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零七章 多一天都不带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沈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睁开眼睛看了看,屋子里灯火亮着,稍显昏暗了些,茶爷用手支着下巴坐在旁边,不时会因为困意来袭而晃一下,然后惊醒,便会看看沈冷的情况,她这样已经坚持了一夜,这一路到南屏城本就辛苦,她还没有正经休息过。Δ』. .

  沈冷依稀知道自己吐了,j次不记得,没有印象,可屋子里并没有什么难闻的气味,喝酒喝多过的人都知道酒后吐的那些东西有多恶心难闻,可是这屋子里还有淡淡馨香,感觉应该是什么香的味道,地上也gg净净,显然每吐一次茶爷都会收拾一次。

  沈冷心疼的笑了笑:“我没事了,快去躺好睡觉。”

  茶爷睁开眼睛,看到沈冷脸se已经恢复过来也笑:“一会儿洗个澡再去睡。”

  刚说完,外面传来j鸣声。

  沈冷翻身坐起来,然后又躺了回去。

  居然光着。

  脸微微发红。

  茶爷笑道:“你吐了一身一床,被子我都换过两次了。”

  沈冷感觉身上也没有黏腻,茶爷应该是给他擦了身子。

  “我去给你烧热水。”

  沈冷手脚麻利的把衣f穿好,茶爷笑着点了点头,上c缩进沈冷的被窝:“那我先眯一会儿。”

  沈冷给茶爷把被子盖好,出门活动了一下四肢,天已经微微发亮,远处树枝上一只大公j正在仰着脖子叫,很嘹亮,沈冷心说连大公j都这么勤劳,自己也不能因为喝多了一次酒就荒废了练功,难道还不如一只j勤快?一念至此,于是把那只大公j抓了回来,烧水退ao炖上。

  大木桶里注入温水,沈冷试了试温度正好,起身去叫茶爷,却发现茶爷已经睡的很深,他悄悄退出去把房门关好,自己泡进大木桶里,热水带来的感觉比任何手法按摩都要舒f,沈冷想到这的时候楞了一下,心说自己除了茶爷之外也不知道别人什么手法

  就在这时候庄雍出现在他门外,叫了一声,沈冷连忙擦了身子穿好衣f迎出去。

  “感觉怎么样?”

  他问。

  沈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足足睡了半天一夜,好久都没有一口气睡这么长时间,莫说酒气解了,就是一路上来的疲乏也都解了。”

  庄雍道:“那就好。”

  沈冷问:“你昨日喝了酒没有?”

  庄雍摇头。

  他看了看沈冷:“对了,还有一件事问你,我昨日就睡在前边院里,j鸣将我唤醒,你看到我养的那只大公j了吗?”

  沈冷:“看到了还是没看到?”

  庄雍:“你在问谁?”

  沈冷:“大将军有没有闻到这院子里飘着一g淡淡的r香?”

  庄雍楞了一下,然后狠狠瞪了沈冷一眼:“你知道我那只大公j养了多久?我受伤之后闲来无事把它从小j仔养到现在这么大,一年多的感情你说炖就给我炖了?心里有些难过别放辣,味道重一些,r炖的烂一些,中午我过来吃。”

  沈冷想捂脸。

  庄雍问:“练过功了?”

  沈冷摇头:“还没。”

  “一会儿再练,随我出去走走。”

  沈冷嗯了一声,看了看陈冉从厢房开门出来,j代了一声看着炖锅,陈冉嗯了一声:“大清早就炖j?”

  沈冷:“主要是j起的早,趁新鲜。”

  庄雍:“”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然后跟着庄雍走出小院,这庄园很大,庄雍的夫人和nv儿没有住在将军府也住在这边,昨天将军府喝的一p狼藉,庄雍也没在那边住,来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他养的大公j叫早用。

  叫早是叫了,谁想到会被沈冷抓了,手段极其残忍。

  林落雨到了求立之后住在这边,庄若容平时也没有什么朋友往来,所以林落雨到了之后她更喜欢住在这边也有个人多说说话,实际上哪怕已经到了求立近两年的时间可她依然不适应这里的生活,不管是饮食还是习惯,可她从没有说过什么,连对她母亲都没有说过。

  庄雍在前边走,沈冷在稍稍靠后一些的位置跟着,庄雍看了一眼东边将要升起的太y,心中很多事的结解开了所以心情也还算不错:“昨天晚上许久没有睡着一直在想一件事,海沙昨日没对你说,他已经上书朝廷请求去东疆,陛下应该会准。”

  沈冷一怔:“倒是有些对不起他,我一来他就走了。”

  庄雍道:“所以我打算把海沙现在着手的事和你说说,你刚刚回来,威望不足,若是能尽快灭j处叛军也能让士兵们f气,还能让求立地方百姓也熟知你。”

  “大将军你说。”

  “有三处地方最难打。”

  庄雍一边走一边说道:“东窑岛,有贼寇一千多些,人数不多,但地形实在太复杂。”

