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一十章 把门关上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大宁烈红se的战旗在冰湖上迎风招展,而那扬槊的将军就是守护着这面战旗的天神。

  黑武骑兵的速度骤降,长年累月的和宁人作战,他们是最了解宁军的人,宁军cha旗,是为守土不让,cha上宁军战旗的地方,必然血流成河,这是宁军的态度。

  只要战旗cha在一个地方,这里,绝不后退,唯有死战。

  所以黑武骑兵只能缓下来,他们没有想好是该死战还是虚张声势,长公主殿下已经走了,勿虚列身死,如今行宫里冲出来的数千骑兵没有首领,领兵的将军不得不掂量一下,是不是值得和对面j乎同样数量的宁军骑兵死战到底。

  c水般的骑兵停了下来,不管是宁军这边还是黑武人那边,严阵以待。

  孟长安站在宁军骑兵前,左手扶着宁军战旗,右手的大槊已经微微扬起,那是即将冲锋的信号。

  “退!”

  领兵的黑武将军喊了一声,他们没必要打这一仗。

  黑武人的骑兵缓缓退去,逐渐消失在冰湖另一边,杨七宝牵着孟长安的大黑马回来,受了伤的白牙已经被送回去治疗,孟长安转身上马,把大槊挂在马鞍一侧,大旗从地上拔起来递给杨七宝:“咱们回去。”

  两营骑兵调转过来,徐徐返回息烽口大营。

  黑武人不敢打,是因为他们知道宁军的援军一定来的比他们的援军快,行宫这边只有j千兵力,而息烽口的宁军不下十万,指望着格底城和苏拉城的边军过来支援?

  且不说那两支边军还在观望,他们是不会轻易赶来的,就算能赶来也比宁军慢得多,到时候这j千人怕是已经全都战死了。

  当初孟长安和沈冷商议,为了表示对沁se的尊重和双方合作的诚意,把苏拉城也j给了沁se,如今沁se失去了掌控能力,似乎一下子对宁军这边就变得不利起来。

  息烽口大营。

  孟长安推门进来,看了一眼身上包扎了不少纱布的白牙:“怎么样?”

  白牙嘿嘿笑了笑:“还能吃一大锅r。”

  孟长安在白牙对面坐下来:“你在长安的时候,r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到了北疆,能踏踏实实吃顿饭都是奢求,辛苦你了。”

  白牙道:“在长安城的时候,我日子过的惬意,不愁钱不愁吃,可是吃东西总是觉得无味,到了北疆之后才知道r原来可以这么香,才知道男人应该什么样。”

  孟长安笑起来:“沈冷应该也快来了,到时候让他给你做r吃。”

  白牙也笑起来:“那能吃两锅。”

  他看着孟长安微微皱着的眉头,笑容逐渐也消失不见:“将军,是我自作主张把沁se带回来的。”

  “你做的对。”

  孟长安伸手在火炉上烤着:“不带回来更被动……是我高估了她对格底城和苏拉城的控制能力,我担心的不是她的问题,我担心的是如果现在黑武汗皇桑布吕就派人接管那两座边城,我和沈冷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北征之战更不好打。”

  白牙道:“战局瞬息万变,这事不能怪将军。”

  孟长安道:“我是息烽口主将,我顾虑不周,只能是我的责任。”

  他吐出一口气:“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说过,格底城和苏拉城如果不能在沁se手里,那只能是在我们自己手里……休息两天,两天之后如果觉得还能打,跟我去做件事。”

  “现在就能打。”

  白牙咧开嘴笑:“一样的牛b轰轰。”

  孟长安起身:“如不出预料,得知沁se被咱们抢了过来,桑布吕必然立刻调派人马去接管格底城和苏拉城,我们就在半路上等等。”

  白牙嗯了一声:“好,我随时等将军下令。”

  孟长安又看了看白牙那一声的纱布,忽然笑起来:“看着跟nv人的抹x似的。”

  白牙撇嘴。

  孟长安出了屋子,缓步走到自己的住所外边,在门外就看到沁se站在院子里,她没有进屋,身上裹着大氅,看起来冷的够呛,她这样的身份地位,如今也算是无家可归了。

  孟长安一进院,沁se就朝着他笑了起来,看着哪里像是有多少伤感的样子。

  “没心没肺。”

  孟长安白了她一眼,迈步进屋,沁se跟着他进门,回手把房门关上,然后从孟长安背后跳上去,搂着孟长安的脖子:“你是不是想在,我应该觉得自己可怜,无家可归了?”

  孟长安没说话,也没抗拒,背着她进了里屋。

  沁se从孟长安背上下来,靠近火炉坐下来:“你对nv人不了解……nv人都会觉得自己有两个家,一个是在父母身边,一个是在自己男人孩子身边,我父母早已经去世,黑武对我来说家并不完整,而你这边……”

  她看了孟长安一眼,正在泡茶的孟长安手一停:“暂时还是不要提这些事,说说正事,我打算把格底城和苏拉城打下来。”

  沁se眼神里有些淡淡的失望,可是这种失望转瞬即逝,她又不是寻常nv人,这个时候还纠缠于儿nvs情。

  “好。”

  沁se道:“若要比桑布吕快,需要分兵两路,如果你还信得过我,我们两个分头行事……你带宁军在半路拦截桑布吕派来的军队,你给我一支队伍,我带着去格底城。”

  孟长安问:“你有j分把握?”

