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临战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沈冷只觉得奇怪,一个禁军将军明目张胆的在数千禁军注视之下将皇帝杀了,还能扬长而去,走的丝毫也不狼狈,数千人站在这竟是无人敢拦?倒像是纵马离开的那人才是皇帝,而倒下去的不过是个没价值的蝼蚁。

  罗珊瘫坐在地上,看着皇帝的尸体眼神空洞,片刻之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又能怎么办?那么多男人都没有动,难道要让她冲上去把杀了陛下的凶手拦住?

  四周围着的那些日郎国禁军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什么,人群开始往这边聚拢,杀人者已经走了,他们好像直到这一刻才反应过来死的那个他们的皇帝陛下,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没人去追。

  飞来峰那边传来一阵阵的号角声,本就严阵以待的大宁精骑呼啸而来。

  沈冷坐在那一直都没有动,那个叫伽洛克略的人一瞬间就打乱了所有计划,如今日郎国的皇帝就死在他面前,正常来说,这一仗在所难免了。

  数千骑兵冲了过来,沈冷抬起手摆了摆,陈冉随即下令让亲兵吹角,随着号角声响起,骑兵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如此速度之下,骤停之际,阵型居然还能立刻恢复,大宁战兵之素养可见一斑。

  “说说吧。”

  沈冷看了一眼坐在那大哭的罗珊:“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是安息人。”

  罗珊泪眼朦胧的看着沈冷,嗓音沙哑的说道:“我劝陛下出兵之前他才到我们日郎国,是安息皇帝派来的使臣,之前有安息人逼着我们交出半数国土,陛下不答应,安息便有可能对陛下起了杀心,所以我劝陛下以接回太上皇为名出兵窕国,为的是暂避安息,伽洛克略到了日郎却私下里找到我,说他也看不惯安息人的做法,他愿意留在日郎国为官辅佐陛下,能为日郎在安息那边斡旋,并且还献给陛下一对玉璧,陛下觉得他真诚,就安排他在禁军里做事,其实他并不是禁军将军,只是我害怕将军知道他是安息人所以”

  罗珊哭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是我害了陛下。”

  沈冷看了看,地上有两三个中箭还没死的士兵,他指了指:“你应该去问问他们。”

  罗珊这才反应过来,沙哑着嗓子命令禁军将那几个受伤的人抓了,那几个人极凶悍,哪怕已经无法站立,坐着的趴着的,都抓着弯刀胡乱挥舞不许人靠近。

  陈冉带人上去,一脚踹在距离最近的那个士兵脸上,直接踹的懵了,不多时将这几个伤兵全都控制,拖拽到沈冷面前。

  “你会不会安息人的话?”

  沈冷问罗珊。

  “会。”

  罗珊抹了抹眼泪过来,问一个伤兵:“伽洛克略到底是谁?”

  “啐!”

  那伤兵往罗珊身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眼神里都是轻蔑:“你们这些人不配知道他的身份,早晚安息大军会将你们杀干净,你们这些牛羊一样的贱民,连匍匐在他脚下的资格都没有。”

  罗珊看向沈冷,有些尴尬的翻译了一下,沈冷嗯了一声:“杀了吧。”

  他说完之后起身,罗珊

  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他,那些日郎国的禁军也往上动了动,沈冷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陈冉回头,眼神一凛:“嗯?”

  不远处数千精骑同时端起连弩。

  “将军,不要误会。”

  罗珊连忙解释,那些日郎国的士兵也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陛下死了,将军教我如何应对。”

  罗珊的眼神里都是无助。

  沈冷沉默片刻,从怀里取出来圣徒城老僧的亲笔信递给罗珊:“这是你所说的那位太上皇所写,还没有来得及交给他”

  罗珊捧着那半片衣衫双手都在发颤:“本来,我是和陛下商量,伽洛克略一定是故意留在陛下身边以打探情报,所以借着这次和将军会谈,想办法接将军之手杀了他,若此人一死”

  沈冷道:“若我杀了他,那么大宁与安息一战便水到渠成,而你们日郎就避开了战祸,你可是如此想的?”

