打量了沈冷几眼:“请问将军是?”

  沈冷伸手把娄虎扶了一下:“都是战兵兄弟何必客气?对了,我们应该见过吧?”

  “毁田。”

  “已经鸣锣通知,应该很快就会在县衙门口聚集。”

  沈冷想了想:“这样杀不行,把人都带到县城,在县衙门口绑了,然后召集百姓到县衙门口观看。”

  沈冷笑了笑:“以后会常见到,我会留在求立很久,这些人犯了什么罪?”

  “海将军也是照顾你,放你出来做校尉,以后很快就能升职到将军。”

  沈冷问。

  杨平连忙回答:“他们夜里不断流窜,毁掉了大量秧苗,还放火焚烧了屯田看守的房子,杀了几个人。”

  杨奇一时之间没有明白沈冷的意思,沈冷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队正杨平:“劳烦你先回去知会娄虎一声,就说我中午到他那里叨扰一顿午饭。”

  沈冷嗯了一声:“他们是不是仰明县本地人?”

  啪的一声,娄虎行了一个标准的大宁军礼:“卑职娄虎,拜见将军!”

  “沈将军?!”

  沈冷看了看那些被杀的求立人,哪里像是求立军人。

  一名队正从田里跑上官道,再次行了军礼:“回将军,卑职是仰明县娄虎校尉手下队正杨平,奉命诛杀叛军余孽。”

  沈冷走到近前,那些田里的士兵看到了沈冷身上的将军甲,连忙肃立行礼。

  战兵将那些人押上来,千办杨奇走到近前询问,然后回头看向沈冷:“是旁边金源县的流民。”

  沈冷嗯了一声:“走,咱们去看看。”

  他竟是激动的语无伦次。

  杨平回头:“把人都带上来。”

  “都不是。”

  沈冷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百姓们都召集了吗?”

  杨平显然激动的无以复加,应了一声就连忙先回去了,剩下的人将那些流民绑了随沈冷的队伍一起往县城方向走,到了县城外面,娄虎已经亲自带着人迎接出来,似乎也是早就听说过沈冷的名字,看到沈冷的时候和杨平的反应几乎差不多,激动的有些控制不住。

  “叛军余孽?”

  “谁领队?”

  娄虎连忙笑着回答:“见过一次,只是上次远远的看到将军一面,没能说过话,后来不久卑职就被调到此地,不再是海将军的亲兵队正了。”

  陈冉道:“这位是巡海水师提督将军。”

  杨平立刻就变得激动起来:“原来是沈将军,沈将军你,我们都知道你,没想到居然能见到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