  沈冷点了点头:“东窑岛的地形我看过,只有一条水路可以进去,大规模的战船并不能展开进入,只能一艘一艘的进去,可是进去没多久就在东窑岛上抛石车的范围之内,水路固定,他们的抛石车将大石砸下来,就不可能砸不中,再坚固的战船也经不住三四下,之前海沙将军部下杜将军曾经率军八千攻过三次,都没成功。”

  庄雍点了点头:“得不偿失,上面只有残兵千余人,如果强攻的话怕是我们的损失大到令人心痛,后来杜将军率军围困想饿死那些残匪,然而东窑岛附近鱼群很多,就是光靠吃鱼也饿不死他们,岛上还有很多野果,听闻空地上还种了粮食,足够那些残匪度日所需。”

  庄雍道:“我曾经与部下商议过对东窑岛最好的进攻办法。”

  他看了沈冷一眼:“依然会损失惨重。”

  沈冷:“我得到地方看看地形再说。”

  庄雍嗯了一声:“除了东窑岛之外便是他们所谓的圣徒城。”

  沈冷叹道:“圣徒城难在人为,而不是地形。”

  “你都看过?”

  “地图上看过,也打听过一些。”

  沈冷道:“圣徒城上有一座禅宗圣庙,据说住在圣庙里的是一位禅宗大士,不同于东窑岛,圣徒城所在的悟驮岛并不难登陆,可是自从大军到了之后,便有数以十万计的百姓聚集在岛上,用他们的身t做城墙,禅宗在求立的影响依然巨大,若是不小心伤了那位大士,比杀了求立皇帝要严重的多。”

  庄雍道:“只要大军一到,四周百姓就会汇聚在圣徒城下,密密麻麻,要想打过去就得碾压出一条血路来,所以说起来这圣徒城比东窑岛还要难打,一个是地形太恶劣,一个的民治不好处理。”

  庄雍停下来:“可这两个地方还不是最难打的,最难打的是孔雀城。”

  沈冷当然也知道这地方。

  j百年前禅宗发生过一件大事,因为内部矛盾导致禅宗分裂,一位nv尼从西域远

  渡重洋到了求立,传经布道,用了三十年的时间修建孔雀王寺,时至今日,孔雀王寺已经成为禅宗三大圣地之一,与西域的大雷鸣寺齐名,孔雀王寺的影响力大到可能会导致整个禅宗都为其出面。

  当然,大宁对禅宗并无畏惧,担心的是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陷入长期纷争之中,之前对西域三国的征讨,也是尽力不破坏寺庙。

  庄雍叹道:“如果承认禅宗地位倒也好办,可是他们太过分了些,我派人去j涉,孔雀王寺那边的态度是,他们要陛下亲自下旨承认禅宗地位。”

  沈冷哼了一声:“他们真不了解陛下。”

  庄雍道:“无论如何要处理好,相对来说东窑岛还算好处理,不外乎刀兵,可圣徒城和孔雀王寺处理不好就会导致民变。”

  沈冷点头:“给我两天时间准备一下,陛下的意思是巡海水师还要继续往北疆运粮,所以我身边的人不多。”

  庄雍道:“我调两万战兵给你。”

  “不用。”

  沈冷道:“我身边有亲兵营六百人,先去看看情况,看过情况之后才能制定如何作战,到时候再调动四周兵马不迟。”

  庄雍嗯了一声:“也好。”

  他看着沈冷认真的说道:“那只大公j”

  沈冷:“两个j腿给你。”

  庄雍笑起来:“j心j肝也要给我。”

  沈冷:“没得谈!”

  庄雍:“我送茶儿一块上好玉佩。”

  沈冷:“j心给你,j肝寸步不让。”

  庄雍:“也罢。”

  两个人往回走,庄雍沉默了许久之后又问了一句:“半个呢?”

  沈冷:“”

  吃过午饭沈冷给茶爷又烧了热水,茶爷去泡澡,沈冷走到地图前再次认真思考起来,从距离上来说东窑岛最近,距离南屏城不到六百里,只带亲兵营过去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从东窑岛往西南走千余里便能到圣徒城,从圣徒城再走二百里不到就是孔雀王寺。

  诚如庄雍所说,打后面这两个地方难的不是不好打上去,而是处理与禅宗关系。

  陈冉从外边进来:“船已经准备好了,明日就可出发。”

  沈冷嗯了一声:“你去见大将军,就说我需要从武库里选一些东西。”

  陈冉嘿嘿笑起来:“最喜欢从别人家武库里往外搬东西了。”

  沈冷笑了笑:“制式兵器咱们都有,你去把这些东西都配齐。”

  他地给陈冉一张纸,陈冉看了看,纸上列着清单,包括绳索,铁爪,挠钩,连弩弩匣之类的东西,他点了点头:“还有什么别的需要的吗?”

  “咱们走到东窑岛需要四天。”

  沈冷看了陈冉一眼:“只带六天的粮食。”

  陈冉一怔:“六天?”

  沈冷点了点头:“多一天都不带。”

  陈冉:“是不是太少了。”

  沈冷道:“以此来让士兵们知道我打东窑岛的决心。”

  陈冉:“万一不够呢?”

  沈冷:“我跟大将军说一声,第七天务必把粮食送到”

  陈冉:“你这决心真够大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