  罗珊看了沈冷一眼,没敢再说下去。

  沈冷叹道:“本想将你侵入我大宁的二十万人杀一半再放你们回去,念在你们的皇帝已死,我许你们放下甲械离开,回国之后好好备战,不出意外的话,安息人说不定已经在进攻你们的西部防线了,你现在若是不尽快赶回军营的话,也许还有更大变故。”

  说完这句话之后沈冷转身,黑獒跑到他身边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那地上雄狮的尸体,似乎有几分遗憾之意。

  可就在这时候,日郎国军营里忽然响起一阵阵的号角声,似乎军队正在集结,沈冷骑上黑獒带军离开,罗珊下令手下人把皇帝的尸体抬回去,原本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几千禁军,此时看起来一个个失魂落魄。

  沈冷回到飞来峰营寨之后不久,忽然外边有人跑来禀告,说是日郎国大军倾巢而出,将之前出来的几千禁军杀的七零八落,只有百余人保护着大丞相罗珊跑到大宁营寨外面求救。

  沈冷沉思片刻:“把人带进来。”

  只是隔了不到一个时辰而已,再看到罗珊,她仿佛已经没了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副驱壳,眼神都是那么空洞,沈冷在她身上看到了悲伤看到了无助也看到了绝望。

  沈冷让人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军队被伽洛克略控制了?”

  罗珊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沈冷一眼,然后点头:“是我也没有想到他竟敢先回了大营,然后污蔑是我和宁人勾结杀了皇帝陛下,他说是我要做日郎国的皇帝,也是我故意怂恿陛下出兵,我的目的就是让陛下死在窕国,那些蠢货居然信了有质疑的将军被伽洛克略一刀砍死,其他人竟然不敢反抗,二十万大军,二十万大军!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落在安息人之手。”

  “这些男人,这些男人为什么一点血性都没有?!”

  罗珊突然爆发出来的情绪让她近乎失控:“他们难道就真的那么相信一个安息人的话?我不信他们没有人怀疑,我也不信他们就肯定是我杀了陛下,可他们却怕了,手下有二十万大军却怕了几个安息人,他们还凭什么是男人!”

  她眼睛血红血红的看着沈冷,期待着沈冷给她一个答案,沈冷却只是

  那么平静的看着她。

  良久之后,罗珊摇了摇头:“我没有想到过,竟然会如此荒谬。”

  “伽洛克略。”

  沈冷缓缓吐出一口气,连他都没有想到伽洛克略居然真的会回去抢夺兵权,一个安息人,斩了几个不听话的日郎国将军之后就没有人再敢反抗了,这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哪怕真实发生在眼前也让人觉得有些虚幻,所谓的二十万精锐,变成了安息人的刀。

  罗珊看向沈冷:“我现在已经回不去了,他们没有人相信我,就算是有人信我也不会给我讲真话的机会,伽洛克略回去之后杀死的几位将军都是和我亲近之人,留下的都是平日里就与我有些矛盾的,他应该早有预谋。”

  沈冷看向站在一侧的陈冉:“给他们安排住处,用木墙隔开,没有允许谁也不能随意走动,擅自外出者杀无赦。”

  他看向罗珊:“如果你也是伽洛克略的人,那我应该更佩服他,你带着百余人来给他做内应的话,我再允许你们随意走动,怕是连我大营都会被他抢了去。”

  罗珊苦笑一声,还能说什么?

  现在宁人愿意收留她,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沈冷起身:“击鼓,议事。”

  说完之后大步走向中军大帐。

  不多时,所有宁军将领全都聚集在大帐之内,沈冷站在正中,李文山等人围着沙盘站了一圈,沙盘里就是这一带的地形。

  “我们总计有兵力近五万人,战兵不到两万,窕人新军三万,可那三万人比日郎人也强不了什么,打起仗来也许根本就指望不上,所以若有伤亡,他们在先。”

  沈冷的语气平静之中却透着一股子冷冽,他看了看众人:“下令窕人新军两千人为一批,分批登上城墙,我们的人三百至五百人为督战队,一个时辰为时限,新军守城一个时辰之后依次轮换上来,违令者斩,后退者斩。”

  李文山点了点头:“好。”

  沈冷又道:“分派人选最快的马去须臾县和裴县,让这两县的兄弟们尽快撤回来吧,那两座县城应该是守不住了。”

  李文山道:“可日郎人根本不懂得如何攻城。”

  “他们不懂,伽洛克略懂。”

  沈冷叹道:“前几日我带人到日郎国军营外面跑了一圈,看到了他们营地上堆着很多东西用帆布罩着,现在想来应该是他们军中带着的抛石车,至少几十架,若还要多的话,以百架抛石车猛攻县城后果可想而知,须臾县的城墙我看过,不过一丈多高,裴县好些,也不到两丈,而且不似我们大宁的城池造的厚重坚固,窕人的城墙略显单薄,挡不住的如果伽洛克略会打仗的话,会猛攻这两地引我们去支援,他们人多,可在半路以逸待劳,日郎人是一群羊,可一头狮子在羊背后盯着,羊被吓坏了也会疯了一样上来顶人。”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士兵快步跑进来:“报将军!须臾县和裴县城墙上同时燃起烽烟。”

  沈冷心里一紧。

  伽洛克略,是个真的会打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