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块小说!书快论坛 会员无须注册,可直接登陆!

登录 - 注册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五十九章 不管是谁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穿越小说 | 作者:知白

  一些来自大宁五湖四海的江湖客不认为长安的江湖水有多深,长安城再大也只是一座城而已,一座城里的人再多也有限,混江湖的人能有多少?和整个大宁的江湖相比,长安城的江湖就是一小洼水。

  朝廷里的人其实从骨子里看不起混江湖的,而江湖客也不是互相都看得起彼此,许多人在进长安之前就知道长安城里有个流云会,却并不知道流云会有什么背景根基。

  重金聘请来的这些江湖高手以为不过是寻常的江湖仇杀,他们拿银子杀人,不管杀的是一个寻常老百姓还是一个暗道势力的大当家,唯一的区别就是价钱不一样。

  刑部。

  叶流云坐在书房里翻看着今天送上来的卷宗,自从他到了刑部之后,刑部迅速的跨过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近乎于自暴自弃,刑部的人在得知新来的尚书是个混暗道的之后自然不爽,以至于觉得刑部算是废了,指不定哪天就彻底被廷尉府取代。

  第二个阶段是质疑,哪怕已经接受了叶流云是新任刑部尚书的事实,也接受了叶流云是陛下家臣的事实,可却不得不怀疑叶流云的能力,混暗道和在官府做事是两个概念,能带领一个强大的暗道势力未必懂得如何做好一位刑部尚书。

  可叶流云就是叶流云,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这些人跨过这两个阶段,不再自暴自弃也不再有怀疑的刑部官员,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

  叶流云向来会说话,不过是三番演讲,刑部里就多了不少小迷弟。

  尤其是,刑部最近抓着的这个案子,是叶流云从韩唤枝手里抠出来的,以前的刑部,谁能从韩唤枝手里抠个案子出来?

  “最近不太平。”

  叶流云看了看面前的一群刑部官员,坐在最近位置的是一个年轻人,名叫言白,原大内侍卫副统领,五色鹿之一,叶流云被陛下封为刑部尚书之后,刑部侍郎的人选按理是有叶流云来推荐,可叶流云没人可以推荐,于是陛下临行之前将言白派到了刑部,暂代刑部侍郎一职,其实皇帝的想法也很清楚,言白就是来保护叶流云的。

  除了言白之外,所有人都站在那等着叶流云继续往下说。

  前朝大楚的时候,各部设正二品尚书一人,正三品侍郎两人,称为左右侍郎,而到了大宁,改为各部尚书一人侍郎一人。

  刑部设四司,分别是刑部司,比部司,都官司,司门司,四司各设一名郎中,一名员外郎,设主事四人。

  按照大宁的官制,尚书为正二品,侍郎为正三品,四司郎中为正四品,员外郎从四品,主事正五品,下边还有很多小吏,从五品至从七品。

  叶流云看了他们一眼:“前阵子我打听了一下,去年我的人头值三万两银子,今年我调任刑部尚书后,我的人头就值两万两银子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有人已经忍不住笑出来。

  叶流云叹道:“真的是我做大当家的时候为什么人头比做了刑部尚书更值钱?因为那时候我杀人自由,只要是恶人,我可按照江湖上的套路把人杀了,反正这些事刑部也好廷尉府也好,没人查,那会儿我对他们来说是有直接威胁的,现在不一样,这些家伙知

  道我成了刑部尚书,做事就得按照规矩来,大宁刑法的规矩里可没有随意杀人这一说,犯了法按照律法办,按照律法杀,但不能按照自己意志来杀了,所以我贬值了。”

  暂代刑部侍郎的言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好像还有点可怜,堂堂刑部尚书,正二品穿紫袍的大员,居然不如以前值钱。”

  叶流云笑道:“你也贬值了,在大内侍卫做副统领和做刑部侍郎价钱差不少。”

  言白笑着摇头。

  叶流云道:“所以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才行,最起码得让那些王八蛋知道怎么正确定价才行,得让他们知道最值钱的应该是我们这些有权法办他们的人,我就给你们定个目标吧,廷尉府那边,韩唤枝的人头已经从三万两涨到了五万两,接下来的半年之内,你们努把力,得让我的人头和韩唤枝一个价,不然的话见了面我受不了他那股子得意劲儿。”

  众人又笑。

  “四司的郎中员外郎也都反思一下,你们的级别和廷尉府千办相同,可你们的人头价格低的离谱,市场价不应该是这样的,今天找你们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我打算干一件大事,为期半年,以刑部名义,不会联合其他衙门单独针对江湖混乱势力搞一次打击,打击到他们重新给你我定价为止。”

  他问:“诸位可有信心?”