  “四分。”

  孟长安微微皱眉:“不到一半的把握。”

  沁se道:“已经不低。”

  孟长安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沉默p刻后说道:“我让杨七宝领兵去拦截桑布吕的人,我带人跟你去格底城,只要你能让格底城城门打开,其他的事我来就好。”

  沁se看着孟长安那张y朗英俊的脸,想着这个家伙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情人啊,从来都不会主动嘘寒问暖,从来都不会表现出足够的关心和在乎,可她也知道,如果孟长安是那种男人,也许自己就不会喜欢他了。

  nv人不能对男人要求太多,又要打得了天下还要顾得上儿nv情长,人只有一个人,时间也不会因为他是孟长安而多出来一半。

  “如果,黑武和宁国不是这样的局势该多好。”

  沁se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也许我们可以举行一场轰动两个帝国的婚礼。”

  孟长安看了她一眼:“你知道,大宁和黑武就像是两个巨人,如果真的会出现你说的那样的情况,除非是一个巨人低头认怂。”

  沁se问:“你会低头吗?”

  “不会。”

  沁se问:“为什么?”

  孟长安坐下来,把热茶放在沁se面前,看着沁se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年少时候在长安城雁塔书院学习,记得刚刚进入书院没多久,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问书院院长,大宁为什么要和黑武一直打?老院长当时回答说……为了什么?如果我们对敌人不拿起刀反抗,我们一样会死,而且我们死了之后,敌人会指着我们的骨头对他们的孩子说,看,那就是奴隶。”

  孟长安看着沁se的眼睛:“对于一个如大宁的国家来说,哪怕是平民百姓都知道,在两国j往明可以换来尊重,而在战场上,文明换不来尊重。”

  沁se沉默。

  很久很久之后,沁se看向孟长安同样认真的说道:“如果黑武和宁国想要和平共处,单独一方努力都不可能做到,如果我以后能为这件事而努力,我希望你也会。”

  孟长安没有回答。

  沁se一直等着,一直等着。

  “那是陛下的事,我是军人。”

  孟长安起身:“你好好休息,这j日就不要随意走动了,我会安排亲兵保护你……如果你想为了两国和平相处而努力,首先你得让黑武听你的。”

  沁se看向窗外:“也许吧。”

  孟长安离开本想抱着自己的被子离开,想了想,直接出门,他走到院子外边后正好看到杨七宝路过,跟上去后和杨七宝并肩而行,杨七宝看着孟长安觉得他今天有些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将军有什么事?”

  “我一会儿让人往你屋里送一床新被褥和枕头。”

  孟长安说了一句,就加快脚步走了。

  杨七宝挠了挠头发,心说将军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还要给自己加一床新被子……他吃过晚饭之后回到自己房间,果然看到土炕上摆着一床新被褥,还有一个人。

  杨七宝都懵了:“将军你这是亲自给我送被褥来了?”

  孟长安楞了一下,忽然间醒悟过来自己之前的表达应该有些不清楚,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想着总不能说出了新被褥之外还送来一个大男人。

  “晚上我在这睡。”

  孟长安朝着自己屋子那边看了一眼,还努了努嘴。

  杨七宝顿时反应过来:“换房子啊,行!”

  他抱起被褥就往外走,孟长安一把拉住他,杨七宝一脸疑h的看着孟长安:“不是换房子?”

  孟长安:“你就当是是给你送了一床新被子。”

  他摇着挠头走了出去,看着夜se,想着这军营之中自己总不能和沁se住在一起,杨七宝这个家伙果然是个蠢蛋……

  看着孟长安走了,杨七宝嘿嘿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人家都住进你屋子了,你想搬出来,门儿都没有。”

  这一夜,孟长安t会到了什么叫众叛亲离。

  他去白牙那,白牙把他轰了出来,他去须弥彦那,须弥彦把他轰了出来。

  偌大的一座军营,竟是没有容身之处。

  溜达着返回自己的院子,想着罢了吧,住一起就住一起,反正大家也都知道怎么回事……伸手一推门,门在里边cha上了。

  他敲了敲门,从门缝往里看了看,不敲门灯烛还亮着,敲门之后灯都黑了。

  孟长安在门口坐下来,看着天空上的星星发呆。

  不知道坐了多大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沁se站在门里边看着他,冷冰冰的说道:“敲门g嘛?”

  孟长安站起来,看着沁se的眼睛说道:“能求留宿吗?”

  沁se转身往回走:“把门关上!”

  孟长安哦了一声,把门关上,重新在门口坐下来,想着这还是自己家里吗?

  沁se一把将远门拉开,看着孟长安的时候眼神都是无奈:“你就不会从里边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