  言白看了看其他人,他倒是没什么,可是其他人看起来都有些信心不足。

  刑部司郎中华严垂首道:“大人,自从廷尉府单独出去之后,刑部又经历了一场刺杀,所以人手严重不足,大人的想法怕是难以很全面的执行下去,若是联合其他衙门办事,从廷尉府和顺天府抽调人手过来,此事应该还好办些。”

  “抽调了他们的人,那是给他们涨价,我要的是涨刑部的威风,而不是借别人的威风。”

  叶流云道:“昨日我去慰问城中军烈家属,有人在其中一户埋伏要杀我。”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所有人全都脸色变了。

  言白眼神一凛:“这么明目张胆?”

  叶流云笑了笑道:“可是没靠近院子呢就全都被杀了,因为这件事我的人头价格略有上涨,早晨我让人去流云会那边打听了一下,今天一早百晓堂那边我的人头价格就涨了一万两,三万了。”

  言白道:“百晓堂的人都应该抓回来问问。”

  “抓回来不能解决问题,百晓堂的人都是江湖中人,可身在江湖中不沾染各门各派,他们什么威胁都没有,爱好就是给每个人标价,大宁上下,除了陛下之外他们谁都敢标价,这一点就是大罪了,可是正因为有百晓堂,我们就能多查到一些事,谁的人头突然涨钱了,就说明有问题。”

  “百晓堂的人就是一群奇葩。”

  刑部司门司的郎中高安年道:“属下前几年就和百晓堂的人接触过,这些人就是一群江湖混子,偏偏手眼灵通,他们奇葩到会给很多江湖客出个人志往外卖,据说售价不低,每年都会有大笔收入,有了收入之后就雇佣更多的人去打探江湖消息,逐渐的,百晓堂就成了江湖消息集散地,很多杀手也会到百晓堂买消息,不

  过据说百晓堂不准给杀手提供

  消息。”

  “去年的时候,属下还让人暗中买过两本江湖个人志,其中一本还是去年特刊,加印的,是咱们廷尉府都廷尉韩唤枝韩大人的个人志,写的玄之又玄,不过也有一些事算是比较靠谱,据说这是百晓堂个人志有史以来卖的最好的一本,大概卖了能有几万本属下都想不明白,廷尉府那边居然忍了。”

  叶流云笑道:“韩唤枝会在乎这个?百晓堂的人看到廷尉府的人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廷尉府那边一跺脚,百晓堂就得关门,所以所有最新的江湖消息,百晓堂第一时间就会派人送到廷尉府去,再和你们说个秘密,百晓堂出的那一本韩唤枝的个人志一共买了几万两银子,韩唤枝让人去百晓堂转了一圈,全都拿走了,成本都没给留。”

  言白笑的合不拢嘴:“韩大人留着百晓堂,还能给手下弟兄们改善生活,又能得到一些江湖消息。”

  叶流云道:“所以,韩唤枝可以留着百晓堂,咱们也可以,廷尉府可以用百晓堂,刑部也可以言白,劳烦你下午的时候你去一趟百晓堂,让他们把最近进长安的人员名单搞到一份,能搞来多少是多少,另外你让他们把你的价格改改,堂堂刑部侍郎,人头价格才八千两,低的难以接受。”

  言白笑了笑说道:“我下午过去一趟。”

  “我们没必要求到廷尉府,也没有求到顺天府。”

  叶流云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从流云会少年堂抽调过来一批人分派的各司,刑部司那边多分一些,我上任之初,已经下令从各道刑部分司抽调精干人手过来,按照我给他们的要求,本月末必须全部到京,这些人长安城的江湖客都不认识,长安城外进长安的江湖客还不知道,是我们的奇兵。”

  他脚步一停,看了看众人:“下个月初一,正式开始这个行动,第一个月,把进京的江湖客不管是有目的而来的还是来玩的,全给我带回来,下个月月底之前,刑部大牢得关满了人才行,我在流云会做大当家,江湖之中人人怕我,我到了刑部做尚书,江湖上的人却不怕我了,这不对。”

  “流云会不是大宁刑法的执法者,刑部才是。”

  叶流云提高了声音:“让那些杂碎都明白,触犯大宁刑法就一定会被法办,法办他们的时候就一定不会留情,江湖上的人怕的不该只有廷尉府,还得有刑部!”

  言白起身,抱拳俯身:“遵命!”

  所有人全都俯身一拜:“遵命!”

  “廷尉府已经从刑部拿走了一部分权利,剩下的,不能再让出去。”

  叶流云沉默片刻:“都说新官上任要烧三把火,我烧一把就够了给我把他们打服,可以不服刑部,不能不服国法!”

  他看向言白,又加了四个字。

  “不管是谁。”

  言白点头:“不管是谁。”

  推荐一下青鸾大大的新书《一剑独尊》,写得好不好其实有目共睹,纯正味道的玄幻精品,今天一早青鸾大大也推荐了我的书,这是一种特别美好的商业互吹感谢青鸾大大,感谢大家,多多走访支持。